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23 歲 CEO 的矽谷週記:為何台灣不能成為第二個矽谷?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Samuel 是個台灣的 23 歲青年,他有自己的兩家創業公司,因為國發會亞洲矽谷計畫而有機會到矽谷去一個月,TechOrange 特地邀請他,開一個為期一個月的專欄,分享他到矽谷去的第一手見聞,並將他的體悟分享給在台灣的讀者,有志創業的、想要更瞭解矽谷成功奧秘的。

如果你想要關注 Samuel 的每週最新觀察,歡迎每週一的晚上九點,花一罐啤酒的時間,來和我們一起,透過台灣青年創業家的眼睛,重新認識矽谷、認識創業。(責任編輯:林子鈞)

完整專欄傳送門

我叫劉家昇,21 歲那年開始在菜市場擺攤賣堅果,創辦了團圓堅果,而後轉向電商發展,成為近兩年台灣成長最快的堅果電商品牌。

小有成績後我寫了一本書《電商從 0 到 1》,希望分享給所有有志加入電商行業的朋友們。因緣際會之下,我們獲得銀行及廣告業的前輩合夥投資,決定切入廣告產業,幫助客戶降低廣告投放成本,這項新服務在推出 2 個月內取得非常不錯的成績,也因此得到政府、創投的關注。

在灣區的第五週,我深刻體驗著矽谷 令人著迷的創新魅力,讓我想起當初踏入 AppWorks 的氛圍,有著相同的,令人振奮的創業氣息。「創新」這句話台灣喊了很久,但到了 2018 年,台灣邁出的步伐卻似乎仍落後了世界一步。身為創新、創業標竿的矽谷,帶動美國的經濟成長動能,一直是台灣希望效法的成功模式。但位於亞洲中心的台灣,其實也擁有不輸其他國家的絕佳優勢—深厚的生產鏈製造力與半導體背景、大量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力資源,與完善的基礎設備。

然而,該如何準確理解台灣與矽谷之間的差異,及台灣該如何就「創新」這個命題,發揮自身最大的優勢?

矽谷為什麼能成為矽谷?

矽谷最重要的資產,就是「人才」;而矽谷做得最成功的一點,就是打造了一個高端研究人才願意留下來的環境,從而帶動經濟和技術的共同發展。

美國矽谷知名新創加速器 Y Combinator 的聯合創辦人 Paul Graham 曾在書中說過,「不難想像,要在其他國家再打造一個矽谷很難,因為就連要在美國境內複製矽谷也很困難了。」

「成功不能複製」—這句常在創業圈聽到的話,在台灣的處境下也同樣適用。所以今天要談的,不是台灣要如何成為第二個矽谷,而是我在矽谷看到不同於台灣的「創業家精神」,與台灣可以如何運用自身優勢,學著借用矽谷的成功基因,孕育出屬於我們的創新能量。

一、永遠不可能有「準備好」的創業—別害怕失敗,創新是可以被訓練的

「如何在有限的資源下,讓雞蛋從八層樓高墜落還不會破裂?」是我來到矽谷的第一項作業。一位來自紐約的同學突發奇想,把蛋放進裝滿花生醬的罐子裡,讓稠度高的花生醬保護雞蛋,成功地讓雞蛋毫髮無傷。

但在這次成功之前,我們經歷過了上百次失敗,地上滿是蛋殼與蛋液。而如果在場的每位同學都害怕雞蛋破掉、都害怕收拾殘局,那麼最後的解決方法是不會出現的。

真正重要的,是「嘗試讓雞蛋不摔破」的這個過程:有沒有試著思考各種可能性,從失敗中學習,對新的問題產生好奇?世界上的天才很多,但成功的創業家不是贏在天生的聰明才智, 而是自我訓練、不停地向外學習。你不會知道 Elon Musk、Steve Jobs 這些偉大的創業家, 在推出一項產品前,經歷多少準備、摧毀多少個失敗品。

有位前輩曾跟我聊到:「你永遠都不可能有『準備好』創業的時候。」

就算事前計畫得再多、再齊全,進入市場後絕對跟你想的不一樣,問題一一浮現,而創業就是持續解決這些問題的過程。開拓市場好比在駕馭風帆,市場是風,船帆是你的產品,你永遠不會走在通往岸上的直線,而是不停的更改航線,順著市場調整船帆行進的方向。發現問題後奮力解決、不怕失敗,就算失敗也要從中記得教訓,意想不到的「創新」就是從這些失敗中得來的。

