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當世界首富!不申請專利的 HTTP、HTML 發明者,要為你奪回數據自主權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追本思源,本文將帶你回到網際網路的起步時刻。那時電腦開機不會有網頁,只會有一串綠色的字。柏納-李是「全球資訊網」的發明者;沒有全球資訊網就不會有 Google 瀏覽器,也不會有人工智慧、或是智慧型手機。

柏納-李知道他的發明擁有無限潛能,但為什麼卻沒有在 20 年前申請專利?(責任編輯:陳伯安)

沒有他的發明,我們連嘲笑微軟 IE 瀏覽器的機會都沒有;沒有他的發明,Google、Amazon、百度、阿里巴巴都不會存在;沒有他的發明,你蘋果手機上的 Siri 可能比現在還要蠢。

他是提姆·柏納-李(Tim Berners-Lee),一位英國計算機科學家,他的發明叫全球資訊網(World Wid Web)。

柏納-李不是一個「賈伯斯」般如雷貫耳的名字,但關於他的經歷卻可寫成句句超吸睛的標題:

「網際網路之父」本可碾壓比爾蓋茲成為世界首富,但他竟沒有為發明申請專利!

假如申請發明專利,世界首富不是蓋茲而是他!

如果他願意,二十年前就能成為世界首富!

這個就是本文的主人公:柏納-李

事實上,沒有人是真正的「網際網路之父」,因為網際網路並不是一個單獨的發明,說柏納-李是「全球資訊網之父」比較準確。柏納-李沒有申請專利,不是因為他沒有意識到這個發明的價值,而是出於推廣全球資訊網的考慮。

網際網路跟全球資訊網不同在哪裡?

很多人分不清網際網路(Internet)和全球資訊網(World Wid Web)的區別,簡單理解網際網路就是一個全球性的網路,而全球資訊網是我們使用網際網路最常用的入口。做一個不太恰當但容易理解的比喻吧:

如果把網際網路當成圍城裡的寶石,想要擁有它必須從城牆門口進入。你有很多個門可以選擇:HTTP 之門、FTP 之門、SMTP 之門…… 你不用弄懂這些神符一樣的英文代表了什麼, 只需要知道代表了全球資訊網的「HTTP 之門」,是門檻最低的那道門,而這道門的鑰匙就是瀏覽器。

原來我的靈魂畫風……

在全球資訊網沒有被發明前,網際網路已經存在了很多年,但上網並不是一件輕鬆愉快的事。那時人們通過撥打服務器號碼上網,入口不是瀏覽器,沒有網頁、沒有圖片、更沒有視頻,只有像下面這樣的一行行文字信息。

毫無疑問,全球資訊網是柏納-李最重要的發明,但他這一輩子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比如成立全球資訊網聯盟、提出語義網、呼籲數據公開、成立社交互聯數據平台,但都 緊緊圍繞同一個主題:打破「信息、數據之牆」,促進開放互聯

超文字 Hyper Text 就是全球資訊網的原型之一

柏納-李從小是一個電腦迷。他父母都曾經參與了世界上第一台商業電腦「曼徹斯特·馬克一號」(Manchester Makr I)的設計研發,這讓他從小就對電腦知識耳濡目染。

1973 — 1976 年,他在牛津大學女王學院學習物理專業。大學期間,由於違反規定被禁止使用學校的電腦,他自己動手用一台電視、一個摩托羅拉舊的微處理器(Motorola 6800)、一根焊接棒,組出了一台電腦。

1976 年大學畢業後,柏納-李在不同公司擔任工程師,但每一份工作都持續不了很長時間。1980 年 6 月-12 月,柏納-李以咨詢顧問的身份,為 歐洲核子研究中心 從事軟件工程方面的工作。歐洲核子研究中心是物理界一個著名的研究所,也是發現「上帝粒子」(希格斯粒子)的地方。

1980 年的歐洲核子研究中心,是一個訊息需要高頻交換、但又充滿了各種「訊息圍牆」的地方:一萬人在這裡來來往往,其中只有 3,000 名左右是這間研究所的員工,其餘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研究院。他們用著不同的電腦、不同的網路、不同的數據格式、不同的文件系統。

