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創公司值不值得去?矽谷多次創業者:如果學習比穩定重要,就去吧

新創 創業 條件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台灣近年新創不斷冒出,很多人都帶著雄心大志創業。想當然爾,這增加了許多市場工作機會。那問題就來了,我應不應該加入剛起步、不太穩定的新創公司工作呢?這對我的職涯發展利多於弊,還是反之?

矽谷新創加速器 YC 的合夥人之一現在也在做新創,他經手這麼多案件,他對新創的發展跟個人成長是怎麼看的呢?(責任編輯:陳伯安)

有人說新創公司管理不成熟,未來不 穩定;

有人說新創公司個人能力進步快,有機會彎道超車。

那麼,我到底該不該去創業公司?什麼樣的新創公司值得去呢?

矽谷新創加速器 Y Combinator 的合夥人談新創,夠資格了吧

本文作者,矽谷知名網際網路連續創業者和投資者,曾擔任  Y Combinator 的合夥人,影響過  900 多家公司並資助了  130 多家公司的  Justin Kan將從多方面例舉入職新創公司的缺點和優點,並提出建議,不偏不倚,供你參考。 你可以在文章底部看到原文連結。

論你對自己的職業生涯有怎樣的規劃、怎樣的展望,我都能給你列出許多條加入新創公司的理由來。然而,作為一個創辦了多家新創公司的企業家,我也可以有理有據地告訴某些人他們是不適合去新創公司的。如果你恰好也在選擇傳統公司還是新創公司中猶豫不決,那麼可以看看我接下來所說的內容。

在正式內容開始之前我還要說明一下,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向大家提供未經篩選的、最原始的新創公司信息,方便大家在充分瞭解之後作出自己的判斷。

新創別去:管理系統比大公司差很多

新創公司普遍都有著非常突出的管理問題。這麼說聽起來有些誇張,但事實的確如此。

以前我喜歡開玩笑說世界上有兩種新創公司:一類是管理差勁的黑馬公司,另一類則是管理差勁的其他新創公司。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你去了一家新創公司,尤其是處於創辦早期的那種,那麼你很可能無法在工作中得到足夠的教導和指引。當然,如果你自己非常積極地敦促前輩來指導你,問題可能不至於那麼嚴重。

缺乏指導也不見得一定是壞事,這點我在文章後面會再提到。但敦促自己的領導和經理來指導自己這件事,很多人都會是非常抗拒的,對缺乏自主能力的人來說更是尤為困難。

我現在也正在經營著一家新創公司。在我看來,我們公司的管理人員表現得都很不錯(也希望他們能對我給出同樣的評價)。但說實話,如果要把新創公司的管理系統拿去跟一家著名的大公司比較的話,兩者還確實是差的比較 遠。

大公司在各個管理領域都有著多年的經驗:從員工入職,到管理培訓、目標規劃 ……它們能為員工提供完整的引導和教學,而這些也正是能助其走向成功的關鍵所在。

新創別去:新創薪水多,但放棄的是生活應有的平衡

想要靠一份新創公司的工作發家致富是不太可能的,這一點在數據上也得到過證實。新創公司的薪資水平在許多人的印象里似乎很高,但事實並非如此。如果你是為了得到高薪而加入的新創公司,那麼我必須告訴你,這絕對是最糟糕的理由。

有的人也許聽過  Google 按摩師、 Facebook 油漆工分到大量股票的故事,於是幻想著同樣的事情也會在自己身上發生。

如果你是抱著這樣的幻想加入了新創公司、甚至決定在新創公司呆一輩子,那麼你注定是會失望的。或許有朝一日你的確有可能獲得晉升、有機會拿到比那些普通的朝九晚五工作更多的報酬,但同時也請你記得考 慮一下其他幾個方面的問題:

一、你的風險偏好;

二、放棄 穩定性及工作生活平衡的機會成本。

新創別去: 新創每年都在愁資金,哪來的公司穩定性

在我搬到矽谷的  10 年以來,我有幸看到了這個地方日益成熟的過程。最早的時候,人們往往都是因參與一些有趣的前沿項目來到這裡,但這批人員的規模極少。

而如今,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才不斷湧入矽谷。他們想在這裡描繪出更好的職業軌跡、收穫更高的薪酬。而成批的大型科技公司也能同時保證其工作的 穩定性。

