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奶茶的產業特殊性,讓「日本黑道」開始賣珍奶籌措資金!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日本黑道人數曾高達 18 萬人,但在日本政府的大力掃黑,以及對黑道成員的嚴格監管之下,讓黑道人數降到現在的 1.8 萬人,資金也嚴重短缺。黑幫為了樹立「好市民」的印象,期望招募新血,並且獲得營運資金,捨棄以往的非法生活,開始做正當的生意。

但為什麼黑道會選擇賣「珍珠奶茶」?珍珠奶茶產業有什麼特殊性,讓黑道們搶進這門生意?(責任編輯:郭家宏)

「《科技報橘》徵才中!跟我們一起定位台灣產業創新力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最近,「クザの資金源」(黑幫的資金來源)登上了日本推特熱搜,因為東京 JR 山手線車站附近的奶茶店是日本黑幫開的。

「沒有比這更容易開始的生意了,不需要技術,也不需要太大成本,5 平方公尺(約 1.6 坪)2 個人就能開。」經營這家奶茶店的黑幫老闆這樣形容。

在黑幫合法化的日本,如今這些暴力團夥並不像犯罪組織,用「萬事屋」形容他們更為貼切,幹部和組員分別從事著自己的事業,不管合不合法,通過各種各樣的工作賺到錢是主要目標。

(TO 編按:萬事屋是日本特有行業,會因應客戶需求提供不同的服務,內容包山包海。)

就像賣奶茶,這已經不是日本黑幫第一次放下拳頭做生意了,和收保護費類似的,他們總是能找到「又快又賺錢」的生意,果然,暴力團夥在暴利上的嗅覺總是非常靈敏。

珍珠奶茶受日本人歡迎,高中生還期待「珍珠奶茶」成為日本年號

日本已經被珍珠奶茶佔領。對於習慣短期賺快錢,且利潤收益可觀的日本黑幫來說,珍珠奶茶簡直就是開店賺錢界的優選,這杯羹怎能錯過?

日本黑幫已今非昔比,由於日本警察廳的長期整治,他們逐步退去「暴力」的刻板印象。

2018 年的《日本女子中學生.高中生流行語大賞》中,珍珠奶茶榮登事物部第一名。而在不久前日本年號更替之際,東京澀谷女高中生還曾投票將「珍珠奶茶」作為期待的年號名稱。珍珠奶茶已經成為日本最具影響力的商品之一,無論上班日還是週末,日本街頭的奶茶店總會有年輕人排起長隊。tapioca boom 珍珠奶茶熱,正在席捲日本,成為因文化、年輕一代購買力以及互聯網社交媒體而促成的一門新經濟。

日本珍珠奶茶最早來源於台灣,上世紀 90 年代,日本就曾迎來過珍珠奶茶熱潮。當時正值日本泡沫經濟破滅,且日台關係有所緩和,來自台灣的的珍珠奶茶以「物美價廉,口味新奇」獲得了日本人的青睞。

其中由木薯製成的珍珠,因為形狀似蛙卵,且圓滑 Q 彈,引起了日本人的好奇,而這也成為台灣奶茶區別於其他奶茶的重要特徵。最初與其說日本人愛喝奶茶,不如說他們是專門去吃珍珠的。不過這場奶茶熱並沒有持續很久,21 世紀初,大部分台灣奶茶店退出了日本市場。

近幾年,越來越多的日本人將台灣作為海外旅行的首選地,作為源自台灣的茶飲等美食如此一來也在日本人氣驟升,這讓許多台灣珍珠奶茶又重新回到了日本街頭。2013 年,台灣的珍珠奶茶「春水堂」在文藝青年聚集地東京代官山開了 1 號店,它的到來為日本奶茶熱再次揭開序幕。這個名字可能我們不太熟悉,但據說那家是「珍珠」的鼻祖,讓無數年輕人魂牽夢縈的快樂飲料就是它首創的。

台灣奶茶重返日本市場,將「茶」作為銷售重心

而這次,春水堂不再以「珍珠」作為銷售重心,而以「茶」取勝。據日本一項調查,因為對「茶有益健康」的印象,具有高度健康意識的日本人覺得喝茶更健康,這看起來有些矛盾的點也成為奶茶為何在日本再次翻紅的一個重要原因。

隨著春水堂將奶茶帶回日本的契機;2015 年,日本第一家貢茶在原宿開業,其後三年間迅速擴張到 17 家,店舖遍佈東京、大阪、千葉、愛知、福岡等地;2017 年 2 月 CoCo 都可在澀谷開業;2017 年 8 月鹿角巷在表參道開業…… 各類奶茶品牌連鎖店相繼進入日本,助推了奶茶市場的熱度,成為日本持續低迷的經濟市場裡的小火苗。據日本一項調查,僅在東京原宿到表參道周邊就有 28 家奶茶店。

珍珠奶茶市場在日本熱度逐漸走高的同時,也正逢社交媒體快速發展的時期。隨著大數據時代的到來,線下商業的訊息化、互聯網化的趨勢已不可擋,新式茶飲店明顯利用了這樣的技術優勢。日本年輕男女作為主要活躍在 Instagram 的用戶,買到珍珠奶茶後的他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拍照 po 上網,同時配上類似「喝杯奶茶開啟新的一天」、「打起精神開啟新的一天」、「熬夜趕工還好有它陪伴」的積極向文字。這種奶茶效應很快風靡起來,成為年輕人日常生活裡的元氣代表物。

為了迎合年輕人在社交媒體上的行為習慣,各家奶茶店開始在產品賣相上下功夫,製造各類話題。社交媒體上的高流量曝光也促成了線下收益的可觀,這讓奶茶生意成為名副其實的網紅經濟。

