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程式 愛情 七夕 情人節

本文經授權轉自公眾號量子學派(ID:quantumschool),本文作者:新聞理科生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有人言:理科生不懂浪漫。但今天我們要來證明那些人說的都是鬼話。理科生胸懷著柔軟的心,就等你去發覺。作為理科、工科出身的你,何不活用你所學,用看起來超無聊的程式碼跟數學公式,讓女朋友感受一下你的木頭浪漫?(責任編輯:陳伯安)

理科生也有一顆柔軟的心。

只要人性還在,那就存在愛情。

數學大師笛卡爾:解析幾何中的浪漫「心型線」

傳說中最浪漫的心形線

只能說,真的是你們這些凡人不懂理科生的浪漫。

既然要給理科生的浪漫天分正名,就不得不說一位數學大神——笛卡爾,陌生?不過他的貢獻卻是每一個數學渣最熟悉的噩夢——解析幾何。

雖然笛卡爾在學術上是大拿,不過要說起他的愛情,就沒那麼幸運了。他的一生都是愛情絕緣體,直到臨死前才遇到他的真愛——一位 18 歲的瑞典公主克麗絲汀。

兩人都對數學痴迷,公主不可自拔地被笛卡爾的數學魅力折服,於是兩人墜入愛河。可是這種老少配注定不被看好,被國王無情地斬斷了情絲。分離後的笛卡爾身染重病,但依然堅持每天給公主寫信,在寫完第十三封信後就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而這封信上只有一個方程式:r=a(1-sinθ)

這條曲線就是著名的「心形線」,而這封享譽世界的另類情書,至今還保存在歐洲的笛卡爾紀念館裡,紀念這這段唯美的愛情。

當然,還有以下這些:

後來,有一次華羅庚(TO 編按:中國數學家)問他的學生如何翻譯「I love you」,有學生翻譯成「我愛你」。華羅庚說:搞數學的怎麼可能講這樣的話?「r=a(1-sinθ) 就足夠了。

英國物理學家麥克斯韋:滿滿一伏特,是愛,獻給你

《電報里的情詩》

Valentine by a Telegraph Clerk to a Telegraph Clerk

電報里的情詩

Clerk 一語雙關,既有電報員的意思,又意指麥克斯韋自己與夫人(麥克斯韋全名 James Clerk Maxwell)。

The tendrils of my soul are twined

我靈魂的觸鬚

With thine, though many a mile apart,

交織於你的思緒,即使遠隔萬里,

And thine in close-coiled circuits wind Around the needle of my heart.

如盤旋的迴路縈繞於指針,我的心。

Constant as Daniell, strong as Grove,

丹尼爾永恆,如格羅夫固執,

Ebullient through its depths like Smee,

斯米那樣在靈魂深處的熱情[2]

丹尼爾 Daniell、格羅夫 Grove與斯米 Smee是當時普遍使用的三種電池。

My heart pours forth its tide of love,

湧出潮水的愛意,我的心,

And all its circuits close in thee.

一切匯流向你。

O tell me, when along the line From my full heart the message flows,

請告訴我,這詩句,這胸中飛出的消息,

What currents are induced in thine?

可有電流在你心間感應?

One click from thee will end my woes.

你快滴答一聲,終止我的焦慮。

Through many an Ohm the Weber flew,

穿過一個又一個歐姆韋伯

歐姆 Ohm 是電阻單位,韋伯 Weber 是國際單位制中的磁通量單位(電磁單位制中磁通量的單位是麥克斯韋 Mx)。麥克斯韋那個時候還沒有無線電報,所以他用「穿過一個又一個歐姆的韋伯」比喻有線電報。

And clicked this answer back to me,

是回音,

I am thy Farad, staunch and true,

我,你的真誠而忠實的法拉

Charged to a Volt with love for thee.

滿滿一伏特,是愛,獻給你

法拉 Farad 是電容單位,伏特 Volt 是電壓單位,這一句表面上描述的是充電過程,其實還有更「隱晦」的涵義……

數學情書:你是我唯一個代數解

你是我唯一的代數解

殺了歐拉,滅了黎曼,

只為讓你和我兩條平行線相交

你說你的愛情,

像一道複雜的薛定諤方程

不知如何來解

如果你停止追求虛無縹緲的真實解,

我就是你最好的近似解

一個細胞開始進化的動力

是因為需要有人 30 億年之後

來愛你

 

自從喜歡你

我的 PH

總是小於 7

要不是你說

「高數好難快給我講講」

我高數肯定被當了

 

Debug love
If exists bugs
Error
me

 

我們化學了
我們物理了
我們生物了

 

你就像 ∫f(x)dx,而我正如 f(x)

我只不過是你的一個選擇

而你卻是我唯一的方程解

親愛的,我和你在一起的機率為 1

1. 我是 sin,你是 cos。沒有你,tan 沒有意義。

2. 你是我的線性回歸方程。沒有你,我永遠只是一些迷途的散點。

3. 你是我的定義域。沒有你,我的函數的存在毫無意義。

4. 你們互為充分必要條件。沒有你,推不出我。沒有我,推不出你。故我倆相依相存!

5. 你是我的誘導公式。沒有你,我永遠不會靈活變通。

6. 你是我的唯一哈希。沒有你,下一個 block 遠不知道在哪裡?

7. 你是我的對稱軸。沒有你,我永遠找不到我的另一半。

8. 你是 A,我是 X。沒有你,的 次方永遠無法恆大於零。

9. 親愛的,你是我的元素。沒有你,我的集合永遠只是個空集。

10. 親愛的,綜上所述:我和你在一起的概率為 1

你就是我的「反物質」,一碰上就恨不得同歸於盡

我初見你時的心跳波動如「斐波那契數列」,從這一刻起你就用「槓桿原理」,翹起了我沈睡已久的心跳。

「質量」已經完全不「守恆」了,我彷彿是「卡拉比猜想」的映射,穿過三維到六維的時空隧道,來到你的身邊。

「熱力學第二定律」般,開始了熵增的燃燒,人類被「費馬大定理」困擾了 358 年的苦痛,開始在我身上上演。

你就是我的「反物質」,一碰上就恨不得同歸於盡,你就是我的「萬有引力」,再也逃離不了「錢德拉塞卡極限」,你是我心裡最美的「黃金分割數」,勾勒低調奢華「德布羅意方程組」

親愛的,我們一起行走XY 軸」上,那不是簡單的「對數函數」,而是心心相印的見證,你就是我唯一的「素數」

工程師的情人節:9 歲男童用 Python 寫出「情人節快樂」

一年一度的七夕節來了,這個浪漫溫馨的節日,量子學派邀請我們的最小用戶,歲的小程序員 Mark 寫了一個 Python 小程序,算是理科生特有的方式過情人節吧~~

def chrs(num_list):

    string = ”

    for i in num_list:

        string += chr(i)

    return string

msg = chrs([24773, 20154, 33410, 24555, 20048])

print(msg)

你想知道輸出的結果是什麼嗎?請看下面的圖片。

祝每一個理科生情人節快樂!

祝每一個擁有理科生情人的文科生快樂!

本文轉自公眾號 量子學派——專注於自然科學領域(數理哲)的内容平台

(本文經原作者 量子學派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不懂情趣的理工男,他们在七夕又开始搞事了〉,首圖來源:Youtube。)

延伸閱讀

賭場搞死你的數學機率遊戲:就算獲勝機率是 99.9999999%,你也不該下注
色情網站 Pornhub 給單身狗的大禮:情人節讓免費讓你當一日高級會員!
【寶貝對不起,不是不愛你】Google 證實:男生常忘記情人節,喜歡事後再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