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育寧的主筆嗨賴】微軟不只賣 Office!你不知道的製造智慧化 Microsoft inside

訪問內容在 Podcast《張育寧的主筆嗨賴》  Sound CloudSpotifyYoutubeApple Podcast

《張育寧的主筆嗨賴》EP.7
來賓:微軟物聯網亞太創新中心雲端暨企業平台研發集團總經理 葉怡君(Cathy Yeh)

觀察到全球發展趨勢,微軟在 2016 年設立物聯網創新中心,串聯經營產業的經驗、資源、技術並結合雲端,整合服務客戶需要的智慧轉型布局。葉怡君(Cathy)是微軟物聯網亞太創新中心總經理,負責建立並管理物聯網產業應用方案研發團隊,並且協助亞太區物聯網生態圈的創新發展育成。

台灣身為製造業與半導體重鎮,產業鏈「工業 4.0」觀念還有待加強,微軟物聯網亞太創新中心 3 年來協助推動眾多台灣工廠轉型,來聽 Cathy 分享微軟與在地品牌合作的有趣案例!

  • 台灣製造總值排名全球第十,佔 GDP 三成
  • 自動化製造降低人工需求、AIoT 傳承老師父技術
  • 系統整合服務解決方案,成為中小企業幫手
  • 即時串接生產節點,平台管理上下游供應鍊
  • 貿易「戰」什麼?戰市場布局搶攻

總主筆張育寧(簡稱「張」)與葉怡君總經理(簡稱「葉」)的訪談分為兩集,以下是上半集問答整理,下半集則 在此

張:團隊提供台廠解決方案,所以也觀察到很多的趨勢,看到許多在實務上、市場上可能的問題,並且帶著大家一起解決。請簡單介紹微軟物聯網亞太創新中心是什麼樣的單位?
葉:從字面上來講,是針對物聯網技術解決方案做研發。微軟跟很多高科技公司一樣也分沿發跟銷售,我們是在研發團隊這一邊。
有趣的是,微軟是美商公司,傳統上大部分研發團隊都在美國總部西雅圖。可是為什麼我們團隊會在台灣?台灣不像中國、日本,沒有非常大的市場,但台灣的研發能量、生態鏈以及技術人員,對於產業有很深的瞭解。因為台灣有優勢的戰略因素,所以我們大概在 2016 年,也就是 3 年前開始在台灣設立亞太的物聯網研發中心。

張:所以這個單位主要是技術研發人才,您協助研發團隊去找新的可能性?
葉:對,都是技術研發人才。微軟在做突破,特別是物聯網、製造領域。微軟並不是製造公司,而是軟體公司,但如果要研發智慧製造的技術解決方案,我們勢必要跟廠商夥伴合作。台灣製造總值大概在全球排名第 10 名。

張:台灣是全球製造業的重鎮,而且是其中一個核心關鍵技術掌握者,例如半導體代工、製造。

葉:台灣製造業佔 GDP 三成。所以應該會好奇一個問題:我們大部分在研發,感覺是不是「宅男宅女坐在辦公室裡面 coding?」
張:這是我們對軟體公司的想像。

葉:以我自己和團隊來講,事實上我們花滿多時間在外研究,大家覺得好像是業務的行為,但事實上這是研發非常重要的環節,必須要跟客戶瞭解要解決什麼問題?什麼樣的解決方案適合他們?
因此,我們也在幫微軟本身創造一種新的一種合作模式,跨界的合作模式。

張:過去微軟在 2016 年成立亞太物聯網創新中心之前,還不是這樣的工作模式?
葉:對,大家覺得微軟就是在賣 Windows、Office,在改版的時候請大家更新或是賣授權。到了物聯網這個領域,我們常在講解決方案是什麼?是解決問題的方案,可是在製造業、零售業、物流業領域需要解決什麼問題?怎麼做出客戶覺得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案?