如果你想要的是我上述所說的那些東西,那麼你就不該來新創公司。近來我身邊有越來越多的員工,甚至包括那些我最近才親自招進來的員工,他們會找上門來問我:「我在這兒的職業道路是怎樣的?我的未來五年規劃是什麼?」

如果要實話實說的話,我的答案可能是:「我們連夠五年用的資金都沒有。」現在連資金都沒著落,要做任何五年計劃都是扯談。從公司的角度來說,我們的計劃自然是:努力存續下去、見招拆招、成為一家能延續數十載的公司。

但如果你想要我今天就拍胸脯向你保證工作的 穩定性,那我覺得你還是選擇去  Google 的好。

好了,現在我們再來講講你們最關心的內容:去新創公司的理由有哪些。在下面的每一條理由中,我都援引了我作為企業家的個人經歷。

新創得去:新創人手短缺,就算資歷淺也能接觸到稀有的工作經驗

在新創公司,你能接觸到自己完全無法勝任的、或是尚且無法做好的工作。 這點我在  Justin.tv 工作的時候就深有體會:那是八年前,我同樣是要去 YCY Combinator)的一場新創公司博覽會做演講,演講內容是介紹我當時的公司,我們還有幸通過那次活動招到了一名員工。

這位員工叫  Guillaume,來自法國,工作經歷不是很長,只有幾年。但僅僅在加入公司一年之內,他就掌管了我們應用框架後端的工作。Justin.tv 在當時可是排名全球  Top 150 的網站,在鐵路門類下的排名更是高達  Top 20(當然那時是 2010 年,門檻比現在要低得多)。

而且說實話,當時的他是完全不夠格做那種程度的工作的。如果不是因為他加入了一家人手短缺的新創公司,他可能永 遠都無法得到這樣的工作機會。後來, Guillaume 又轉而成為了  Justin.tv 的衍生公司  Socialcam 的聯合創始人。

Socialcam 在  YC  經歷了創業孵化後,在短短兩個月內從零開始培養了  1.28 億用戶。這一過程的學習密度對他來說是頗為不可思議的。如今,他已經作為聯合創始人創辦了又一家公司 Triplebyte。該公司的主要業務是幫助科技公司招募優秀的工程師。

新創得去:如果未來想創業,那得先去 新創瞧瞧

如果你想創辦自己的公司,那麼在一家新創公司工作能讓你學到許多寶貴的經驗。

再舉個例子 ——2012 年的時候,我創辦了一家叫做  Exec 的公司。同時我還招納了一名非常有天賦的工程師,他的名字叫  Finbarr。當時 Finbarr 還在  Groupon 工作,但他認為自己有朝一日要創辦自己的公司,於是決定轉而加入一家新創公司。從他身上我總結出了一點經驗,那就是要把你自己放在一個身邊的人都能推動你實現目標的環境之中。

和我一起創辦  Twitch 的聯合創始人  Emmett Shear 就總對我說:「你是你最親密的五個朋友的平均數。」如果你想創辦公司,那麼就該去跟新創公司的人做朋友。這點我是舉雙手認同的。

我們賣掉  Exec 以後, Finbarr 和在  Exec 結識的同事一起,創辦了自己的新創公司。雖然這家公司最終沒能成功,但他卻成功踏入了創業界,後來又創辦了另一家名為  Shogun 的公司。這家公司最近才離開了  YC 的孵化,如今正在迅猛發展。

在我看來,第三點是加入新創公司的原因中,最重要的一個。 接下來我要舉兩個例子,例子的主人公是和我一起創辦  Cruise 的兩名聯合創始人。我認為他們都體現出了學習效率的最優化,只不過他們最優化的環境不同,一個是在公司欣欣向榮時,一個是在公司日益衰敗時。

新創得去:新創是堂速成課,問題丟到手上想破腦也得學會處理

第一名聯合創始人叫做  Kyle Vogt。他從 MIT 畢業後直接去了  Justin.tv 工作。 Kyle 專業學的是硬體,我們最初一起共事時研究的也是硬體領域的解決方案,但他最後卻成為了一名聯合創始人,同時兼任電腦工程部副總裁。此外, Kyle 還是一名了不起的駭客及工匠手,總是能想方設法造出你需要的東西。但在我們創辦  Cruise 之時,他在擴展系統方面還不太有經驗,也不太會建造可擴展的技術架構。

