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2001 年日本政府宣布將在 50 年拿 30 個諾貝爾獎,中國聞聽消息大肆嘲諷。然而 17 年過去,日本拿下 18 座諾貝爾獎,中國卻屈指可數。

本文作者說:「誰擁有最先進的科技,誰就握著最鋒利的刀鋒。」日本是怎麼將自身打造成科技強國,又為何在中國的笑聲中自我恥笑呢?這一切都跟日本的產經文化有根深的牽連。(責任編輯:陳伯安)

本文經授權轉自公眾號量子學派(IDquantumschool)本文作者:十七進制

即使有爭議,但諾貝爾獎仍然代表著人類最高智慧。

它不僅僅是少數派的盛典,更是人類在見證自我榮耀。

北京時間 10 月 日 17:30 開始,諾貝爾獎委員會將投票選出最高榮譽獲得者。 一直到 12 日,六大獎項將逐一揭曉。

18 年獲得 18 個諾貝爾獎,日本為何能不斷站上學界頂端?

諾貝爾獎風向標「引文桂冠獎」,談到 2018 年 17 位獲獎者將會來自美國、英國、日本、德國、法國、西班牙和韓國這 個國家。中國很大可能顆粒無收。

我們又一次看到了日本的背影。近年來的諾貝爾獎,總能感受到日本力量。在過去的 18 年中,日本一共獲得了 18 次諾貝爾獎。

日本科學家為什麼能夠屢次站上科技巔峰?

諾貝爾獎與日本到底是一種怎樣的關係?

日本 2001 年為何制訂「50 年拿 30 個諾貝爾獎」目標?

日本真的失去了 20 年嗎?那它為何又頂尖人才輩出?

如果將諾貝爾獎看成現代密鑰,它可以讓我們來重新認識真實的日本。

諾貝爾獎體現出的日本文化力量:菊與刀

在所有研究大和民族性格的作品中,《菊與刀》這部作品最廣為人知。

1946 年,美國學者魯思・本尼迪克特運用文化人類學的方法,以「菊」與 「刀」來揭示日本人。「菊」是日本皇室的象徵,「刀」是日本武士道精神體現。本尼迪克特用這兩個詞表示了日本人的兩種矛盾的性格:好戰而祥和,黷武而好美,傲慢而尚禮,呆板而善變,馴服而倔強,忠貞而叛逆,勇敢而懦弱,保守而喜新。

對於日本這種矛盾的國民性格,研究者本尼迪克特也一頭霧水。

戰後的日本,由於各種社會和政治原因,菊與刀一直被隱藏在內心深處,但最後可以找到另一個意象,這個意象能將「菊與刀」結合。

1. 它是和平的象徵,對人類毫無威脅;

2. 它又代表著強大力量,是國之重器;

這個意象是「諾貝爾獎」,它代表的智慧透露出冷艷與孤傲,它後面的實力籠罩著凜冽的美感,將「菊花與刀」統一起來,讓人既心嚮往之,又畏懼之。

而這恰恰是日本民族最具有代表性的文化象徵。

核心晶片技術:十大生產商中,日本佔 5 家

日本之所以唱衰自己,與菊文化有關。

溫文爾雅,反躬自問,日省其身。

除了中國輿論反復在宣傳日本「失去的 20 年」,日本人也喜歡「唱衰」自己。

面對唱衰論,日本國內不但沒有反擊和恐慌,反而應聲附和。

這是日本傳承下來的「恥文化」,沒有做好一件事,是自己的羞恥,與他人無關,唱是唱不衰一個國家的。

但日本真的有那麼差嗎?

