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乘巨頭「滴滴打車」再爆姦殺案,對司機把關的漠視成幫兇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除了譴責滴滴,還能做些什麼?」滴滴出行旗下的共乘平台「滴滴順風車」連續在半年內有兩起女性乘客被性侵殺害的案件,引起中國網友群情激憤。

在上半年滴滴順風車才因其廣告充滿軟性性暗示等字眼如「約」、「順眼」及許多男性司機對女性乘客赤裸物化的評價而飽受輿論。日前整頓過功能,減少司機能拿到的乘客資訊,但這樣的大費周章,在本月 24 日又有駭人意外後,中國媒體檢討其根本只是在做表面功夫而已,直指母公司「滴滴出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過於寬鬆的司機審核資訊、缺乏車型車種的安全檢核等,豢養出許多全職順風車司機甚至引狼入室,參考國外成功案例,嚴格的駕駛人審查制度、非營利,才能讓「搭順風車」不至淪為社會安全的死角。(責任編輯:鄧天心)

 

滴滴宣布從 8 月 27 日零時起,在中國範圍內全面下架順風車業務。

如果說五月鄭州空姐乘坐滴滴順風車遇難是萬分之一的偶然,那麼距離滴滴公開道歉並整改順風車平台僅僅不到 100 天,順風車又出一條人命,就不僅僅是「偶然」和「低俗宣傳」能概括的問題了。

 

〈案發前一天即有投訴〉
TO 編按:據《地球圖輯隊》整理報導,在案發前一天,已經有一名女乘客向滴滴出行投訴鐘姓嫌犯要求她坐到前座,並且開車載她到偏遠的地點,在她下車後又開車跟蹤她一段距離。

但滴滴出行卻沒有及時處理類似緊急的客訴,顯見回報危險機制已經出現問題,只是公司不願改善流程;該預防卻沒能阻止,成為這次事件最遺憾的事情。

本月 24 日,女孩趙某某於 13 時乘滴滴順風車從溫州樂清出發前往永嘉,60 多公里的路走了三小時還沒到。 失聯前,趙某某曾發出求救短信,留下的最後一條訊息是「救命、。 16 時 22 分,趙某某的朋友朱某到永嘉縣上塘派出所報案稱其失聯。

受害者家屬稍後向樂清警方報警,後者在 10 小時內抓獲了犯罪嫌疑人——順風車司機鍾某。 但這一切都來的太晚了。
然而就在事發三個月前,河南鄭州剛剛發生一起滴滴順風車殺人案,女性受害人深夜乘順風車,次日被發現身中數十刀身亡並有被強姦跡象,作案者同樣是順風車司機。

時隔不久,又一起惡性案件,發生在同一個滴滴順風車業務上。

命案是誰之過?

無疑,鍾某作為犯罪嫌疑人,是本案的罪魁禍首。 據網友提供的消息,鍾某多次創業失敗,曾在銀行和貸款機構有過多筆貸款,懷疑有反社會情結。

(轉自公眾號:bianlunlove)

上次鄭州命案後,大家曾把順風車姦殺事件歸咎於滴滴在順風車產品中的「情色擦邊球」設計。 比如, 滴滴不僅在廣告中使用「約」、「順眼」等文字,還堂而皇之的公開乘客資料,給乘客貼標籤

應用截圖中的標籤和司機評價,其軟色情性暗示程度,幾乎讓人不敢相信這是個叫車軟體。

(司機的乘客評價制度淪為「選妃」)

那麼,去掉這些低俗標籤和評論,保護乘客資料,是否就萬事大吉了? 至少當時滴滴是這樣想的:在受到輿論譴責後,滴滴迅速整頓平台。 隱藏乘客頭貼,下架標籤評論功能,增加司機人臉識別功能確保駕駛員與註冊人一致。

然而事實給所有人抽了狠狠的一巴掌。

又一條鮮活的生命就這樣在順風車上離開了我們,對於蓄意謀害乘客的司機來說,這種程度整改只是 形同虛設的表面工夫

是時候反思了:這順風車,到底出什麼問題了?

不順風的順風車

順風車的本意是好的:共享私家車,緩解通勤路上的擁堵的同時也節能減排,司機可以和乘客分攤油錢,乘客也獲得了便利節省了打車錢。 多麼烏托邦的想法。

如果順風車真的像字面意那樣是人與人之間的互惠行為,而滴滴只在其中充當了媒介的角色,那我相信再苛刻的人也沒法雞蛋裡挑骨頭。 但怪就怪在 滴滴順風車其實並不是「順便載你一程」

實際上滴滴順風車根本不是「順風車」。

這件事司機知道,乘客知道,滴滴也知道,但就是誰也不說。

司機選擇順風車,因為

1)入門門檻低;

2)收入比開計程車低不了多少

目前,滴滴順風車司機只需填寫了身份證資料和車輛行照,並上傳證件照片等,就可以開始載客了。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叫順風車叫到了金杯汽車,甚至是大貨車,因為順風車對車型沒有任何要求。

(相比之下,滴滴快車不僅對駕駛人年齡和駕齡有要求,還要求車齡在 8 年以下,車裸價在 7 萬以上。)

