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高效學習法:開啟人腦內建「專注模式」,學習成效直接飆一個檔次

學習 職場 大腦 方式 思考 面試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本書】文科生最恐懼的科目前三名,數學理科一定名列前茅。不過文科生怕數學的理由是什麼?文科生絕對不會因為看到邏輯思考的題目而逃之夭夭,文科生甚至喜歡利用邏輯力強化自己對學門的專業掌握度。那問題出在哪?

 芭芭拉‧歐克莉寫《大腦喜歡這樣學:先認識自己的大腦,找到正確的思考路徑,就能專注、不拖延,提高記憶力,學會如何學習》,他描述了兩種人類都具備的思維邏輯,還有為何數理對一般人相對較難。並且進一步告訴你這兩種思維邏輯要怎麼幫助文科、理科生無障礙學習想學的所有知識。(責任編輯:陳伯安)

專注模式與發散模式各司其職,好好善用學什麼都不怕

二十一世紀之初,神經科學家終於取得重大進展,理解了大腦在兩種不同神經網路 ── 高度專注狀態,以及較放鬆的休息狀態 ── 之間如何切換。我們把對應於這兩種神經網路的思考過程分別稱為「專注模式」及「發散模式」。這兩種模式對於學習具有重大意義。你的日常生活似乎經常在這兩種模式之間切換。你要不是處於專注模式,就是處於發散模式,你不會有意識地同時運用兩種模式。

當你沒有刻意費心去做某件事,這時似乎是發散模式在幕後默默運作。有時候,你也可能一閃神就進入發散模式。學習數學理科的時候,「專注模式」是不可或缺的思考方式。這是用理性、循序漸進、分析的方法直接解決問題。專注模式跟大腦前額葉的專注能力有關。前額葉的位置就在額頭正後方。當你聚精會神做某件事,專注模式應聲登場,就像手電筒的光束那樣密集而有穿透力。

「發散模式」也是學習數理不可或缺的思考方式。這個跟「大方向」有關,可以使我們在百思不得其解時靈光乍現。當你放鬆任由思緒神遊,這時大腦就會進入發散模式。放鬆可以幫助大腦的不同區塊進行連結,產生珍貴的洞見。發散模式似乎不跟大腦任一區塊有直接關係──你可以想像它「發散」在大腦各部位。發散式思考帶來的頓悟往往是從先前用專注模式思考所得到的初步認識而湧現的。學習過程牽涉到複雜的神經運作,涵蓋大腦各個部位,動用兩個半腦間的來回傳導。讓我們換個方式說明。

善用專注模式:以「集中思緒」為主核心向外擴張學習

為理解專注與發散模式的心智過程,讓我們來玩玩彈珠台。彈珠台是一種老式遊戲,你拉開彈簧掣,把鋼珠撞出去,鋼珠就會在小橡皮樁之間任意彈跳。當你凝神思索問題,腦中便有如拉開了彈簧掣,射出一個想法。砰──想法衝了出去,像鋼珠似的在腦中彈跳碰撞。這就是專注的思維模式。

在專注模式裡,排列緊密的圓樁代表你可以輕易得出明確的想法。基本上,用專注模式可以對付你原本就熟悉而且操作熟練的事情,而這些事的基本概念在你腦中已經具備緊密的連結。舉例來說,你可以運用專注模式進行乘法運算(當然這指你原本就學過乘法)。如果你在學習西班牙語,你會運用專注模式練習上星期學到的動詞變化,讓自己更熟練。如果你練習游泳,你會運用專注模式分析你的蛙式動作,練習壓低身體,讓動力集中來向前推進。

當你全神貫注,前額葉會自動沿著神經路徑發出訊號,這些訊號把你在思索的問題所牽動的腦中各部位串連起來,過程有點像章魚伸出觸爪探索周遭。然而,就像章魚只有幾根觸角來進行連結,你的「工作記憶」一次也只能容納那麼幾件事。

大腦處理問題的方式先是從文字開始──你集中注意力,閱讀書本或是上課抄的筆記。你的注意力章魚啟動了專注模式。你開始專心琢磨問題,你的思緒集中,像鋼珠撞上一個接一個緊密排列的小圓樁,思緒沿著熟悉的神經路徑前進,不脫離你原本就熟練的領域。你的思緒在根深柢固的模式中打轉,很快就選定一個答案。可是,在數學和自然科學領域中,一個小小改變往往就能讓問題大大不同,而想找到解答也就跟著變得困難許多。

數理為何困難?「愛因司貼浪效應」讓你無法跳脫一開始接受的謬誤

用專注模式解決數理問題,往往比用專注模式思索語言及人文問題更費勁。或許是因為比起傳統語言,數理概念裡面含有更多抽象的密碼,而人類經過幾千年演化還沒有演化出處理數學概念的能力。當然,我們能思索數學及自然科學,只不過其中的抽象性和加密性為數理問題增添了一層複雜度。

