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特斯拉想「封殺」!Blind 為你揭開矽谷殘酷的職場真相

據 Blind,超過 7 萬家公司的員工加入了這個平台,微軟、亞馬遜、Google、Facebook、Uber、蘋果等主流科技公司都各有上萬名員工活躍在這個平台上。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優渥薪資、彈性工時、友善的工作文化,這些是一般人對矽谷職場的美好想像。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匿名職場交流網站——Blind 匯集七萬家公司的員工,其中包含在臉書、亞馬遜和特斯拉等科技公司討生活的人。

他們群聚在 Blind 上,共同討論薪資待遇、裁員、跳槽等議題,為你揭開矽谷不為人知的職場內幕。(責任編輯:施怡婷)

「《科技報橘》徵才中!跟我們一起定位台灣產業創新力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我還是亞馬遜員工時休假旅行,經理讓我交出郵箱密碼……我給了,但這正常嗎?」

「我帶領團隊從無到有奮鬥兩年,VP 說我不夠自信要空降新領導……」

「這個 Compensation(薪資制度)合理嗎?」

跳槽、薪酬、年齡性別、生育歧視、裁員……這些話題長久以來只能是小圈子中的竊竊私語,無處可訴時,甚至成為壓垮人生的最後一根稻草。

但匿名職場交流網站 Blind 將這些話題變成了大型公開討論——只要你還有企業員工郵箱可以證明身份,你就可以發言、評論、投票 。所有人都能看到你在哪家公司,但沒有人知道你是誰。

據 Blind,超過 7 萬家公司的員工加入了這個平台, 微軟、亞馬遜、Google、Facebook、Uber、蘋果等主流科技公司都各有上萬名員工活躍在這個平台上。

Blind 來自財閥壟斷、職場等級森嚴的韓國,在大韓航空「堅果門」中一戰成名,此後進入美國。矽谷的工程師們大多以不善言辭著稱,卻如同找到了「樹洞」,在這裡敞開討論。在面具之下,員工們用自己的零碎信息,拼湊出了一個真實的美國職場。

揭開真實美國職場有多難

「我是怎樣從 Google 辭職的?」

Google 前工程師 Patrick Shyu 試 圖為公司著想,提前 5 週提出辭職申請,但是人力收到辭職申請後希望他儘早走人。他在 YouTube 上給工程師們上了這一課:

人事部門不是你的朋友,他們是為保護公司對付你而存在的。

Shyu 發現人們對離職閉口不談,但其中有無數貓膩:應該只提前兩週做離職申請,用完年假再提離職。這可以幫助滿足股權兌現的時間要求,獲得更長時間的醫療保險(畢竟美國的優質醫保自付價格太過昂貴)。如果你提前離職,你的男方陪產假也可能被取消。

個體員工總是畏懼大型企業的權威,沒人希望一時失言被上級談話,工卡(TO 編按:員工證)與公司電子郵件立即失效,打包走人。

Shyu 這名一臉嚴肅的工程師,成為了網名為「Tech Lead」的 YouTuber。他公開談論科技行業工作、就業的種種內部細節,也把自己打造成了一個小型網紅。

近日,Shyu 又登上了 Blind 的首頁熱文標題——這名谷歌的前技術主管,跳槽到 Facebook 之後,終於被解雇了。

一名亞馬遜員工發布了這條消息:「我看了他的 Youtube 頻道一段時間了,當他開始通過社交媒體賺錢時,我就不奇怪 Facebook 會解僱他。我只是不明白做 YouTube 網紅和面試培訓可以賺那麼多錢?」

沒有人能確定 Shyu 的解僱原因:是因為作為 Facebook 的員工做 Youtuber?還是因為公開討論了太多面試、職場的內情?

Shyu 被 Facebook 解僱引發了員工們對矽谷企業文化的爆料,他們在 Blind 的貼文下面透露了更多內情:不少 Google 的前員工,加入 Facebook 後被送上了 PIP(業績提升項目,如不能達到業績目標則可能被解僱),Google 的文化可能在 Facebook 這 裡不起作用。

從企業文化來看,Facebook 可能更像亞馬遜,Google 可能和微軟站在一邊。Facebook 則遭到了大眾批判:除了一些團隊,你在 Facebook 工作時似乎很難把時間花在家庭上。在科技界,誰知道可能有一家公司的 WLB(工作生活平衡)比亞馬遜更差?

