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人職涯課:多方嘗試只會淪為東拼西湊,你該專注找到自己的「核心」事業

思考 斜槓 斜槓青年 多元 專一 專門 專精 大哉問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書】作為社會新鮮人,你認為人應該多元發展還是應該專精一門知識?我不問你也想過吧。課本裡一下說到鼯鼠五技而窮,一下又說到打釘子重點要打深不是打多。然而,你心中有個解答嗎?還是最後都以「見仁見智」做結?

史考特.索南辛寫《讓「少」變成「巧」:延展力:更自由、更成功的關鍵》,他以蘋果創辦人韋恩作為主軸故事開幕,用他的人生跟你做這個世紀辯題的深入討論。(責任編輯:陳伯安)

你覺得多元經歷有利於個人發展嗎?

羅納德.韋恩(Ronald Wayne)把內華達州的帕朗稱為家,這個小鎮隱身於莫哈維沙漠中,居民僅三萬五千人。韋恩自稱是個「通才」,他住在一間價值十五萬美元的簡樸房屋裡,靠著販賣稀有錢幣及郵票,以及每月發放的社會保險金度日。

韋恩是一位出色的機電工程師,擁有數項專利。他有著無窮的好奇心,已熱衷研究複雜的貨幣經濟超過四十年,曾因此投資黃金,並將他的研究成果運用到政治與治理領域。他還針對該主題寫了一本書,希望這本著作成為他主要的思想遺產。

韋恩還是一位插畫家、機械師以及模型師,他喜歡深夜到鎮上的賭場玩吃角子老虎賭賭運氣。韋恩特別鍾情於吃角子老虎機,他最自豪的成就之一,就是從零開始自己設計、製造及組裝一台吃角子老虎機,包括電子邏輯、機箱設計、繪圖、輪軸符號,以及電磁的骨幹等。儘管韋恩具備吃角子老虎機各種不同面向的知識,他建造吃角子老虎機的事業還是失敗了,花了一年時間償還負債。他拒絕躲在公司的面紗下,勇於為自己的失敗承擔責任。這麼做雖然在道德上值得稱許,卻對他個人造成重擔。

羅納德.韋恩的眾多興趣,讓他擁有十分多元的經歷。他具備各式各樣的技能,能夠以新方式解決問題,這一點對他取得專利無疑是一大助益。但韋恩廣泛的興趣及職業,引發一個重要的問題:是否過度多元的經歷,反而不利個人發展?

我們從電影明星來解釋這個世紀難題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學者艾茲拉.祖克曼(Ezra Zuckerman)透過研究電影,來了解如何取得多元經歷的平衡。好萊塢中有不少多才多藝的演員,會出演多種類型的電影,例如動作、劇情以及喜劇片。這些演員的多元經歷,能把角色詮釋得更富層次,也讓新觀眾認識他們,並促使他們嘗試新角色。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勞勃.狄尼諾以及安潔莉娜.裘莉都是這類代表人物。另外,也有些演員主要演出單一類型的電影—他們被定型而專門接演特定角色。例如珍妮佛.安妮斯頓經常演浪漫喜劇,成龍專演動作片,而威爾.法洛主要演笑鬧喜劇片。

如同這些演員,我們在職業生涯中也需要做出類似的選擇,決定成為一位精通有限領域的專家,還是知識範圍不深但廣泛的通才。組織也必須做出同類的選擇,有些公司專注研發單一產品線或提供類別較狹隘的服務,有些公司則推出種類繁多的產品或服務。

一個人精通特定領域,似乎合情合理。專家的身分能傳遞明確訊號,我們會做什麼、不會做什麼都一清二楚,就像我們很難想像阿諾.史瓦辛格去演一部浪漫喜劇。同樣道理,我們肯定不願聘請醫生來幫我們報稅,或是信賴行李箱公司生產的冷凍食品。

如果我們一直從事某一類工作,最終必定會變得極為擅長,但我們很可能會被定型,而難以接到不同的角色或工作。儘管發展一項專業技能並在這一行建立良好聲譽,具有許多好處,但打破固定的工作型態,能帶來更大的優勢—包括新的能力及挑戰,甚至更好的報酬。話雖如此,如果不謹慎汰選,涉入過多方向往往會造成一種嚴重的負面作用:漫無目標。

不先建立核心身份,多元發展只是東拼西湊

祖克曼利用網路電影資料庫分析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七年的所有美國電影,他的研究可提供有用的指引,讓我們了解如何避免方向太狹窄而被定型,或是漫無目標而虛度光陰。他發現,我們首先必須建立一個連貫一致的核心身分—集中於某特定領域的職涯,或就組織而言,某特定類別的產品或標誌性的服務。如果我們發展多元方向的速度過快,例如尚未從事業的起點建立起信譽,就急著跳到其他產業或領域,我們等於向外界釋放混淆的訊號:這個人究竟具備哪一類技能?他是否會認真投入任何一行?這家公司究竟是做什麼的?