「抽象性」是什麼意思?你可以指著牧場上正在反芻的活生生牛隻,跟書上的「牛」這個字畫上等號。不過,你無法指出「+」這個符號的活生生形象──加號背後的概念比較抽象。至於「加密性」,我是指符號背後可以象徵各種運算或概念,例如,乘的符號象徵的是重複的加。如果用彈珠台來打比方,數學的抽象性及加密性彷彿讓彈珠台的圓樁變得比較鬆軟──你必須多練習幾次,圓樁才會固定,讓鋼珠的彈跳更為穩妥。這也說明了為什麼拖拖拉拉的毛病對於學習數理來說是重大課題。

數理之所以困難,還牽涉一項叫做「愛因司貼浪效應」的難題。在這種現象下,既定觀念或最先出現的念頭會阻礙你找到更好的想法或解答。你可以把「愛因司貼浪」想像成安裝路障,那路障就是你一開始看事情的角度。這種謬誤尤其容易出現在理科的學習上,因為有時你一開始的直覺會誤導方向。你在學習新知時,必須設法忘掉腦中既有的錯誤觀念。

問題是,你不光只需要重新訓練你出於自然反應冒出來的直覺──面對習題,你有時根本不知道從何下手。你不得要領──你的思緒距離正確解答很遠,因為在專注模式中一個緊跟著一個的圓樁,阻礙了你的思緒大幅跳向解答所在的地方。

這也可以解釋學生在學習數理時常犯的錯誤,就是還沒學會游泳就直接跳入水中。換句話說,還沒讀課本、沒聽課、沒有看線上課程或跟內行人談過,就盲目開始寫作業,這是注定失敗的。這就像任由思緒在專注模式彈珠台中隨便亂撞,卻沒先花點時間看一下解答究竟落在什麼地方。

知道如何去找到真正的解決方法很重要。數理問題如此,生活中各層面亦然。比方說,先做點研究、提高警覺,甚至先做實驗,就可以避免把錢(甚至是健康)浪費在謊稱具有「科學」效果的產品上。只要具備一點數學常識,就可以避免拖欠貸款──而拖欠貸款恐怕會對你的生活造成重大的負面衝擊。

善用發散模式:用綜觀全局的視角解決新問題

請回想前文說的發散式彈珠台,圓樁間的距離較遠,排列也鬆散。這種思維模式讓大腦有較寬闊的視野。當你想理解新概念、解決新問題,腦中沒有已存在的神經模式引導你思考──還沒有潛藏一條暗示的路徑指引你走往哪裡。你也許得大範圍搜索才能找到解決方法。這時發散模式正合需要!

以手電筒來打比方。使用手電筒時,你可以選擇集中的光束,讓光線深入穿透某特定小區域,也可以選擇漫射的光線來照亮大範圍。當你打算釐清一個新事物,最好的辦法是先關掉專注式思維,而啟動可以「綜觀全局」的發散模式,直到發現新的、有效的處理方式。

就算是文科,也需要不斷交換兩種思維模式

我們為何有兩種思維模式?答案也許跟脊椎動物面臨的生存問題以及基因傳承有關。舉例來說,當小鳥啄食地上的食物,得全神貫注才能啄起細小的穀粒。但與此同時,牠還得眼觀四面耳聽八方,隨時注意老鷹等掠食者的蹤影。如何執行這兩種迥異的任務?最好的辦法就是分別進行:一個腦半球負責啄食所需的注意力,另一個腦半球負責掃描四周的危險信號。當兩個腦半球分別負責特定的感官知覺,生存的機會便大幅提升。

仔細觀察鳥類,會發現牠們啄一下食物就停下看看四周──幾乎可說是在專注和發散模式之間轉換。我們也在人類身上看到類似的大腦分工:細緻而集中的注意力跟左腦的關係比較強,左腦似乎負責處理有條理的資訊和邏輯思考,按照步驟循序漸進。右腦則傾向掃描周遭環境、與人互動、管理情緒,並且負責掌控全局,處理同時湧入的多種資訊。從左右兩邊大腦的這些細微差異,我們大致可以明白人類為何出現兩種不同的思維模式。證據顯示,當我們遇到難題,首先必須專注、努力去設法解題。不過,解決問題時,發散思維也非常重要。可是一旦我們集中心力處理問題,就阻擋了發散模式出現的機會——這實在是一件有趣的事。

結論就是,不論哪一門學科,解決問題都需要在兩種截然不同的模式之間將換。一種模式處理所接收到的訊息,再把結果送交到另一個模式。資訊在兩種模式之間來回,這是大腦試圖在意識層上理解問題並尋求解答的過程。

這裡提出的概念,對於理解數理的學習極有幫助。而你可能也看出來了,這些概念同樣能幫助其他領域的學習──例如語言、音樂和創意寫作。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大腦喜歡這樣學:先認識自己的大腦,找到正確的思考路徑,就能專注、不拖延,提高記憶力,學會如何學習 》,由 木馬文化 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xhere,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哥學的不是邏輯,是深度】讀完 6 本數學書,讓你深度與眾不同
Google 推出「進階版」機器學習課程,畢業證書難拿到讓我懷疑人生
賭場搞死你的數學機率遊戲:就算獲勝機率是 99.9999999%,你也不該下注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