作為一個軟體工程師,柏納-李需要幫助這些研究人員連接上不同的電腦,運行不同的軟體城市,在不同格式的文件中找到有聯繫的信息,這個過程「讓人充滿了挫敗感」。

為了改變這種局面,柏納-李打造了一個 基於超文本的索引系統 Enquire,可以幫研究人員在不同的電腦中迅速找到信息,儘管它還只是一個單機程式、有很大的局限性。

Enquire 的底層技術「超文字」,最早於 1963 年被提出,於 1976 年被發明出來投入使用。超文字如今在網際網路上隨處可見,我們可以為文字加上鏈接,點擊後便可跳轉到相應的網頁、文件或文檔的某一處。某種意義上,基於超文字的 Enquire 就是全球資訊網的原型。

柏納-李很快又離開了歐洲核子研究中心,加入了一家電腦公司,參與遠程網路呼叫設計,因而獲得了網路設計經驗。1984 年,他以研究員的身份重返歐洲核子研究中心工作。

HTML、HTTP、URL 的誕生

回到歐洲核子研究中心的柏納-李,已經具備了開發全球資訊網的條件:超文字和網路設計經驗、超強的動手能力、開放的思維方式,再加上歐洲核子原子中心這樣一個天然的實驗場。

外部環境也已經成熟:TCP/IP 協議、域名系統等底層技術逐漸完善,降低普通人上網門檻的需求也越來越強烈。

1989 年 3 月,柏納-李萌生了將超文字系統和網路結合在一起、創造一個全球性超文字鏈接網路的想法:

全球資訊網需要的技術,例如超文字系統、因特網和多種字體的文字文件,都已經被設計出來了。我只需要把他們結合在一起…… 把現在的文件系統都想象成大型虛擬文件系統的一部分。

柏納-李撰寫了一個 提案 交給自己的主管邁克·森道爾(Mike Sendall),後者當時並沒有非常感興趣,只在提案的封面上寫下一欄簡短的評語:不太明確,但令人激動……(Vague, but exciting…)。18 個月後,邁克才允許柏納-李兼職實現這個提案,但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

柏納・李提案的封面,右上角寫有當時主管的評價

柏納-李很快開始動手寫程式,到 1990 年聖誕,他基本上定義了 Web 的基本概念:HTTP(超文本傳輸協議)、HTML(超文本標記語言)、URL(統一資源定位符)。你不用瞭解這三個名詞的技術實現,只需要知道:

HTTP 超文本傳輸協議:負責傳輸信息

HTML 超文本標記語言:負責在網頁上顯示信息

URL 統一資源定位符:負責給每一個網頁一個地址,方便你找到它

這三樣東西結合起來,塑造了我們今天習以為常的上網方式:在地址欄輸入網頁的地址,便能跳轉到相應的網頁;如果該文檔上有超連結,還能點擊它進行跳轉。相互關聯的信息通過「點擊-跳轉」聯繫了起來。

創造了世上第一個網頁,柏納-李為什麼不為全球資訊網申請專利?

1991 年 8 月,柏納-李將他發明的第一個網頁瀏覽器開放給了公眾,並且上線了世界上第一個網頁:http://info.cern.ch/

這個網頁非常簡單,抬頭三個大字:World Wide Web。正文介紹了全球資訊網是什麼、所用的技術、參與項目的人、項目的歷史等。

世界上第一個網頁

值得一提的是,全球資訊網項目參與者中,有一位名為羅伯特·卡里奧(Robert Cailliau)的信息工程師,他長期使用著 Hypercard,這是一個蘋果 1987 年發佈、2004 年關停的超問字系統,通過卡里奧間接影響了全球資訊網的設計。全球資訊網 發明出來後,柏納-李並沒有申請專利,因為他自己清楚得很,「開放」是全球資訊網普及的前提,「你不能計劃著做一個宇宙一樣大的空間,同時保持控制」。


