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希拉蕊都推崇的北歐小國,愛沙尼亞是如何成為世上最創新的數位化國家?

愛沙尼亞 E 化 數位化 政府 國籍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本書】時間運轉到 2018 年,相比 10 年前,許多東西都漸漸走向數位化。數位化不僅能夠進行資料同步,減少實體程序,節省時間,數位化還可以協助政府、公司發揮潛能,做到以前無法達成的事情。不過,在世界走向數位化的同時,人民也開始擔心,擔心個資、隱私的安全性。

台灣敢把所有資訊都統一數位化嗎?如果你還是有點擔憂的話,可以看看愛沙尼亞如何做出全球最「E 化」的社會,還有人民是怎麼信任這 E 化世界的。(責任編輯:陳伯安)

如果你有地圖,或至少看過地圖的話,在愛沙尼亞首都找路都很容易。雖然現在智慧手機裡有位智(Waze)、Google 地圖和其他 GPS 定位的旅行 App,我們還是需要實際去坐火車、搭計程車或走路,才能從一處到達另一處。在這個科技地平線上,尚不存在超智慧的瞬間轉移機器——就連科技水準極高的愛沙尼亞也沒有。誠如某位世界旅行家所說的,地理學還是很重要。另一位知名地理學家也說,「地理學的首要法則」就是「一切都和其他一切相關」。

地理對愛沙尼亞的重要性,很少有其他國家能夠比擬。這個貧瘠的國家與俄羅斯接壤,和丹麥、瑞典與德國隔海相望,這幾個區域強權在過去幾百年來和這個波羅的海小國生息與共。然而,儘管愛沙尼亞的地理條件不佳,或者正因如此,如今這個面積只有兩萬八千平方英里的小國——還有南韓、以色列、新加坡,和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上的鄰國——是世界上網路最發達、最創新的國家之一。愛沙尼亞政府和人民協力實現資訊社會的構想,他們無時不刻不在思考如何在網路空間安居樂業。

愛沙尼亞想用數位化創造「信任經濟」,抓出數位犯罪的行徑痕跡

愛沙尼亞的確是個有 E 化實體與 E 化政府的 E 化社會,從 E 化國籍計畫到著重學校網路,以及將政府視為一種服務的構想等,他們將網路空間重新設想為全民空間。「愛沙尼亞人在數位世界中擁抱人生,」《紐約時報》報導描述的這個社會,是「率先步入網路生活」。這個波羅的海共和國是「全世界網路最獨立的國家」,BBC 指出。《大西洋》雜誌也提到,愛沙尼亞擁有「全世界最懂科技的政府」。

不,地理條件不見得決定命運——至少對愛沙尼亞來說是如此。加拿大新媒體大師道格拉斯.柯普蘭(Douglas Coupland)主張,在今日的網路經濟中,「品牌才是國界」。但愛沙尼亞的非凡成就是,他們創造的數位品牌遠比他們的實體國界更無遠弗屆。那是因為「我們的國家建立在雲端」,愛沙尼亞的科技長塔維.寇特卡(Taavi Kotka)對我說,當時我是在十一世紀哥德式建築的舊城中心、他位於市政府裡的小辦公室與他會面。

的確,愛沙尼亞是全世界第一個提供「E 化國籍」——是一種電子護照,提供給所有小型企業主,讓他們有權使用合法的愛沙尼亞線上法律或會計服務和數位科技——並且甚至嘗試打破實體領土和公民身分之間存在已久的密切關係。該國的 E 化國籍計畫在晶片上建立指紋、生物識別技術和私鑰來確認網路身分。

年僅二十八歲的計畫主任卡斯帕爾.寇主斯(Kaspar Korjus)告訴我,他們的目標是在二○二五年達到一千萬名電子公民——這幾乎是愛沙尼亞目前全國一百三十萬人口的八倍之多。寇主斯想要為全球商人創造一個「信任經濟」。E 化國籍能夠照亮黑暗網路——那個毒販和武器商、戀童癖和其他罪犯妄行的數位地獄。「我們想要成為數位世界裡的中立國,瑞士,」寇主斯說。而塔維.寇特卡的野心更大。這位愛沙尼亞的首席科技長不帶笑容地告訴我,我們要成為「母體」(the Matrix,概念出自電影《駭客任務》)。

