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破產、賣身、醜聞纏身,日本老牌企業依然堅韌不拔的原因何在?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日本企業近年似乎衰退了?去年東芝、索尼、三洋、夏普、索尼、三菱、鈴木等日本知名企業,紛紛陷入虧損、造假的泥潭。1996 年,日本上榜企業多達 99 家,與美國並駕齊驅,到了 2016 年,僅剩 52 家,比 20 年前,銳減了近一半。

日本製造光榮似乎不如從前,不過其實把日本企業跟國外其他相比,則發現雖然成長趨緩,卻很穩定。這篇文轉自公眾號加州分析員,將日本跟國外企業成長做比較,透過個案分析,告訴你低調、穩札穩打的不敗祕訣。(責任編輯:鄧天心)

公眾號:加州分析員  ca-analyst

中興事件給中國打了一個 wake up call ,所謂中國高科技企業其實只是一個組裝廠。

中國國內輿論過於捧殺了中國某些產業,造成了不切實際的幻象。

而另一方面,中國對外卻過於輕視國外企業,其中最明顯的就是所謂日本企業衰落論。

這一正一反,對民族自尊心是有不少的提升,但卻逐漸磨滅了獨立思考和對自身的反思。

輿論很容易從某些日資公司在中國關廠來證明他們不行了,例如:Nikon;又或者是日本企業在家電領域的退卻認為他們不行了。

又或者是從日本青年對他們企業管理制度和薪酬漲幅的不滿認為日本企業不行了。

這些都是管中窺豹,下面分析員帶大家看一下日本企業的真正實力。

別從「倒了幾家」評估企業實力

看一個國家的企業是否衰落了,首先可以看一下他們在全球產業利潤份額的變遷。

下圖是 MSCI 全球指數里面四大地區上市公司從 2000 年至今的利潤份額變動。

(MSCI 公司是一家美國股票基金、收入型基金、對沖基金股價指數和股東權益投資組合分析工具提供商。)

可以看到日本企業的分額一直都保持在 10% 左右,長線看沒有所謂的衰落,反而是歐洲企業的份額在不斷下降。

而新興市場利潤份額在穩步提高,裡面包括了中國最賺錢的一群企業例如 BAT(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騰訊(Tencent)三家網際網路公司的統稱),中移動和各大銀行。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在每次經濟危機利潤都會轉負,那是因為它的出口型消費端產業比重很大,對需求端特別敏感。

上圖中一個邏輯缺陷就是它受到指數編制條件的影響。

但分析員認為從長期趨勢看不會過於扭曲相對份額走勢。

再從發達國家三大地區歷史盈利走勢看也不能得出日本企業衰落的結論:


另一個角度是看利潤絕對值的變化。

下圖是東證指數 Topix 從 1969 年至今的每股盈利 (EPS) 。

截至 2018 年 3 月財年的 EPS 是 120 ,比 2008 年高點增長了大約 50%( 和標普的 EPS 增長差不多 ) ,和 89 年大泡沫頂部相比則增長了 1 倍多。


更令人讚嘆的是,日本企業這種盈利增長是建立在過去十年名義 GDP 和 GNP 增長一般在 2%-2.5% 左右的基礎上的。

對比一下中國企業 ( 全範圍 ) 的盈利增長,在過去十年名義 GDP 增長近 2 倍的情況下 ( 年均 12.5% 左右 )

2017 年的盈利也就比 2008 年高點增長了 60% 左右。 兩國的企業盈利質量一對比,高下立見。

日本企業另一個突出的地方是他們保守的資產負債表,有 接近一半的企業持有淨現金,這是負債累累的中國企業遠不能比的

就如上面所說,日本企業面對需求端的衝擊特別大,所以它們選擇了保守的資產負債表以備戰困難時期。


保守的資產負債表和日本企業在技術領域的競爭優勢,日本企業總體上熬過一次又一次的衝擊。

數位衝擊:柯達跟富士軟片

下面以富士軟片(Fujifilm)為例簡單講一下日資企業如何在困境中翻身。

當年富士軟片(Fujifilm)行業兩大巨頭分別為美國柯達和日本富士。

但在數位相機的衝擊下,柯達在 2012 年初申請破產保護,而富士卻大力發展出訊息產業 information solutions ( 主要為醫療影像,製圖 ) 和文件產業 document solutions ( 主要復印機 / 打印機及相關辦公室服務 )

股價從 2012 年低位上升了 3 倍。

柯達除了未能在新業務領域取得突破,其資產負債表上龐大的養老金和負債也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由於後期柯達甚至連 EBITDA 都是負的,債權人看不到償還本金的希望,公司管理層覺得還不如直接進入破產保護。

富士菲林業務板塊歷史利潤構成,影像菲林業務銷售收入現在仍佔 15% ,但是基本已經能盈虧平衡。

日企不死傳說:Canon 跟 Nikon

再來看一下另外兩家在中國媒體眼里風雨飄搖的企業,Canon 和 Nikon。

下面是兩者歷史分部門的經營利潤圖。

可以看到兩家業務大頭都集中在相機和光刻機兩個部門,而在最近五六年經營利潤基本平穩,雖然比 07 年的光輝時刻差了一大截,但是也不存在衰落之說。

但如果我們看一下他們的需求端市場,估計大家都要為他們鼓掌。

首先看一下數位相機市場,從市場頂峰市場容量下降了 60% !

由於經營槓桿的存在,市場容量下降對於企業經營利潤打擊比收入更大,然而兩家寡頭挺住了。


再來看一下光刻機市場。 這是一個過去 10 年市場容量沒有增長的市場,而兩家日本公司卻被荷蘭的 ASML 搶去更多的市場份額。

在兩個主要市場非常不友好的情況下,Conan 和 Nikon 還可以保持住經營利潤,分析員覺得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總結

最後總結一下,日本企業作為一個 整體競爭力在全球範圍還是非常高 ,其利潤可能會隨著經濟周期而變化,但是其核心競爭力卻可以讓他們穿越週期。

從生產要素的角度看,日本企業擁有最頂尖的技術,最便宜的資金和最穩健的資產負債表。

在勞動力和土地這個生產要素上日本大幅落後,但是日本企業通過 全球開設生產基地 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這個問題。

中國新能源車達到什麼技術水平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豐田這家被中國輿論喊了幾年將被彎道超車的企業,創造了歷史盈利新高,等於兩個騰訊,或者三個阿里、華為,又或者 15 個吉利。

公眾號:加州分析員  ca-analyst

__

(本文經公眾號  加州分析員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传说中的日本企业衰落 〉,圖片來源:wikipedia。)

延伸閱讀

從 Honda 打下美國機車市場的成功故事,看出「企業戰略」的真實面貌

【非典型中國企業】不靠中國政府撐腰、威脅大立光地位,中企舜宇的經營秘訣是什麼?

日本 LINE 捨棄 Line Mobile 事業主控權,背後有什麼企業佈局考量?

人類陷入空前數據絕境

量子運算數秒瓦解所有加密技術!企業毫無抵擋之力 搶先報名 12/6《2019 未來科技展》量子加密場次 找到資安機制一線希望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