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黑鏡的科幻電影新標竿!內容只有「瀏覽器視窗」,卻嚇到你喊不要不要

網絡謎蹤 資安 偷窺 跟蹤 黑鏡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網路將世上大多數的人都牽在一塊兒。我們說網路將彼此的距離拉近,兩個人相隔兩地,美國、台灣也可以照樣談場轟轟烈烈的愛情。社群媒體將我們距離拉近,國中同學走向不同人生道路,但也能用圖文了解生活瑣事。我們的人生幾乎與網路世界重疊。

但你我都知道,網路上我們都沒有隱私。只要他人擁有你的帳號密碼,你不認識他,但他卻可以搜遍你人生的一切。(責任編輯:陳伯安)

說一個你一定有過但你的父母輩未必有過的體驗:

當你正在電腦上看什麼的時候,突然有人出現在你身後,問在看什麼,你慌張地關掉螢幕,掩飾說沒什麼,欲轉移話題,身後的人於是露出一副狐疑的表情。

那麼問題來了 ——

你在隱藏什麼?

你會不會也曾好奇過別人向你隱藏了什麼?

這不是什麼陌生的問題,這是存在於人人身上的隱形問題,由來已久,大多時候它是無害的。

但是現在,像這類原本隱伏於暗中的問題因子,顯然已積聚為騷動不安的力量,隨著信號散布於所有電子通訊覆蓋之處,正在平靜的表面之下暗流湧動。

我們顯然也已經察覺到了這股暗流,於是越來越多的影視作品開始描述對這股暗流的恐慌。

月末在美國上映的電影 《網絡謎蹤》,就是這樣一部作品。

《網絡謎蹤》| 豆瓣評分 9.1

網絡謎蹤故事不新鮮,但是卻點出人對科技、網路的恐懼

電影英文名 searching,可以有兩方面的解讀:

搜索  —— 一切信息可搜索,卻搜索不到最親近的人,這是此片的故事核心。

尋找  —— 螢幕 另一邊的那個人,是我們以為的那個人嗎?這是此片的主題,也是讓人細思極恐的地方。

《網絡謎蹤》的故事並不新鮮 ——

女兒失聯,父親通過網絡層層深入,最終瞭解到女兒真正的內心並尋回女兒,但它好在多次反轉的情節設置,而此片的另一個叫好之處就在於,以網絡自己的面目去講述網絡,即 一個從頭到尾發生在操作界面上的故事。

這些操作界面帶著強烈的同時代感,是你再熟悉不過的日常對象:社交網站、 youtube、視訊電話、直播、監視器,甚至 PC 和  MAC 操作系統的切換 ……

正是以上這些關鍵點,讓我聯想到了另外幾部影視作品,如果說《網絡謎蹤》是 被網絡主宰的恐懼所催生的作品 ,那麼在它之前的這幾部作品,其實也早就嗅出了那些隱秘的威脅。

與其說令我們恐慌的是科技,

不如說是隱藏在科技背後的人性

我們似乎更擅長網路聊天,所以漸行漸 遠直至「失蹤」 

最初注意到《網絡謎蹤》,是因為這樣一個細節:父親通過網絡尋找女兒,卻逐漸發現女兒不是生活中他所認識的女兒。

2014 年播出的《摩登家庭》 S6E16 集(第 6 季第 16 集),同樣玩了一把「失蹤 +操作界面」,算是最早玩家之一。懸疑片不宜劇透,就以《摩登家庭》為例,講講這一模式所基於的一些現實問題。

這一集故事大意為: Claire 手機掉水里,在機場等待登機的她只能用  MAC 與家人聯絡,因為發現聯繫不上女兒  Haley,於是利用網絡聯繫所有家人搜尋女兒,而這個故事始終是在 FacebookMessageGoogle Map 之類的界面上被推進。

不過是一個極為日常的「在臉書上聯繫家人推測女兒在哪裡」的過程,卻讓我們自覺:

比起面對面交流,我們顯然已非常而且更善於網上交流。

只要一個賬戶和密碼,我們就可以掌握一個人的隱私,甚至追蹤到一個人。

但即使我們再善於網上交流,掌握再多個人隱私,現實卻是,我們彼此疏離,漸行漸 遠,直至 「失蹤」的發生。

同樣的問題,區別在於《摩登家庭》做的是一個輕量化的問題展示,結局注定是有驚無險的大烏龍 ——女兒不過是關在房中睡大覺,而《網絡謎蹤》則毫不掩飾地給了一個觸目驚心的黑暗版本:失蹤是真的。

令人心憂的是,誰都不知道現實這個編劇給的會是黑暗版本還是喜劇版本?

