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求職經驗包】一個文組畢業的台灣人,如何拿到年薪 600 萬日幣的 offer?

職場示意圖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日本離台灣近,薪水也較高,不少台灣人前往日本求職。求職會遇到怎樣的關卡?日本人怎麼評量面試者?以及要怎麼提升求職的效率?

本文作者為文組畢業生,在日本求職三個月後,拿到年薪 600 萬日幣(約新台幣 165 萬)的 offer。藉由他的故事,我們可以瞭解日本求職的流程與眉角。(責任編輯:郭家宏)

作者: 東京工程師

部落格 原文

有一句浮誇的話叫做「選擇比努力重要」。前一篇文章講述了我意外走進東京就業博覽會會場、拿到了一些二面;這一篇文章我將會講述我如何努力再努力,卻接近徒勞無功的故事。而這兩篇文章的結合,恰好很經典的詮釋了「選擇比努力重要」。

這篇文章的最後,我會分享給「想去日本的新鮮人、有工作經驗想去日本的工作者」,哪些選擇是 CP 值較高的作法。

不用害怕選擇做對還是做錯,你可以挑一個先做

承接上集我決定要去日本公司的二階段面試之後,我開始著手兩件事情:

1. 日本住宿要住哪?費用應該要怎麼規劃?
2. 還要應徵哪些公司?該怎麼應徵?

首先第一件事情,我從預算開始抓。

當時因為沒有求職經驗(連台灣都沒有),傻裡傻氣地認為一個月到兩個月之間應該可以結束所有面試,因此我只帶了價值 5 萬台幣的日幣就出發了。

以結果論來說,我完全錯估求職的時程,我最後花了三個月才離開日本,而令人驚訝的是,我竟然只用了 17 萬日幣(約新台幣 4.7 萬)就在日本待了三個月,這是包含所有的住宿、吃飯與交通。(其實以一般日本新鮮人就業,期間大概會花十個月)

第二件事情,要應徵哪些公司的部分。

目標是大商社、投銀、大外商與本土銀行與知名公司。因為完全沒有資源,就是上網看別人怎麼寫。

以前樂天(Rakuten)下面有個服務叫做「就活揭示板」,看一下大概有什麼內容,整體來說,就是看大家針對每間公司有什麼評價。

因為是新鮮人就活,所以企業研究要研究到非常誇張。舉例來說,會有所謂的「適性檢查」,有名的有「玉手箱」跟「SPI」,你要研究你目標的公司喜歡什麼樣的人。舉例來說,每年大商社的申請人數都是近萬,但錄取人數只有 100~150 人左右,在這樣大規模的,前面通常會有兩個「測驗」,一個是線上測驗、一個就是適性測驗(玉手箱、SPI),通過這兩個測驗後,才會有真正的「面試」。

當時我投的有七大商社母公司的總合職、投銀、本土銀行、知名品牌(富士通總研、NTT 等),基本上就是對自己要求高的日本畢業生會投的公司。

東京貧民窟的奇幻旅程:住宿

回到比較偏生活面的部分,因為一開始就知道自己預算不高,所以住宿的方面,鎖定了 Airbnb ,想辦法挑裡面最便宜的,最後找到一個月 4 萬(日圓,約新台幣 1.1 萬)在上野的住宿。

一般來說,住長久再怎麼便宜也都要 6 萬(日元,約新台幣 1.6 萬),而短租便宜都要 8 萬(日元,約新台幣 2.2 萬)以上,去了以後,才知道,天啊這簡直聚集了全東京的魯蛇,甚至我還因此知道東京哪裡可以買到毒品,因為我當時的室友就在吸毒。

而空間來說,大約是一個 20 坪的房子裡面塞了超過 30 個人,想當然爾,睡覺的地方不會是一般的床,而是類似膠囊旅館,但又比一般膠囊旅館更差,原因是膠囊旅館大多你都可以在裡面以正常的姿勢坐著,但我住的 Airbnb 並不行,而且一般的膠囊旅館頂多兩層,而我住的 Airbnb 垂直來說高達四層,且因為第四層實在是太難爬了,只住了兩個人,據說一個月費用是 2 萬日幣(約新台幣 5500 元)。

