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超豐沛台灣 AI 人才!曾是美國頂尖交易員的他,放棄高薪來台創業

Kronos 創辦人之一 Mark Pimentel
Kronos 創辦人之一 Mark Pimentel

走進位於台北信義區的辦公室,映入眼簾的是每一個座位都配有三螢幕的多工環境,這裡是專注於加密貨幣交易市場的台灣 FinTech 新創公司 Kronos Research 總部。

今天與我們碰面的,是從芝加哥量化對沖基金巨頭 Citadel 起家,並在 全美規模最大的電子做市商之一 Knight Capital 有過豐富工作經歷的 Mark Pimentel。 

這位原本待在全美最繁華金融圈呼風喚雨的頂尖交易員,卻毅然選擇從美國離開,來台創業!Mark 為什麼放棄了原本的生活,決心投入創業?他在台灣又看到了什麼機會? 

不願只為金字塔頂端投資人作嫁,他毅然從全美最繁華金融圈離開踏入創業之旅! 

過去在知名投資機構 Citadel 時期,即便碰上 2008 年的金融海嘯,當其他投資人都慘賠身家時,Mark 仍然帶領團隊替公司賺進了 20 億美元,可謂當時金融危機最亮眼的贏家;2 年後,他進入當時美國最大做市商 Knight Capital,Mark 帶領著團隊操作歐美股市最大規模的暗池。

然而 Mark 表示,由於此類的對沖基金通常只有「金字塔頂端極少數的投資者」能進場交易,就連 Mark 和他身邊的人都無法投資他自己研發的投資工具;「這只不過是讓金字塔頂端的投資人變得更有錢的工具而已。」就是這樣的起心動念,讓 Mark 開始思考有沒有突破傳統金融市場投資限制的創新可能。 

不願只為金字塔的少數投資者追求更多財富,也不想日復一日重複同樣的買賣操作,加上與合夥人 Jack Tan 共同看見「加密貨幣」存在的各種金融發展可能性,因此 Mark 下定決心選擇跳出舒適圈出來創業,利用過去在金融界豐富的量化交易經驗,以及多年累積起來的產業知識 及區塊鏈技術 ,與自己研發的多元投資策略 ,期望能在加密貨幣市場中創造一個更公開、透明的投資環境。

此外,Mark 還將 AI 數據分析運用在投資模型中,試圖透過 AI 讓投資人能更準確地預測市場趨勢,藉此找出更有效、也更理性的交易方法與選擇。 

為何選擇來台創業?除了超暖理由,他也看好台灣人才 AI  創新爆發力

 Mark 出身菲律賓,爸爸是菲律賓華裔,媽媽則是菲律賓人,到了 Mark 3 歲時,全家移民到美國紐約。

面臨不會說英文、亞裔身分與環境適應的多重困境下, 他也沒有被擊倒。Mark 很快就展現出驚人的學習能力,在 12 歲時就被全美頂尖的 Hunter College High School 錄取,高中六年的理科學習,讓 Mark 對電腦與程式語言產生了強烈的興趣,後來 Mark 錄取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也選擇電腦與程式專業學習。 

Mark 原本對金融領域沒興趣,但彷彿命運一般,大學畢業後他拿到了 Citadel 的工作機會。Citadel 為這位熱衷技術研究的年輕人提供了足夠的空間,讓他專心做技術開發和演算法研究,在人人仰望的 Citadel 與其他不同金融集團中,Mark 展開了他長達十一年的交易員人生。 

歷經十一年零虧損的輝煌交易員經歷,Mark 的人生因為創業再次迎上新的轉捩點,進入一個語言不通、不熟悉的環境:台灣。

「儘管美國在加密貨幣交易市場更為活絡,但我仍選擇來到變化性更多元的亞洲創業,特別是台灣」Mark 說到。原來,Mark 的老婆是台灣人,還生了兩個可愛的小女孩,因此在選擇地點時,也把他們放在心中。

除此之外,選擇在台灣創業最關鍵的一點,是 Mark 更看好台灣富足的 AI 人才。

因為金融業越來越多量化基金,整個金融圈子也在改變,這些基金比起投靠財經、金融人才,更需要的是 AI 與工程人才,以 Mark 過往的經歷來說,也是如此。在看了一篇 AI labs 創辦人杜奕瑾的專訪報導後,更讓 Mark 對台灣軟體人才能量心生嚮往。

Kronos 創辦人 Mark Pimentel(左)與 Jack Tan(右)
Kronos 創辦人 Mark Pimentel(左)與 Jack Tan(右)

把美式風格帶來台灣,他的人才培育密技竟從「面試」就開始! 

