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只能 996 嗎?三個老工程師教你如何在程式界開心存活 20 年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996 是最近中國很熱門的用語,意指從早上九點上班到晚上九點,每週六天的爆肝生活,而工程師更是 996 職業的代表。因為軟體業步調快速,加上工作壓力大,所以工程師大多做不久,但還是有些工程師可以做超過 20 年,並在工作與生活間取得平衡。他們是怎麼做的?(責任編輯:郭家宏)

「《科技報橘》徵才中!跟我們一起定位台灣產業創新力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加班 996,生病 ICU(加護病房)。」

這是一句最近攪亂了很多工程師平靜生活,也讓所有的「社畜」認真反思人生的話題。但是,讓工程師們真正感到焦慮的其實並不只是工作的壓力,更多的是對未來的迷茫:超負荷工作必然導致學習和自我提升時間的縮短,那麼熬過 30 歲,一旦拚命的資本不再,他們又能何去何從。

40% 以上的工程師資歷不到 5 年

Stack Overflow 近期剛剛發佈了 19 年的工程師普查報告,在這份近萬人參與的調查中,40% 以上的工程師碼齡不到 5 年。

報告 傳送門

圖片來源:Developer Survey Results 2019

是的,軟體行業非常年輕,因為工作強度大和收入比,很多公司都傾向於雇用「廉價的年輕人」。這就讓工程師們的工作壓力普遍很大。

上個月文摘菌(本文作者)也發了一篇「老程序員都去哪了?」的文章(繁體中文版可參考: 給工程師的職涯警惕),評論中能看到很多工程師的焦慮:

「工程師真的都應該 996 嗎?」
「工程師和空姐一樣,吃的都是青春飯。」
「一直寫代碼,沒有時間學習提升,難道要寫到 40 歲嗎?」

的確如此嗎?老工程師到底都去了哪裡呢?

於是,我們決定去採訪幾位「對自己目前的工作生活還算滿意」的老工程師,看看他們的職業生涯中都經歷了什麼,以及現在的生活狀態是什麼樣的。希望他們的故事,可以給年輕的工程師們一些建議和啟發。

趙先生、黃大叔和 Bryan 是最讓文摘菌印象深刻的,他們都是碼齡超過 20 年的「老」工程師。雖然學歷背景、工作地點和職業狀態千差萬別,但是他們又有一些共同點:都是因為興趣選擇了這份職業,也因為喜歡, 一直堅持!

趙先生從 16 歲開始寫下了第一行程式碼,一直堅持到現在;Bryan 雖然已轉型公司高管,但提起寫程式還是非常有熱情;從業 20 年的黃大叔已經開始了他的創業之旅。對於工作、加班、生活他們有著自己的看法。

我們一起來聽一聽。

興趣是最大的動力,最佛系的「天才」工程師

趙先生
年齡:43 歲
碼齡:25 年以上
目前職位:新創公司技術總監

作為一名 70 後,趙先生給文摘菌最深刻的印象是「天才少年」啊!

趙先生回憶,他第一次接觸到程式碼是在初中(相當於台灣的國中)的時候。當時,剛剛十多歲的他在同學家看到一個工程用的印表機,可以寫一兩行程式碼。因為特別感興趣就模仿著說明書寫了幾行程式碼,那時候用的還是 Beta 語言。

高中之後,趙先生就開始利用學校的電腦自學程式,還曾因老師阻撓低年級的自己學程式,一氣之下直接拿了自己所在城市高中電腦大賽第二名。接下來還代表學校參加省級比賽,拿了兩次省一等獎。

後來,「不務正業」的趙先生還輕鬆考上北京郵電大學,但是轉學了通信工程專業。他表示之所以沒學電腦, 是因為「寫程式太簡單了,就不需要專門去學了吧」!

之後,趙先生也就成為了當時北郵通信工程專業裡大名鼎鼎的「最會寫程式的」工程師。

職業生涯:

畢業後,趙先生去了一家國務院國資委直屬的大型高科技央企(中國國有企業的一種),主要做硬體相關的工作。

後來因為有同學創業,便辭職去開發手機遊戲。趙先生職業生涯中主要使用 Java 作為程式語言,至今還是使用 Java。不像現在的年輕人每天焦慮地思考學 GO 語言還是學 julia,趙先生很佛系的表示,也沒有想過學其他新的語言,夠用就行了!

