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演上帝的恐怖生意】只要付 175 萬元,中國這家公司就讓你「複製」死去的寵物!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現代人已將寵物當作家人看待,面對寵物的生離死別,有一群人正想辦法「複製」寵物,讓牠可以在死去後不斷重生,永遠不分離。這不是科幻小說,而是正在中國發生的事。

在中國,這種「人類扮演上帝」的生意正在上演,讓人不免想到,我們應該要怎麼正確地對待生離死別?複製寵物是否有道德上的瑕疵?這個世界上,是否又有「複製人」正在沉睡,等待甦醒的那一刻……?(責任編輯:藍立晴)

「《科技報橘》徵才中!跟我們一起定位台灣產業創新力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從母體取下的細胞停止衰老;狗的某個基因可以被人為編輯或去除;死去的寵物可以重生;兩條外表和遺傳基因完全一致的狗在一起嬉鬧……

這並不是某部反烏托邦小說裡的情節,它們真實發生在北京昌平科技園區希諾谷科技有限公司的實驗室。

花錢,就能 「複製」出你原有的那隻寵物

和大多數在寵物即將離世之際複製的寵物主不同,王亦清在愛犬「兜兜」還活著的時候複製了它。兜兜並非名貴犬種,是隻毛色灰褐色的雪納瑞。從兜兜一歲開始,王亦清像家人一樣陪伴了 14 年。

他很早就對韓國秀岩(Sooam)公司複製犬有所耳聞,但顧及費用和繁瑣的出國流程,一直沒有下定決心。當十歲的兜兜牙齒開始脫落第一顆牙齒,王亦清變得焦慮起來。希諾谷開出的價格是 38 萬元(約新台幣 175 萬元)一隻。

要怎麼複製出一條一模一樣的狗?

正如我們曾在生物書學到的一樣,要複製就需要從兜兜身上取樣並建立細胞系。希諾谷從兜兜的肚皮上取下一塊皮膚組織,這個過程 「像人劃破手指一樣」,微小到不需要任何包紮或處理。

如果取樣前待複製犬已經去世,它的身體需要用濕毛巾包裹並冷藏(2~8℃),如果沒有條件保存整個身體,只摘取一隻耳朵也可以——但記住,千萬不能冷凍,水結冰的冰晶會刺破細胞。

代孕犬懷孕超音波影像。

接下來的工作交給希諾谷的實驗室。這家公司創立於 2012 年,除了在昌平科技園的實驗室,還在北京平谷、十三陵建有三個基地,養殖著超過一千隻提供卵子的實驗比格犬。

做一隻複製犬需要 10~30 只供給犬提供卵子。從母狗身上抽取未受精的卵子,抽走其細胞核;然後將兜兜的體細胞移植入卵母細胞中,培育到一定程度再把胚胎植入代孕狗的子宮孕育,直至生產。複製出來的動物具有與體細胞來源個體相同的基因組序列信息。這個過程需要 6~10 個月。

複製的步驟看起來簡潔明了,但比起其他哺乳動物,複製狗的技術更加複雜。希諾谷董事長米繼東告訴 pingwest 品玩記者,狗的生理特構造特殊,排出的卵會在輸卵管裡成熟,從成熟到卵化只有幾個小時的窗口期,因此需要精準把握卵細胞成熟時間。

另外,做新的複製胚胎需要電化學啟用,這需要不斷摸索,找到最高的融合效率;此外,卵細胞在體外非常敏感,對溫度適應能力很差, 在體外進行去核操作時非常容易死亡,越快操作越好。

經歷 200 多次實驗才成功複製一隻狗

米繼東稱,僅在充卵環節,希諾谷的試驗就超過了一千多次。「我們給每一隻實驗犬都做了編號,第一隻成功的複製犬編號是 217 號, 前面的 200 多次實驗都是摸索的過程 。」

小兜兜出生前,王亦清被告知小兜兜的毛色可能和兜兜並不完全相同。「毛色並不完全受細胞核的遺傳基因控制,而是受線粒體影響。希諾谷可以精準複製 DNA,但 DNA 並不 100% 的影響毛色。」龍龍和蘋果身上的黑斑、褐色斑大小和分佈都不完全相同。

希諾谷將融合了兜兜體細胞的卵母細胞放進 5~10 個母體裡,因此王亦清被告知可能會有 4 個小兜兜降生,但最後他只接到了一隻。他猜測可能是發育過程中人為揀選,使得自然胚胎停止發育。

「牠」是誰?