唯有建立好一個核心身分後,我們才能開始多元發展。不妨參考演員馬修.麥康納的職涯足跡:他先在浪漫喜劇類電影建立聲譽,後來在票房優異的劇情片中演出大獲好評的角色,例如《下流正義》(The Lincoln Lawyer)以及《藥命俱樂部》(Dallas Buyers Club)等片,並因此榮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但如果太長時間停留在類似的角色,便很難打破定型—例如席維斯.史特龍曾嘗試以《龍飛鳳舞》(Staying Alive)及《超越顛峰》(Over the Top)等片突破動作冒險電影的戲路,市場反應卻不佳。

避免職涯漫無目標的另一項策略,就是學習與核心事業相去不遠的新事物。在增加多項新技能後,我們最終將得到有用且多元的經歷。在一項針對線上外包平台 Elance 的研究中,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梁助理教授(Ming Leung)想要了解獲得多元經歷卻不迷失的技巧。Elance 網站是探究此問題的理想平台,因為這個外包網站將具有各式各樣技能的自由工作者,與想要尋找兼職人才的人或公司相連結。自由工作者會在網站上張貼個人履歷,包括過去的工作經歷、具備的技能及訓練,以及客戶的意見回饋等,客戶則須提供外包案件及薪酬資訊。

梁研究了二○○四年登錄在 Elance 網站上共三萬二千九百四十九份工作,該年間,二千七百七十九位自由工作者競標了至少一份工作。他發現,多元經歷確實能幫助自由工作者爭取到工作,其中有一個要點:贏得工作的人會慢慢增加相近但稍有不同的工作經歷,並小心不去競標與自己過去經驗天差地遠的工作。累積一段時間後,這些人才便可能接到截然不同類型的工作,但他們必須一步步踏實前進,才能建立好自己的履歷。

研究顯示,這些人最後爭取到的工作量,遠多於那些只停留在單一工作類別,或是前後兩份工作類別完全迥異的人。梁助理教授對於 Elance 平台的研究結果,符合其他研究的結論,顯示逐步讓工作多元化能讓我們更具創造力,職位升遷的速度也更快。

人在追求新經驗的同時,常忽略身邊周圍人事物的價值

追尋多樣化工作經驗時,有時我們必須轉換 — 可能是換新工作,甚至是搬去新的城市。這些大改變會為我們帶來重要的益處,因為我們會藉此獲得不同的經歷。儘管這些改變對於經歷的多元化相當寶貴,但太頻繁地轉換卻會造成巨大的衝突與損失。

二○一六年時,我太太蘭蒂曾面臨一個重大決定。她同時應徵上兩份絕佳的工作,若從追逐資源的角度來看,幾乎都是不可能回絕的。這兩份工作都能大幅提升她的薪資待遇;她的團隊規模會成長三倍,人數超過一百人;她會任職於更大的企業,職位也會提高—更不用說獲得一間更大的辦公室。在審慎思考眾多誘因後,兩份工作她都婉拒了。

儘管這兩個職位很誘人,但兩者都沒通過她最重要的問題檢驗:何者更能激發我的動力?是得到這份工作,還是從這份工作中學習成長?轉化為延展資源的語言後,也就是將重點放在學習而非獲取,看似艱難的決定其實相當容易。

第一個工作機會需要領導幾個不同類型的團隊,但過去她已有此經歷了 — 她能因此獲得新經驗的機會不多。做這份工作,只是重複她過往的經驗而已。如果接受第二個工作機會,她就必須轉換到一個截然不同的產業,可能會偏離本行太多,而且她對該產業也缺乏熱情。

她的決定還有一部分也對我影響重大。這兩份工作都得搬到其他國家生活 — 這一點有時令我們很興奮,但也可能使我們的家庭分裂。

美國維吉尼亞大學的心理學家大石繁宏發現,人們頻繁搬家時,容易徹底拔除其生活及社交關係。得到新鮮的經驗固然重要,但他們往往低估了周圍人事物的價值,尤其是已建立的人際關係。獲得新的同事和朋友或許令人興奮,但失去好友同樣令人難過。

或許,你的生活不需要激烈變化,才能獲得你想要的成長

在一項研究中,大石以十年為期檢視了七千一百零八位美國成人。他們的年齡橫跨二十歲至七十五歲,其中男女比例將近各半。大石利用各項問題測量受試者的生活滿意度,例如在研究一開始時詢問受試者:「你對你生活的滿意度有多高?」並於十年後再調查一次。他也測量受試者的心理健康,請他們就以下說法,根據同意或不同意的程度給分,例如「對我而言,人生就是學習、改變及成長的連續歷程。」

