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顧問走出麥肯錫創業的真實告白:放棄不切實際的升職夢,你會愛上踏進叢林的感覺

【我們為什麼會挑選這篇文章】「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小說《圍城》因一句形容婚姻的名言留給人深刻的印象,恰恰也很適合形容「麥肯錫」這類的矽谷巨頭公司。本篇作者 Autumn QT 擔任麥肯錫七年的顧問,如今自己出來創業闖江湖,感觸良多,他以過來人的身份為例,再完美的工作被扒開後,其實都沒有完美的地方。(責任編輯:鄧天心)

作者:Autumn QT

上月在深圳,驕陽與驟雨,輪番傾瀉。我和幾位前同事應邀回麥肯錫,和大家聊聊天。

對於我們,麥府小伙伴們關心的問題如下:

離開以後,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樣?

是該在麥府繼續發展,還是出去闖一闖?

如果終究要離開,此刻麥府的生涯該如何度過?

麥府很有意思,從不避諱離開的話題,這些話可以當著老闆面問。

它更像一所學校,商業分析師是小學,諮詢師是中學,項目經理是本科,副董事是讀研,董事/合夥人是讀博,資深董事是博士後……

它有著名的「非升即走」政策,兩三年內要能勝任下一級的職責,做不到就離開。老要保持向上向上向上的勁頭,每天生活在下一輪的倒計時中。

升還是走,有能力與運氣問題,也有個人主動選擇原因。於是就像在求學路上一樣,自然要想,我還考不考研/博,我喜不喜歡,我適不適合,我考不考得上,不考那我去幹嘛呢……

那麼,如今畢業三年多,在網路江湖中廝混,我眼中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樣呢?

外面的世界很孤單?

讓我試試用一組數字來概括一下中國的創業叢林。

第一個數字:33 家

讓我問問你,自 20 世紀末第一次網路泡沫以來,在美國上市的中國網路/科技企業,此時市值超過人民幣 100 億元(約 500 億台幣)的有幾家?

因為 A 股要求盈利、排隊較長,港股對市值與營收也有要求、今年以前沒有開放同股不同權等原因,以前去美股上市的較多。

100 家? 500 家? 1,000 家?

這裡排除中國石油、中國銀行、中國電信這樣的大型企業;分類不算嚴格,往多了算,所以把中通、尚德、愛康國賓這樣不完全互聯網/科技的也加上。上述市值和匯率為 2018 年 7 月初,來自雪球、新浪財經、百度股市通。

答案是 33 家。真的。

考慮到近期股市大跌,或者有遺漏,我把不足 100 億(約 500 億台幣)的也貼出來。也就是說,二十年來,整個網路/科技沾邊的圈子,成功赴美上市、此時還未退市的,數量級是不到 100 家的。

那我們再看一下,A 股市場約 3000 家上市企業中,此時市值達到 100 億元人民幣(約 500 億台幣)的有多少家?(不限互聯網、科技這些概念。)

答案是:900 多家。

那麼港股呢?市值超過 100 億港元(約 400 億台幣)的,我去聯交所官網上排序數了一數,不到 400 家。

注意,在 A 股與港股市值百億級別的企業中,大部分是工商銀行、招商銀行、匯豐、平安、中海油、貴州茅台、上汽集團這樣的老牌巨頭與許多不同類型的新興實業。互聯網/科技/創業企業是少數。

那麼,在創業路上,若是將市值 100 億元人民幣(約 500 億台幣)作為成功的指標,

整個美股、A 股、港股的中國企業,

在其他國家上市的(如新加坡),

還沒上市的(如陸金所、滴滴、大疆),

BAT 級別企業買下的(不少還可能掛掉),

二十年來,大約應該也就數百家的數量級。這組數字不科學、不准確,但可以感受一下殺出重圍的概率。

並沒有那麼多同齡人在拋棄你,你也沒那麼容易拋棄同齡人。

第二個數字:7 歲

如果將上市作為一個里程碑,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當年百度用了 5 年,騰訊 6 年,阿里 15 年,京東 16 年;

近年來趣店 4 年、眾安 4 年,被認為光速;拼多多 3 年,算超光速;

還未上市的,美團 8 歲,頭條 6 歲,滴滴 6 歲,剛上市的小米 8 歲……

中國所有的獨角獸,就是尚未上市而市值達到 10 億美元(約 300 億台幣),根據不同榜單,大約有 120 到 160 家左右。它們平均現年 7 歲(已經排除上世紀成立的幾個樣本點,如 1992 年的首汽)。

上圖成立年份根據 IT 桔子《2017 年中國獨角獸俱樂部榜單》。

而成功,並非到成為獨角獸或者上市那天就算完。創始團隊有帶大自己孩子的願望與責任,不能隨便離場。

哦,對了,這些年裡,你要不離不棄不病不死不掉隊不出局。正在創業的親們,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不僅創業如此,其他領域也是如此。還記得去年刷屏的「小朋友畫廊一元錢購畫」嗎? 600 萬人次參與,1500 萬善款,引爆對精神或智力障礙人群的關注。

