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灣新創 AI 寶寶攝影機 Cubo 進軍美國,背後強大的 AI 技術是怎麼鍊成的?

2019/06/27:更新

本(6)月 26 日上午 9 點,知名美國群眾集資平台 Indiegogo 上,Cubo AI 寶寶攝影機 開始群眾集資,創下 3 分鐘突破 300 萬台幣、15 分鐘突破 1,000 個贊助者、一天多達成 1,000 萬台幣集資金額的紀錄。

這同時打破了台灣團隊國外集資和全球寶寶攝影機集資的速度紀錄,成為台灣 NO.1,Cubo 到底憑什麼?《科技報橘》(TechOrange)在今年 5 月底曾專訪 Cubo 營運長、技術長,帶讀者一同了解 Cubo 背後的 AI 技術以及 MIT 理念。

本月稍早,來自台灣的新創 AI 寶寶攝影機新創團隊 Cubo 宣布獲得了 1 億 3,000 萬台幣巨額資金,同時宣布在今年中進軍美國,挑戰更大市場。

Cubo 手中握有怎樣的 AI 技術、憑什麼在台灣募資平台創下母嬰科技新品預購銷售成績,甚至擁有可以喊出「打破全球寶寶攝影機群眾募資紀錄」的實力?

以下是《TechOrange》專訪 Cubo 營運長、技術長的內容

一走進 Cubo 辦公室,你隨即能認知到「哇,他們真的很『新創』」。辦公室三面採光,周遭被綠樹圍繞,有個辦公處甚至能抬頭就看到 101,也有員工使用「站立桌」辦公著。

Cubo 綠意盎然的辦公環境。
員工們在辦公時抬頭就看見台北 101。

而整個辦公室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屬於佔據了辦公處一角的「Baby 友善區」,那裡是給 Cubo 員工們在每個月一次的「寶寶日」帶自家小孩來上班時孩子們的遊玩交流處。

今日的主角,便是完全融入在這片和諧的「寶寶區」中的 AI 攝影機。

Cubo 的攝影機,外型來看就是個守護在嬰兒床邊的小鳥。這是 Cubo 透過線上問卷的方式,得到的消費者答案。

Cubo 營運長單康寧受訪時說,新手爸媽對於新生兒睡覺時會有許多擔憂,而 Cubo 的 AI 寶寶攝影機,就是為了解決爸媽的隱憂而誕生。

「我們攝影機的設計是往嬰兒床照下去的,只要攝影機看不到寶寶的口鼻,AI 就會自動判斷可能有危險,爸媽(或其他照護者)就會收到手機通知,提醒他們趕快把蓋住寶寶口鼻的棉被或物體弄開。」

Cubo 寶寶攝影機的優勢?

單康寧說,市面上傳統的寶寶攝影機,有些只要偵測到有動靜就會通知,Cubo 與其他產品最大的差異, 就在於 AI 技術能對「真正的危險情況」進行判斷 ,例如口鼻遮蓋或者翻身卻翻不回來等。

而將攝影機的外型設計成白色的小鳥,是考慮到消費者不希望產品「有監視器」的感覺,Cubo 攝影機雖然擁有優異的廣角、高畫質夜視功能,卻不會在夜晚發出紅光。

從消費者/使用者需求出發是 Cubo 的核心精神

此外,Cubo 小鳥造型的攝影機還設有可用手機控制的小夜燈,方便家長夜間查看小孩,不必開房間大燈,或者手機手電筒燈,「我們一向以消費者的需求出發。」

單康寧說,「我們在『以使用者為核心」這件事情上做得很徹底,所以從外型、命名、功能,都不是我們自己內部決定的,而是透過使用者訪談、票選來做決定的。」

例如在外型方面,單康寧說,「我們就做了 8 種動物,包括鳥、魚、樹懶等,由台灣、美國爸媽們票選出來;Cubo 這個名字其實也是被票選出來的,Cub 是英文的幼獸,bot 則有機器人的意思,而聰明的幼獸,就等於小鳥。