張:微軟是軟體公司,可是軟體這樣的 know how,也慢慢跨界到不同的行業裡頭。創新中心有非常多的軟體 coding 厲害的人才,可是當他不理解製造業的狀況,就不知道能做什麼事,所以團隊過去這三年花很多時間在和製造業合作?
葉:對,邊做邊學。其實大部分 IT 人員都在辦公室理解數位時代的事情,實際到製造業進工廠後,說穿了微軟沒有幾個人真的理解工廠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你必須要知道在做製造的人想法是什麼?需要解決什麼問題?
回到一開始討論的中美貿易戰,是一個在最近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可是如果看製造業跟很多產業的變化,事實上老早就已經開始。

張:就是所謂的智慧化轉型?
葉:各行各業都發生了,製造業也是碰到這樣的問題,例如中國人工大幅的提升,或是過去各地政府不太管汙染或者是綠能議題。但這幾年 Green Power 議題也起來,雖然貿易戰是最近發生,產業變化上已經發生很久。
張:就我自己經驗,製造業所謂的回流其實已經有 2、3 年左右的時間,就是 16 年你們中心成立的那個時期,微軟看得還滿準的。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實務上,台灣製造業在新廠建立、建置過程當中會提出的問題?在製造業領域才會理解的問題?

葉:這幾年我們接觸滿多台灣本土及國外產業,國外也有一些全球的產業,或許給聽眾做交互的參考。分成幾個問題來看。

第一,這幾年大家普遍會碰到人工缺乏、缺工的問題。我們常講台灣五缺,事實上全世界都有這個問題。過去人工取得比較便宜一點,所以過去 30 年,台商大量西進到中國去,是因為人工便宜。可是,如果我們去看說過去 30 年,大陸的人工增加了幾十倍、十幾倍之多,現在大陸人工便宜的優勢,可能不那麼明顯但還是稍微便宜一些些。很多客戶在大節日如過年暑假,立刻碰到產線缺工,因為其實大量的人之後會不會再回來?可能跳槽或有其他機會。那如果說產線要一百萬的人力,缺個 10%就有很大影響。
像精密製造高科技產業(PC、NB、手機)最近大量開始使用自動化製造的產品,比如說機器人、機器手臂、工具機等等,並用 IoT、AI 技術,不再需要那麼多的人在產線上。

第二,缺工的問題還延伸到世代交替。過去很多厲害的老師傅,一看就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判斷是靠感覺。例如台灣是腳踏車王國,車身要噴顏色就倚賴老師傅經驗拿捏,但師傅會漸漸老去,假設有十個老師傅,但找不到十個年輕人學習,時間的累積也不夠,且年輕人寧願去坐辦公室,就算報酬好也不見得會喜歡做這些事情。少子化之後人不夠多了,下一代年輕人也不見得願意學習。
所以為什麼說 AI、IoT 技術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就是自動化。過去在產線上,需要有人抄寫到系統,可是現在,人還要做這件事情嗎?讓機器吐資料不用再做抄寫,就是智慧化產線的其中一個案例。
另外一個是老師傅傳承,師傅腦袋中的經驗 know how 累積下來,變成自動化或至少讓下一代年輕師傅可以學起來,甚至是教機器去判斷執行。技術事實上是源自於人類的需求,人類不夠,人不願意學,那就是讓機器代勞。

張:以這些例子而言,缺工、缺好的技術工,是大部分的製造業工廠最頭痛的,我跟製造業訪談後概分幾類:
第一種,工廠規模很大、500 人以上,回流到台灣或到東南亞設廠,智慧化服務轉型問題不在預算,而是要採取什麼樣的解決方案?
第二種,規模稍小一些的工廠,500 人以下或甚至 200 人。過去在中國的製造廠並非那麼自動化,在思考是不是應該要重新投資智慧化工廠?他們心中普遍存在對於智慧化製造的疑慮,沒有辦法概算投資規模,無法預算回收。
另外一點,他們心中最大的疑慮是不知道機器能解決多少「人」才有辦法處理的問題。請總經理談這樣的案型,在中、小型的製造廠上,怎麼跟他們一起找到答案?