「在愛沙尼亞造訪你之前造訪愛沙尼亞,」機場商店打折的 T 恤上面這麼寫著。

愛沙尼亞政府的說法較為謹慎,「朝無國界國家的構想發展」是該國對這項大膽的 E 化國籍計畫的描述。寇特卡說,這是「外包政府」的例子。他解釋道,愛沙尼亞氣候嚴峻、地理環境不便,一直難以吸引實體公民,E 化國籍創造了新世界公民的平台。愛沙尼亞不僅讓政府在雲端運作,更有意在雲端創造一個國家,那是一個透過網路服務、而非地理環境將人們統一起來的二十一世紀分散式社會。這就是寇特卡心中的「母體」——在網路空間無限的領域中運作的國家。

可想而知,包括我在內的創新人士對此構想趨之若鶩,紛紛前來造訪這個沒有國界、事情最先發生的國家。根據亞歷克.羅斯(Alec Ross)的說法,這個波羅的海國家是「說到做到的小國」。羅斯在希拉蕊.柯林頓(Hilary Clinton)擔任國務卿時是她的數位顧問,並且非常醉心於研究愛沙尼亞的創新。羅斯堅信,愛沙尼亞「整個經濟似乎都是 E 化經濟」,這是個未來之國,因此自然富於數位創新,新創企業也如雨後春筍——像是楊.塔林的 Skype 和 Kazaa——「讓矽谷眼紅。」羅斯拿愛沙尼亞和另一個地理環境同樣不佳的國家白俄羅斯比較,後者完全停滯在教區計畫經濟。「愛沙尼亞向外開放,」羅斯總結說,「白俄羅斯卻故步自封。」

愛沙尼雅想要建立真正的網路社會,但還需國家、立法、教育相助

地理法則第一條應該是一切都和其他一切相關,但二○一七年愛沙尼亞的第一條法則是一切人事物都以網路連結,全國一百三十萬國民當中,有百分之九十一點四是網路使用者;百分之八十七點九的家庭擁有電腦;百分之八十六點七的愛沙尼亞人裝有寬頻;其中又有百分之八十八點四的人常常使用。反之,在鄰近的拉脫維亞,只有百分之七十六的國民是網路使用者,而愛沙尼亞之前的老大哥俄羅斯,比例更只有百分之七十一。不過,誠如前總統伊爾韋斯在世界銀行報告中警告的,光靠數位存取不足以實現轉型變革。他堅稱,要建造一個真正的網路社會,必須立法、規範、創新和教育多管齊下。

「愛沙尼亞的經驗告訴我們,光是網路存取無法坐收數位發展的好處,主要還是得靠國家管理、立法和教育,」伊爾韋斯於二○一六年一月在華府的世界銀行報告會上指出。

伊爾韋斯說,在增進愛沙尼亞人的技巧上,教育扮演了重要角色,這是「E 化尼亞」革命的第一步。一九九○年代末期,政府出資讓全國學校都有網路,學童從七歲開始就學習電腦程式技巧。「就像閱讀一樣,」有位軟體工程師告訴我,他說,程式技巧已被視為學校的基礎課程。

愛沙尼亞教育系統經過重新設計,旨在讓人們成為更負責的公民。克里斯泰.瑞洛(Kristel Rillo)——在教育部主掌 E 化服務——解釋道,愛沙尼亞各級學校現在有個必修課程,叫做「數位能力」。該國甚至規畫數位能力國家考試,測試五大能力,其中還包括網路禮儀。瑞洛告訴我,教育「超越勞動市場兩大步」,所以學童「學習如何成為數位公民的進度,也超越中年勞工兩大步」。

然而,愛沙尼亞的數位發展最迷人的地方發生於課堂之外。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修復未來:反制大數據壟斷、演算法統治、科技性失業、民粹主義、贏者全拿,保存人類價值的 5 大行動指引》,由 大塊 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xhere,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小國愛沙尼亞的「信任經濟」:用超透明電子身分證,完成人民對 E 政府 51% 信任度
駭客示範攻擊心律調節器,能玩死人的系統漏洞廠商竟不修,還表示:安全風險低
DEFCON 2018:11 歲駭客 10 分鐘就入侵美國選舉網站,有沒有這麼狂?


《TO》品牌活動「CONNECT」深度專題重磅更新! 

《TO》年度品牌活動 CONNECT 2020「5G 新經濟」新專題上線! 看台灣新創如何用 5G 翻轉各產業的傳統想像,打造意想不到的創新服務! 馬上報名 獲取最新深度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