我好奇詢問,Cubo AI 攝影機會陪伴寶寶到幾歲?單康寧向我解釋,一直到孩子會走、會跑,Cubo 都還是能守護小孩在家中的安全。

「Cubo 攝影機有兩種使用方式,一個就是固定在嬰兒床,另一種則是移動型支架,家長可以選擇放置在客廳等地方,使用者可以設定一個區域,只要攝影機偵測到小孩接近陽台或者廚房等危險處,就會發出警告 。」

除了警告之外,Cubo AI 寶寶攝影機還能在嬰兒笑,或者做出大動作時自動拍照與錄影,成為家長紀錄小孩日常生活、保存點滴回憶的相機。

Cubo 今年目標要打破全球嬰兒攝影機募資成績

「我們今年要進軍美國市場,6 月會在 Indiegogo 做發表,目標是打破過去所有寶寶攝影機在群眾募資平台的成績,成為第一名!

單康寧說,「在今年第四季我們的產品會上亞馬遜,透過亞馬遜這個管道進入美國、加拿大等北美市場。」

他向我解釋 Cubo 選擇美國,而不就近選擇其他亞洲國家的原因,這是因為亞洲大部分還是同房睡,美國則是分房睡比較多,且住家又較大,會更加擔心寶寶,而且美國市場對於寶寶攝影機的接受度更高。

「我們現在團隊 正在擴張 ,」單康寧說,「團隊現在有 20 人左右,希望今年可以增加到 30~35 位夥伴,主要正在找研發與國際行銷的人才,希望擁有征服國際市場野心的人才,能加入我們。」

Cubo 幫助家長守護寶寶,背後強大的技術是如何鍊成的?

Cubo 技術長解密背後 AI 技術,與 Cubo 成功之道

去年,Cubo 在募資平台嘖嘖吸引了 2,000 多位爸媽購買產品,創下台灣母嬰科技產品募資有史以來最高的紀錄。

這一 MIT 團隊背後握有怎樣的 AI 技術?Cubo 如何走向成功道路?甚至邁向國際?由 Cubo 技術長沈時宇 Steven 向《科技報橘》解說,內容將以 Q&A 呈現。

Q:Cubo 主打是 MIT 品牌,好奇你們在 AI、軟體、硬體方面的合作夥伴是哪些呢?

A:我們團隊有個很大的特質,就是 「研發的能量很強」。當我們開始構思這個產品時,到後來真的成功生產、出貨,推給消費者,所有的過程當中,我們把所有的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上。

例如硬體的設計,Double E、ME 都有我們自己的硬體團隊在做這方面的開發;另外在韌體開發、手機 App、雲端 App 的開發,甚至是最重要的 AI 分析引擎,全都是我們自己做的。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去強調 MIT,因為這些都是我們團隊從內部開發起來的。

Q:能否和我們分享 Cubo 在 AI 領域的成就與進展?

A:其實這幾年 AI 的議題非常紅,很多民眾聽到 AI 這個名詞,會覺得好像很遙不可及、技術很先進。

這幾年 AI 技術的演進相當快, 到現在其實很多(台灣)公司都有那個能力去開發 AI 相關的技術 ,就像我們公司一樣。

為什麼 Cubo 能宣稱我們具有 AI 技術?這是因為我們其實有投資我們的一些人才和人力在 AI 這領域。

Cubo 現在有 2 位 AI 研究人員。其實 AI 這種東西並不是像一般的 programming,把電腦打開、開始寫程式它就可以完成了。你需要投入時間去做演算法的分析、調整。

我們的 2 位 AI 研究人員目前都是屬於半工半讀的形式,正在芬蘭唸和深度學習相關的博士學位。我們與他們共同合作,由他們來調整我們的演算法,我們早期的 AI 技術都是從這邊開始起來的。

Cubo 其實也在今年年初將這幾年來 AI 的研究結果寫成一篇論文 ,發表在 ICIP 國際會議上。(編按:由國際性電子技術與電子工程師協會 IEEE 每年 9 月或 10 月舉辦之影像處理會議)

這篇論文也已經被接受了, 這是對我們團隊很大的肯定 ,代表我們所做的事情是真真實實、真正能被肯定的事情。我們的團隊成員大概會在今年 9 月參加此會議報告這篇論文的成果。

Q:為什麼 Cubo 會想將 AI 研究結果公開?

