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工程師掀起「冥想」潮流,這項運動怎麼在科技公司火了?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聽說冥想比嗎啡還有效舒緩疼痛,以及改變大腦結構、減少壓力改善憂鬱等等,或許因為這樣的魅力,矽谷悄悄席捲一場「冥想」熱潮,就來看看冥想到底是如何趕超瑜珈,在科技公司火了吧?(責任編輯:黃穗懷)

「《科技報橘》徵才中!跟我們一起定位台灣產業創新力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即便你是死忠谷粉,用過 Google 所有(包括已經被砍掉)的產品 —— 如果你不是這家公司員工的話,可能也從來沒見過上面這個 logo 。

這個 logo 的背後,其實是矽谷巨頭 Google 內部一個小社團,名字叫做 gPause 。 命名方式和 Google 其他產品類似,但 pause 的意思是「暫停 」 。

gPause 旨在幫助員工獲得 「 正念」,達到情緒放鬆、工作減壓等目的。 Google 員工通過這個社團分享他們的正念經驗,推薦相關方面的叢書和幫助冥想或放鬆身心的 app,以及解答其他同事的關於正念的問題。

正念又是個什麼東西? 它最初來自於佛教的禪修,後來逐漸演化成一種不限宗教信仰,更為廣泛的心理健康療法。 正念的英文名叫做 mindfulness,直觀地講就是通過冥想(meditation)等方式清楚、 有意識地觀察自己的心理狀態,但不陷入到這種心理狀態中。

每天或每隔幾天,當會議不斷、電子郵件爆炸的時候,停下來,呼吸,直面並審視自己的狀態,卻又不被其所擺佈。 通過這種方式,許多 Google 員工獲得了他們的正念,排解了壓力,能夠以更高的客觀效率和主觀積極性重新投入到工作當中—— 這不但是為了員工自己好,對於維持公司的正常高效運轉也頗有幫助。

(據說長期堅持冥想還能提高流感抵抗力,矽星人在此不建議作為 flu shot 替代品。 )

其實也挺搞笑的:都說矽谷的高端人士喜歡叫自己 hacker ,沒想到當它們工作壓力大了,連自己的神經都敢 hack……

Google 曾經有個職位 「 員工心理健康官 」(superintendent of well-being) ,專門負責管理公司內部 gPause 這樣的正念項目。 這個職位的第一任比爾· 杜恩 (Bill Duane) 在 Google 開了一門課,名字就叫 Neural Self-Hack……

早在 Bill Duane 加入 Google 之前,公司裡就有過一位冥想大師了。 2007 年,新加坡裔員工陳一鳴(Chade-Meng Tan)在 Google 內部創辦了 Search Inside Yourself(探尋你的內心),一套糅合了正念理念的情緒管理免費課程。

前幾年,陳一鳴從 Google 離職,出了一本和課程同名的書。 現在的他,已經成了一名職業禪師,靠賣書、冥想課、付費演講,以及 2000 年加入 Google 獲得的巨額股權回報維生。 他的座右銘:Joy is when you are in deep sit.

在矽谷,員工熱衷於正念、冥想的科技公司不止 Google 一家。

位於倫敦市主教街的「蒼鷺塔」是英國首都最高的建築物之一。 而在這座高樓景色卓越的三十層上,坐落著 Salesforce 為員工設立的冥想間。 員工可以在這間房間裡進行冥想,或者只是為了逃避辦公室裡的壓力,來這裡靜修一小會也可以。 因此,任何人在房間裡都不得使用手機和筆記本電腦。

圖:Sam Shead / Business Insider UK

遵照公司的創始人兼 CEO 馬克 · 貝尼奧夫(Marc Benioff)的意願, Salesforce 在舊金山總部等全球較大的辦公室裡都設有冥想室。

貝尼奧夫本身就是一位佛教徒和禪修愛好者, 1999 年從甲骨文離職後,先是去了夏威夷進行正念訓練,發現不夠過癮,於是跟一位朋友直接飛去了印度,拜訪了許多的印度教靜修處,接受大師的教誨。 這一趟大師之旅過後,他「帶著對自己,對網絡行業,特別是對『軟件即服務 (SaaS)』更清晰的認識 」 回到了舊金山。