葉:台灣真的是以中小企業為主,中小企業有很多隱形冠軍,在高附加價值產業扮演關鍵供應商或製造商。的確他們現在也必須被迫、或者早在規劃新廠建置,姑且不論說是回台灣,或往東南亞甚至墨西哥。他們的強項在製造本業,也知道客戶需求,台灣中小企業能達到客戶要求,動作快又有彈性,但資訊技術的人才是不夠,台灣大量的資訊技術人才會不會到中小企業?
張:以前這些廠商組織分工是沒有這一塊的。

葉:資訊技術的人才可能都被 IT 公司例如微軟吸收。製造業本身的核心資訊人員,以往多處理 OA 相關,或 ERP 系統、核心生產系統。但自動化需要整合技術,比如機台設備生產製造、跟雲端 IoT、AI 串聯,這些東西可能是這 10 年、5 年的概念,所以廠商既有的資訊人員,不見得有機會了解或者吸收。
我們自己常常在研討會看到很多中小企業老闆,很認真想知道怎麼弄,但他們內部沒有足夠資訊人員協助,因為這需要做跨界的整合。
面對大部分中小企業廠商來講,如果這些解決方案可以像 office 那麼好用的話…
張:指直接在線上訂閱?

葉:對,直接可以訂閱,快速選擇功能,其實我們一直很想把這種服務的觀念帶到中小企業的製造業,因為他們沒有太多的人力。若能將服務提供給他們,對中小企業可以不用費心,否則過去他們都認為要花大錢。
張:對,是大部分中小企業最大擔憂。

葉:我覺得花大錢,還是其次,中小企業本身不知道如何處理才是煩惱。
張:對,因為很複雜,一團亂在眼前,不知道如何開始。

葉:而且產線又不能停,不可能說為了做 IoT 把產線停了。現在很多夥伴都是跨領域,有的是做工具機,在工廠裡面結合自動化,把工具機跟 AI 用在檢測、良率的服務的解決方案,還是需要系統整合商湊在一起,我們現在在做的就是打造出一個製造業服務的解決方案。
張:已經成形有具體產品了嗎?

葉:其實已經輔導滿多中型企業廠商,比如說工業電腦廠商研華和新漢。
張:這都是台灣很大的工業電腦廠。

葉:他們在中間扮演串接下面機台,跟上面的雲端服務,還有後端系統的一個角色,所以我們去跟他合作,是否能將服務提供給中小企業。
我在過去其實也做過好幾個案例,其中一個規模不是太大,主要是做光學檢測,很有意思,放在水質污染檢測。
張:提供檢測的機器?

葉:對,小 sensor,賣給魚塭,比如說台灣中南部養石斑、白蝦,對水質非常敏感要求嚴格,只要有污染就會死亡。他們就是賣光學檢測模組感測器,並非大規模、IT 也不夠多,我們把服務做起來後再協同系統整合商,一個工作天安裝好上線,就能看到產線狀況。

張:第一次聽到這樣做,因為以前聽到關於智慧製造工廠的案例都是客製化,從工廠設想需求再找系統整合商 SI 廠商一個一個兜,一個廠建起來,包含智慧化轉型,至少要 2-3 年很長的時間。在我過去採訪經驗,製造業老闆們會猶豫,因為他也聽過同業案例覺得很花錢,且做完後不知道有什麼實質效果?這個例子的合作結構,SI 廠商其實還是要去現場幫產線做客製化的設計,但分析軟體能部分使用一般通用性軟體?

葉:通用性軟體要看哪些指標,其實製造業差不多都有想法,比如說要看稼動率?良率?他們有系統 KPI 做生產管理,只是如何落實數位化?讓老闆看著手機就能看得到?
張:所以重點是「即時」,而非每個月到月底才能看到報表。

葉:就算產線要裝感測器機台,不可能說再回去調,他其實還是有分幾種類型,有一些比較久,有些比較新,對於舊的,其實台灣的能力都很好,工業電腦廠商大概都已經有一些解決方案。我們現在討論的像是組合櫃、組合家具的概念,系統傢俱能夠配合空間坪數跟用途。智慧製造解決方案已經是組合家具概念,我們之前都已經驗證過不同方案,小的比較久的系統怎麼做?比較新的系統如何做?現在要看基本的 Dashboard,或是我們要結合 ERP 系統?
張:像是 ERP、CRM 這種是固定零件,原本監控就有的工具,智慧化工廠做法沒有那麼難,不是新東西而是新方法,是用新方法組合在一起放在雲端上。

