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只負責放話!「低調女總裁」Gwynne 才是 SpaceX 的成功關鍵

 

「實打實的創新企業、有著前瞻的使命、乘載人類對科技的終極幻想」

這可能是外界對 Space X 的印象,但今天的主角不是馬斯克,而是在他背後的「鐵娘子」—— 格威尼·紹特韋爾(Gwynne Shotwell)。

跟馬斯克(Elon Musk)擁有截然不同的性格,不喜歡發推、躲避媒體們的焦點;她怎麼跟這位脾氣暴躁、控制欲極強的企業家共事,甚至讓馬斯克放心交給她管理公司?

穩定軍心,同時保持野心

當馬斯克在外面大出風頭時,格威尼·紹特韋爾習慣在老闆出事時做公關,把繁瑣的細節一一搞定。2002 年 SpaceX 成立以来,她任主管職比馬斯克公司其他人都還要長。

當初參與在重型獵鷹計畫裡 (Falcon Heavy) 時,馬斯克在推特上告訴大家,「這次的發射將是個精彩的爆炸,無論發射成功還是失敗。」

不過格威尼·紹特韋爾知道公司幾位重要的客戶不會希望爆炸收場,因此奔走多個地方親自監督進度,確保這次任務完成。

當火箭安穩的登陸火星成功後,美國狂人總統川普更大讚這次的計畫充滿突破性跟獨創性,美國宇航局前副局長、布魯克·歐文斯基金會 (Brooke Owens Fellowship) 的聯合創始人洛里·加弗 (Lori Garver) 更讚譽格威尼·紹特韋爾在科學領域為不可多得的女性企業家。

格威尼·紹特韋爾雖然不如馬斯克衝動、張揚,但作風絕對沒有我們想像中拘謹: 精心策劃每次的瘋狂計畫、戰略性般一點一滴進攻

格威尼·紹特韋爾在西北大學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就讀機械工程,輾轉幾年後進入一家初創公司 Microcosm ,製造低成本的火箭跟部分零件,之後在一位工程師友人的介紹下,進入馬斯克麾下,便將過去壓低成本經驗應用在 Space X 。

業務、公關全自己來

近年 Space X 取得一系列的突破技術,重複安全的使用垂直性著陸火箭,商業模式跟火箭技術創新。

許多競爭的同業會透過政府發包,一點一滴從中取得利潤,可是馬斯克對這樣的業務不感興趣,只專注在研發新品,並試圖壓低售價。

為了讓 Space X 戰略成功,紹特韋爾擔起了重要的開路者,向衛星公司出售沒發射過的火箭,說服 NASA 跟軍方提供 Space X 飛行試演的資金,

務實又有遠見的紹特韋爾,為公司撈到早期客戶包括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 (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美國軍方的研究部門 (該部門支付了前三次發射的費用) 以及馬來西亞一家國有衛星初創公司 (該公司支付了第四次發射的費用)。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早期支持者為 NASA,在 2006 年與 SpaceX 簽訂了 4 億美元的合約,為了讓獵鷹 9 號 (Falcon 9) 將貨物和人員運送到國際空間站。

紹特韋爾不但是優秀的銷售員也是穩定軍心的幫助者。獵鷹九號曾經在 2016 年遭遇失敗,一枚火箭在發射台爆炸,炸毀了 Facebook 公司原預計在 SpaceX 将其送入軌道後使用的一颗以色列衛星。

這件事情也讓雙方創辦人馬克祖克伯跟馬斯克之間,關係緊張。雖然紹特韋爾一開始相當焦慮,但意識到公司在慌亂時特別需要指揮,於是穩定下來,最後找到問題點,再進行一次火箭發射。

在馬斯克跟紹特韋爾合作無間之下,帶領 SpaceX 擁有全球一半以上的發射市場,在 2018 年進行大約 30 次發射,目前市值 280 億美元(8566 億台幣),成為了繼 Uber  和 Airbnb 之後,美國第三大最有風險投資價值的初創公司。

__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參考資料來源:36 氪Bloomberg,圖片來源: TED

延伸閱讀

馬斯克準備將特斯拉「私有化」,少了財報監督後就能讓公司突飛猛進?

馬斯克不用 NVIDIA 的晶片了!特斯拉開發出自有「人工智慧晶片」全面提升自駕車性能

馬斯克惱羞嗆泰國救難英雄「戀童癖」,一句話讓特斯拉股價瞬間蒸發 3%


科技新時代來到,肝苦 IT 人

參加 IT 人!新痛苦指數大調查!抽任天堂 Switch

馬上抽 Switch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