我第一眼看到的時候非常傻眼,一間四五坪的房間,塞了 16 個「膠囊」(4 x 4),而與其說是「膠囊」,我都稱之為「牙膏盒」,而我就是那條牙膏;但因為沒什麼預算,加上我個人吃苦能力還不錯,所以就待了下來。

另外,因為我住的比較久,中期以後有換到比較好的床位,也就是「最下面那層」;但有一好沒兩好,這個位置也是整個房間十多人的唯一電源線插頭來源,上面插滿著延長線,我那時候的直覺是,如果電線走火,我就死定了。

另一個特點是:沒有冷氣。基本上夏天的時候就是超熱,擠著日本人、外國人、台灣人(最開始只有我,但後來來了另一個台灣人),很常有人沒穿上衣就睡覺,甚至因為太熱了沒辦法睡在「牙膏盒」裡,所以直接睡在地板上,而我起床的時候我都要非常小心不要踩到在睡覺的大家。

後來我才知道,整間牙膏盒根本就沒有消防安全,會知道的原因,是一個新加坡的新住宿者,但當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他就說他要搬離這個地方,因為他是學建築的,這個在學建築的人眼中,根本不能住人,以消防安檢來說,結構實在太危險了。

當時我剛聽到的時候非常不以為然,直到他說早上在跟房東吵架的時候,為了示範這棟建築物有多危險,他一拳把牆壁打穿了,所以,原本男生有兩個房間,在被他一拳打穿之後,就只剩下一個房間,兩邊就打通了,很不方便。(雖然牆壁結構與消防安全關係的連結我不太懂,但視覺上實在很震驚)

東京貧民窟的奇幻旅程:生活

講完了住宿硬體,講講軟體的部分,也就是:生活。

回頭來看,其實很慶幸人生有這段經歷,因爲認識了許多有趣的人,例如在裡面認識了一個日本 DJ、一個美國 DJ,還有認識一些作特種行業的女生。

談完了住宿費,雖然在 Airbnb 網站上當時三個月的費用是 12 萬(日元,約新台幣 3.3 萬),但因為發生了許多奇怪的事情,包含牆壁被打穿事件之後,討價還價下,最後付給房東 10 萬出頭(日幣,約新台幣 2.7 萬),那我的生活費,其實只剩下 7 萬塊錢(日幣,約新台幣 1.9 萬),這包含了我 90 天的吃飯費用與面試通勤費用。

因為實在太窮,所以研發出了許多神奇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可以很自豪地說,我一天在日本的生活費是 50 塊日幣(約新台幣 14 元),就是吃得非常便宜。

舉例來說,有一陣子我的攻略是到附近的業務超市,趁 yakisoba 日式炒麵有便宜的出清,一大包裡面有五包,只要 108 塊(約新台幣 30 元),那我一次吃一包的話就要 22 塊(約新台幣 6 元)附近(含稅),但因為只有澱粉實在太不健康了,所以要補一點青菜,所以就買了豆芽菜,一個巴掌大大概只要 30 塊日幣(約新台幣 8 元),可以分三次吃。

極端的時候一天只吃一餐,這樣就只要 32 塊日幣(約新台幣 9 元),有時候覺得要奢侈一點,就會去買小香腸,一天大約就是 50 塊日幣(約新台幣 14 元)。

而這樣的經歷,讓我至今再也沒吃過 yakisoba。

所以當有人問我:「日本的物價是不是很貴」,我都會回答:「這其實決定於你怎麼生活」。

我自己在當觀光客的時候,也是會花到一天 1 萬日幣(約新台幣 2700 元)的生活費,但當我自己在日本找工作的三個月,以及後來在日本工作的一年多來,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自己煮,所以跟台灣自己煮相比,我個人花費是比台灣低,因為業務超市裡面的菜肉牛奶跟台灣全聯的菜肉牛奶比起來,價格是比較低的。

