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AI 建設優勢何在?李開復:政治體制、在路燈下也要讀書的知識飢渴

李開復 AI 人工智慧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本書】李開復在 20 年前曾經到中國跟中國學生討論影像辨識技術。他看到中國學生為了獲取新知,擠在窗邊看演講、站在路燈下讀書的情況,深感希望。

李開復寫《AI 新世界:中國、矽谷和 AI 七巨人如何引領全球發展 》,告訴你這位微軟、Google 前副總裁是怎麼看待 AI 的局面。中國的科技加速又會帶給 AI 技術什麼樣的改變。(責任編輯:陳伯安)

1999 年,中國的研究人員對 AI 的相關研究仍然一無所知,讓我來回溯一下這段不算很久以前的故事。

那年,我到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演講,介紹我們微軟亞洲研究院(Microsoft Research)正在進行的語音和影像辨識技術的研究。中科大是中國頂尖的工程學校之一,但它的地點和北京比起來較為偏遠一點,位於中國中部的安徽省合肥市。

演講那晚,大量學生擠進了演講廳,沒有門票的人就擠在窗邊看,希望能夠聽到一些演講內容。我感受到他們的熱情,就請主辦方開放走道的位置,後來都坐滿了,還有不少人坐在我身旁的講台周圍。

我逐一介紹了語音辨識、語音合成、3D 圖形學、機器視覺的基本概念,現場的學生都聽得很專注,也用心抄筆記,對我提出了一些問題,例如相關領域的基本原理和實務應用。當時,在 AI 研究方面,中國明顯落後了美國十年以上,但這些學生就像海綿一樣,用力吸收來自外界的所有知識,我明顯感受到演講廳內學生的興奮情緒。

二十年前,中國學生沒有新科技的知識,只能閱讀過時、翻譯拙劣的教科書

這場演講持續了一段時間,在我離開演講廳時,天色已晚。我朝向校門口走去,準備離開。學生宿舍就在路的兩旁,整個校園安安靜靜,路上沒什麼人。突然間,好像約好了一樣,學生魚貫走出宿舍來到路上。我站在那裡,心想發生什麼事了?整個場景就好像慢動作的演習一樣,而且還是默劇版的。

直到他們坐定在路旁、打開課本,我才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宿舍在晚上 11 點熄燈,想要繼續念書的學生很多都走出來,在路燈下繼續看書。在黃澄澄的燈光下,我看到的是上百個中國最聰穎的年輕工程人才。當時,我並不知道,這其中有一人日後成為中國最重要 AI 公司之一的創辦人,就這樣在合肥昏黃的路燈下,硬是多擠出一點時間 K 書。

這些學生讀的教科書,很多都已經過時了,或是翻譯品質很糟糕。但是,那是他們所能夠獲得的最好讀本了,他們讀得津津有味,想要吸收每一滴知識。二十年前,中國的學校很少能夠上網,出國留學更是困難了,除非能夠拿到全額獎學金。被看到書邊都磨損了的教科書,以及偶爾才會有的訪問學者演講,是他們一窺全球 AI 研究現況的唯一窗口。

二十年,今非昔比了。

中國逐漸趕上科技強國,靠的是在路燈下也要讀書的知識飢渴

我提過,打造 21 世紀的 AI 強權,需要四項要素:豐富的大數據、堅毅不撓的創業家、訓練有素的 AI 科學家,以及政策大力支持的環境。

在此,我將會評估 AI 專業和政府支持――的發展情勢。我認為,在人工智慧實務應用的年代,矽谷的精英專家優勢將逐漸失去上風,至於在政府支持這一塊,中國技術實利主義的政治文化,將有助於更快部署翻轉賽局的新科技。

隨著 AI 滲透到經濟體系更廣泛的層面,優秀 AI 工程師的數量,將比精英研究人員的質量更具重要性,也更能夠產出豐厚的回報。在人工智慧實務應用的年代,真正的經濟實力將不只是來自那一小群頂尖科學家的突破,也來自一批人數眾多、訓練有素的工程師,和堅毅不撓的創業家共同攜手利用那些研究發現,打造出翻轉賽局的公司。