其實在這一點上,還有另一個悲喜劇版本 ——《完美陌生人》。

電影中的手機是一個黑盒子,裝著我們的隱私和秘密,現實中隔著距離的你看到的我是一個偽裝的我,或者部分的我,但是當你看到黑盒子里的我,我們還能維持關係嗎?

網路上「匿名」講話如同戴面具,因為不會受懲罰所以大放厥詞

在《網絡謎蹤》另有一個細節,即當女兒  Margot 失蹤的消息發佈時,不可避免地出現了蹭熱點、搏關注,以及網絡暴力。

說到這裡想先講講瑞典,這是一個在諸多方面都十分先進的國家,比如道長之前就講過瑞典在生育政策上的先進,再比如說將推特與國家聯繫起來,大家可能第一想到的是川普,但瑞典也有這一方面獨特的高明之處。

2011 年,瑞典大膽地啓動了一個「瑞典監護人」項目,即每周將官方推帳號  @sweden 交給一個普通人管理,可以發佈任何不違法不商業的內容。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區別於傳統媒體所塑造的瑞典形象,希望借此激發外國人對瑞典更多的好奇和興趣。

據說當時第一位平民管理者發佈的第一條推特就是一個自慰笑話,並在發現掉粉絲數十人之後發推稱:「難道我對你們來說不夠瑞典嗎?」足以見得充分代表人民的  @sweden 變得有多大膽了。

此後,其他的平民繼任者們也在諸如吐槽川普、和丹麥互相調侃之類的事上繼續發揚這種幽默精神。

但最新消息稱,這個項目將於今年  月  30 日結束。據媒體猜測,原因之一可能就是網絡環境的變化。

2011 年當這個項目提出的時候,那時的社交網絡興起不久,可以說還處於「友好交流」的初代。

到了  2018 年,我們不得不注意到,網絡的戾氣在加重,網友的容忍度在降低,所以這樣一個風格多變又大膽的官方賬號,在一個假新聞零成本、網絡罵戰一觸即發的環境下,很容易變成攻擊的對象。

事實上, 2016 年  @sweden 的確開始受到網絡暴力。

為什麼會有網絡暴力?有這樣一個心理實驗,讓一群可以融洽相處的兒童帶上面具,其中一些兒童於是出現了明顯的暴力傾向。

簡單說, 網絡暴力的可怕在於匿名,匿於「網友」之名,混於烏合之眾,所以可以不負責任。

《烏合之眾》理想國書店有售

《烏合之眾》中有兩段精闢的解釋:

知道自己肯定不會受到懲罰,尤其是人多勢眾,法不責眾,會使得一個集體做出一個孤立的個體不可能做的行為,擁有孤立的個體不可能有的情感。

群體對於它認為是真理或錯誤的東西不帶任何懷疑,同時,又深知自己的強大,所以,群體既不寬容,又很專橫。個體可以接受矛盾,接受討論,群體永 遠都不接受。

在公共的集會中,一位演說家一點最細小的矛盾之處,都會馬上招致憤怒的叫喊聲和激烈的咒罵聲,只要演說家還堅持,就會被驅逐。

只要我有帳號密碼,其實你根本沒有隱私可言

在上面提到的「只要獲取帳號和密碼,就能掌握一個人的隱私」這一點,是《網絡謎蹤》中父親能夠找到女兒的事實基礎,同時,也潛藏著一個窺探的洞口。

諾蘭早期的電影《追隨》,描述了一個有偷窺欲的作家跟蹤別人的故事。

影片主題如這張海報的設計概念所示:「你以為你在跟蹤別人,實際上你已被別人跟蹤。」

網絡同樣具有這樣的魔力。

比如,是我們掌握了信息,還是我們被信息所掌握?

於網絡而言,我們不過是一串信息符號。

又比如,是我們在操作監視器,還是我們自己正在被監視?

2017 年,徐冰以一部實驗性長片《蜻蜓之眼》直刺問題核心。 同時,日本也拍攝了一部同樣主題的紀錄片《您的家電正在被窺伺》。

NHK 紀錄片《您的家電正在被窺伺》
《蜻蜓之眼》

就像《網絡謎蹤》中,只要父親得知女兒的密碼,就能知道被隱藏的另一面;就像《蜻蜓之眼》中,只要知道如何破解監控攝像頭,就能窺探他人最私密的生活,而破解攝像頭對於駭客來說「太簡單了」。

那麼既然對於網絡我們沒有絕對的掌控權,換句話說,我們也沒有絕對的安全系統對嗎?