在被告知「兜兜的胚胎已經形成」的時候,王亦清還覺得複製跟自己沒任何關係。直到看到小兜兜出生的照片,他才開始想如何去界定小兜兜的身份——那是一個「棕色的毛茸茸的一個小動物」,看起來和兜兜並不相像。它是另一個兜兜?兜兜不同時間出生的?還是兜兜的幼崽?

王亦清帶著兜兜和轉轉去 798 藝術區拍照

在小兜兜三個月的時候,他帶著兜兜接回了它。為了迎接那個具有儀式感的時刻,他特意帶了兩件同款小衣服。正如他所說,從生物技術上來說,交接儀式已經完成;但從生活上,複製狗才剛剛開始影響他的生活。

帶小兜兜去修剪了毛髮之後,兩隻狗看起來終於一模一樣——毛色極其相似,小兜兜保留兜兜小時候的印記,比如長睫毛;兜兜歪嘴的習慣,轉轉也有。「不過我有時判斷不清是我主觀混淆了,還是真的一樣。」

怎麼稱呼小兜兜成了新問題。大多數複製狗都會沿用被複製狗的名字,但兜兜並未離世。王亦清一開始希望小兜兜記住兜兜這個名字,但兩隻狗一起養,想到「輪迴兜兜轉轉」,便給小兜兜取名「轉轉」。

最初的幾天,王亦清一直把轉轉當成「一個副本,一個複製品」。但到家第三天發生了一件改變了他的想法的事——轉轉丟了。

那天他和往常一樣邊遛狗邊打電話,等回過頭來,身後只剩兜兜。那時還是冬天,他找到夜裡兩三點也沒找到。

一年內走失、死亡,可再「免費複製」一隻

朋友們勸他「就當是丟了一大筆錢」,或者按照希諾谷的服務期條款,「一年內複製犬丟失或死亡,可免費再複製一隻」。

就像老套的言情小說一樣,那一刻王亦清突然意識到轉轉不是兜兜的複製品,而是「一個獨立的一個生命體,一個全新的家庭成員」。

「發廣告也好,一定要找回來。只要它活著,可以找十七、八年。我儲存了它的 DNA  樣本,只要找到疑似的,馬上就可以對比出來是不是它。」

幸運的是,第二天轉轉就被鄰居送了回來。

人們不免好奇兜兜如何對待轉轉。剛把轉轉接回家時,因為主人對轉轉的關注更多,兜兜一度敵視。兜兜不會像母狗帶小崽一樣帶轉轉,也不像對別的狗那樣排斥。先是兜兜欺負轉轉,後來兜兜,肌肉萎縮,變成了轉轉欺負兜兜。

最近兜兜患上了腦脊髓炎。複製後基因被完整復制下來,——就像複印件裡的錯別字和原件一模一樣。也就是說, 如果兜兜的病是先天原因,轉轉也會生相同的病。

「扮演上帝」的生意人們搶著做

目前,已經有 20 多隻像「轉轉」這樣的複製犬誕生在北京希諾谷科技有限公司。希諾谷宣稱,這些案例 已經證明複製動物與自然繁殖的動物享有相同生命力與繁殖能力

除了寵物複製服務,希諾谷的業務還包括了基因編輯、基因檢測和基因保存,並真真切切從這些項目上賺到了錢。

2016 年 12 月,希諾谷培育了世界首例基因編輯疾病模型比格犬「蘋果」;次年 1 月第二隻疾病模型犬「葫蘆」出生。可以通俗理解為人為製造疾病。

在眾多的發病因素中,關鍵基因 APOE 對脂質的運輸和代謝發揮主要作用。敲除犬的 APOE 基因,可使其血漿膽固醇升高,血脂、血糖比正常高出 3 倍後,誘發粥樣硬化病變。試驗人類用藥。

首例基因編輯疾病模型比格犬「蘋果」

2018 年 3 月,希諾谷還研發了世界首例基因編輯自閉症模型犬。

希諾谷和六七百家寵物醫療機構合作,推廣基因檢測、細胞保存。基因檢測主要檢測寵物遺傳病、血統分析、性狀檢測等,根據檢測項目,價格從幾百到兩千不等。半年時間,希諾谷稱檢測量從一開始的個位數,增加到每個月有幾百例。

細胞保存成「後悔藥」,寵物死後用來複製

細胞保存則被賦予「嬰兒臍帶血的保存」一樣的重要性,或者說,一顆「後悔藥」。支付幾千塊錢,希諾谷就會將寵物的細胞分離、培養,再被放進零下的液氮罐凍存。細胞建系成功後,希諾谷會頒發給寵主一份《基因保存證書》。

當然,每年還需要付出 3000 元(約新台幣 13800 元)左右的保存費用。「最明顯的用途是未來用於複製;就像幹細胞的研究意義,保存可能會對未來治療有幫助。」

米繼東也遇到過寵物主諸如「性格更好」、「不掉毛的金毛」等編輯基因再做複製的情況,但他認為關於基因編輯,目前未知是太多了, 未來會嘗試編輯基因以改變寵物的性狀。

複製犬「希希」和「諾諾」。

狗為何成為理想試驗目標?