蘋果電腦以前的超文本系統 Hypercard

全球資訊網開放給公眾的 1991 年,同時誕生的還有明尼蘇達大學的 Gopher。Gopher 在後來和全球資訊網的競爭中落敗,部分原因就是收費策略。

事實上,柏納-李確實曾經考慮過為自己的發明申請專利,但不是全球資訊網而是瀏覽器。最後,他還是因為自己「開放互聯」的價值觀放棄了這個做法。

全球資訊網開始流行,柏納-李也在 2017 年榮獲圖靈獎

誕生頭兩年,全球資訊網其實並沒有多少人用。不管柏納-李怎麼努力推廣,每天只有 10-100 次點擊率,就連技術社區也不接納全球資訊網。

他將全球資訊網相關論文提交給了一個超文本社區 Hypertext’91,但被拒絕了。全球資訊網在他們看來太簡單了,並且違背了社區規則。

當時,超文字社區的信仰是,連結不應該指向不存在或已刪除的文件,因此當時其他一些超文本系統都被約束在一個單獨、孤立的數據庫裡。

而全球資訊網是一個全球性的開放系統,如果某個服務器壞了或某個文檔(網頁)被刪除了,連結就壞了。全球資訊網的開放性在超文字社區看來,反而成了對信仰的褻瀆。

改變出現在 1993 年,這一年 Mosaic 瀏覽器面世。Mosaic 瀏覽器是第一個可以在文字中插入圖片,而不是在單獨網頁中顯示圖片的瀏覽器。它支持全球資訊網、Gopher 等多個網路標準,並且擁有友好的用戶界面、簡易的安裝步驟、可靠的性能。

Mosaic 瀏覽器

Mosaic 瀏覽器發佈之時,市面上有好幾個競爭者如 Erwise、ViolaWWW、MidasWWW 和 tkWWW,但種種特性使它脫穎而出、大受歡迎,並帶動了全球資訊網的流行,「幾百萬人突然發現全球資訊網可能比性愛還要棒」。

全球資訊網真正使得網際網路由少數精英使用的信息傳輸渠道,變成了供全世界共用的信息共享平台。1993 年後,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在全球資訊網的基礎上提供服務、做生意,全球資訊網重塑世界經濟的故事不必再述。

全球資訊網影響力逐步加大的同時,柏納-李也獲得了相應的肯定:2004 年獲得大英帝國爵級司令勳章、2017 年獲得電腦科學領域的最負盛名的獎項——圖靈獎。

對於任何一個人來說,取得如此成就已經可以躺在功勞簿上睡大覺,但柏納-李真是閒不下來,他對網際網路的貢獻遠不止全球資訊網這個發明。

人工智慧、Google、Siri 都要歸功於柏納-李的構思

在柏納-李 1989 年的提案中,全球資訊網「不僅是一個文本文檔的網際網路,也是一個知識的網際網路」。

全球資訊網首先通過超文本鏈接實現了文檔(網頁)的互聯,到 1998 年,柏納-李正式將「知識網際網路」的構想命名為語義網(Semantic Web),並將自己的工作重心放在推廣語義網上。

語義網是全球資訊網的變革和延伸,它的目的是讓電腦也能像人類一樣瞭解網頁上的內容。

比如,人們看到網頁上的天氣預報,會知道哪個數字是溫度,哪個是濕度。語義網的目的就要通過隱藏的編碼,告訴電腦哪個數字代表溫度,哪個數字代表濕度,並且說明「溫度」和「濕度」的含義。

2006 年,語義網發展到了一個瓶頸,需要大量結構化的公開數據,柏納-李提出了互聯數據(Linked Data)的概念,還在 2009 年的 TED 大會上 呼籲政府和機構公開原始數據 (Raw Data)。同年,白宮成立了一個網站 Data.gov,要求所有的部門都要有公開數據。

大量數據公開後,有機構把它們進行了結構化,這些結構化的互聯數據庫默默影響著人工智慧的發展。

2011 年,IBM 的人工智慧華生(Watson) 在美國電視智力競賽節目《危險邊緣》(Jeopardy!)中擊敗人類選手,獲得百萬美元大獎,就是採用了 DBpedia(維基百科的結構化數據庫)、YAGO(集成 Wikipedia、WordNet 和 GeoNames 三個來源的數據庫)等成果。

