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時代的生存策略:採取小眾戰略,創造屬於自己的社群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本書】根據一些科學家的預測,大約在 2045 年,會有自我進化的人工智慧,稱為「超 AI 時代」。如果真的發生,屆時人類的定位會重新被定義。

超 AI 時代的生存戰略》的作者落合陽一在本書表示,在超 AI 時代,人類有三個議題需要討論:個人意志、工作方式和生活習慣,找到人類在人工智慧當中的定位。我們將透過下文,思考人類的主體性,以及了解網路時代的社群變化,找到自己的定位。(責任編輯:郭家宏)

電腦和人怎麼互動?首先,我們來了解何謂人性

談到電腦和人的互動、人工智慧、物聯網和自動駕駛等話題時,有兩個字一定會出現,那就是人性。包括人類究竟是什麼、身為人類該何去何從這些主題,我們憑藉什麼來定義人類?由哪裡感受到人性?我們又希望人類做到什麼?這些都是重要關鍵字。

該如何定義人性,是西方近代化過程中產生的大哉問,也是近代人類的思考目標之一,這同時也是人類從 1600 年代到現代當中所獲得的重要思考之一。在此之前,人只是在宗教上相對於神的末端,東洋的觀點裡也只將人定義於夾在天與地之間的微小存在。

在這種概念下,人們認為人有人的世界、神有神的世界,兩者之間有其他的邏輯在作用,因此 人要活得像人是近代才漸漸發達的概念 。宗教當中對人的定義進入近代以後漸漸失去向心力,所以不得不發明出這種新概念,而現在的我們,無疑地正走入笛卡爾之後的另一種新典範。

人性的主體性是什麼?機器可以像人類一樣思考嗎?

前面為什麼會提到笛卡爾呢?因為笛卡爾提出的「心物二元論」,進一步推展了人類存在的定義可以區分為機械和心這種論點。承襲這樣的說法,後來又陸續出現幾種人類機械論。

特別有趣的是,因為解剖學的發展而揭開了人類器械性質之謎,當時的科學早就足以推測人體跟器械的相似性,但心卻成為「人」這具機器中的黑盒子。不過現在由於電腦科學的發達,對於人心這個黑盒子的解讀和相關函數的輸出輸入上,早已獲得一定程度的成果,現在已經很難將人性定義為無法理解的概念。

過去有人提出人類沒有心、心也是一種機械的主張,而現在,人工智慧和電腦正要跨入心的問題領域中。人類真的在思考嗎?所謂人類在思考,能不能用程式去編排或替代呢?這些討論如火如荼,人性定義的改變是持續發生的現在進行式,今後也勢必會繼續變化。

隨著近年來深度學習的迅速發展,漸漸有可能創造出有如人類般的知性思考。 舉例來說,假如我們以同時具備身與心作為人性的定義,那麼非人類的生物在這個定義下也可能具備人性。假如我們不進一步升級人性這個概念,那麼在固有的人性殘骸下,我們將無所歸依,或者不得不放棄所謂人性。

我們現在正懷抱著人必須活得像人的這種自我矛盾當中,走進泛在時代(Ubiquitous era)及數位自然時代中,資訊賦予我們一個更自由的世界,這和我們固有的常識之間,關於該如何立身為人之間出現了落差。

網路中交錯的資訊也往往虛實難辨,比方說可能有人認為為什麼一定得做些什麼、決定些什麼才行?莫非我活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自己的主體性嗎?最後就陷入自我否定的輪迴中。這些不安都來自無法定義的主體,追根究柢,這裡所謂的主體,到底是什麼?又是從何而來?