但無論我怎麼省,有些該花的錢還是少不掉,例如:電車費。去面試的時候一定得要做車去,而電車費對生活花費是非常大的考驗,因為做一次電車來回就會花掉我一個禮拜的開銷。

值得一提的是,相對於一開始就節省開支的我來說,有另一個台灣人也住進了上野貧民窟,但因為他一開始沒有控制預算,原本是預計 10 萬塊錢(約新台幣 2.7 萬)的生活費玩兩個半月,結果因為提早把錢花完,我還借了他 2 萬日幣(約新台幣 5500 元)。(重點是我不記得有沒有還,如果你是那位朋友且沒有還我錢,請把錢拿去捐給有意義的機構,謝謝!)

總之,在這段時間我體驗到了極致節省的生活,例如我買一杯飲料都要斤斤計較,因為我的單位不是用「杯」來算,而是用「cc」來算,鑫鑫腸也是,一餐大概是使用三根,然後切片,這樣可以有比較豐盛的錯覺。

結束了貧民窟的住宿與生活,接著是極大的反差。

由於我在日本求職的過程,目標的都是大商社、投資銀行、顧問等等的企業,所以面試的時候氣勢不能輸,出發來日本前,我還買了一套對窮學生來說天價的西裝(1.5 萬)是那種偏時尚浮誇型的,其實不是很適合日本面試,但當時沒有想這麼多。

待了三個月的過程當中,整個貧民窟,我是唯一一個會穿西裝的人;如果側拍看過去當時的畫面,就會是一整排人躺在地上沒穿衣服倒在底上,而一個穿著貼身浮誇西裝的人準備要去面試。

把自己變成日本人的形狀、跟日本人競爭

エントリー 來自英文的 Entry sheet ,是透過網路求職時,幾乎是 100% 要寫的文件,基本上就是回答:「為什麼要申請這間公司、自己三、五年十年後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每一天公司大概會寫三篇、所以當時我的電腦裡面,有一份 30 多頁的全日文文件,就是累積了 50 幾間公司的 Entry sheet 。

而這 50 多間的投遞、13 間 on-site、2 間終面放棄、1 個 offer。

商社:筆試 3 家,一面 1 家
保險公司:筆試 2 家,一面 1 家
IT 公司:一面 3 家,二面後放棄 2 家,終面放棄 1 家
化學商社 / 工程技術顧問:一面 2 家,拿到 1 家
顧問業 / 總研:一面 3 家,二面 2 家,終面放棄 1 家

有趣的是,在面試富士通總研的時候,所有日本人都是乖乖正裝坐著,而我超隨性的去拿了架上的雜誌,當我看到身邊人的眼神的那一瞬間,我就知道,富士通總研我應該是沒希望了…. 果不其然,無聲卡一張。

再過了一兩年後,身邊有更多朋友、學弟妹們到日本求職後,我才知道,如果你選擇「日本人形狀」風格的求職,就是要做到極致。

舉例來說,我身邊數十位到日本求職的朋友,只有一個女生是走這路線最後順利拿到日本電通的工作,她當時的狀態是大四(或大五)下在日本交換,使用著學校的求職資源,包含上一屆的學長姐、學校求職中心,例如她的 entry sheet 是寫了好幾個版本,給無數日本人精修,跟我坐在貧民窟的餐桌上,給隔壁 hiphop 日本人修兩下,是完全不同等級的。

再來是「線上測驗」這件事情,很多外商公司、大商社會有網路測驗,這部分就是考智商、考數學等等,很多應屆畢業生是會集體租一間會議室,一起打開「線上測驗」,然後互相照應通過考試,於是乎,坐在 Airbnb 餐桌獨立奮戰的我,相對起這些人的線上測驗分數,應該是智商低到一個無以復加。