不過這次的日本奶茶熱較於之前相比,潮流也在發生微妙的變化,不少店家開始注重「去珍珠化」,同時類似貢茶一類的奶茶品牌店更是將咖啡類飲品從菜單裡剔除,以便塑造更清晰的茶飲店身份。以珍珠作為配料的飲品不再是主力軍,各品牌奶茶店開始尋求更多的奶茶款式,他們希望重構日本消費者關於奶茶的認知,打破「奶茶必須配珍珠」的刻板印象。較於最開始為了吃珍珠,日本人開始慢慢走上真的喝奶茶的趨勢。

日本黑幫規模萎縮,打出「好市民」的形象招募新血

至於,「クザの資金源」(黑幫的資金來源)登上了日本推特熱搜,不禁讓人好奇,為什麼在日本賣奶茶的是黑幫?

日本黑幫的狀態已經今非昔比。

今年,名為《後街女孩》的日劇將日本黑幫的「暴利生意經」戲謔地表現出來,一度讓他們威嚴掃地。

劇中三位黑幫成員因為做錯事被老大懲罰,為了保命並且彌補組織的損失他們不得不接受了喪盡天良的要求:變性成為女愛豆(偶像)。按常理來講,如此出賣尊嚴和肉體的要求,黑幫的男人們一定不能忍,但事實上,黑幫組織裡曾有人在網上匿名表示:這部劇高度還原了他們的生存現狀,除了變性。

日本警察廳每年都會發佈白皮書,統計黑道成員的人數。1963 年日本黑幫總人數超過 18 萬人,此後這個數字逐年下降,到 2016 年只剩下 18100 人。就連號稱「4 萬人軍團(含預備成員)」的山口組也嚴重萎縮,勢力只剩四分之一。不少組織因為入不敷出不得不解散,底層成員窮得連給紋身補色的錢都沒有,紛紛退出。

加之日本的排暴條例,黑幫成員就算脫離組織,其後五年也會被視為黑幫成員,他們無法開銀行帳戶、買保險、租房子、甚至無法出入公共浴場,就連與黑幫成員多次吃飯、聚會的人和企業,都會被警方列入「接觸過密」的黑名單,如此圍剿更讓黑幫難有新血加入。

以上可以看出,日本黑幫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他們也開啟了召喚「新血」,努力賺錢做三好市民的日子。

他們瞄準了網路,創建了「反毒品、淨化日本」的網站,上面記錄了 1995 年阪神大地震、2011 年日本海嘯時組織奔赴現場做公益的照片,那時他們的救援速度比政府還要快。

他們展開惠民項目:萬聖節給小朋友們發糖果。不過 2015 年由於組織內部分裂,窮的叮噹響,糖沒發成,便在總部貼出一張道歉信,對發糖活動中止深表歉意。

由於日本人力市場限制,黑幫成員想要工作基本只能走創業這條路。在進入奶茶市場之前,他們在社交軟體 LINE 上線了「黑幫表情包」,每套販售 36 人民幣(約 160 元新台幣)。不過這套表情包很快被警方盯上,由於存在變相收保護費斂財的嫌疑,導致被迫下線。

日本黑幫進軍餐飲行業,奶茶的獲利速度比其他餐點快

在這些創業項目都失敗後,日本黑幫開始進軍餐飲行業。

賣起了章魚小丸子、開過麵館,為了不讓客人注意到自己的紋身,他們穿起了長衣長褲。曾經吹鬍子瞪眼冷眼看人的黑幫們開始面帶微笑向每位客人送出一句「歡迎光臨」。他們要學會對一切東西輕拿輕放,不僅要客氣,還要溫柔。曾經動武的工具,變成了手裡製作出美味佳餚的廚具。但就算如此,能否成為真正的普通人,自己說了還不算,店門口停止擺動的鏡頭還是死死對準了他們的店。

面對這樣的遭遇,北九州市福岡縣的前黑幫成員中本曾這樣說過:「我們的人生從最負面的地方開始,沒有人關心你是朝上走還是怎麼看,有時候你可能都看不到希望。但是這不是抱怨和拜託他人照顧的時候,因為我們是犯過錯的人,每天能做的就是:努力,再努力。」

可能是餐飲行業獲利較慢,一些急於求成的黑幫成員被現實逼瘋,頻發荒唐之舉。山口組曾有三名成員因為窮到沒錢吃,跑到超市偷大米偷西瓜被抓。還有成員給自己做了匪夷所思的作案工具,而究其目的只是為了偷海參。甚至他們在某次展開激烈火拚的時候,在十足路口還要停下來等個紅燈,成為日本市民快樂的源泉。

對於這種掉架子的行為,山口組頭目曾多次開會告誡成員:「就算在最糟糕的時代,也還是要幹點正經事賺錢」。於是,黑幫們開始賣奶茶了。暴力團夥遇上暴利生意,這看似絶配的組合到底能走多遠,黑幫們在珍珠奶茶上打的收益算盤到底能撐多久,可能就要看看掏腰包的日本民眾的意思了。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日本黑帮卖奶茶:“暴力”遇上暴利 〉。首圖來源: 品玩

更多有趣的企業故事

鉛筆賣 1 萬 9 千台幣還可以被秒殺,日本公司 Felissimo 用了哪兩個產品銷售策略?
價值百億的房產平台 Cadre 想顛覆傳統房地產業!這位 31 歲創業家挑戰才剛開始
美國新創 Misfit Markets 讓大家訂閱「畸形蔬果」,獲得近 5 億台幣的 A 輪融資!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