當然,趙先生的身上也有著 70 後特有的對自己「往日時光」的懷念。整個佛系平靜的採訪過程中,趙先生的聲音也只在這個時候透露出了一點「激情澎湃」的味道。他回憶道,比較難忘的還是在那個手機硬體性能比較差勁的年代,寫一個遊戲,程式、圖片和文字加一起也不能超過 64K, 對工程師的考驗還是很大的。

目前的趙先生在一家新創公司當技術總監,管理著一支小的技術團隊,但是自己仍然會親自寫程式。最近工作比較忙, 雖然過著 955 的生活(每天從早上九點上班到下午五點,每週五天),但回家後還是會繼續工作,時間比較有彈性。趙先生也表示,自己其實也挺喜歡在家工作,還曾經專門辭職兩年在家照顧孩子和家人。

對於是否考慮轉行,他表示目前的生活狀態很好, 並不是很想轉行甚至都不想換工作,也沒有想過自己創業, 不想去管理程式以外的事情。

他說:工作嘛,都是為了生存和賺錢,任何工作做久了也都會無聊。因為自己對寫程式比較感興趣, 就這麼堅持下來了!我不喜歡規劃自己的生活,對自己要求也不高。有自己的時間做自己喜歡的項目就好了!

給年輕工程師的建議:

工程師就是一份收入稍高點的工作,如果是喜歡就一直做,如果不喜歡, 過幾年轉行做管理或者自己創業都可以。分清楚工作與私事,賣命要賣的有意義!

從沉迷遊戲的「網癮少年」到管顧公司 CEO

Bryan
年齡:43 歲
碼齡:20 年
目前職位:Technology Consulting – Managing Director

Bryan 的下屬們可能都想不到,高冷的「霸道總裁」小時候也是個「網癮少年」。

Bryan 走上程式之路和很多少年一樣,小時候和高中同學一起沉迷遊戲,家裡親戚送了一台電腦。可是電腦總是出問題,所以就開始學習如何自己修電腦。

後來高中畢業報考大學時就自然而然地報了電腦科學。就喜歡拿不同語言輪流搭建遊戲什麼的。作為週末 java 愛好者,下班後邊看電視邊寫程式就當放鬆了。

「一路走過來都是因為愛好」Bryan 說。

職業生涯:從工程師到管理高層

目前 Bryan 在倫敦一家管顧公司做技術諮詢,擔任高管。他認為做技術管理者比做純技術菁英要有趣。當工程師的時候也不覺的有很大壓力,純屬個人愛好, 每天都很有動力。

「其實我一開始也沒想過要轉管理層,但是隨著每一次的升職考核,你會發現一些技術以外的能力變得更加重要。比如是否有能力帶新人,帶領團隊,對於專案的資金與營運的理解有多深等等。」

Bryan 稱,當年也可以選擇走純技術路線, 但我不認為純做技術可以做到首席執行長。我認識一些真正聰明又勤奮的技術神人,他們在一些細項領域非常的專業。這些人無論年齡多大,都會是公司寶貴的資產。

做管理並不代表完全不做技術,平時 Bryan 也很喜歡和公司的年輕同事們一起寫程式、debug。Bryan 稱,自己還是會不斷學習、隨時擴充自己的知識庫。不然就會被年輕人電,他們工作偷起懶來也會更容易吧!偶爾他們搞不定的地方還是需要自己上手。

Bryan 表示,身為一個管理者,你需要知道如何給團隊劃分任務,如何評估成員的技術水平,出了什麼方面的問題找誰解決最有效等等。相比於純技術, 現在的職位更看重團隊領導力, 客戶關係管理和商業洞察力等等。做管理讓自己能夠對業務有更全面的瞭解、認識更多有趣的人,學到更廣泛的知識。

Bryan 也感嘆現如今女工程師越來越少,二十年前剛入行那時,很多女工程師都很厲害。雖然都是好朋友,但競爭還是很激烈,每天都想把對方比下去。但現在他們大多都去做管理或者去了學校,做到中層的女工程師幾乎沒有, 這也是值得我們思考的。

775 的工作制

雖然現在大家都在抱怨 996,但 Bryan 一直堅持 775(從早上七點上班到晚上七點,每週五天)。之所以不從 9 點開始,也是覺得那兩個小時不是打瞌睡就是在看報紙玩手機中度過,還不如早點開始抓緊把活幹完。

或者也有可能是家離公司近吧。

Bryan 說:我的週末從來都是完完全全屬於我自己的,你需要給自己劃定一個結束工作的時間點,在截止時間點前認真工作,所以我的工作效率很高。把自己份內的事情全力以赴的做好,對於別人麻煩你的事情也要懂得有底線的拒絶。

專案不忙的時候都會接送孩子們上下學,工作和生活的平衡還是自己的選擇。

給年輕工程師的建議:

雖然現在科技行業非常火熱,但我還是建議大家不要盲目擇業,要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來選擇。

也不要指望工作會幫助你快速成長,絶大多數工作都不會,很多知識技能都是工作之餘學習的。

跟一個好團隊,然後到成為一個好老闆

黃大叔
年齡:40 以上
碼齡:20 年
目前職位:新創公司技術顧問

文摘菌當然也認識很多年輕的工程師朋友,採訪黃大叔是因為其中一位年輕有為的工程師朋友的推薦,「他是我遇到過最棒的工程師上司了」。

能讓一位優秀的工程師心服口服,那這位黃先生一定還是很有兩把刷子。

初遇黃先生,他就很親切的跟文摘菌說,叫他「大叔」就行,而相比很多剛剛入行的小鮮肉碼農,黃大叔身上也多了一分沉澱後的從容溫和。

當然,每一個大叔身上也都有屬於自己的入行時刻。2000 年畢業時, 一次機緣巧合, 學機械專業的黃同學寫了一道 C 語言面試題, 就這麼被錄用了。他清楚的記得,他是當天最後一個面試者。

黃先生回憶說因為上大學時期對程式感興趣,雖然系上沒有相關課程,但自己一直很努力地自學,沒想到就這麼入行了!