富麗堂皇的虎之門之丘,面試考題:寫程式

浮誇的標題配上浮誇的建築,標題「600 萬年薪(日元,約新台幣 165 萬)」的公司,就位於虎之門之丘,虎之門之丘當時是日本第二高的辦公大樓,比 101 豪華數倍,整間公司走進去是白色的木質牆壁,很像是走進日劇最浮誇的辦公室,非常像皇宮,而且年薪非常高,以網路上查得到的公開數據來看,底薪是 500 萬日幣(約新台幣 137 萬)以上,而加上不成文的加班費加整體 bonus,是絕對超過 600 萬的。

產業是金融 IT 顧問,非常特別的是,這間公司與我所有面試的經歷都不同,是屬於「實力至上」的公司。

什麼意思?意思是,公司不太看你的適性測驗、人格特質,只要你「實力」夠,基本上就有非常高的機會會拿到 offer。

公司的面試分成三關,第一關與大部分的公司相同,基本上就是把 entry sheet 的內容再寫一次,而第二關是「上機測驗」,因為我投遞的職缺是「金融 IT 顧問」,因此需要有一點點程式基礎,「上機測驗」的執行方式,就是給你一本程式語言的教學書,然後請你在三小時內,寫出一個簡單的應用程式。

或許幸運女神是站在我這邊的吧,非常幸運與取巧的是,當時面試人員問我:「你會 Java 嗎?」

我心裡的想法是,我寫過半年的 Python ,但我完全不會 Java ,所以我回答了:「恩,我不會 Java 。」

可能因此被分配到了「不會寫程式的組別」。坐到座位上後,我拿到一本大概 400 多頁的 Java 入門課程;對方跟我說:「你現在有三個小時,完成一個包含 error handling 的剪刀石頭布程式」。

雖然我不會寫 Java ,但對於有半年 Python 經驗的我來說,這個測驗是非常簡單的,只要搞清楚 Java 的語法就可以了。

不過因為 Java 的「顯示」跟 Python 有點不同,且我沒有網路可以查,所以只能拼命地翻書,去找到「顯示」該怎麼做,所以當下的表現非常像一個初學者,當我搞定「顯示」的時候,時間剩下半個小時。

而整份作業大概有七八題,兩個多小時過去只完成一兩題,其實進度是偏後段的,但本質上來說,我是會寫這個程式的,所以就花了 30 分把剩下的六七題作業一次做完,並且一次繳交(可以寫一題就交一題)。

而當我交卷的時候,面試官用了幾乎全考場都聽得到的高分貝說:

「你是天才!」
「你是天才!」
「你是天才!」

我自己很傻眼,而我相信在場的所有求職者也都非常傻眼。

但最後非常可惜,最後要終面的時候,我因為兵役的關係卡在台灣,無法出境。不然根據該公司在網路上相關的討論,以及大部分公司的新卒終面來說,是不會刷人的;所以嚴格來說,我是拿到了「接近 100% 錄取的終面,但因為兵役失去了」。

如果都要重新培訓,我們在乎的就是人格特質

說來好笑,我一直認為我不算是個會寫程式的人,因為我就是修了一個線上課程、寫了半年的 Python ,再加上大一的時候考過日文 N1 ,當這兩個單獨存在都不算太有用的技能,在日本的求職旅程上,居然幫我拿到了兩個工作機會。

該公司的事業體內容經過四年,其實我已經忘了差不多了,但是是一間文化上一直聊得來的公司,最後接近進到終面的時候,人資的意思就是「已經確定會發錄取通知,終面要談薪水,是否願意談下去。」

而我一直是一個沒有什麼藝術天分的人,我怎麼樣也無法想像自己跑去做網頁前端工程師,因此就拒絕了(公開資訊,年薪大約是 450(萬日幣,約新台幣 123 萬)左右)。

