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駐港記者觀察:香港人對社群媒體警惕多了,他們永遠不會貼出參與示威的照片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反送中)在香港所觸發的風波尚未停止,香港人在這場運動中的表現、所利用的科技工具,帶給國際記者什麼反思?

《紐約時報》 駐香港記者 Daniel Victor 最近提出了他的觀察並指出,香港人對社群媒體更加警惕,相比美國很多示威活動都喜歡在活動現場自拍、上傳到社群網路上,「香港抗議活動不是為了在網上獲得讚而設計的。」

駐港美國記者的第一線觀察:示威者對「數位足跡」十分小心

Daniel Victor 在一篇受訪文章中提出他的觀察。他說,示威活動到現在為止基本上沒有一個領導者——沒有一個「個人」或者「組織」來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這些香港示威者們透過參與線上論壇直接投票決定下一步該採取什麼行動,而使用者最多的論壇是 LIHKG(編按:類似台灣的 PTT。)

Daniel Victor 也談到了 Telegram 在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中扮演的角色。

由於通訊軟體 Telegram 擁有高隱私特性,成為現場抗議香港民眾以及媒體的最佳利器;然而,Telegram 伺服器隨即成為中國網軍 DDos 攻擊的目標。

根據《信傳媒》,當月 11 日晚間港警以「串謀公眾妨擾」為由逮捕 22 歲的伊萬‧葉(Ivan Ip),他是 Telegram 群組「【公海總谷】611 二讀求助、討論、情報交流區」的管理者,該群組成員高達 2 萬人。

Daniel Victor 對此表示,這造成很多抗議者對 Telegram 也不得不感到擔心,因為他們害怕政府會利用他們的數位足跡來對付他們。

港人害怕臉部被認出,所以也沒有自拍或發 hashtag 這事

Daniel Victor 也提出,香港反送中和美國任何一件抗議事件相比,有一個關鍵的不同之處,那就是美國很多示威者都喜歡發自拍、也有很多適合發 Instagram 的標語。

「但這裡的抗議者非常擔心政府可能會用照片來辨認他們的臉,然後指控他們犯罪。許多人用醫用口罩把臉遮起來,而且 永遠不會貼出自己參與示威的證據 。」

Daniel Victor 接著說,「他們(示威者)不鼓勵人們拍攝可以用來辨認人臉的照片,就連新聞攝影師也不例外。」

「抗議活動不是為了在網路上獲得讚而設計的。」

在這場抗議活動中,科技扮演了重要角色

從人臉辨識、Telegram、DDos 攻擊之外,iPhone 的 AirDrop 功能也令 Daniel Victor 感到印象深刻:「有次我在針對示威活動進行現場報導時,就曾收到別人匿名發來的 2 張照片。」

從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可以看到了現代科技在抗議活動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而這應用可以是人民的力量,卻也不能忽視政府利用科技來對付人民。

事實上,日前為了 反制 中國即將引入到香港的人臉辨識系統,近日在 LIHKG 討論區有港人分享了 2 款防監視道具:人臉迷彩圍巾與蒼蠅眼鏡,引來了熱烈討論。

參考資料來源:

1.《The New York Times》:〈Covering Protests Where There Is a Distrust of Social Media
2.《科技報橘》:〈 香港人用「暗藏 1200 張人臉」的人臉迷彩圍巾,反制中國的臉部辨識系統!
3.《信傳媒》:〈 反送中加持 Telegram 爆紅 但它還是有安全隱憂…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維基百科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香港人用「暗藏 1200 張人臉」的人臉迷彩圍巾,反制中國的臉部辨識系統!
「我很難過看到香港成為中國一部分」被硬翻成「高興」,Google 翻譯遭惡意修改!
社群平台「噗浪」創辦人公開挺反送中,開設「香港加油」專屬河道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