還記得當年天才少年「菜霸」嗎?最初因為駭入天涯而成名,後來又成功駭入騰訊,一群科班出身的工程師被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打敗,似乎沒有什麼系統在他面前是絕對的銅牆鐵壁。

然而網絡上叱吒風雲的人物,生活中是一個格格不入,宅在家中的農村男孩。

電影《我是誰:沒有絕對的安全系統》中同樣描述了一群精通網絡技術的極客,在網絡中聚到一起,成立組織, 現實中卻是沒有存在感的 loser,缺乏生活熱情的社會邊緣人物。

但他們自詡正義,反抗權威,就像鮑勃 ·迪倫(美國民謠歌手)的一句歌詞唱道: 只有所有人都誠實坦率,人們才能離開法律。

資訊解放能夠拯救社會嗎?

BBC 紀錄片《駭客是怎樣改變世界的》將這些年輕的駭客描述為:「他們正在做的事情,可能在方法上是不對的,在法律角度上是不對的,但從他們的內心和道德角度,他們認為是對的。」

這是一種雙刃劍的思想。往好的方向發展,我們慶幸當年「菜霸」的行為僅僅是出於好勝心和好奇心,並未造成嚴重後果,甚至期間還利用駭客技術救助過一位企圖自 殺的女孩。

同樣,我們也欣賞維基所代表的精神: 真理想要自由,而我們想要解放它。

BBC 紀錄片《駭客是怎樣改變世界的》

但是如果走向了另一面呢?

卡巴斯基的「啄木鳥房」病毒實驗室,每天可以檢測到  34 萬個各不相同的惡意軟件,呈現出金字塔狀的三個層次:

最底層的襲擊佔了 90%,是會對電腦產生損害但不嚴重的網絡垃圾;

中間層的襲擊一般出於經濟動機,竊取錢財和密碼;

最頂層的襲擊僅佔  1%,但十分複 雜,集中了幾乎所有高級持續性威脅攻擊,以及對重要基建設施、通訊設施的針對性襲擊等等。

發生在八年前的「震網」事件,就是頂層襲擊的一個典型例子。

2006 年,伊朗向世界宣告核計劃啓動,同時迅速引起多國反對。

2010 年  月,當伊朗的布什爾核電站準備運行之際,伊朗官方宣佈,境內諸多工業企業遭遇一種極為特殊的電腦病毒襲擊,該病毒能秘密改變核工廠內離心機的轉速,這導致千餘台離心機永久損壞。最後,伊朗核發展計劃被迫延 遲。此即 「震網」事件。

到了這個地步,早已不是一群少年極客(中國用語:Geek,美國常用在智力高,但不愛社交的知識份子。)是否缺乏正確引導的的問題,而是權威是否缺乏基本原則的問題。也許另一個例子更直白,就是眾所周知的斯諾登稜鏡事件。

科技使生活方便,也使人性更肆無忌憚

網絡所代表的信息科技,能夠令人細思極恐的地方不止這三處,其實從《黑鏡》開始,我們就已經意識到科技是個潘多拉魔盒。

但與其說如今令我們恐慌的是科技,不如說是隱藏在科技背後的人性。

這份恐慌其實早就存在,只不過現在更加肆無忌憚。

影視作品可以將這份恐慌演繹至極端,以此警世,但離開影視回歸日常,這些問題似乎就變得遙 遠而飄渺了  —— 這些大概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吧,至少暫時不會吧。

可難免還是會閃過一絲憂 慮,我們會不會正在溫水中?

十七世紀的法國思想家帕斯卡有句名言: 那無限空間的永久沈默,使我恐懼。

這句話被看作對人和宇宙關係的認識。那麼對於另一個不斷擴大的宇宙 ——網絡來說,也許我們也應該如此時刻提醒自己:

那無限空間的永久喧嘩,使我恐懼。

看理想(ID:ikanlixiang)微信公眾號,作者:看理想君,「看理想,用文學與藝術,關懷時代的心智生活與公共價值 。」

(本文經原作者 看理想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你可以搜索到我的一切,可你不认识我 | 豆瓣 9.1 新片 〉。)

延伸閱讀

中國監控科技便宜賣給全世界:當人人都能玩偷窺,誰還有隱私?
美大學研發特製油漆,讓牆壁一秒化身「隱形監視器」輕鬆捉姦
你願意讓政府紀錄一切嗎?中國 1.76 億支監視器搭配人工智慧,用來預測「誰會犯罪」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