人性具備主體性、人類因為能主動思考方而為人這些想法,在近代出現了之後,現在正準備要走向下一個沒有主體性人類的時代了。

網路時代產生不同的社群,關注焦點從主體移到相對概念

不過,過去的社會是否將沒有主體的人性視為人類?假如不承認這一點,在今後的人類社會終將很難保有人性。如果有人問,難道一定需要具備主體嗎?這當然又是另一個疑問,畢竟這個世界並沒有所謂主體的存在,現代的主體或許只是人類集體式的妄想和幻想。

可是這並不是非善即惡的問題,當所有人都可以平等連接網路裝置時, 關注的焦點勢必會由主體轉移到相對的概念,或者會依據獲得主體性的程度差異,區分出不同的人類社群。

因為 每個人能感到責任感的規模大小,上限大約是三十人左右。 觀察一些新創企業或者社群營運確實可以明顯看出這種趨勢,假如規模超過三十人,就很難劃分責任歸屬,也不容易下決定。

在這種問題發生之前,我們得面臨要分割成多個小社群、或者讓所有人以相對而非絕對的方式生活。不久以後,這個世界上將再也沒有人必須有活得有特色的這種概念, 因為和全世界相較之下的自我風格,某個社群中的自我風格更容易實現,所以人們很容易就逃進社群中。

只要有個大框架做為規範,自然就能在這當中表現出個人特質,人不再需要一定要成為誰才是好的想法。

全球化小眾戰略,創造社群並隨時代腳步前進

另一方面,想在全世界打造自我風格、原創性,可不是件輕鬆的事。還沒進入全球網路化社會之前,每個人只需要考慮國內市場,人們僅需要擁有一億分之一的自我風格就行了,但現在卻需要在全世界七十億人當中找出自我風格。

技術面有著日新月異的發展,而人的個性也千變萬化,連過去在日本被譽為有極高原創性的文化人士或者各界名人,都很難保有自我風格。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當上揚名國際的名人或實業家,站在全球化觀點來看,比方說日本的知名主持人三野文泰擁有好幾項金氏世界紀錄,他同時也是《百萬富翁》(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ire)在全世界放映時日本地區的主持人。

這麼一想,人的意識會主動區分出不同社群可說是一種必然現象,也就是說, 只要打造出一個新社群,在其中發揮自我,這種將世界縮小的概念也能視為重新定義自我風格 。此外,就戰略上來說, 與其尋找社群更重要的是創造社群,這種想法可說是藍海戰略的基本要件。

前面也提過, 在相對概念中思考自我風格時,很重要的一點是要經常跟隨著時代性的腳步前進。 每個時代的自我風格,都是由當時的利害關係人和技術性高低所形成,都是在那個時代的科技水準中,由從競爭中獲勝的人類所提供的價值當做最終的結果。然而,一個人要意識到時代性、活出自我風格,需要相當高度的技巧。

在這種時代觀點中,全世界的經營者和引領時代者都不斷在解讀時代,假如想以時代中的自我風格為目標,就要成為一個在全球規模中具有自我風格的人。若是做不到,那麼只能挑選適合自己的社群,這兩種方法並沒有優劣之分。

全球化與在地化並無差異

井底之蛙這句成語,過去大家都帶著負面意義來解讀,但是現在當我們面對全球化經濟、市場和社會時,必須思考的其實是全球化與在地化這條軸線。 思考在地化與全球化時,最大的前提就是當我們將人生置於這兩軸時,兩者之間並無優劣之分,兩者皆是正確答案。

所以我們才會看到先在地耕耘、再進軍全球的許多例子, 透過在地化經營突顯特質,再從其中抽取出重要元素推向世界。 反過來說,這只是全球化時配合在地習性的對比關係罷了,兩者之間持續交互影響,才是決定 21 世紀工作即生活的指標。

例如,發跡於美國洛杉磯的 Umami Burger 在全世界推出其連鎖店,固然是一種全球化的脈絡。但全球化後 Umami Burger 來到日本之後,也因應當地風土做出獨特的調整,這就是一種在地化。也就是說,在地化和全球化的目的和指標都不同,並不是因為在地化就無法獲利。

我們必須先了解這其中的差異,再選擇想要如何定位自己。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 《超 AI 時代的生存戰略》,由 三采 出版 ,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首圖來源:Pexels, CC Licensed。)

更多職場與生活技術

業績穩定,但升遷的都不是你?解析 4 個與能力無關的「職場停滯指標」
沒人發現的「職場分工」大陷阱:你一直在用半年的經驗,過這 5 年的職場生活
職場成功秘訣:培養對「不完美」的忍受力,別一遇到失敗就重頭來過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