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伯斯為什麼成為傳奇?因為他勇於聘用「敢與老闆爭對錯」的員工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書名命為「徹底坦率」,是希望藉由坦率可以培養與員工的信任,進而良好溝通,會袒露出最真實的想法。另外當領導者對自己坦率,便能聽進員工的建議,把決策導向成功。

徹底坦率:一種有溫度而真誠的領導》的作者 金.史考特坦率顧問(Candor, Inc.)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長期擔任 Dropbox、推特等公司顧問,本書記錄了作者的經驗、觀察力敏銳的智慧與分析,幫助你成為更好的領導者。下文將帶你了解如何打造更高效能的組織。(責任編輯:黃穗懷)

「《科技報橘》徵才中!跟我們一起定位台灣產業創新力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該死的賈伯斯永遠做對。」英特爾的傳奇執行長葛洛夫在舊金山的三一冰淇淋(Baskin-Robbins)一邊咆哮,一邊吃著雅摩卡杏仁奶油糖口味的冰淇淋。當時我正在徵詢他的意見,想知道我該不該進蘋果。

我笑了,我以為他是在講笑話,但葛洛夫對我用力搖搖頭。「不,你沒聽懂我的話。賈伯斯真的永遠做對。我是認真的,就像在當工程師時那麼認真。我不是開玩笑,我也沒有誇大。」

「勇於認錯」是賈伯斯永遠做對的原因

我知道葛洛夫是要告訴我很重要的事,有一部分的我也希望這是真的。經歷了 Google 充滿創意的混亂之後,進蘋果工作的其中一項吸引力,是我任職的新公司會是一家能讓果決式管理發揮功效的公司,就算這代表要告訴員工該做什麼也沒關係。我假設,蘋果的行事作風是由充滿遠見的賈伯斯告訴大家該做什麼。但我還是覺得葛洛夫太誇張了。永遠都對,可能嗎?

「沒有人永遠都是對的。」我說。

「我不是說賈伯斯永遠都是對的,我是說他永遠都做對。他跟大家一樣,有時候也會錯,但他 堅持大家要在他犯錯時告訴他,而且要不客氣,所以到最後他永遠都做對。」

葛洛夫的話,觸動我心中一套複雜又帶點矛盾的信念及理想,那是我對於出色的主管如何讓團隊做對事情的看法。一方面,我鍾愛 Google 的取向,也臣服於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的管理哲學:「如果你要造一艘船,不要叫一群人去採集木材,別分派他們任務與工作,而是讓他們渴望大海的遼闊無垠。」另一方面,就像我一開始的故事中說到我在 AdSense 學到的啟示,我偶爾也會渴望擁有或成為一位無可挑戰的領導者。當我接下蘋果的工作,我發現葛洛夫的說法十分精準。每當有人證明賈伯斯錯了,他通常的反應是他樂於、甚至急於改變心意,但形式極少是「你是對的,我錯了」這般優雅。賈伯斯改變心意的態度,常常會讓人大怒。

賈伯斯聘用「挑戰」上司的員工,幫助決策

一位同事告訴我,他有一次和賈伯斯爭論,但最後退縮了,可是賈伯斯的理由也說服不了他。最後情勢證明我的同事是對的,賈伯斯衝進他的辦公室大吼。「但這是你的想法,」我的同事說。「沒錯,但你的工作是要說服我說我錯了,」賈伯斯說,「你沒做到!」從那時起,我這位同事和他爭論的時間就更長,聲音也更大,他會不斷爭論,一直到他說服賈伯斯、或是賈伯斯反過來說服他為止。因此, 賈伯斯之所以能做對,是因為他願意錯,而且他堅持身邊的人要挑戰他。 無疑的,他這種風格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他聘用不畏懼和他爭論的人,之後,他又鼓勵員工更加無所畏懼。

要求讓他「做對」的原則,帶動公司卓越

另一位同事告訴我,某次她和賈伯斯的爭論,最後說服賈伯斯他錯了,之後他完全接受她的立場,彷彿他一直和她同一看法。她猜測,賈伯斯一心一意要得到正確的答案,所以完全不在乎誰說了什麼。顯然,這種作法會讓人喪氣;人都希望因為提出好意見而被記一功。但 他不斷挑戰自我、要求身邊的人讓他「做對」而非讓他「是」對的,這種堅毅的聚焦,是帶動蘋果公司具備讓人瞠目結舌的能力、能高效運作的部分原因。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徹底坦率:一種有溫度而真誠的領導》,由 天下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YouTube。)

更多實用的職場學

建立職場友誼的暗黑密技:向「討厭你」的人請求幫助
商政界最強說服手段:拜託別人幫忙時,少說「不好意思麻煩了」
人際關係的藝術祕技:如何讓對方在短時間內對你有好感?

 


量子運算的出現,是現行安全機制的「轉機」還是「末日」?

搶先報名《2019 未來科技展》量子加密場次 2019 年正式進入量子運算應用元年,技術成熟後就能破解現有密碼系統,入侵企業電腦,干擾工廠運作與竊取商業機密! 找到可以抵禦量子運算的加密技術,是強化企業、國家資安的必修主題。 《即刻點我報名》,掌握量子加密趨勢!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