中國正在訓練這樣的大軍,我在合肥演講後的二十年間,中國的 AI 科技界逐漸追上和美國的落差。雖然在超級巨星級的研究人員方面,美國仍是一枝獨秀、獨霸全球,但中國的公司和研究機構,已經有一批訓練有素、各司其職的工程師,可以有效協助 AI 的部署應用。中國能有如今的發展,靠的是結合了我在合肥目睹的那種對知識的強烈渴求,以及取得全球頂尖研究成果的管道大增。

中國 AI 創新發展神速,李開復:中國體制有助加快部署 AI

現在,中國的 AI 學生不再像二十年前那樣,在昏黃的路燈下苦讀過時的教科書,他們善用 AI 的開放性研究文化,直接從源頭吸收第一手的知識,不但可以瀏覽網路上最新發表的論文,也可以在微信群組裡辯論頂尖 AI 科學家使用的方法,或是透過手機觀看他們的授課影音串流。

這麼便利、多元化的連結,讓中國的 AI 科技界得以在智識層面追趕精英水準,訓練出新一代求知若渴的研究人員,對 AI 的發展做出高水準的貢獻。這也讓中國的新創公司將先進的開放源碼演算法,運用到實用的 AI 產品上,包括無人機、刷臉支付系統、智慧型家電等。

這些新創公司努力爭食著 AI 這塊大餅,在這個領域,只有幾個大咖玩家稱霸全球,也就是所謂的「AI 七巨人」:Google、臉書、亞馬遜、微軟、百度、阿里巴巴、騰訊。這七巨人勢力平分秋色落於美國和中國,為了能夠主導 AI 型的經濟體系,出手相當大膽,捧上大把現金和令人眼花撩亂的豐富大數據爭奪 AI 人才。七巨人正在為 AI 時代鋪設大範圍的「電網」―― 私人控制的運算網絡,讓機器學習分布到整個經濟體系中,自己則是扮演起「公用事業」的角色。對重視開放 AI 生態系統的人來說,這個現象令人擔憂,對中國興起成為 AI 強權,也是一塊隱形的絆腳石。

不過,想讓 AI 的力量深入經濟體系的各個角落,只靠私人公司是無法做到的,還需要高度支持的政策環境,政府直接支持可以加速整個環節。我曾提過,柯潔敗給 AlphaGo 不久後,中國國務院發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希望中國在 2030 年成為世界主要人工智慧創新中心。中國各地也火紅進行著各種「雙創」活動,大量的新資金不斷地湧入,還有各種對新創公司的補貼優惠,以及政府慷慨的採購合約,都加速了中國的 AI 發展和實際應用。

中央政府對 AI 的發展規劃,改變了各地方政府的施政方針,將政策轉向 AI 創新。全中國上下積極向上的政府官員,無不爭先把家鄉建設成 AI 示範城市。在他們的發展藍圖裡,有無人車的專用車道、大眾運輸工具上有刷臉系統,還有「城市大腦」(City Brain)可以改善交通流量。

(TO 編按:阿里雲之父王堅出手!用大數據打造「城市大腦」,解決城市公共資源問題

在這些行動的背後,隱藏著中美政治文化的一項核心差異――美國自由、好鬥的政治體制,積極懲罰任何對技術升級的投資失利或浪費;而中國的技術實利主義,則是獎勵主動投資與採用。當然,這兩種體制沒有任何一者有資格主張客觀優越性。現代史上,美國在個人自由和科技成就的長期卓越表現,舉世無可匹敵。

不過,我相信,在人工智慧實務應用的年代,中國的體制與推廣方法,將有助於加快 AI 的部署應用,生成更多的資料和數據,播下未來成長的種子。這是一種永續發展的自我循環,藉由數位資料的神奇力量、創業家的膽識、辛苦學來的專業技能,以及強烈的政治意志,持續良性循環下去。在了解中美兩個 AI 強權的發展對比之前,我們得先了解兩國的專業知識來自哪裡。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AI 新世界:中國、矽谷和 AI 七巨人如何引領全球發展 》,由 天下文化 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李開復 Facebook。)

延伸閱讀

鴻海 AI 佈局玩真的:5 年將投資台幣 100 億,吳恩達、李開復、翟神都到場支持
李開復談 Google 都在用的領導秘訣:為什麼該跟績效最好的員工分手?
阿里雲之父王堅出手!用大數據打造「城市大腦」,解決城市公共資源問題


無法突破「智慧製造」升級瓶頸?

回答 5 個關鍵大哉問,找出問題癥結點!

馬上破解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