A:很多人都問過這個問題,他們都會有這個疑問,「AI 技術對你們公司來說不是一個很機密的事情嗎?怎麼不怕公開出來,大家都知道了,別的競爭對手就可以拿來抄襲」之類的。

其實我們很想幫很多爸媽解決一些問題,我們有了這幾年的研發成果,很想把這些成果分享出來,可以對學界的研究模式產生益處,將這些成果進一步擴展做出更好的產品出來,這是 Cubo 希望做到的事情。

Q:Cubo 在 AI 研究方面有什麼未來計畫嗎?

A:我們在 AI 研究上不只有影像的研究,我們還做聲音的分析,能做「寶寶哭聲」的警示,如果嬰兒哭了就會通知父母,但我們希望能更進一步。

第一,當然是要做到更準確。

Cubo 寶寶攝影機給爸媽「上帝視角」

第二, 我們想要去判讀嬰兒哭的原因是什麼 。這其實也是讓新手家長困擾的一個問題是,他們不知道寶寶為什麼哭,是肚子餓哭?還是因為尿布濕了才哭?

這是我們目前正在進行的研究。

Q:能否與我們分享 Cubo 在 AI 研究方面的歷程?

A:講到 AI 大家都知道,「數據」(Data)是最重要的,尤其像我們是做寶寶安全的分析。

在我們一開始的時候,最重要的事情, 就是要蒐集到很多很多寶寶的照片 ,我們才有辦法讓電腦去做訓練。

但是做硬體產品有個很大的挑戰,產品從開始設計,到真正開發出 prototype 出來,也許就是 2、3 個月以上的時間。

那在這段時間你要怎麼蒐集這些嬰兒的照片?我們團隊想了很多各種不同的方法。

我們那時候做了一個蠻有趣的嘗試, 我們運用 IKEA 的燈具、燈架,上面再架一個其他廠牌的攝影機。 接著,我們在網路上找了很多的消費者,問他們要不要試用我們的 prototype,我們正在做 AI 影像工具的分析。

後來有一些消費者自動報名,我們就開始錄這些寶寶的一些影像,再把這些影像交給工程師,讓他們去做訓練,甚至是演算法的調教。

Q:大概有多少家長參與這個計劃呢?這怎麼影響你們訓練 AI?

A:應該有 50~60 個吧,大概蒐集了 2~3 個月時間。這是一開始。

當我們產品正式的 prototype 出來後,我們就邀請消費者試用我們的產品,試用過程中也能蒐集更多的照片,讓 AI 模型越來越準確。

我們產品正式在市場上銷售了, 每一個禮拜,我們可以收到超過 100 萬張寶寶的照片。

AI 這東西就是這樣,你的 data 越多,你的準確率就會越高。

我們現在蒐集這麼多照片後,我們也要回過頭來去想說要怎麼把這些照片重新訓練我們 AI 的模型。

這又是一項具有挑戰性的工作了,因為這 100 多萬張照片需要人工的標記,所以我們正在嘗試許多不同的方法,例如用自動化的方式,透過 AI 去訓練 AI,用更少的人力完成這項工作。

Q:剛剛有提到當小孩長大時,家長可以選擇使用移動型支架來守護他們在家裡各處的安全,現在 Cubo 可以判斷、捕捉同時幾個小朋友呢?

A:目前 Cubo 可以判斷出「這是個小朋友」,但 目前沒有做到完整的人臉辨識 ,假設今天有 3、4 個小朋友在客廳跑,只要有任何小朋友跑到危險區域,警報就會響。

未來當我們的技術演進越來越好,我們 或許能判斷出不同的小朋友,觸發警報的等級就會不同。

等到小孩會走會跑,Cubo 還是能守護小孩的安全。

但是 Cubo 攝影機如果偵測到狗、貓等寵物,是不會發出警告的,因為我們的產品定位還是「寶寶攝影機」。

Q:Cubo 怎麼解決消費者在隱私上的顧慮?因為在亞洲大部分家長會跟小孩同房,Cubo 又有錄音功能,有沒有消費者反映過這個問題?