雖然缺乏經驗,但  Kyle 卻從零開始,靠一己之力設計打造出了一個可擴展的、動態的視頻直播系統。剛建成時,這個系統還會不時崩潰。於是我們每隔  36 到  48 小時就得把他叫來,好讓系統起死回生。還有一次因為他休假了聯繫不上,我們只好點了一份披薩,讓外賣員幫我們把消息送到他的飯店去。

那時的  Kyle 並沒有多少歷史資料可以參考,於是他不得不在短時間內快速學習。後來  Twich 於  2014 年被  Amazon 收購。而彼時的影片直播系統,已經隨著  Kyle 的不斷改進,成為了北美帶寬消耗量排名第四的平台。

新創得去:新創是台個人能力孵化器,機會隨時會來緊抓著就能成長

另一名聯合創始人叫  Daniel,他在 Justin.tv 做實習生的時候認識了  Kyle。在加入新創公司的頭幾年中,他也可以說是給自己上了一堂速成課。有一次,出於工作目的,他請了當時還沒出名的 Jonas Brothers 樂隊來  Justin.tv 的網站上做廣播。

沒想到,爆紅的  Jonas Brothers 帶來的流量直接導致了  Justin.tv 基礎設施的全面癱瘓(也因此讓  Kyle 多了一個痛恨自己人生的理由)。雖然這時的  Daniel 還只是一名實習生,但他卻被委以重任 ——去和  2007 年最火的青少年樂隊談合作。這就又映證了第一條在新創公司工作的好處。要不是在新創公司工作,這種機會恐怕是一輩子也得不來的吧。

話說回來, Daniel 在最大化學習密度上也是一個極好的例子。只不過不同於  Kyle,他是在公司衰落的時候做到最大化的。我、Daniel 還有我們的朋友  Amir 一起,在  2012 年創辦了家政保潔公司  Exec。但在 2013 年底時,我們意識到這個行業發展空間有限,於是決定賣掉  Exec。我們最終選定了紐約的一家同行公司 Handy 開始進行協商轉讓。

轉讓的過程實在太漫長了。律師們耗費了大量的時間協商各個微小的細節,於是整個過程一拖再拖,導致我自己都覺得已經被榨乾了。於是我把  Daniel 叫過來,當了一把甩手掌櫃:「我要去休假了,Daniel。你來處理這事兒吧。」

我必須承認,我當時的做法是不太負責任的。但在  Daniel 接手之後,他卻在一個月內完成了整筆交易,而彼時的我還在泰國度假。雖然整個過程中我還會通過電話跟他聯繫,但他基本上是自己獨立完成了大部分工作。事後,他向我吐槽了整個過程有多麼糟糕。但他也表示,在這段經歷中他學到了交易協商的每一個細節。更讓人尊敬的是,當我們都因工作強度過大而想甩手不乾的時候,他卻在這樣一筆規模微小、體驗糟糕的交易中學到了寶貴的經驗。

兩年後, Daniel 已經成為了  Cruise 的聯合創始人。而後來  Cruise 則以十億美元(約 300 億台幣)的高價出售給了  GM(通用汽車)。Daniel 曾在先前的瑣屑交易中積累的協商經驗,最終在他的下一個公司中派上了用場。而這第二家公司,也顯然比前一家更為成功了。

總而言之,如果你認為學習比 穩定重要,那就來新創公司吧

無論如何,只要你加入了新創公司,就一定會有所收穫。不論公司最終成功或是失敗,你都會帶著有價值的經驗離開。

談到個人成長及學習效率最優化,我想在此引用  YC 合伙人  Paul Buchheit 常對創業者們說的一句話: 就學習曲線來說,截距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斜率。

我非常認同這句話,我也鼓勵大家能將自己放到一個成長和學習速度最大化的環境中去。無論你在新創公司與否,個人的成長與學習都應放在你職業規劃的第一位。

作者、公眾號: BitTiger

(本文經原作者 BitTiger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初创公司到底值不值得去?〉,首圖來源:Pxhere,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前百度救世主陸奇轉投 YC,要把矽谷著名孵化器帶進中國
知名新創加速器 YC 開課鬧出大烏龍:系統錯誤超收 5 倍,一口氣錄取 15,000 人
從國外回台參與新創,留洋博士:台灣是許多領域的隱形世界冠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