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假疫苗事件讓人心寒,來看看美國藥廠默克交出專利權拯救上萬生命的故事

中國疫苗 HPV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近日中國疫苗事件鬧得紅紅火火。將造假疫苗流於市面,可想公司對社會的責任感並不怎麼高尚。今天讓我們來認識一個疫苗製造商「默沙東」,一個總是站在致命傳染病面前研究,富有高度社會責任感的企業。看了「默沙東」的故事,無不深深感激他們對社會的貢獻啊。(責任編輯:陳伯安)

文|風馬牛   

「我們應當永 遠銘記,藥物是為人類而生產,不是為追求利潤而製造的。」

這兩天,「疫苗」刷爆了朋友圈。在討論追責、反思之余,也不難發現,雖然國內市場巨大,但不少相關企業研發能力比較差,甚至依靠仿制生存。

在過去兩百年里,疫苗挽救過無數人的生命。與此同時,疫苗研發費用高昂,在前期進行巨大投入之後,一旦開始量產,企業時刻面臨著「回本逐利」的誘惑。今天,我們給大家介紹一家在新疫苗研發領域頗有建樹的大型藥物研發企業,看看人家是如何「守住良心」,在利潤與社會責任之間做好平衡與選擇的?或許可以為相關企業提供借 鑒。

這家享有「世界上最偉大的疫苗學家之家」美譽的「百年老店」叫默沙東,過去幾十年里研發出麻疹疫苗、乙肝疫苗、水痘病毒疫苗、人乳頭瘤病毒疫苗等眾多藥物,救人無數。

如今,默沙東在全球 140 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 7 萬名員工,去年在研發方面就投入了 75.63 億美元(約台幣 2,269 億)。 它不以商業利益為導向,而是以科研為導向去激勵科學家。默沙東始終將患者放在首位,作為藥企,它勇於承擔社會責任。

默沙東曾幫助解決了結核病這一頑疾

1891 年,默沙東的前身默克在美國成立分公司時,僅有一家生產車間,但它的領導者喬治 ·默克卻將「讓世界健康」作為企業的使命。默克公司是一家起源於 1668 年的德國醫藥企業。進入美國市場 20 多年後,美國默克與母公司德國默克在一戰期間切斷了關係,成為獨立的公司進行經營。 1953 年,美國默克與沙東藥廠合併,合併後名為默沙東。

在商業利益與社會責任中,美國默克選擇交出抗生素的專利權拯救上萬生命

一開始,美國默克生產的並不是疫苗。 

「如果要死,希望死於結核病。」拜倫一語點出了上世紀初,世界上最可怕的疾病。「十癆九死」的白色瘟疫曾讓人們束手無策,其中不乏大仲馬、魯迅、林徽因等名人。

為此,美國默克在瓦克斯曼實驗室建立了一個發酵研究團隊,在喬治 ·默克的大力支持下,瓦克斯曼博士於 1944 年發現了第一種有效的抗結核抗生素  —— 鏈霉素。 鑒於結核病的肆虐,喬治 ·默克捨棄了公司的短期利益,將專利權移交給羅格斯基金會,因此,這種突破性抗生素可以授權給多個製造商進行生產。

從發現到大規模生產僅用了三年時間,從而積極幫助解決了結核病這一行業難題。正如瓦克斯曼博士在獲 1952 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時的致辭所說,「隨著傳染病和流行病潛在危險的解除,社會才會有更美好的未來,我們才可以為其他尚未發現治療方案的疾病留出時間做好控制準備。」

14 年間,僅僅麻疹疫苗就防止了 1700 萬人死亡

美國默克與沙東合併後,從  1960 年起,默沙東在著名微生物學專家莫里斯 ·哈里曼博士的領導下,研發和生產了 40 多個疫苗,包括麻疹、水痘、腮腺炎(俗稱「大嘴巴」)、腦膜炎等疫苗,其中最出名的麻腮風聯合減毒活疫苗在全球範圍內得到極其廣泛的應用,為哈里曼博士贏得了「現代疫苗之父」的美譽。