職業生涯:從工程師轉型管理者,一步步走上創業之路

很多人都說,第一份工作很重要,跟對一個好團隊更重要。這句話作為黃先生職業生涯的開端在確切不過了。

他說:我很幸運的加入了一家還不錯的公司,跟了一個在美國工作十幾年的老闆。在 20 年前,公司購買正版的 windows 系統還是很罕見的,並且有完整的研發理念和管理系統,專業的測試員等等。自己在公司一般是獨立完成專案。第一個專案,老闆丟下「有什麼地方調不通就用 printf」,就跑去美國。自己摸索著調試所有的 BUG,重新梳理結構化程式碼,用兩個月把這個枯燥的印表機驅動程式成功交付給客戶。作為非專業的碼農,這背後的艱辛讓自己快速成長。

兩年後, 他成為這家公司最後一個離開的工程師。

在 2006、2007 年的時候因為工作去了美國。在那裡,他遇到了很多有經驗的老工程師, 不少有經驗的工程師都超過 40 歲,還能輕鬆搞定核心程式碼。

而現在國內公司不考察人,只是簡單「消滅」35 歲工程師的做法有點不可思議。大叔最近在招募時發現,6 到 7 年碼農的薪酬期望最高,也最搶手。但面試中,不一定比工作 10 到 12 年的碼農溝通好和技術紮實。

從美國回來後,逐步轉型技術和管理,團隊人數超過百人。談及最近很夯的 996 事件,大叔很不以為然。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工作,這和打遊戲沒區別,從來沒在意過是否 996。加班更多的是個人選擇。人類歷史上有比 IT 發展更迅猛,變化更快的行業?

關於加班,大叔還有了一個有趣的觀察。

他說:當年很流行一句話:「我很討厭我的老闆在 6 點的時候來找我安排事情,這不是明擺著暗示我要加班?」大叔作為管理者後發現,經常會有人在 5 點到 6 點的時候,著急地找大叔解決各類棘手問題。如果這時候立即安排其他人手,這些人「勢必」加班。

黃先生給出了自己的兩種解決方案供管理者參考:
1. 搞清楚原因,如果不是非常緊急,安排第二天解決。
2. 瞭解專案人員特點和專案變化情況,做好風險評估,提前做好應對措施。讓問題無形中化解。這樣也減少低效的加班。

2010 年經朋友介紹,在第一波互聯網熱潮中,去了某知名互聯網企業做產品經理,算是一次轉行了!

從大公司出來後, 自己開始跨界創業,已經有 5 年了。

給年輕工程師的建議:

作為一個工程師, 語言不應該是問題,包括程式語言和英語。程式和英語背後隱含著西方解決問題的哲學、方法論和技巧,深刻理解掌握這些將讓自己受益終生。

例如,對於使用搜尋引擎找尋答案,只要問對問題,就一定能找到答案。當不知道確切問題關鍵字時,如何透過類似知識圖譜的系統化思路,在幾次與搜尋引擎進行交互,找到與答案匹配度最高的詞,並最終找到答案。這有賴於對程式思想、問題領域的理解程度。

他想對於想要轉型創業的工程師說,一般創業容易成功的,都是雇用(剝削)自己長期鑽研領域的獨到見解。沿著這個思路,工程師要麼就是在自己的技術專業領域有獨到之處(也許是作為類似科學家/CTO 類);要麼就是在長期工作中,發現涉及的領域有什麼機會,與信得過的夥伴一起行動。創業要慎重,風險還是很高的。

只要過得滿意,就是最好的職業選擇

趙先生、Bryan 和黃先生是屬於比較幸運的老工程師了!無論工作如何,加班升職與否, 他們還在從事自己感興趣的工作。有的可以將工作很好的融入生活, 有的將兩者界限劃分的很清楚。

堅持研發、轉型高管還是自主創業,不管是 996 還是 775,無論哪種選擇,其實,只要自己過得滿意充實,就都是好的職業選擇。

(本文經 大數據文摘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码龄超过 20 年,依然对生活和编程充满激情,这是三位 70 后“老”程序员的故事 〉 。首圖來源:Pixabay CC Licensed)

給工程師的職涯參考

軟體工程師的職涯該如何發展?AppWorks School 校友要跟你講 3 個熱血故事
台灣正缺軟體工程師!新鮮人年薪中位數破 70 萬台幣,但他不能只會「寫程式」
給工程師的職涯警惕:矽谷工程師平均年齡只有 30 歲,老工程師去哪了?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