【投稿】中國電子支付全球最普及,為什麼還要發行數位貨幣?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中國作為電子支付比例最高的國家,為什麼還要發行數位貨幣呢?

本文作者將帶大家了解,這些支付機構過去都是跳過政府來進行龐大的資金流動,因此也衍伸出了許多金融風險和犯罪疑慮,例如:產生洗錢漏洞等問題。因此政府才會出其對策,透過發行數位貨幣來進行反壟斷。(責任編輯:陳美羽)

作者:陳鴻達(台灣金融研訓院副研究員)

近來各國掀起一陣央行數位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熱,從國際清算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會到各國央行都發表不少相關報告。特別是近期中國相關官員陸續公開表示,人民銀行發行數位貨幣已經蓄勢待發。許多人會問,中國已經是使用電子支付比例最高的國家,為何還如此熱衷推動央行數位貨幣?除了為達到無現金社會,還是有其他更高層次的考量嗎?

自稱螞蟻,其實是隻酷斯拉

雖然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金融服務部門很謙卑為自己命名為「螞蟻金服」,但其金融實力已經不是螞蟻雄兵可形容。購物必須的支付寶已經滲入到大部分人的日常生活,幾乎取代了現金。帳戶餘額轉入餘額寶購買基金,在本年第一季的總資產規模就高達人民幣 1.69 兆元(約新台幣 7.3 兆元),若加上微信系統就更可觀了。其他還成立網商銀行與螞蟻財富,成為民眾理財的核心。

事實上阿里巴巴集團的業務範圍還包括零售、批發、物流、行銷技術與雲端,相關的支付清算與代收代付業務,不但是螞蟻金服的基本業務,也讓其一條龍式的掌握集團業務的金流、物流與資訊流。由於整個生態系龐大完整而綿密,因此螞蟻已經變成酷斯拉。

這些「科技巨人們」也有酷斯拉的 DNA

不僅是阿里巴巴,其他網資大哥(BigTechs)如臉書、亞馬遜與谷歌等都有酷斯拉的 DNA,Data analytics(數據分析)、Network externalities(網路外部性)與 Activities(多元商業活動)。

這些網資大哥熟悉資料運算工具、掌握龐大客群與資料,因此一旦介入某個領域,往往成為該領域強而有力的競爭者,甚至還有造成壟斷的傾向。不但能決定經濟版圖,也將衝擊全球金融面貌。因此許多國家陸續以反托拉斯法(亦稱反壟斷法,下同)來對這些網資大哥進行調查與裁罰。

企業掩蓋龐大現金流,是否會衍生金融風險?

過去支付寶與其他支付機構都是繞過中國人民銀行(簡稱「人行」,下同)的結算系統,成為人行監控貨幣流通的死角。據統計 2018 年非銀行支付機構發生網路支付業務 10.5 兆筆,金額 208 兆元人民幣(約 900 兆新台幣)。如此龐大的資金流動跳過人民銀行的監管,衍生的金融風險不可輕忽。

這也是為什麼從去(2018)年 6 月設立「網連平台」,要求所有支付機構都必須在此平台進行清算,並將相關資料送交人民銀行,以利監控貨幣供給與流通,並防範洗錢或準備金被挪用等問題。

中國央行用數位貨幣進行反壟斷

另外為了釜底抽薪改善此問題,未來應會要求所有收受電子支付的商家都要收央行數位貨幣,所有銀行 ATM 都要能進行央行數位貨幣的轉帳或儲值,目的就是以央行數位貨幣來降低支付寶與微信的市占率與影響力。

在國際上也一樣,今(2019)年六月臉書發布「臉書幣白皮書」,預計發行可跨國匯款使用的臉書幣。消息一出,馬上受到大部分國家央行的反對,有「多國央行」之稱的國際結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BIS)也針對其將衍生的風險提出示警。同年七月召開的 G7 會議 更做出「加密貨幣不能挑戰國家主權」之決議,言下之意是臉書幣已經挑戰到各國央行的法定地位。

面對科技巨頭的養、套、殺,各國政府都應有其對策

網資大哥已經使得全球廣告業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現在並開始嘗試進入金融業,從支付、匯款到借貸都可見其躍躍欲試。剛開始為吸引消費者進行 交叉補貼 ,等到掌握客群後其競爭優勢又有助於其壟斷地位,各國政府不應坐視不管。

除了反托拉斯之外,發行央行數位貨幣也應是各國政府有力的政策工具之一。至於有人說要用此來追蹤貨幣政策的效果、當作執行負利率的政策工具,甚至有人說要藉此來強化人民幣的國際化,事實上這都說遠了。

(本文經投稿作者 陳鴻達 授權刊登,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金融酷斯拉成型,央行數位貨幣能制伏嗎?〉。意投稿者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首圖來源:Flickr,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打破國片募資困局,《聖人大盜》成為首例用「加密貨幣」募集拍片資金的台灣電影!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怎麼看 Libra?可以私下使用,但難以取代法定貨幣
中國央行虛擬貨幣來了!地位等同法定貨幣、可離線交易… 一次看懂「數位版人民幣」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