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慧冷知識】為什麼除了鋼鐵人的賈維斯以外,大部分的語音助理都是女生?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以目前語音助理的應用,大多都是被撩被調戲,偶爾查個天氣,好好陪聊似乎還是個夢想。照這樣的角度,語音助理被設定成溫柔、貼心的女生聲音也很合理。

盤點蘋果的 Siri 、亞馬遜 Alexa、Google Assistant 等知名的語音助理,普遍都是女生聲音,甚至電影《她》男主角因為語音助理性感的聲音而產生情愫;唯獨電影《鋼鐵人》東尼·史塔克的管家賈維斯(Jarvis)低沈的男聲顯得萬綠叢中一點紅。

沒有形體的語音助理,為何會被默認成女生?本文帶你一探究竟。(責任編輯:鄧天心)

公眾號:新週刊 ID: new-weekly

目前世界上最酷的「語音助理」,明明是個大叔——鋼鐵人東尼·史塔克的老朋友兼管家賈維斯 (Jarvis)先生,出了名的聰穎、周全、可靠,能陪史塔克插科打諢、造甲打人、飛天遁地,熟知史塔克的一切,總能在絕境裡沉穩地找出應對之法。

除了高雙商、科技感,賈維斯的魅力還來自一口「超酥電音倫敦腔」。

為賈維斯配音的「炮總」保羅·貝特尼,用聲音塑造一個既有人性溫度,又富機器冷冽質感的伙伴。

《鋼鐵人 2》配音導演對保羅·貝坦尼的發揮讚不絕口,認為他演繹了賈維斯介於真人和人工智慧的微妙語感,一種剛剛好的「有距離的親切感」,「因為對一個孤獨者來說,這(人工智慧)是唯一能與之親近的人」。

賈維斯終究是電影裡虛擬的遙遠夢想。

現實裡,人工智慧重要形態之一的語音助理,反是女聲居多。

比如眾所周知的 Siri,在古斯堪的納維亞語中就是「一個可以指引你勝利的美麗女人 」的意思。

挑管家,你會選摩根·費里曼還是史嘉蕾·喬韓森?

 

TO 編按:

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這位性感女神曾配音過一部科幻電影《雲端情人》,而該電影剛好就是在講述一名男子與人工智慧開發出的女性聲音戀愛的故事。

而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則是臉書執行長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日前舉辦 Siri 語音助理票選中,費里曼以其熟悉、低沈的嗓音大受網友歡迎。

在現實中複製一個賈維斯?天方夜譚。

在家裡安一個專屬人工智慧助理?有錢的聰明人辦得到。

祖克柏自製的同名智慧助手 Jarvis AI,以手機 App 連接,能在家裡實現多場景互動:早安問好、會議安排、溫度自動調試、教孩子說普通話、連接視訊會議、識別門口訪客、播放祖克柏一家最喜歡的音樂和電影、加入家庭遊玩、提醒孩子安全情況…。

Jarvis AI 是天才企業家的半玩票之作,很好地代表了目前的人工智慧發展水平,按科技發展段位來看,姑且算個乞丐版的賈維斯。

祖克柏曾公開讓網友票選 Jarvis AI 配音員,毛遂自薦的小羅伯特·道尼意外落選,老戲骨摩根·弗里曼獲得高票,眾望所歸。

於是老爺子的聲音被合成語音,成為智慧之家的「管家之聲」。

費里曼和保羅·貝坦尼的聲線不同,一個輕柔沉厚,一個凌厲果決,都是好男嗓。

但費里曼的聲音迴盪在家裡,初想很酷。

Jarvis AI 的演示影片中有這麼個場景:夜裡,祖克柏一家三口在床上游玩,祖克柏仰頭,對牆壁說——「接下來,我們該撓誰的癢癢呢?」

費里曼的聲音從高處飄來:「我覺得,應該撓 Max(祖克柏的女兒)……」嗯,這確實很科幻。

實際上,費里曼更適合在一個戰鬥型人工智慧中獻聲,符合他老謀深算的智者設定。

在已有人工智慧的定位裡,鞍前馬後陪你打怪冒險的多是男性;生活服務、情感助理等功能,交由女性完成更佳。

影視劇裡有太多例子。1982 年的連續劇《霹靂遊俠》,老派但酷炫的 Kitt 型汽車是許多人年少時的夢想,龐蒂亞克火鳥的外觀和悶騷大叔的內核,自帶「幽默系統」,愛吐槽,擅講冷笑話,成熟男性的聲線裡洋溢著攻無不克的自信。

