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者評韓國瑜青年就業政策──「北漂青年」有四種,哪種人有最高機率落地高雄?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韓國瑜競選的人才策略有一部分著重於將北漂的就業人口拉回南部,以促進南部經濟發展。其政見內容主打北漂族群,有別於其他候選人。然而,政見內容卻引發大量討論。

本文作者林荷西是一位新創企業 AWOO 的創辦人,曾是一位北漂青年。他在南部讀大學、到台北創業,最後又回到嘉義設立研發總部,往中南部扎根。林荷西會如何評斷韓國瑜的北漂青年回家政策?以下為作者第一人稱敘述。(責任編輯:陳伯安)

作者:AWOO 新創企業家  林荷西

我(本文作者)是一個小學跟著上一代北漂又回到南部的青年,在台北度過了青春,在南部讀大學,接著又回到台北創辦了一家在台北、東京都有據點的 AI 軟體公司,接著決定在嘉義設立了全球研發總部。

兩年前我帶著我北漂青年回家的想望,來到嘉義。在嘉義的兩年主辦了全世界第一個用辦桌形式進行的台灣電商高峰會,聘用了 15 位工程師,剛租下了一個約 170 坪的辦公室,與一群頂尖又熱血的 AI 科學家啟動了 4 年 200 位 AI 中南部 AI 人才養成計畫。

根據過去兩年的努力與失敗,當我看到韓國瑜的北漂青年回家政見只能搖搖頭的說「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北漂青年回家實則是青年就業政策的一環,細緻的去區分「漂回南部青年」與「飄到高雄」這個青年族群,可以細分成四種族群:「在南部讀大學的南部青年」、「從北部南漂的學生」、「從北部南漂的青年」、「北漂回家的南部青年」

這四種族群飄到高雄的難度依序為:

1.「在南部讀大學的南部青年」
2.「從北部南漂的學生」
3.「從北部南漂的青年」
4.「北漂回家的青年」

而這排序的邏輯是依據「轉換成本」從低到高。

分析四大族群,探析何謂「轉換成本」

「轉換成本」簡單說是你要做這個決定需要承受多大的改變與潛在損失。

第一種族群「在南部讀大學的南部青年」:我這兩年的觀察南部小孩會選擇留在南部念大學,大部分畢業後在南部找的到能夠延續他們所學、好的工作環境,薪資不要是南部 Pay,他們多會以留在南部為優先。家人也會因為與北部對等的勞動條件進而支持這決定,留下來的機率可以達到 50% 以上。

至於這族群留在南部發展的原因很多:不習慣台北的生活、家人因素… 等等。其中也不乏想要運用所學改變家鄉的熱血青年。他們是 這四種族群中轉換成本最小 ,最可能規模性留在南部或飄到高雄的一群人。

第二種族群「從北部南漂的學生」:這個群體通常到南部的第一年會充滿不適應,食物太甜、交通太亂、展覽太少、交通不方便、夜生活單調.. 等等。第二年開始鍋燒意麵當早餐、第三年短褲拖鞋上課,第四年已經慢慢愛上南部。離開之後更是思念大暴走,三不五時就會回南部重溫過去的美好。 這個族群如果高雄有能提供對應舞台(例如:產業聚落)或是與北部一樣具備未來性的公司,他們留在南部的意願有 25-35%。

第三種族群「從北部南漂的青年」: 高房價的壓迫與大城市的冷漠讓許多北部青年燃起離開臺北城的念頭。 台南很多的老房子裡面都看的到這樣南漂青年的創業成果。花東、恆春、甚至我居住的嘉義,也都有不少這樣的南漂青年聚落。這群人不論帶著「操你媽的台北」或是想要追求更自由的生活都好,這樣的島內移民風潮,其實已經開始了。

這個風潮也不是只有發生在台灣,美國與日本,幾年前就開始了離開大城市的青年行動。講到這點我得說韓國瑜反同婚的立場應該會讓南漂青年對移居高雄大大減分(如果他當上市長的話)。

第四種族群「回家的北漂青年」: 這是我接觸過最難說動也是轉換成本最高的一群人。 從面試過或是實際聘用變成正式員工的,就算是跟台北一樣的薪資條件前提下,他們回到家鄉的意願都很低(目前只有 2 位成功,談超過 20 位)。

這個現象我的觀察最矛盾的是一開始談到回家或對家鄉的回憶,北漂青年都是滿滿的情感。但真的進一步「如果錄用了能否在南部辦公室上班」?答案又都是否定或非常猶豫。

不回家無非兩個理由:我的青春都在北部+北部象徵「世俗」的進步

我的觀察可以歸納出兩個主要原因:

第一:青春回憶與隱形資產
北漂年輕人大多從大學到畢業工作都在北部,他們人生最自由最奔放的歲月都留在北部,在這個階段結交的好友與出社會累積的人脈也集中在北部,他要放棄他過去的美好與累積回老家,很難。

第二:背離進步價值的選擇
就如韓國瑜用台北天龍人的眼光看高雄是又老又窮一樣,擋在北漂青年面前上的是一個看似很簡單但也很複雜的原因:我北漂我進步!不論是漂到台北、北京還是矽谷,都是象徵著「進步」。支撐這種進步價值的不只是社會的氛圍,更有力的是爸媽的期盼。

許多南部青年的爸媽送他離開南部的時候是期望「你到北部好好奮鬥出人頭地」,可不是「讀完大學回南部打拼」。這迷思其實很普遍,就像我們到矽谷招募台灣人回台灣一樣非常困難,因為矽谷比較起台北,是象徵更進步的。這種象徵進步所營造出來的安全感會是讓北漂青年「大舉回家」最大的阻礙。

除非,高雄已經也象徵著世俗認定的「進步」。

所以如果沒有前面三個族群「在南部讀大學的南部青年」、「從北部南漂的學生」、「從北部南漂的青年」先把高雄推到象徵著進步的樣子,人生轉換成本最高的北漂青年是很難大舉移居回家的,這個政策終究會是個濫用北漂青年鄉愁的空頭支票而已。

然而讓前三個族群留在/移居高雄的核心政策「100 億青年創業基金」又是如此遠離現實(韓國瑜走鐘的青年創業政策),我真不知道韓國瑜打算怎麼讓北漂青年回家?

北漂青年回家,這是一個北漂午夜夢迴的痛。韓國瑜你是否能正視這個政見的可能性與實行的合理順序,而非只是用下一個更華麗的政治語彙輕輕帶過。

你可以把政治當作一場 Show,但不要把年輕人的青春與夢想,當作你上任的一個籌碼。

(本文經原作者 林荷西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韓國瑜走鐘的北漂青年回家政見 〉,首圖來源:Pxhere,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前英國副首相加入臉書當副總,馬克統治的臉書為什麼極需一個「政治人才」?
談話節目能吐出幾兩黃金?失意台灣藝人北漂中國找舞台
企業與政治的平衡點:航空公司們如何各顯神通,避開承認「一個中國」?


《TO》品牌活動「CONNECT」登場!

本周主打「Marketing Intelligance」專題,看企業如何激發數據無限錢力! 馬上報名 獲取最新深度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