(不但成就了蘋果創始人喬布斯,居然還能在 SaaS 這麼具體的領域給貝尼奧夫提供指導 …… 印度可真是個神奇的地方。 )

因為禪修的時候不讓用手機,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了這樣一張貝尼奧夫參禪的照片:

圖:Marc Benioff

他說,禪修讓他獲得了一種初學者的心態,讓他可以改進管理風格,加強傾聽。 這種心態告訴他我退後一步,這樣我才能創造出我想要的,而非過去已有的東西。 我知道未來不等於過去。 我知道我必須處在當下。

雖然有點聽不大懂,但是創辦了千億美元市值公司,自己淨值高達 67 億美元(約  2010 億台幣)的人,說話總不會錯的。

如果說貝尼奧夫是矽谷處在冥想的最高段位,那麼 「PayPal 黑幫 」 成員之一,傑克 · 多西(Jack Dorsey)可能不同意。 畢竟,他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就是去緬甸久負盛名的苦修所進行了為期十天的內觀久坐苦修(Vipassana)。

和內觀久坐相比,科技公司的 「 每天冥想五分鐘 」 簡直是請客吃飯。 多西採取的這種苦修方式,要求他「消除對於快感的渴望,直接面對痛苦」。

他去的是緬甸的 Dhamma Mahimã ,這是一座免費的苦修所,位於曼德勒省的山城彬烏倫。 多西分得一間只有床和廁所的小屋,苦修期間的大部分時間他都必須呆在裡面,不能讀書、寫字、與他人說話,即便打飯時也不能發生眼神交流。

他必須在早上四點起床,然後進行長達 17 個小時的內觀久坐訓練,長時間雙腿盤坐,每天只有 45 分鐘休息的時間——以走路的方式。晚上九點,他就要躺在床上直到明天四點,循環往復。他還去到了洞穴裡打坐,出來後數了全身有 117 個蚊子包。

他的手機只在拍照時打開, 用來檢測心率的 Apple Watch 也必須保持飛行模式。就在這間小屋裡,這位 Twitter 的創始人兼 CEO 從 2017 年聖誕節一直苦修到 2018 新年之後。現在,他晚上睡覺的心率可以保持在 40BPM 以下。

他說,這次 苦修是他長達 20 年來堅持冥想的巔峰,是一次「對心靈最深層次的破解和重新編程。」(hack the deepest layer of the mind and reprogram it.)

工程師就是工程師,再怎麼苦修,說話方式還是工程師……

有了貝尼奧夫、多西這樣的大佬,矽谷科技行業刮起一股冥想的熱潮就很容易理解了。

曾幾何時,中國的科技人士去加州拜訪,在矽谷公司裡看到沐浴間、午休房和母嬰室感到很神奇,把這種公司文化帶回了自己的公司; 而現在,蘋果、微軟 Twitter 、 Salesforce 、 Google 、LinkedIn 、雅虎、思科等矽谷和美國知名科技公司,都在貫徹冥想的潮流。

那麼,中國科技公司要不要在樓層裡多開一個冥想室?

圖:HBO《矽谷》

面臨著工作壓力的不僅網路科技從業者。

現在,整個美國都掀起了一場冥想運動,流行程度已經直追瑜伽,甚至有趕超的態勢。

上面這段不是我在冥想時候想到的,而是事實。  來自於美國衛生部的數據 顯示:2012 年全美成年(下同)冥想者總量大約 1300 萬人,佔成年總人口的 4.1%(同年瑜伽修道者的比例是 9.5% );而截止至 2017 年,冥想者的比例翻了兩倍還多,達到了 14.2%,只比瑜伽修道者低  0.1 個百分點。

這份報告將瑜伽、冥想和按摩這種定義為 「 補充醫療方法 」(complimentary health approach)。 報告指出,「在 2012 年,瑜伽和按摩受歡迎程度相仿,之後才是冥想,排在第三; 然而到了 2017 年,冥想的普及程度已經超過按摩,第二大補充醫療方法 」 

圖:美國衛生部國家衛生研究院

權威市調機構益普索的調研顯示,美國瑜伽產業每年的產值高達 168 億美元(約 5179 億台幣)…… 冥想是否也有如此大的市場機遇? 還是說,這種修行更像是多西那樣,應該從簡,而非入奢?

