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課綱上路前的反思,均一董事長:為孩子而教,更為那群會考拿 C 的孩子們而教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均一董事長呂冠緯日前在臉書發出一則貼文,思考台灣最大的免費教學平台「均一教育平台」走過六年,累積至今已有 120 萬註冊使用者,該如何面對 108 新課綱?

台灣體制內外的教育機構正面臨一波轉化陣痛,有志投入的教師們,加速幫助下一代更有競爭力、學以致用,呂冠緯董事長的深省,提醒我們以科學翻轉教育的過程更不能忘記教育初衷。(責任編輯:鄧天心)

最近很常在反思均一到底在做什麼?

是做很多內容嗎?是,但也不是。

是做很厲害的 AI 軟體嗎?是,但也不是。

是教師培訓嗎?是,但也不是。

是要做教育倡議、政府對話嗎?是,但也不是。

是努力連結其他的課輔組織、NPO 嗎?是,但也不是。

上面的事情,都是策略,但真正的核心,只有兩個字: 孩子

「自學」讓孩子、老師自由

更明確的說,是那一些相對弱勢、有需要的孩子。

因為需要幫助這些相對弱勢、有需要的孩子,我們也需要幫助其他孩子,讓他們能自學。

一旦多數孩子能自學,老師的時間便可以空出來,不再只是對班上中間程度的孩子講述教學,而是可以走到最有需要的孩子的身邊。

因為需要幫助這些相對弱勢、有需要的孩子,我們也需要協助老師,讓老師能善用均一做差異化教學、個人化教學,這樣老師才有可能照顧到所有程度的孩子,特別是那些弱勢的孩子。

因為需要幫助這些相對弱勢、有需要的孩子,我們也需要與許許多多的家長對話,因為有社經背景能力的家長比較會是教師的壓力來源,而弱勢孩童的家長比較沒有能力替自己的孩子爭取。

若資源多的家長真的希望孩子能成長,其實關鍵不在要老師更多的關注,而是 期待老師能引導孩子走上自學之路,學生最終對老師的需求越少、越能自我驅動,代表孩子長得越成熟。如此,老師就有更多的心力,去照顧弱勢孩子

核心都是為了孩子,特別是會考拿了 C 的孩子

因為需要幫助這些相對弱勢、有需要的孩子,我們也需要開始跟更多課輔班對話,因為他們是非常重要的社會安全網,他們不僅關心孩子的課業,更是關心孩子這個人,從基本的吃飽的需要、到被愛的需要,逐步讓孩子願意參與學習。

但課輔班,特別是在偏鄉的課輔班要提供很專業的課程並不容易,因此均一也可以幫上忙。

不論均一直接、間接做什麼,核心都是為了孩子,特別是為了那 1/3 會考 C 的孩子、為了那 12% PISA 顯示不具基本能力的孩子、為了那 10 萬位低收入與中低收入的孩子,為了那些家裡有困難、沒有人疼的孩子。

有的時候,因為某一個專案做得不錯、均一使用量變大、人的稱讚變多、政府注意到,一不小心就忘記初衷是為了孩子,變的是為了規模化而規模化、為了系統化而系統化,被方法論本身給迷惑,等到有機會回神,才意識到,自己並沒有以孩子為中心。

剛好,最近在聽 Alex Wang 王政忠老師在 1 號課堂上所開的「上學到底學什麼?」的 10 堂課時,又被提醒了。

到底初衷是什麼?

覺得第 10 課非常有趣,是「更有效能的學習」,而我很認同政忠老師講的,「一直以來,每天面臨的困難點,就是如何帶領學生,從不想到想,從不會到會。只有從不想到想,不會到會,我們才有機會看到學生從好到更好。」

當我們從學生為中心的角度出發,就不會從科技為中心的角度去看事情,而會去想,我這個軟體,有沒有讓學生從不想到想,這個影片,有沒有讓孩子從不會到會,然後,均一能跟老師合作一起 1+1>2 的幫助孩子嗎?

回到以學生為核心,最終希望能給孩子的,就是終生學習的意願、態度與素養。而要孩子終身學習,大人自己可以先體驗。

不論你是老師、家長、政府官員還是教育 NPO 工作者,鼓勵大家可以利用許多小 App 在零碎時間學習,如對岸的「得到」或台灣的「1 號課堂」,還可以順道比較一下兩岸產品的差異(笑)。

Anyway,政忠老師的課蠻推的,可用手機直接聆聽:https://lihi.cc/K0cvi (聽說是有限的名額,就在這裡分享了)

再 10 天就是均一的內部策略會議,我們會回到初衷,去想想接下來可以怎麼更跟大家一起合作,來幫助這些孩子。

__

(本文經原作者 呂冠緯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圖片來源:YouTube。)

延伸閱讀

19 歲科技義俠,研發一款「按一鍵,法院見」app 助貧扶弱

負面新聞越看越無感,網路生成的「同情疲勞」是否無法避免?

教科書常客「居禮夫人」改名討論,教育部:不改,用公版翻譯

南進政策台灣人英文撐的起嗎?AppWorks 林之晨:台灣很缺「英文教育」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