而提供畫作的公益組織無障礙藝途,也堅持整整 8 年了。

若想成就什麼,則要進行一場長跑。
第三個數字:15 小時

在麥肯錫時,我平均每週工作大約 70 小時。很多人選擇離開,是想要個人生活與陪伴家人的時間。

在外面的世界呢?至少創業圈和創投圈滿滿都是不睡覺的故事。

我把家搬到公司旁邊,每天八點半起床(我是長期夜貓子,起得非常晚),不出差時盡量回家陪孩子晚飯(很奢侈了),21 點重新上線至 2 點多。週末平均工作 1 個白天+2 個晚上。

那天同去的另一位前同事,現在騰訊旗下某創業公司。從上海搬到深圳,房子租在公司旁邊,每天九點半進公司,凌晨兩點半離開。

錢多活少離家近的工作彷彿是有的,但並不多見。離開麥府時,職業起點不差,承擔的職責和期待都不會太低。

這長跑,強度還挺高。

曾經對「升職」抱持幻想

在麥府,每隔 2 到 3 年的晉級,曾經是我們非常清晰明確的目標。

為客戶創造顯著的、持久的價值,固然寫在牆上、掛在嘴上,而晉級蓋章鑑定了我們在創造價值過程中的成績。

大約每一個麥府人,都記得自己(和別人)晉級的速度。晚半年升職曾經是值得大哭一場或者失望離開的理由。

這造成一種錯覺—— 我們以為只要足夠努力,每隔兩到三年,就應該有人給我們頒發一個閃閃發亮的獎章

可是,這世界的規則並不是直線向上的。

去年讓我心有戚戚焉的一個事件,是網易雲音樂和阿里、騰訊的版權之爭。

簡單概括一下,騰訊音樂與阿里音樂達成版權轉授權合作,就是互換曲庫。於是,情懷多、版權少的網易雲音樂被逼到了牆角里。

就在同一天,柳暗花明,國家版權局發布了一則通告,敲打版權大戶們哄抬版權授權費用、搶奪獨家版權,提出不得以任何形式從事音樂版權集體管理活動。

於是,網易雲音樂又活了過來,但是前路依然曲折(此刻音樂音頻類,網易云音樂排第 5,前面 4 名都是騰訊家的)。

如果你關注創業公司或者大型企業的創新項目,這就是日常。

某輪融資不到,掛了。

某輪增長不力,掛了。

行業政策調整,掛了。

新一代技術出現,掛了。

A 和 T 買了別家,掛了。

中美貿易開戰,掛了。

或者,前期增長很快,吸引強有力的對手重金入場,還是掛了。

這不僅僅發生在創業公司,大型企業同樣會九死一生,旗下的創新項目照樣黯然離場。建立一個商業模式,證明它的市場價值,然後確立競爭壁壘,在各種情況下經得起風吹雨打,本來就不簡單。

最震動的黑天鵝事件,莫過於某位創始人突發心肌梗塞離世,年僅 44 歲。接任的 CEO 說:「我算過,連續倆 CEO 英年早逝的可能性很低,所以就毅然決然了。」

我看著這行字,良久,既想笑,又想流淚。兄弟姐妹們,游泳健身再次了解一下?

喜歡一件事情,走進一座森林

那麼在類似網易雲音樂百轉千迴的命運中,什麼樣的人會不那麼在乎?

大約只能是熱愛音樂的團隊吧。

喜歡一件事情,走進一座森林,東張西望,每天發現一點風景,懂得一點陷阱。然後參與建造這座森林,種一些樹在風雨里長大。

如果我們選擇一座長期來看比較大的森林,長大的機會還是會有的。

如此看來,外面的世界和麥府,也沒有那麼大的不同。有一場又一場的 UP or OUT,會遭遇深深挫敗,不一定閃閃綻放。

支撐這場長跑的,是對功名利祿的強大慾望;但每個跑了一陣子的人都會告訴你,僅僅靠慾望,實在是不夠的。

就像成為麥府合夥人,若不享受日復一日壓榨腦力體力的過程,很多人也會選擇退出這個遊戲。

在我創業的過程中,支撐我的,也許就是每一次,上限和下限被刷新的時候。能力的上限,豌豆公主不會知道的下限。

另一個麥府前同事,狐狸君,在 25 歲時出書,登上亞馬遜暢銷書榜,拿到風投,然後與合夥人在發展路徑上產生意見分歧,收攤。

他接受過高薪工作,但對於金融教育這事兒始終無法釋懷。停更 779 天后,他重新開始寫公號「很帥的投資客」、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久,但我就是很想繼續做下去”。

這大概就是對的狀態吧。

那天同去的另一位前合夥人說道,終究,最重要的就是提煉自己到底喜歡什麼。

我喜歡他用的提煉這個詞,它很麥肯錫,從龐大、凌亂、流動的信息中,逼近真相。理解世界,了解自我,就是這樣。

地球緩緩轉動,有熱與涼,黑與光。無論選擇怎樣的道路,願能享受這個歷程,甘之如飴,百煉成鋼。

作者:Autumn QT 公眾號:清醒贪心记

__

(本文經原作者 清醒贪心记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离开麦肯锡后,外面的世界很性感吗?〉,首圖來源:YouTube。)

延伸閱讀

賈伯斯輟學後的第一封求職信:錯字超多、文法錯誤,卻以 510 萬台幣賣出
前電競冠軍戰隊選手:如果沒有第二專長,電競背景對求職毫無幫助
找工作第一要點:不要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失敗」的飢渴求職者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