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低落的高代價:治療費用只占憂鬱症成本的 9%,另外的 91% 是什麼?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本書】根據衛生組織研究,憂鬱症可能在 2020 年,成為僅次於心臟病的最糟糕疾病。治療本身只占憂鬱症成本的 9%,更大的成本,來自於喪失生產力的機會成本;然而憂鬱症的嚴重性卻一直遭到低估。

真實世界的倫理課》的作者彼得.辛格在普林斯頓大學擔任生物倫理學教授,將透過下文讓我們了解憂鬱症的高代價,以及預防憂鬱症的可能方式。(責任編輯:郭家宏)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研究,如果以喪失良好的健康多少年為標準,憂鬱症是世界第四糟糕的健康問題。到 2020 年,可能上升到第二名,僅次於心臟病。但是治療與預防方面所做的努力仍遠遠不足。

由莎芭.穆薩維(Saba Moussavi)帶領、發表在上個月《刺胳針》期刊的一項研究也揭露,憂鬱症對患者生理健康的影響,超過了咽峽炎、糖尿病、關節炎與氣喘等重要的慢性病。但在同一期《刺胳針》裡,新南威爾斯大學研究員蓋文.安德魯斯(Gavin Andrews)與尼可萊.提托夫(Nickolai Titov)報導,患憂鬱症的澳洲人得到可接受程度照護的機會,遠低於關節炎與氣喘患者。這個模式跟其他已開發國家的報導若合符節。

治療憂鬱症即使不完全,也經常有效。若不治療,患者無法過著快樂滿足的生活。但是,即使從狹隘的成本效益來看,多花點錢治療憂鬱症仍是合理的。

憂鬱症成本高昂,治療的成本效益卻很大

歐洲 28 國的一項研究發現,憂鬱症在 2004 年花掉了 1180 億歐元(約 4.1 兆新台幣),亦即他們 GDP 加總的 1%。治療憂鬱症的費用只占如此龐大金額的 9%。比例更大的是喪失生產力。倫敦政經學院經濟績效中心的理查.雷亞德(Richard Layard)說過,精神疾病是英國最大的社會問題,耗掉了 1.5% 的 GDP。他估計,每個病人治療兩年可能需要 750 鎊(約新台幣 3 萬元),結果卻可能是少工作一個月,價值 1880 鎊(約新台幣 4.7 萬元)。雷亞德爵士呼籲多做精神治療而非藥物治療。

在美國,馬里蘭州洛克威爾的國家精神保健研究所一個由菲利浦.王(Philip Wang)率領的研究團隊,上個月在《美國醫學協會期刊》(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報導了類似的結果。王先生的團隊進行了隨機控制的實驗,顯示憂鬱症篩選(找出可能因治療受益的勞工)成本效益很大,可以節省雇主的健保費,減少病假,增加在職率與生產力。

憂鬱症在開發中國家也很花錢。在中國,根據胡德偉與同僚們最近在《社會精神病學與精神流行病學》(Social Psychiatry and Psychiatric Epidemiology)的一篇文章所言,憂鬱症以 2002 年的物價計算,每年花掉 510 億人民幣(約 2295 億新台幣),超過 60 億美元(約 1800 億新台幣)。幾年前,維克蘭.帕特爾(Vikram Patel)的研究團隊在《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報導,憂鬱症在辛巴威很常見,在當地經常以修納語(Shona)的單字「想太多」稱呼。

憂鬱症的嚴重性遭到低估,病人也可能不尋求治療

全世界許多主要的執業醫師都低估了憂鬱症的嚴重性。他們許多人缺乏診斷出精神疾病的適當訓練,在治療選項上可能跟不上時代。病人也可能不尋求治療,因為精神疾病仍帶有污名,比起生理疾病,患者更不願意承認。

至少在美國,因為拒絕某些健保政策納入精神疾病治療,問題已經惡化了。所以,美國參議院最近通過精神保健平等法案(Mental Health Parity Act)是邁進了一大步。還需要眾議院通過的這項立法,將規定雇主提供的健保計畫以類似一般健保的程度納入精神疾病治療(很不幸,這項立法幫不到 4700 萬名根本沒有健保的美國人)。

防止憂鬱症,公共政策是個解方

憂鬱症在全世界來說,是放大超過一億倍的個人悲劇。雖然我們可以也應該改善憂鬱症的治療,或許更重要的問題是我們能否學習防止。

有些憂鬱症似乎是來自遺傳,那麼基因療法最終可能提供對策。但是許多精神疾病看起來是環境因素造成的。或許,我們必須專注在對精神疾病有正面效果的生活各層面。最近許多研究顯示,花點時間跟家人朋友一塊放鬆,有助於民眾對生活的滿意度,而長工時,尤其漫長的通勤時間,會助長壓力和不快樂。當然,放鬆與快樂的人還是可能會陷入憂鬱,壓力大、不快樂的人也可能不憂鬱,但是快樂的人比較不會憂鬱是個合理的假設。

總統的癌症委員會主席拉薩爾.勒佛(LaSalle Leffall)在八月寫信給小布希總統,表示:「我們可以也必須透過適當政策與立法,協助個人做出健康的選擇。」如果鼓勵健康飲食與勸阻吸菸是對的,那麼促進精神健康的生活方式選擇也同樣正確。政府無法立法規定人民要快樂或禁止憂鬱症,但是公共政策可以發揮作用,確保民眾有足夠的時間,在令人愉快的場地跟親友一塊放鬆。

摘自「評論彙編」,2007 年 10 月 15 日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真實世界的倫理課》,由 大塊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xhere CC Licensed。)

更多醫療相關消息

人類可以活到 1000 歲嗎?前提:你要付得出錢
美國科學家讓死亡 4 小時的豬腦復活,死亡的定義即將改寫?
IBM Watson 醫療部門大裁 70% 員工,AI 醫療遇上了什麼瓶頸?


摩爾定律會被改寫嗎?

半導體關鍵一戰開打在即,台灣如何佈局國際分工優勢? 馬上報名 12/8《2019 未來科技展 》半導體論壇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