接著,大石評量了每位受試者性格內向或外向的程度,以及他們的社交關係(友誼品質、家人關係,以及鄰居關係等)。最後,他詢問受試者童年時期曾搬過幾次家。

就性格內向者來說,經常搬家並非好事。受試者搬家的頻率,與其生活滿意度及心理健康程度呈負相關。但對性格外向者而言,搬家頻率與心理健康程度並無關聯。深入探究後,大石發現內向者較難在搬家後建立正向的社交關係,因此減低其心理健康。研究結果顯示,搬家對於內向者的負面影響甚至更為巨大。童年時期經常搬家的內向者,死亡風險也比較高。身為家中孤獨的內向者,我不免有些擔心。

與大石的研究結果相符,有些醫學研究顯示,頻繁換工作與不利健康的作用呈正相關,例如較多抽菸、飲酒以及較少運動等。

調整多元化經歷的程度或頻率很重要 — 太多(尤其對內向者而言)或太少都是危險的。深信獲得多元化經歷的唯一方式,就是透過生活的重大改變而不惜捨棄既有的資源(尤其是人際關係),可能會造成個人危機。事實上,我們能以較溫和的方式來獲取不同的經驗,而不需要徹底改變現狀。我們需要尋找新奇的經歷,又同時讓我們維持一定的恆常性。

斜槓人生 = 晃蕩人生?

一九七○年代初期,在羅納德.韋恩(Ronald Wayne)不斷轉換工作的期間,他曾播下種子而可能發展出截然不同的人生—與依賴政府補助金完全迥異的生活。他曾待過前景看好的電腦業,在遊戲公司雅達利(Atari)擔任製圖主任,並在那裡認識了一位雄心萬丈的電腦奇才,那個人就是史蒂夫.賈伯斯。

當時,賈伯斯和他的合夥人史蒂夫.沃茲尼克(Steve Wozniak)夢想創建個人電腦產業。這兩位天才在相處上屢有衝突,於是找來大他們二十歲、他們十分敬重的韋恩,調停兩人的糾紛,並以成人的身分擔任行政監督。一九七六年四月一日,這三人簽下合夥契約正式創立蘋果電腦公司。韋恩設計了蘋果的第一個品牌標誌,並為公司第一項產品「Apple I」撰寫使用手冊。

羅納德.韋恩共同創辦了世界上規模最大、最成功以及最具創新能力的公司之一,但他卻在加入十二天後退出蘋果電腦。韋恩擔心外界一開始對於蘋果電腦的強烈興趣,會令這家欠缺資源的公司落入當年他吃角子老虎機事業的命運—他的公司後來資源告竭,而無法再履行訂單。韋恩也希望個人能參與產品研發的所有面向,這一點反映了他的多元技能,以及更加多元的興趣。

他事後受訪時表示:「後來我去做自己的事,享受其中的樂趣,並往當時看來適當的每一個方向發展。」韋恩離開蘋果時,把自己擁有的一○%股份以兩千三百美元(約台幣 6.9 萬)的價格賣出。如果他保留至今,其總價值將高達數十億美元。近年他省思道:「我這輩子做什麼,都是晚了一天或是少了一塊錢。」二○一四年底,為了支付帳單,他以兩萬五千美元的價格,拍賣了他與蘋果僅存的連結—公司剛成立時的檔案文件。

晃蕩人生、漫無目標的危險,令羅納德.韋恩得到沉痛的教訓。當年韋恩協助創辦了蘋果這間極為成功的公司,但這番貢獻所帶給他的益處微乎其微,因為他又繼續漂流去嘗試下一個事業了。蘋果公司一路成長為科技巨擘,韋恩卻始終置身局外。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讓「少」變成「巧」:延展力:更自由、更成功的關鍵 》,由 新經典 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xhere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史上最難的主管學科:如何保持親近感和敬意的微妙平衡,做好與下屬的「距離拿捏」
教育的意義不是製造考試機器,而是 Empower
破解消費者心理學:不論智商高低,只要是人都會忍不住買「第二貴」商品
Google 內部的高效工作技巧:設一個「死都要回覆客戶」的時間底限


《TechTaiwan》國際版 2021 正式上線

國外都在關注台灣的哪些科技消息呢? 立即至 Facebook 按讚、Twitter 及 LinkedIn 追蹤,第一手國際趨勢、科技洞察都會在 TechTaiwan 官方網站 哦!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