以最核心的「晶片」技術為例,這個產業涉及的十大設備生產商中,美國企業 家,日本企業 家。

其實日本一直擁有世界一流的技術體系,而大部分國家只是它的下游接盤商。

它在上個世紀就建立了完善的社會保障制度,而年輕人這麼多的中國卻在為養老金擔憂。

當我們在搶購城市房子製造 GDP 的時候,日本已經在全球收購頂尖科技公司。

當我們還在為孩子的學費苦苦奔波時,日本大學校園裡已經行走著諾獎得主。

1995 年就開始的科技佈局,日本研發投資達總 GDP 1%

冷兵器的時代已經過去,科技是日本的現代刀鋒。

它是國之重器,這是日本人看得非常長遠的一件事。

不能再動不動就舞刀弄劍了,科技是刀文化的載體。

早在 1995 年,日本國會就通過了《科學技術基本法》,其後制定了多個 年計劃。日本試圖通過這些戰略舉措,將日本建設成為偉大的科技國家。

2001 年 月,在第二基本計劃(2001 — 2005 年)里,日本明確提出「50 年拿 30 個諾貝爾獎」的目標。

2016 年 月,日本內閣審議通過了《第五期科學技術基本計劃(2016—2020)》。日本政府力求官民研發支出總額佔 GDP 比例的 4% 以上,其中政府研發投資佔 GDP 的比例達到 1%(日本政府 年研發投資約合 1.45 兆人民幣,約 7.25 兆台幣)。

誰擁有最先進的科技,誰就握著最鋒利的刀鋒。

而諾貝爾獎,正是這刀鋒上閃著光芒的刃。

8 個日本獨步全球的領域,一一名列諾貝爾獎名人堂

每一個諾獎得主的背後,就是一個高科技的產業。

每一個高科技產業的背後,都是一個超級大腦。

我們總在說日本沈沒,現在從這些行業和諾獎得主來解讀真正的日本。

半導體晶片

這也是大國重器,一說到晶片就是國人的痛,但不得不面對事實。

半導體晶片需要 19 種必須的材料,具備極高的技術壁壘。日本企業在矽晶圓、合成半導體晶圓、光罩、光刻膠、藥業、靶材料、保護塗膜、引線架、陶瓷板、塑料板、TABCOF、焊線、封裝材料等 14 種重要材料方面均佔有 50% 及以上的份額,日本半導體材料行業在全球範圍內長期保持著絕對優勢。

在這個領域的日本諾獎權威有:

江崎玲於奈,因在量子穿隧效應的實驗中發現半導體獲得 1973 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白川英樹,因導電性高分子的發現與發展獲得 2000 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白川英樹

光學

光學仍然是世界範圍內頂尖的科學領地,這一塊日本走在最前列。

世界先進光學玻璃製造商有日本保谷光學 Hoya,日本小原光學 Ohara,日本住田光學 Sumita,德國肖特光學 Schott。其中日本住田光學 Sumita 保有精密模壓而成的光學玻璃的,世界最高折射率,世界最低成形熔點,世界最多品種數量記錄。日本住田光學的光學玻璃無論在製造工藝,還是在產品種類上全面領先其他同行。 

在這個領域的日本諾獎權威有:

赤崎勇,獲得 2014 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天野浩,獲得 2014 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中村修,二獲得 2014 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天野浩

超級電腦

世界最快生命科學專用超級睇腦已由 riken 完成開發,於 2014 年第一季度在 riken 位於神戶市的生命系統研究中心正式投入運轉。如果只考慮運算性能的話,它的計算速度將達到京超算的近百倍,並毫無疑問從 IBM 手中奪回最高性能創藥專用超算的頭把交椅。

在這個領域的日本諾獎權威有:

湯川秀樹,因介子存在的預想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梶田隆章,因發現中微子振蕩現象獲 2015 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梶田隆章

超高精度機床

超高精度機床和材料學並為工業之母,如果說我們擁有「中國製造」,那日本其實擁有「世界製造」。

世界最高精度機床主軸來自日本精工。美國 F22 猛禽戰機就用日本機床:SNK(新日本工機)的 軸龍鏜銑。全球超精密加工領域中精度最高的母機,來自於日本捷太科特。全球 70% 的精密機床都搭載著由日本 Metrol 研制的全自動對刀儀。在任何尖端工業機械上都不可缺的傳動部件來自日本的HDS

湯川秀樹

工業機器人

工業機器人是未來 50 年的全球大力發展的產業。目前工業機器人的技術基本掌握在日本手中。

機器人四大家族:日本發那科、安川電機、瑞典 ABB、德國庫卡。工業機器人有三大核心技術其實也就是三大核心零部件的關鍵技術:控制器(控制技術),減速機,機器人專用伺服電機及其控制技術。一線廠家包括:發那科(Fanuc 日本)、安川(Yaskawa 日本)、ABB(瑞士)、庫卡(KUKA 德國)。 二線廠商包括Comau(意大利)、OTCDaihen旗下 日本)、川崎(Kawasaki 日本)、那智不二越(Nachi-Fujikoshi 日本)、松下(Panasonic 日本)等等。