還有人說,LinkedIn 因出色的 WLB 和薪酬而聞名。我希望 LinkedIn 可以聘請 10 萬名工程師。

工程師們在 Blind 上展現出了公開場合罕見的直白。最後,Shyu 頂著「Uber 技術主管」的新頭銜出現在了自己的話題下,分享了自己怎樣用 YouTube 賺錢的視頻鏈接。

在困境中守望相助

Blind 上的一個討論主題扇動一下翅膀,就可能會引起一場輿論風暴。

Blind 的起源在財閥壟斷、企業職級森嚴的韓國。2014 年,大韓航空會長的女兒趙顯娥乘坐頭等艙,乘務員送上的飛機餐中有一袋堅果,沒有放在餐盤中呈上來。趙顯娥勃然大怒,她要求乘務長下機,還迫使飛機掉頭開回了登機口,彼時被中國媒體稱為「堅果門」。

「堅果返航」事件後,大韓航空的員工匿名聚集在 Blind 上,討論他們所知道的事件細節。這些細節從 Blind 上流向了主流媒體,引發了一場輿論風暴,最終以政府追查腐敗官員,趙顯娥辭職道歉收場。

自那之後,Blind 的流量大幅上升。在財閥壟斷、上司手握員工生殺大權的韓國,大量企業員工能匿名站在一起,說出真相,他們獲得了一些保護自己的能量。

Blind 打破了一些「禁忌」話題,比如科技企業們禁止員工互相討論的薪酬問題。這原本是一場信息不對稱的博弈,求職者處於弱勢地位。 但 Blind 最流行的話題之一,就是曬出薪酬包,讓其他人評判是否給的太低,或者如何協商。

性別騷擾、歧視等一些職場困境,也在 blind 成為了熱門話題

一名用戶發貼文問:我懷孕 6 個月了,但沒有人能看出來,即將進行一場面試,我該告訴我的雇主嗎?

這注定是道德上的進退兩難——工作兩個月之後就要休產假,這似乎是在陷害團隊。也有許多人反對責難這名求職者,難道孕婦就沒有追求職業的權利嗎?她會在長期創造更大的價值。

出乎意料的是,更內行的員工則告訴她:對於很多企業,需要工作滿一年才能享受全部福利,比如亞馬遜。你再向雇主確認下吧,不然可能只有兩週的產假。

更讓人手足無措的,是突如其來的裁員。

Blind 上還有「裁員」的專題討論。亞馬遜的 PIP 項目內情嚇退了一些拿到 offer 的求職者。一些外表風平浪靜的公司,爆出有些部門已經舉起裁員大刀。正準備申請這些公司的求職者也有機會做好準備,不必拿職業生涯冒險。

有趣的是,裁員版面上還有不少的招聘和內推信息,來自於職場的守望相助。畢竟沒人希望自己從前公司到新職位的道路,是一片漫長的空白。

在善惡之間走鋼絲

員工有多喜歡上 Blind 爆料,企業可能就有多忌憚 Blind 透露的消息。

據 Business Insider,特斯拉試圖屏蔽 Blind,當 Blind 向特斯拉員工郵箱發驗證信息,會遭到特斯拉屏蔽,員工也無法通過特斯拉的無線網絡來使用 Blind 的手機應用。

也有網友詬病 Blind 把職場上不了檯面的行為拿出來討論。那裡充滿了員工抱怨同事的各種雞毛蒜皮,餐廳不收餐盤,停車場停車壓線,這樣一地雞毛的瑣事。

只有身份不被洩露,才能勇敢說出真相。在 Blind 上,所有人都只有一類身份——某公司員工。但隱私數據安全問題,也成為了新的擔憂。

如果不驗證身份,又更難辨別信息的真假。在另外一些匿名職場交流網站上,企業互相放出「黑料」彼此攻擊,謊言與真相摻雜在一起,平台成為了謠言的溫床。

Blind 也成了職場焦慮的源頭之一。有用戶在 Blind 上問,為什麼 Blind 上 的所有人都對薪酬不滿意呢?他三十出頭,已婚,已經不在乎同輩人掙多少錢。他知道如果換工作能再提高一半的工資,但對目前的薪酬真的已經很滿意了。

Blind 成為美國上班族的「心靈避難所」

但這畢竟也是一個尋求建議和安慰的地方。一名亞馬遜員工的帖子被頂上了首頁:「我不想再在這裡工作了」。

「我覺得自己的生活很悲慘,我相信這主要是工作造成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感到完全迷失了。生活和我的計劃不同,我所做的就是每天醒來後悔自己的生活(從技術上來說,這根本不是壞事)。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快樂,並且感到自己有價值。」

其他企業的員工安慰他:出去走走、去健身、睡個午覺、換份更有趣的工作……也有同輩的 HR 告訴他,很理解他們這千禧一代的員工。上一代人出生於 60 年代,經歷了經濟飛速發展,但他們年輕時需要忍受重複枯燥的工作。如今因為醫療條件改善,以及退休生活質量未必理想,上一代人會在管理崗位上停留得更久,讓年輕一代失去晉升的空間。但他們面對著年輕一代,也會感到壓力和緊張。

弱勢的員工身份將人們聚合到了一起,有人提問,有人回答,有人默不作聲地尋找答案,有些問題還沒有定論—— Facebook 與亞馬遜,PIP 哪家強?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特斯拉 Uber 等都想“封殺”!Blind 讓你看到矽谷殘酷的職場真相 〉。首圖來源:Pxhere,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從臉書跳槽到 Google 薪水怎麼算?這個網站揭密矽谷科技巨頭「薪資等級」
我的薪資合理嗎?行政院「薪情平台」,一看就知道自己的薪水等級
【血汗 AI】負責訓練 AI 的作業員,薪水只有 9 到 18K 是怎麼回事?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