順風車的註冊條件如此寬鬆,價格卻遠遠超出了分攤油費的初衷。

舉個例子,從國貿打順風車到天通苑需要 42 元。 極低的入門門檻,不錯的收入水平:很多「全職順風車司機」就這樣上線了。
而乘客選擇順風車,多半是把順風車當成低檔一些的計程車,或是因為有中長途旅行需求又不想在大巴上顛簸,叫計程車或「滴滴快車」又超出了經濟的承受範圍。 就以中長途來講,順風車是幾乎所有乘客最具性價比的選擇。

然而如果摘掉順風車的面具,就會看到一群信用狀況和背景幾乎全部未知、又不像常規出租車一樣受公司平台監督和管理的司機——其實所有人都知道它和之前的黑車並無太大不同。

對此滴滴是難辭其咎的。 亂七八糟的人在順風車平台上開車況不明的車,順風車實際變成低價無照拉活黑車的變體, 滴滴怎麼會不清楚? 只是為了增加客量,揣著明白裝糊塗罷了

順風車是一顆雷,遲早要爆, 這次事故中被牽連到的三方都心裡有數。

但這並不是順風車應該有的樣子。

順風車的理想形態是什麼樣?

順風車在大多數城市裡並不屬於道路運輸經營行為,邏輯來源於真正的順風車不是營運車輛,不以營利為主要目的。

也因此,滴滴順風車不受中國《網絡預約出租車經營服務暫行管理辦法》法條的約束,一直遊走在灰色地帶,成了藏污納垢的溫床。

但這並不是說順風車模式就有原罪,就該取締。 相反,乘客對順風車的需求是合理的,應該督促約車平台越做越好。

順風車模式也並非沒有成功先例。 美國很多城市都已經有了完善的順風車服務。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不妨看看其他國家怎麼做。

有 37 萬活躍用戶的美國共享出行平台 Waze 明確說明, 順風車服務是不盈利的 , 乘客支付價格不高於每英里 54 美分(約新台幣 0.55 元)。 而且, 車主每天只能有兩個行程:去程和回程。 這樣可以有效杜絕全職順風車司機的出現。

此外,該平臺本身不從車費中抽成,盈利完全靠廣告。
美國得克薩斯州奧斯汀市有一家叫做 Ride Austin 的機構,是在前幾年市政府突然打擊「外來」叫車公司(主要是 Uber、Lyft)導致車源缺口之後成立的,主打共享資源的社區文化,關鍵詞是「非營利」。

和 Waze 的共乘功能一樣, Ride Austin 也對乘客支付的車費有嚴格把關,並且拒絕從車費中抽成。
這些成功的共乘軟體都抓住了非營利這一點,把共乘價格定的極低,基本只計算了油錢和部分車折舊費用

雖然限制收取的費用會降低司機加入順風車平台的熱情, 但是也把那些居心叵測的「黑車司機」攔在了門外。

此外,這些共乘平台都有非常嚴格的入會制度。 北美共乘平台 Ridesharing.com 不僅收錄身份證件,還會和車主的單位或學校取得聯繫,進一步驗證車主身份,確保車主背景清白。
滴滴順風車的兩位犯罪嫌疑人中,一位曾有性騷擾前科,一位身背高額現金貸(且在事發兩天前剛遭到乘客舉報其性侵)——如果情況在上述美國平台複製,恐怕早已被系統預警。

再看這次事件中爭議最大的滴滴和警方互相踢皮球問題。 在一些成功的共享出行軟體裡,對於用戶隱私的保護和披露都是有明確規定的。 比如 Uber 的一鍵呼叫 911 功能。

只要一鍵,就可以和最近的 911 調度員共享所在地,而且司機不會收到任何通知。
Ride Austin 在隱私條款中說明,會在警方的要求下,依法透露包括車牌號和姓名在內的駕駛員信息。

這些外國公司和機構對待「順風車」的做法,是滴滴可以參考的。

與其全面下線這個業務,不如讓順風車回歸「順風」本質。

降低乘車價格,維持它的非盈利性;再加強背景審核和准入,讓乘坐順風車的人,真的能一路順風

當然,我們都清楚,中國市場有其獨特之處。

而從起家到現在,滴滴(特別是其順風車業務)的產品設計和運營,都是極盡擴張之能事的。 比如對司機審核寬鬆,比如對性暗示的默許,以及對有前科司機和已被舉報司機的姑息

需要明確的是,這些都是滴滴以及任何一家中國網路公司在快速增長的獲客階段都慣常具備的特徵,是可理解的——但並不意味著可接受。

那麼,是繼續循序漸進地進行整改,隔不久就爆一個雷;還是看清未來順風車非營利化和嚴格管制的趨勢,大刀闊斧改革? 這都是滴滴需要作出的選擇。

最新消息是,8 月 27 日起,滴滴出行已經開始在全國範圍內下線順風車業務,重新評估業務模式和產品邏輯,並免去黃潔莉順風車事業部總經理職務,免去黃金紅客服副總裁職務。

只能希望,這不是又一次天真的表面工夫。

__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全面下線順風車? 不如讓它回歸“順風”本質 〉。圖片來源:DiDiglobal 滴滴官網

延伸閱讀

【犯罪,零容忍】滴滴順風車大整改,司機接單前一律「人臉辨識」驗明正身

【我去 NMD 滴滴】共乘平台大喊一聲「不是我的責任」,就真的可以免管免負責?

【鼓勵司機犯罪?】滴滴順風車系統露骨評價乘客外貌,中國政府:自願共乘無法可管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