2012 年,Google 收購了一家做結構化數據的公司 Metaweb,在後者數據庫 Freebase 的基礎上發起了知識圖譜(Knowledge Graph)項目。蘋果的 Siri,也是脫胎於一個基於語義網的項目 CALO(Cognitive Assistant that Learns and Organizes)。

右側紅框圈起來的就是語義網的應用

一個賬號登上所有應用、不怕應用倒閉的新平台

儘管柏納-李一直推動網路往開放互聯的方向發展,但「數據圍牆」的現象還是以另一種形式重現了:科技公司借助免費服務將用戶控制在自己的應用內,用戶的數據分散在各個平台,更無力保護自己的隱私。

矛盾在最近幾年集中爆發了,標誌性事件莫過於今年 Facebook 被曝出 2016 年時保護隱私不力,讓劍橋分析公司得以未經授權訪問 5000 萬用戶數據。社會開始出現一股批評科技公司、將數據還給用戶的思潮。

在這樣的時間節點,柏納-李的新項目恰逢其時。2018 年 9 月 29 日,他發佈了一篇名為 《互聯網的一小步……》 的文章,對外宣佈成立一家基於  Solid 平台 的初創公司 Inrupt。

2015 年,柏納-李就在麻省理工啓動了 Solid 項目。Solid 全稱社交互聯數據(Social Linked Data),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社交平台,基於 2006 年提出的互聯數據(Linked Data)的技術和規範。

現在我們使用社交平台的現狀是,微信有個賬號、QQ 有個賬號、微博有個賬號,此外還有 Twitter、Facebook 等。每個賬號的數據都獨立保存在運營方自己的服務器里,互不打通。

這樣有兩個顯而易見的弊端:

1. 用戶數據掌握在運營方手裡,有被濫用的可能

2. 如果運營方經營不善或者關停服務,那用戶在這個社交平台的數據也將付諸東流。

Path 和 Google+ 關閉 ,就是最好的例子。

Solid 的解決方案把用戶數據和應用分離開了,讓用戶把自己的數據都集中在一起,稱之為「個人在線數據」(Personal Online Data,簡稱 POD)。然後,將 POD 儲存在自己建的服務器,或者受信任的個人在線數據商(Personal Online Data Stores,簡稱 PODS)。

用戶會有一個 WebID, 可以登陸所有基於 Solid 平台的應用,用戶能自己控制給哪個應用多少信息。

目前,Solid 平台還處於原型階段,主要面向開發者。柏納-李用 Solid 平台的技術打造了一款自己使用的應用, 國外一家媒體看過後評價道

這款應用程式,使用了 Solid 的去中心化技術,允許柏納-李無縫訪問他的所有數據——他的日曆、音樂庫、視頻、聊天記錄、研究。它就像 Google Drive,Microsoft Outlook,Slack,Spotify 和 WhatsApp 的混合體。

至於 Inrupt,是幫助 Solid 平台成長的一個初創公司。Inrupt 之於 Solid,好比 Mosaic 瀏覽器之於全球資訊網,是一個領路人的角色。柏納-李希望 Inrupt 能夠為 Solid 帶來一個「生態系統」,其中的市場機會包括 Solid APP 和 Solid 數據存儲等。

柏納-李本人已經向麻省理工學院請了長假,專心在開發者群體中推廣 Solid 和 Inrupt。這是他又一次轉變工作重心。過去,柏納-李一直在致力於通過全球資訊網、語義網互聯公開信息,現在他嘗試通過 Solid 來互聯個人信息、解決科技大公司壟斷用戶數據的問題。

這必定不是一個短期內可以看到成效的項目:社交巨頭和網際網路公司不會將用戶賬號數據拱手相讓,讓用戶個體自發遷移也需要極大的教育成本。但正如全球資訊網剛誕生時缺少關注,誰也不知道 Solid 會不會成為下一顆參天大樹。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这个『本有机会成为世界首富』的人,想帮你把数据从科技公司手中夺回来 〉。)

延伸閱讀

5 分鐘看完網路女王 2018 年網路趨勢報告:中國互聯網公司崛起,數位媒體全面增長
一次面試的震撼教育:台灣傳統硬體產業與中國快速的互聯網思維有啥不同?
從負債萬元到家居首富,他說選擇真的比努力更重要!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