然而初來到台灣,Mark 與  Jack 兩個外國人在招募時仍然經歷一段摸索期,一來是沒沒無名的新創,二來是一般人對加密貨幣交易一知半解,還要用英語解釋 Kronos 試圖要打造的加密貨幣生態系  

再加上兩位創辦人對台灣各大學的認知,也幾乎是從零開始,但也正因為如此,本身有財務及電腦工程背景的 Mark 決定以更開放的心態,完全以技術及工作態度來找團隊夥伴。 

Kronos 團隊腦力激盪構思最有效解決辦法
Kronos 團隊腦力激盪構思最有效解決辦法

「我們正在做的其實是種實驗,」Mark 說,由於加密貨幣市場對全球投資人來說還十分新穎,如何入場、判斷與選擇策略都不太熟悉,因此,Kronos 需要的是更有實驗精神、願意自我挑戰的人加入團隊。

Mark 形容,在 Kronos 工作就像是進入研究室,團隊會花很多時間進行腦力激盪、討論,然後再各別分頭去執行任務,並且高度溝通確認彼此進度,盡可能找到最有效的解決方案。

Mark 雖然有著優秀的金融圈經驗,但卻保持著謙虛好親近的相處態度,就連剛來上班兩週的公司新人所提的意見,他也會認真傾聽甚至採納;然而,這不代表他不重視員工的工作成效與效率,「Kronos 提供了最好的資源、技術,但員工還是得靠自己主動爭取機會、學習」Mark 強調。

Kronos 對員工的訓練是從做中學,直接丟一個專案讓員工負責,促使員工找尋最合適的工作方式,而非受制於規範。
Kronos 對員工的訓練是從做中學,直接丟一個專案讓員工負責,促使員工找尋最合適的工作方式,而非受制於規範。

Mark 說,在加密貨幣交易市場中,所有人都在學習,就連他本人也沒有所有答案,因此團隊非常重視每個人所提出的意見, Kronos 也給予夥伴們許多空間去實驗與測試,並接納失敗,避免因此降低了團隊創新的可能。 

正因為 Kronos 團隊是美式風格的工作模式、經常有開放式的討論,所以在這裡, 比較不會有人告訴你「該去做什麼」,對員工的訓練也是從做中學,可能直接丟一個專案讓你負責,透過提供員工多樣資源與工具,促使他們找尋最合適的工作方式,而非受制於規範,變成「說一步做一步」。 

Mark 與  Jack 試圖推行的公司文化,與台灣許多企業文化大相逕庭,甚至在面試時也是如此,Mark 會在面試階段先初步審查受試者的思考邏輯脈絡與創新思維,透過不斷的詢問,刺激面試者在給予解答後,思考是否有更好的解法?

Kronos 全體員工合照
Kronos 全體員工合照

從「加密貨幣」出發,他想打造的是更多金融創新機會!

透過開放式的問題討論與創新刺激,Mark 強調,Kronos 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要讓加密貨幣生態系更公平、機制更健全、交易運作更有效率 ,以創造整個 加密貨幣生態圈 與 Kronos 之間的雙贏。

Mark 舉例,加密貨幣投資市場中跨交易所平台之間的流動性太差,尤其一些小規模的交易所可能因為無法接下大量訂單,且往往無法即時完成買賣,最終投資者在交易成功後價格已變,導致買在高點或賣在低點,無法達到投資的最大效率。

再加上投資者往往得在多個交易所註冊帳號來關注交易情形,如此一來,投資者操作投資的手續繁雜,也會因為無法精準掌握市場現況導致成效降低。

Kronos 看見用戶投資痛點,決定開發整合平台 Wootrade,透過 API 介接不同交易所平台、錢包、OTC、甚至其他量化團隊。Kronos 龐大的交易量也會促進加密貨幣市場的高流動率,藉此提供更深入的訂單簿(Order book)以及相對較低的價差交易,讓投資者能以更好的價格成交,並且快速交易。

展望未來,Kronos 計畫與更多交易所串接,不只是去解決流動性方面問題,也將發展更多模型及創新平台,並提出新的商業模式。在這個動態多變化的市場,未來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去做,我們非常期待攜手台灣人才一同營造高價值的加密貨幣投資共榮圈。」看盡美國金融圈大起大落,不願只是為人作嫁,這個過去在 Quant-trading 市場呼風喚雨的交易員,談起未來臉上掛著靦腆的笑容,但心裡卻有篤定的踏實。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延伸閱讀

AI 新趨勢】新創 Kronos 如何在 1 年內利用 AI 模型,優化加密貨幣生態圈?


全球醫學矚目焦點

人類逼近打破年齡、健康限制的臨界點! 搶先報名 12/6《2019 未來科技展》再生醫療場次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