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工程師奪下奧斯卡獎!馬萬鈞靠「數位特效」躍生成好萊塢御用人才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好萊塢電影正夯「數位演員」,透過系統辨識隨後重組人臉的技術在電影特效中是越來越重要。第二位榮獲奧斯卡獎的台灣工程師馬萬鈞也因此成為許多當紅電影的特效愛將。突破工程師傳統形象,馬萬鈞的得獎故事是什麼?(責任編輯:陳伯安)

繼李安之後,馬萬鈞成了第二位奪奧斯卡獎的台灣人,其實,他始終認為自己只是個工程師,與其聊「台灣之光」,他更想讓大家知道數位光影的一切。

「我不是台灣之光,只是一個工程師。」

「我不是台灣之光,只是一個工程師。」脫下西裝外套坐上咖啡廳的椅子,馬萬鈞不溫不火地開起玩笑,「我有一點點迷信,覺得這個 title(稱號)可能會帶來一些是非。我拿到獎很開心,但是太浮華的東西,我承受不起。」

馬萬鈞是個科技人,「台灣之光」那種廣告式的修辭,跟他性子實在不合,與其高談廉價的美名,他寧願多聊聊被肯定的技術:「基於球體上的偏振漸層光源」。

比起簡單易懂的「台灣之光」,「基於球體上的偏振漸層光源」,聽起來像是天書密碼,既生硬又毫不浪漫。然而,當馬萬鈞一談起這門技術,語氣卻輕快了起來。

如果說被「台灣之光」照著的人像一尊「偶像」,那麼,這種也靠「光」建構出人像的技術,更真實地展現了科學人誠懇謹慎的態度。

阿凡達、玩命關頭做臉部特效都找他

「基於球體上的偏振漸層光源」是一種特殊的「臉部捕捉特寫技術」,早在十年前,這種的面部數字化技術,就逐漸被應用在許多電影大片上。在技術高速演化的歷史中,馬萬鈞也幾乎全程共襄盛舉。

「我們的技術,主要是高解析度的臉部掃描系統。」二○○八年,馬萬鈞在《班傑明的奇幻旅程》,塑造出布萊德.彼特垂老的形象,讓好萊塢大帥哥的臉孔,就像真被時光皺縮揉捏那樣,幾可亂真地在銀幕上被呈現出來。

隔年,他們的技術為《阿凡達》打造出納美族人,將柔伊.沙達納、山姆.沃辛頓幻化成為外星球上的原生居民。一三年,《玩命關頭 7》主角保羅.沃克因車禍身亡,他利用技術結合保羅兩個弟弟的身姿臉孔,讓逝者活生生地在銀幕續展英姿。

「臉在好萊塢很有價值,數位演員是這幾年的趨勢。」馬萬鈞說。然而,臉部捕捉與作畫不同,要「如何還原一個真實的臉」,必須重現超越肉眼的細節,那是種非常細緻、必須弄假成真的數位魔術。

採「偏振光」光線掃描,打破人臉辨識技術限制

早在電影《駭客任務》時期,電影後期製作人員就嘗試在銀幕上打造「數位替身」,讓這些虛擬角色能在銀幕上飛天遁地,為了重現演員臉上的細紋、毛孔或是皺褶,他們會在演員臉上建模,費工耗時地打造人臉高解析度的細節。然而,第一,石膏模是白色的,因此模型會失去膚色資訊;再來,要演員一次又一次做出表情,耗力建模也會花費大量成本。

「基於球體上的偏振漸層光源」就成為這種技術突破的關鍵,戴貝維克與他的南加大團隊研發出名為「Light Stage」的新技術。利用球體光源射出的樣式,解析面部深度,還原在毛孔上顯露出的細節、疤痕;並利用「偏振光」分離人臉上的粗糙皮膚、油脂皮膚,突破了過去人臉掃描的限制;演員只要坐在球體裝置中,「光可以從四面八方來」,打造惟妙惟肖的數位人臉。

談起這些技術細節,馬萬鈞不厭其煩地解釋,臉上沒半分不耐,眉角隨著眼上肌肉的牽動,微微揚了起來。這些悉心顯微的「光源」,剛巧和「台灣之光」的稱號相反,能夠將神話幻化為現實,將觀眾拉入異想世界遨遊。這可能就是馬萬鈞對這門技術熱情的原因。

閱讀全文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

第 91 屆奧斯卡得獎名單 最佳男、女主角出爐
為什麼一樣是台灣之光,李安不被說是台獨?顏擇雅這麼說…
危及統治?中國請孔子消滅阿凡達

(本文經合作夥伴 今周刊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阿凡達、玩命關頭都是客戶 台灣工程師玩臉部特效奪奧斯卡獎 〉。)

今周刊精選好文

揭露理科太太業配身價!迎向千億商機,網紅怎麼把熱度變現金?

爆紅闢謠 Chatbot「美玉姨」開發者現身,是 32 歲女工程師、兩歲孩子的媽

用 AI 預防兩天後的魚塭災難,他的養殖技術強到 Discovery 來台特別專訪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