葉:雲端物聯網中心一開始也不知道許多智慧製造方案,這三年來.當累積夠多的案例,還是可以分類出解決方案。剛剛提到重點「即時性」,現在老闆都很急,因為市場變化太快。現在也是高度個人化的時代,例如一雙 Nike 鞋子,以前 model 出來就賣一年,現在動不動要新的 model、織布要有變化,或分女生版、男生版、台灣版及亞太版本。個人化的需求變高,產線的彈性要變更好,即時化很重要。例如傑騰做光學檢測、水質檢測,並要求供應商也要上系統,因為萬一供應商交貨 delay 就出問題了。不是只管自己工廠,也要管理供應商,要求把這智慧工廠 on 起來,才能隨時檢視備料狀況,達到即時交貨能力。假設生產配方需要調整,就不是只有自己調整,連上游的也要做一些調整。
張:總經理提這個案子,其實就是台灣一直在聊的產業升級實務,我們希望台灣產業升級更智慧化,但智慧化的發生並非單一廠商,是產業鏈生態體系的形成,這就是一個案例。

葉:沒錯,這是一個台灣案例,國外案例來說,汽車產業鍊更長,台灣也是汽車產業重要一環。我們不是在做汽車品牌,而是做關鍵零組件。比如說引擎、車燈。微軟研發部門德國團隊跟 BMW 合作,在世界各地有很多工廠,但汽車是高度自動化而不是產線,例如由汽車手臂組裝。大家有沒有發現訂一台車有時候要三個月交期?難道是在買跑車?可能因為需要紅色座椅,另外要加裝其他配件。消費者需求越來越高,也迫使製造業開始要提供高度客製化,產線本身要有彈性的配合,但汽車供應鏈更複雜,假設客人要求織布皮椅,皮椅不是 BMW 自己本身做,所以 BMW 現在也要求供應鏈可以隨時提供資訊到產線平台溝通合作。所以我們跟 BMW 合作是 Open Manufacturing Platform 開放式製造平台,可是開放什麼?其實是應該是要連接整合式的製造平台。
張:讓整個產業鏈的上下游每一個節點串在一起。

葉:而且是即時串在一起,比如說台灣很多製造商可能還在用 FTP,或是光碟。
張:好久沒聽到 FTP 這件事。

葉:但這件事還一直在發生,很多製造業真的還在使用 FTP 開給你進來撈資料,或者是我寄檔案或生產資料給你。
張:這裡面都還有大量的人工。

葉:很多人工都在那邊,有時候人工介入可以做修改、調整,所以也會造成生產鏈觀念資訊不透通不正確。世界上很多競爭激烈的領導廠商,控制生產效率以外,還要做到供應鏈的管理。製造業從西進要回來台灣,是全球的產業變化。台灣在這波變化上要看國際的變化,因為我們不是只有生產給本土,而是 90%都外銷。

微軟物聯網亞太創新中心雲端暨企業平台研發集團總經理 葉怡君(Cathy Yeh)、TechOrange 科技報橘總主筆 張育寧

 

接著看下半集專訪問答:【張育寧的主筆嗨賴】市場位移怎麼辦?AI+IoT,處處可設製造廠

 

《TechOrange 報橘》製作 Podcast 節目 《張育寧的主筆嗨賴》,透過張育寧的專業分析,讓你在通勤、運動、家事無法閱讀的空檔,播放所收藏音檔就能深入淺出瞭解新科技新經濟,善用零碎時間獲取知識。

歡迎大家聽完節目之後,將問題留言在討論區,未來我們會一起討論。

延伸閱讀

微軟提出開放式語言 IoT Plug and Play,物聯網裝置將可無縫連線雲端!

微軟 AI 技能樹點歪,今年要釀出第一桶 AI 威士忌啦!

為大數據、AI 應用打好根基,台哥大攜手微軟  Azure Stack 打造在地雲端服務體驗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