二、產學落差怎麼辦?美國、香港和愛沙尼亞都從「教育」下手

在數位化時代想要創業,其中一個關鍵,就是要即時跟上現在最新的科技、 技術應用,作為可以利用的強大資源。許多國家的政府便從教育體制下手,讓最新的科技進入校園,以弭平產學落差,加強新創人才的培育。

例如愛沙尼亞這個小國,全國人口只有台北的一半,卻孕育出四隻獨角獸(獨角獸定義為估值 10 億美元)。在這樣美好前景的背後,靠的就是教育基礎的支持,下至從國小開始學習程式語言,上至總統能侃侃而談區塊鏈,愛沙尼亞的全國上下都充滿「科技」氛圍。

再舉美國的例子來說,在 2016 年, 歐巴馬就投入了 40 億美金(約 1200 億台幣)推動 STEM(科學、科技、工程與數學)人才培育,普及電腦科學教育;而香港政府也在 2017 年宣布,將投入超過 20 萬港幣(約 80 萬台幣) 的額外津貼,推動 STEM 在中學的教育。反觀台灣,軟體表現一直都不錯,在許多國際科技賽事中也表現亮眼;但是將視野拉回校園,很多學校連專屬的程式課程老師都沒有,在「科普教育」上,似乎還做得不夠完善。

三、台灣創業環境的核心動能—Connect The Dots,讓人才、企業、產業連結整合

賈伯斯 2005 年在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的這場演講中,提到了「Connect The Dots」(串聯節點)的概念,他說,「你不能預先串起這些人生的重點,你只有在回顧時才會明白。所以你必須相信這些片段會在你未來的人生派上用場。」

把這個概念對照到創業,正是目前台灣最需要的。大環境影響著體制下的每個人,很難單靠一個人或是一間公司去改變;但若能把每個人、每個企業這些不同的「點」連結起來,就能促成合作,整合產「線」,讓線與線的連結推動產業的共享,跨領域產業之間再互補整合,便會形成面與面的結合。不同產業的互補讓扁平、同面向的台灣走向立體,醞釀巨大的能量。

其實台灣整體而言不缺資金,可是願意投資新興軟體業、網路事業的「風險資金」相較其他國家來說,還是缺乏的,這也是創業者的其中一個挑戰。

站在新創創業者的角度來說,台灣除了資金的問題之外,應該要更開放地參考國外新創的相關法規,像是區塊鏈、沙盒相關的法條是否能跟上世界;對於國外人才招募的限制該如何取捨、鬆綁。因為每個阻擋、每次封閉就像切斷了每個 Dots 的連結,便隨之減少了能發展的機會。

保持樂觀,相信自己的優勢—台灣不會只變成第二個矽谷

台灣先天上的創業體質並不差,更有優秀的硬體環境,若能將矽谷的研發能量,加入適當的技術、資金和人才,我相信台灣一定能更接近世界級的物聯網創新中心。而這次的亞洲矽谷計畫,確實讓更多年輕人有機會踏出台灣學習,把世界更多新的思維與技術帶回來。 不是要把台灣變成第二個矽谷,而是把矽谷的能量與資源導回台灣 。

但要到達這一步的前提是,一定要相信自己的產品可以改變世界,保持樂觀,相信我們有別人沒有的優勢。我始終覺得台灣有很多很棒的技術人才,如果能夠把這一個個單點突破的力量凝聚在一起,便能站在「創新」這世界戰場上打一場漂亮的群架。

看進矽谷,反思台灣

【專欄】23 歲 CEO 的矽谷週記,教你創投攻略:看懂 A、B、C 輪怎麼玩賺第一桶金

【專欄】23 歲 CEO 的矽谷週記:踏上這片象徵成功的土地,徹底改變了我對「成功」的定義

【專欄】所有人都在瘋狂追逐區塊鏈應用,但有人想過區塊鏈真的是下一次革命嗎?

(本文經專欄作者劉家昇授權刊登,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首圖來源:Roklen24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