中村修二

頂尖精密儀器

美日德基本壟斷,其中美國 10 家,日本 家,德國 家,英國 家。儀器指醫療、科研設備等,比如:顯微鏡、光譜儀、引力波探測器、拉曼成像儀、測量儀等等。美日都是諾貝爾獎大國,日本從 2000 年開始基本每年一個諾貝爾獎,其中之一就是離不開其高端儀器的製造使用。

赤崎勇

全球碳纖維

碳纖維在新世紀和未來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高端軍事、工業、生活、汽車、飛機等等都離不開。碳纖維技術基本被日本東麗、東邦、三菱麗陽壟斷,目前中國 T800 還不能完美量產,東麗目前已經在玩 T1100G 了。波音,空客是東麗的常客。空客在 2010-2025 期間要從東麗進口價值 21-32 億(約 105 至 160 億台幣)的碳纖維材料,波音也一樣。

江崎玲於奈

全球工程器械

就工程器械而言,世界排名依次是卡特彼勒(美國)第一、小松(日本)第二、terex(美國)第三、日立(日本)第四,中國徐工進入前十。

歷史上最大(8100tm)的量產記錄的動臂塔吊(動臂自升式起重機是日本 IHI 株式會社生產的運搬機械。日本 IHI 也在本世紀初為自己的吳工廠造過一台起重力矩達到近 20000tm(65m-300t)的巨無霸,不過僅此一台不量產。

小柴昌俊

發電用燃氣機輪。

在發電用燃氣機輪是三菱重工(日本)、日立(日本)、西門子(德國)的天下,世界最高熱效率發電用燃氣輪機就來自日本三菱重工的 M701J,該型號發電用燃氣輪機熱轉換效率比 M501J 再次提升了 0.2%,刷新了世界記錄。 

三菱重工的 M701J,擁有單機 470 兆瓦,GTCC聯合循環 680 兆瓦的容量,它的熱轉換效率比 M501J 再次提升了 0.2%,再次刷新了世界記錄。2016 我國東方電力股份有限公司引進了三菱日立的燃氣機輪,是世界上投運的最先進 級,級燃機。

利根川進

以上例子只是浮光掠影,實則日本在 67 個核心科技領域領先。

所謂日本經濟失去的 27 年,實為科技創新的 27 年。

日本仍然是第二大科技國家,我們沈迷於唱衰日本的時候,他們正在為未來 100 年投資。

很多時候,國家實力的未來 PK,並不一定靠統計局的 GDP 數據,不靠帝吧的「雖遠必誅」,更不依靠震驚體的威逼利誘,而是科學大腦的正面產鋒,是諾貝爾獎得主的智慧沈澱,是技術話語的遠見卓識,是產業鏈的長期佈局。

從諾貝爾獎看出日本文化:強則謙虛,弱則突起

透過諾貝爾獎,我們看到一個真實的日本。

這日本諾貝爾獎十八羅漢的背後,是日本在晶片、機械、醫學、新能源、機器人、環境處理等領域都具有自己的核心力量,未來勢必有很多先發優勢。

我們除了需要學習「刀」的勇氣之外,

是不是也需要一些「菊」的內斂和反思?

是不是也要學習這個民族的嚴謹、自律和專注?

是不是也要更加重視教育和研發?

能不能把最優秀的科學家也印在紙幣上,致以隆重的懷念、最深刻的尊敬?

一邊是「唯美」的審美趣味追求,柔美到極致;

一邊是見識過充滿暴力的人性惡,殘酷到頂點。

諾貝爾獎對今時的日本意味著什麼?用另一種東方視角去看待,它將「菊花」與「刀」奇異地結合在一起了,折射出充滿矛盾的文化性格。

當然,不必過於去糾結這種文化意象,你強大後它就是菊,你弱小後它就是刀。

還是輕鬆面對,隨性欣賞這場偉大的科學盛典。

本文轉自公眾號 量子學派——專注於自然科學領域(數理哲)的内容平台

(本文經原作者 量子學派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日本真相:诺贝尔奖、菊花、刀〉,首圖來源:Pxhere,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破解癌症不治秘密!諾貝爾獎雙得主抓出,免疫系統「殺不了」癌細胞的主因
賭博=莊家必贏!用國中數學解析賭博方程式,結論只有「賭徒勝率為 0%」
「I love you」的翻譯不是我愛你,理科生該說:r=a(1-sin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