2013 年的科幻愛情電影《她》裡,善解人意、寧靜溫柔,而且進化飛速的珊曼莎(Samantha)讓所有人淪陷。

史嘉蕾·喬韓森用她沙啞性感的聲音,俘虜了男主角和觀眾的心,讓各種撩騷的情話充滿吸引力。

回到前面的場景:如果祖克柏起床後、逗娃時、看電影前,聽到的都是類似史嘉蕾·喬韓森的聲音,將會如何?是不是比黑人大叔來得更和諧點?

用戶期待的,大都是溫柔的、解壓的、富有情感的女聲。

語音助理是人工智慧應用的重要形式,而在語音助理設定中幾乎都默認女聲。

史丹福大學傳播學教授克里夫德·納斯(Clifford Nass)在《連線語音》(Wired for Speech)一書中指出:人們比較能接受女聲幫助解決問題,女性更能善意地幫助別人得出結論;男聲在潛意識中會給人一種「用這方式去解決」的命令感,有權威性和主導感。

男性的聲音也可能意味著力量甚至暴力。

帶有威脅性的男聲從 HAL 9000 說起

《2001:太空漫遊》裡屠殺宇航員的「HAL 9000」電腦,曾讓很多科技公司擔心用戶產生不好聯想,於是在產品中多使用女聲。

後來的數位設備同時提供男女聲,是為了避免性別歧視的指控。

有史以來,女性聲音發揮著「姿態謙恭有禮、吸引男性注意」的作用:從 1878 年世界上首位女性電話接線員艾瑪·那特(Emma Nutt)、二戰時期戰鬥機向飛行員發出的「Bitching Betty」警示聲,到 Siri 初代聲優蘇珊·本內特(Susan Bennett)、微軟小娜的默認聲優(同時是遊戲《光暈》中的柯塔娜的配音)簡·泰勒(Jen Taylor),以及目前遍地開花的語音助理,一向如此。

目前最知名、應用最廣泛的語音助手是蘋果 Siri,默認女聲,只有阿拉伯語、法語、荷蘭語和英式英語默認男聲;水準稍勝 Siri 一籌的 Google Assistant、三星的 Bixby,同樣默認女聲;與亞馬遜智慧喇吧 Echo 一同走紅的語音助理 Alexa,被稱為「美麗的女士」;微軟的小冰和小娜,顯然是女性命名。

其他的語音助手,日常如車載 GPS 導航,特殊如日本機器人餐廳等,也都是女聲居多。

這些常見的語音助理都給出了男性語音選項,但廠商默認、用戶期待的,大都是溫柔的、解壓的、富有情感的女聲。

電影《成人世界》導演威廉·唐南(William Tannen)傾向於機器人的聲音要「可愛」,因為這樣的聲音更容易被接受和信任。

從這一點上看,女聲顯然更有優勢。威廉·唐南表示:「對於助手的角色,人們都會希望她隨和、平易近人,帶來積極的影響。」

這種對「親切的聲音」的本能需求,也可以從生物學得到解釋。

克里夫德·納斯曾說:「找到一種人見人愛的女聲要相對更容易些,因為人們的大腦在發育過程中就更偏愛女聲。」這是一種生物學本能反應:人類在子宮內容易對媽媽的聲音有反應,而對父親和其他女性都沒有。