顯然,在如雨後春筍般誕生的冥想創業公司看來,任何東西都有可能變成生意。

數據可視化服務 Quid 統計 ,從 2012 到 2016 年之間,僅僅在冥想 / 正念領域就有  142 家新公司成立 ,子領域包括冥想輔助 app 、實體店和社交網絡等,總融資規模超過了 2.6 億美元(約 80 億台幣)!

這份報告顯示, Y Combinator 、 HealthX Ventures 、 500 Startups 等創投機構是這股冥想潮流的主要推手。

圖:Quid

就以創業學校 + 投資機構 Y Combinator 為例,從這裡畢業的冥想 / 正念類公司,有 2015 年的 Spire (智慧硬體)、 2017 年的 Simple Habit (課程 app )、 2018 年的 Modern Health (綜合平臺)。

其中, Simple Habit 是時下最熱的冥想類 app 之一 ,  號稱「the Netflix of mindfulness」,上過蘋果的類別榜首和月度推薦 app 名單,也拿過 Google Play 2017 年整體和 2018 年幸福類 app 的最佳。

創始人 Yunha Kim 曾經是斯坦福  MBA 學生,只用了一天時間就決定輟學創業。她的公司成功從 YC 畢業,還在 2017 年上過 ABC 的著名創業類節目《創智贏家》(Shark Tank)。 截至去年年底,Simple Habit 用戶量已經接近 300 萬,平均每週新增 3 萬註冊。 公司目前已經完成三輪融資,總計 1,260 萬美元(約 3.8 億台幣)。

Yunha Kim 圖:ABC

但如果從融資的維度來看,Calm 無疑才是冥想/正念類創業公司裡的龍頭老大,已經完成了四輪總計 1.16 億美元(約 36 億台幣)的融資,估值 10 億美元(約 308 億台幣),正式加入獨角獸行列。Calm 的投資方包括德太投資成長基金、Insight Venture Partners、AngelList 等。

Calm 算是 Simple Habit 的老前輩和模仿對象, app 內置了大量幫助冥想、睡眠的內容和功能,包括超過 100 節冥想指導、舒緩心情的背景音樂、睡前故事,以及 「 世界級冥想大師 」 製作的高端課程等等,用戶可以支付 $60(約 1800 台幣)年費,或者 $400 (約 1.2 萬台幣) 成為終身會員。

另一家冥想 / 正念領域的知名創業公司是 Headspace,和前面兩家公司的產品形態和商業模式大同小異,目前已完成 B 輪,融資總額 7,520 萬美元(約 23 億台幣),估值目前未知( A 輪估值 2.5 億美元,約 75 億台幣)。 其他同類公司還有 Happify Health、Grokkar 等。

算上這些頭部的 app ,到應用商城裡隨便一搜,正經的冥想 / 正念類 app 至少有 50 個。 看來,熱衷正念、靈修的並不僅僅是年輕人的團體。 現在,冥想,以及「冥想創業」,已經成了一股真正的矽谷熱潮。

你看,過去矽谷科技公司發明了茫茫多的 app,前仆後繼地爭奪你的時間和注意力,摧殘你的心智……忙到以至於他們自己的時間和注意力都不夠用了。

現在,他們又想來幫助你恢復心智了……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冥想”怎么就成为了硅谷热潮?〉。)

活在矽谷壓力大?

給工程師的職涯警惕:矽谷工程師平均年齡只有 30 歲,老工程師去哪了?

「去矽谷面試最糟的經驗是什麼?」工程師匿名揭露矽谷徵人的黑暗面

蘋果盛世之下的黑暗面,矽谷種姓制度縮影的神秘辦公室「Black sit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