A:這其實是兩個層面的問題,第一個是隱私。

因為這是個寶寶攝影機,我們使用者的「用法」大部分是把這個帳號分享給另一半,也會分享給公婆或者自己的爸媽,所以變成爺爺奶奶、阿公阿嬤都進來用了。

使用者就會有個顧慮,有時候我正在講公婆的壞話,就會怕被聽到(笑)、怕會家庭革命,變成想抱怨又不敢抱怨。

Cubo 怎麼解決隱私問題呢?

或者有時爺爺奶奶、阿公阿嬤會過度干涉父母的教養方式,比如說會質疑爸媽怎麼都沒幫小孩蓋被子等,這也是我們當初沒有想到的。

後來我們有推出隱私模式,可以直接暫時把攝影機鏡頭關閉;也可以在 App 設定關閉雙向語音功能,只有主要的手機可以聽到聲音,主控者可以看到、聽到,但其它手機都不行。

未來我們也會做「多帳號」功能,現在是 8 個人可以同時觀看,但是是使用同一個帳號,沒有權限上的差異,目前我們已經在研發多帳號功能了,讓爸媽有更多隱私上的控制權。

Q:可以與我們分享 Cubo 在資安部分的努力?

A:國外蠻多駭客入侵攝影機的事件,例如 Echo、Nest 等產品都被駭過,在台灣可能還沒有那麼多消費者警覺到這件事情。

我們最近已經開始要進入美國市場,很多消費者其實很關注這個議題。

對我們來說我們也很在意,第一, 我們員工的背景大部分都來自於趨勢科技 ,有 3 個 founder 都是來自那邊。

我們本來的背景都是對資安這個議題非常熟悉的。第二,當我們在設計這個產品時,不管在資料的儲存、傳輸,該開啟的加密機制都有到位,我們都用最高等級的方式來對待這些資訊安全問題。

今年年中我們打算找資安公司來做資安的稽核 ,其實一般做產品的公司很少會做這件事,但因為我們很在乎,也不想我們自己說了算、自以為很安全,所以希望能找較公正的公司來做稽核。

Q:Cubo 未來想要進軍美國市場,無論在台灣或者美國,都會遇到類似產品的競爭者,你認為 Cubo 最大的技術優勢是什麼?

A:就像我剛剛所講的,我們主要的核心技術都是掌握在自己手上 ,所以開發腳步很快,尤其是硬體。

如果你看美國市場,很多美國團隊其實在硬體這部分就沒那麼強,但我們在台灣跟這些工廠、製造商都很近,有問題可以立刻反應、他們也可以馬上回應。

其他技術如韌體、App、雲端、AI 也是一樣,這讓我們比較不會被其他公司牽制,腳步可以立刻跟上市場反應。

Q:進軍美國的最大挑戰是什麼?

A:我們要做全球市場就又回到 AI 資料蒐集這個問題。

我們在做台灣市場時比較簡單是因為我們的父母親都是華人、以黃皮膚居多。我們要做美國市場,又會面臨到種族問題。美國是個種族的大熔爐,有各種不同種族,對團隊來說會有資料蒐集的挑戰在。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圖片來源:Cubo。)

延伸閱讀

【精選 TTA 5 大最強新創】出身矽谷、入駐台灣,XR 新創公司 Aemass 要你以後都用「3D 立體影像」來記錄生活
【精選 TTA 5 大最強新創】台灣超年輕新創 LUDO 怎麼靠 AI 結合教學,成為「唯一入選」日本 NEDO 大賞最終審查的海外團隊?
【精選 TTA 5 大最強新創】矽谷新創 Lucid 怎麼結合 AI 與手機「雙鏡頭」,就讓人們做一場清醒夢?

 


摩爾定律會被改寫嗎?

半導體關鍵一戰開打在即,台灣如何佈局國際分工優勢? 馬上報名 12/8《2019 未來科技展 》半導體論壇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