用戶對語音助理抱有幻想,甚至性幻想。

語音助理多採用女聲,還有一個符合人性的理由: 根據一份由亞馬遜、臉書、谷歌和蘋果提供的數據,在科技領域工作的女性員工只佔 30%;女員工的稀少,讓男性工程師不自覺地嚮往使用女聲

寫程式是一種需要定義的語言,這些定義由工程師編寫,因此可能含有他們腦子裡根深蒂固的偏見和微妙的權力結構認知。

機器人與人工智慧的專家凱瑟琳·理查德森(Kathleen Richardson)對此表示:「我們認為這恰恰可能反映了一些男性對於女性的看法,他們認為女性不是一個徹底獨立的人,就和語音助手差不多。」

這一點能讓人聯想起男性某些惡趣味。

幻想自己功成名就有個女祕書;調戲年輕女接線員和調戲 Siri,這些幾乎是同一個出發點的行為——當然,如果那些人知道自己調戲的語音助理是個大媽(比如 iOS7 之前的 Siri 初代配音員蘇珊阿姨),這種怪異的滿足感可能減退不少。

在想像力過於豐富的宅男們畫筆下,Siri 被描繪成會唱歌的萌妹子、玩制服誘惑的少婦和剛發育的少女,甚至有人幻想史嘉蕾·喬韓森成 Siri 本尊——杜蘭特只想喝史嘉蕾·喬韓森的洗澡水,宅男們瘋狂到想爬進手機去找史嘉蕾·喬韓森,去找那個勾魂索魄的聲音主人。

你想和一個什麼樣的人工智慧聊上 20 分鐘?

和你的語音助理聊上 20 分鐘。

目前還是一件比較困難的事情,科學家正在為「形成長時間的、自然而富有邏輯的對話」而努力。

大量的實際比較測試表明,眼下只有 Google Assistant 能接近這個標準。

知名數位評測機構 MKBHD 的黑人小伙馬爾克斯(Marques),給目前世界四大語音助手(Google Assistant、Amazong Alexa、Bixby 和 Siri)做了個測試,其中除 Siri(馬爾克斯使用的英式英語的 Siri 默認為男聲)之外,全是女聲。

測試結論是,Amazong Alexa 更像一個「真正的女性」,親切感和擬人度最高;Bixby 的節奏和情緒也很像真人,而且能完成「搜索 Uber,找到排名第一的那個 App 並下載安裝」這樣的複雜指令。

綜合來看,Google Assistant 領先一步。

它能夠準確回答「今年的 NBA 總冠軍是誰?誰是他們的控球後衛,他多高?」這種有內在關聯的問題,能判斷出「他們/他」具體指代什麼,不會當成新問題逐個回答。

所以如果要找個語音助理,嘗試稍微聊久一些,目前 Google Assistant 無疑是最佳選擇。

不過 Siri 也有硬傷:廣告公司 J. Walter Thompson 和 Mindshare 聯合進行的一次調查顯示,Siri 的自我進化速度不及競爭對手,理由是蘋果因為在意用戶數據的隱私而放棄了機器學習功能。

回到文章開頭所說,祖克柏造出了他的 Jarvis AI 已經足夠聰明,也很好地展示了人工智慧技術的現狀,但離電影裡的賈維斯的程度還差得遠。

目前來看,我們依然處在一個「可用可不用、用了未必靈」的人工智慧發展階段,而現有的語音助理,也只是一個無聊時調戲小姐姐、有事時偶爾勞煩她們做點基本動作的階段。

在進入真正的「賈維斯時代」前,這些小姐姐和阿姨的聲音,應該還會陪伴我們多一些時日吧。

關注公眾號:新週刊 微信:new-weekly

__

(本文經公眾號 新週刊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為什麼智能語音助手多是女聲?〉。)

延伸閱讀

【超神祕聲音檔】人人聽到的都不一樣,你是「Yanny」派還是「Laurel」派?

AI 辨識+語音助理:美國新創 Aira 打造出一副幫盲人看清世界的眼鏡

當年的 Siri 只是個半成品?蘋果管理失靈讓最強語音助理走向衰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