實驗室裡的比格犬被關在籠子裡,大多神情倦怠。犬每年發情一到兩次,做完代孕手術四五個月後,它們需要再做下一次代孕。如果代孕藏獒、黑背等大型犬,胚胎在小型比格犬體內發育不夠成熟,還需要剖腹產。全國首隻複製警犬「昆勳」即為剖腹生產。

還有一部分比格犬被試驗敲除基因、動脈粥樣硬化等疾病。

希諾谷員工王澤承告訴記者,目前人用藥物的試驗先用小鼠,再用猴子等大動物。但猴子的飼養成本約為 10 萬元(約新台幣 46 萬元),6 歲才能性成熟。

做一個新藥的試驗需要一百隻猴子,時間和金錢成本都不低, 但犬 1 歲後就可以發情,一年發情 2 次,因而成為相對理想的試驗動物 。為了減輕輿論壓力,希諾谷和農大合作,將試驗後的比格犬開放領養。

試驗用的比格犬。

寵物經濟正夯,複製貓已在試驗中

這些生意背後是寵物經濟的飛速發展。佩蒂這樣做寵物生意的公司,往往會在營銷文案中把寵物提到和家人一樣重要的程度,再加上一句「你忍心給家人吃注水肉嗎?」接下來販賣用鴕鳥、鱷魚等昂貴食材做成的寵物口糧。

《2018 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2018 年中國寵物消費市場規模達到 1708 億元(約新台幣 7856 億元),同比 2017 年增長了 20.5%,其中寵物狗市場規模 1056 億元(約新台幣 4857 億元),寵物貓市場規模 652 億元(約新台幣 3000 億元),中國城鎮養狗、養貓人群達 5648 萬人。隨著城鎮中養狗、養貓人群的增長,中國寵物消費市場的規模還將繼續擴大。

米繼東透露,希諾谷正在探索複製馬。這一方面是出於技術延伸,另一方面是出於科研人員的技術野心。「此前並沒有成功的複製馬案例,大家願意做別人沒做過的事。」這家公司從 2016 年 3 月的 5 人技術團隊擴張到 60 人左右,目前還在持續招聘。

隨著中國寵物經濟裡貓佔據上風,希諾谷也在試驗複製貓,首隻複製貓將在幾個月內出生。

人造生命很難不讓人恐懼:複製人正沉睡著嗎?

人胚胎複製只能在體外培養,嚴禁植入子宮,人的複製在全世界被嚴令禁止。但各國對動物複製的限制大多在轉基因動物上餐桌,以及試驗動物需要實驗動物許可證。 出於科研目的的複製目前並無相關法律。

每一次複製技術有重大發展時,人們心中對人造生命的恐懼都會被喚起、放大。王亦清也一樣。第一次親眼見到複製出來的轉轉後,王亦清邊在回家的車裡迫不及待告訴朋友:「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肯定有人在試驗複製人。」

自從 1996 年世界上第一隻複製動物多利羊誕生後,複製動物的技術障礙不斷被突破。《科學美國人》雜誌披露,已被複製出的高級哺乳動物有 20 餘種。2018 年,基因和人類相似的體細胞複製猴誕生。

歷史經驗說明,任何有使用前景的技術都不會因為行政命令或者道德而停止進化。複製技術擴散帶來的「倫理危機」很難不讓人擔憂。「拋開倫理這些大道理不講,我覺得個體去複製一個人的用途,不會是太美好的。」

「如果未來人類社會發展有什麼擔憂和顧慮。我認為一個是核武器,一個是複製生物或者編輯生物。一個是毀滅世界,一個是創造物種,這是上帝的工作,人如果搶了上帝的活,會不會被懲罰?」

人世間有多少無法復刻的遺憾,有多少扮演上帝的野心,就會有多少人把目光投向這裡,把自己代入這個複製故事。 他相信,人類對複製寵物做的事情,終有一天會反射回人類自己身上。

(應受訪者要求,王亦清為化名)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38 万,克隆一只宠物 〉。)

更多人類扮演上帝的文章

把人類基因放入猴腦,中國科學家想創造出什麼?
【人能當上帝嗎?】試管嬰兒、器官移植從撻伐到被接受,基因編輯為何被科學家聯名反對?
最醜陋的同意書!一張 126 萬合約,促成全球爭議的中國基因編輯寶寶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