但會提到這間公司,是因為有跟面試官聊得比較深入,問他為何會願意錄取一個「不太會寫程式」的外國人,他給我的回答很有趣:「你也知道,日本大學生基本上都在打工、玩耍跟喝酒,所有技能都要重新培訓。」「如果都要重新培訓,我們在乎的就是人格特質,而不是原本已經會的能力。」

這段話後來在「日本人我朋友」身上也得到驗證,他剛踏入三井的總合職的時候,就開始從初級會計學開始學,且是邊參與併購專案,一邊學初級會計學。

這或許也是為什麼,有些工作他們願意找外國人,因為他們認為只要透過他們的培訓,有潛力的人都能成為人才吧!

有效率的赴日求職管道有哪些?

我想這段應該是整篇文章最乾貨,而這方面的資訊我也幾乎沒有在網路上找到,也是我寫這一系列文章最想分享的部分(笑)。

如果你是應屆畢業生,想去日本工作,基本上有兩個方向:

1. 走日本人管道,參加為期一年的就業活動
2. 走海外求職管道

我們先談第一點,走日本人管道這塊。

我身邊走「日本人管道」這條路的,如前面所說,只有一個「最後一學期待在日本交換」的人,運用了大量學校資源,再加上比日本人還要努力的意志力,才能拿到不錯的結果。

且當你一但把自己當成日本人,你就會很自然而然得去投「大商社總合職」,但我現在回頭看,以 www.goodfind.jp 來看,絕大多數的名額,其實應該都是留給日本國內的學校,甚至你不是早慶東的學生,機會微乎其微。

接著我們談談海外求職管道。

其實我第一次去參加 Career Forum .NET 的時候,並不知道 CFN 是偏海外人才的途徑,CFN 最有名的是每年辦在波士頓的那場,對海外人才友善的最頂尖日本職缺,基本上都會在那邊招募,且因為目標是海外人士,招募的流程並不冗長。

就算沒有參加線下的 CFN ,也可以透過官方網站,去找尋對外國人才友善的公司,以我有拿到工作機會、或是接近拿到工作機會的三間公司來說,都有參加 CFN 的活動。

以我身邊的朋友來看,第一份工作就在日本就職的人,不是最後一學習期在日本,就是透過 CFN 或是台灣的獵頭過去日本。如果已經離開學校,或許念個專門學校,並透過專門學校最後一學期的時間找工作,也是許多已經工作過一段時間的人,想去日本找工作的低風險路徑。

如果你是有經驗的工作者,我認為有效率的作法,是透過獵頭公司在網路上先面試過,如果有合適的機會,第一關與公司的面試通常也會是「線上」的面試,有機會往下一步的話,許多公司是願意出機票讓求職者飛過去面試的。

管道的話, Linkedin 是個不錯的選擇,因為會使用 Linkedin 的獵頭,基本上就是偏向國際化的獵頭,且以日本中途轉職來說,是非常需要獵頭的。

這篇主要講的是我在日本三個月的求職旅程,以及如果你是要找工作的新鮮人,我會給予的建議。

下一篇我會分享這次找工作的經驗對我人生的影響,以及後來我短暫在日本工作一年多,對於日本求職市場的體悟。

如果你有興趣去日本工作,歡迎與我們聊聊!
免費諮詢
線上課程
日本求職社團

(本文經 東京工程師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文組畢業到日本找工作,年薪 600 萬 — 面試地獄 〉 。首圖來源:Piqsels CC Licensed)

更多關於海外的職場資訊

想進日本新創上班?赴日 11 年老鳥:台灣軟體工程師有很大的機會!
工程師海外薪資情報:跑去美國當數據分析師,年薪可以拿多少?
【史上最強求職攻略】產品經理海外求職大補丸:履歷、面試、實作流程大公開!


輕鬆 KO 混合雲搬遷難題!

AWS 年度雲端技術精華統整

馬上報名 11/27《AWS Innovate 2019

破解企業常見的 IT 技術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