1963 年一天午夜過後,哈里曼博士大女兒的腮幫子突然腫脹起來,她患了腮腺炎。

正在為找不合適病毒樣品犯愁的父親,連夜趕往公司的疫苗實驗室,拿回了採集病毒標本所需的器皿,及時從自己大女兒的病灶上獲取了病毒樣品。就這樣,腮腺炎疫苗的研發項目開始了。

當首個腮腺炎疫苗進入臨床試驗階段時,哈里曼博士剛滿 1 歲的小女兒又成了最先接種的「志願者」。 這個腮腺炎疫苗一直沿用至今,因為他的不斷堅持,哈里曼博士和他的兩個女兒使成千上萬的兒女們免受腮腺炎的病痛。 

一個多世紀以來,哈里曼博士的精神驅動了默沙東在疫苗領域的長期耕耘。 2000 年至 2014 年間,僅麻疹疫苗就防止了 1700 萬人死亡。他去世時,《紐約時報》載文稱: 哈里曼博士是研發出最多人畜疫苗的科學家,幫助延長人類壽命,改善了許多國家的經濟。

時至今日,這些技術和設備仍在高效運作

當製藥公司都往利潤高處走,默沙東仍堅持製作低回報的乙肝疫苗

但是,每一項醫療技術都有一定的風險,疫苗技術也不例外。從 1970 年代開始,一些跨國制藥公司逐步削減,甚至停止了對研發疫苗的投入,轉向利潤更高的慢性病小分子新藥研發。 面對這樣的壓力,以人為本的默沙東堅持兩條腿走路,在大規模投入小分子制藥的同時,絲毫沒有放鬆疫苗的研發和生產,並在 1970 年代末期成功地研制出了第一代乙肝疫苗。

然而,正當默沙東準備將乙肝疫苗投放市場的時候,愛滋病出現了,給乙肝疫苗蒙上了陰影。因為乙肝疫苗的生產要用到從愛滋病病人的血漿中提取的病毒微粒,人們自然而然地對其安全性產生了一些疑問。

翹首以待的乙肝疫苗眼看就要夭折,好在通過與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教授們合作,讓它在科學家的手裡起死回生。 默沙東在 1981 年才得以將世界上第一個高效的基因重組乙肝疫苗投放市場。

1982 年,在香港召開的乙肝國際會議上,默沙東的「現代疫苗之父」哈里曼博士與中國代表團進行了接觸,並邀請中國專家訪問默沙東。從此,中國衛生部和默沙東開始了漫長的商業談判。 

一個兩難的問題擺在默沙東公司領導的桌面: 研發和生產疫苗本來已經是一項低回報的投入,面對中國這個最大的乙肝疫苗市場,默沙東卻無能為力。 價格一降再降,仍舊高出當時中國的購買力許多,無法達成協議。

但是,默沙東沒有因此而放棄,繼續尋求著為世界上最大的乙肝高危人群提供免疫的有效途徑,更何況乙肝病毒對整個人類的威脅還在蔓延。

直到 1989 年,默沙東與中國政府達成技術轉讓許可協議,向中國提供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基因工程乙肝疫苗生產技術。同時幫助中國科學家、技術人員赴美接受培訓,並幫助在北京和深圳組建乙肝疫苗生產車間。時至今日,這些技術和設備仍在高效運作,造福中國人民。

根據中國衛生部疾病控制局 2011 8 月發佈的數據:在 1992 年到 2010 年這 18 年間,由於乙肝疫苗免疫接種,中國乙肝病毒感染者減少約 8000 萬人,兒童乙肝表面抗原攜帶者減少近 1900 萬人。

默沙東也促成河盲症的徹底解決

默沙東無償提供解藥解決社會問題,但各地政府卻一毛錢都不提供

非洲黑蠅曾經使全球超過 1 億的人口受到失明的威脅。被它叮咬後,寄生蟲在受感染者皮膚下滋生。 患者極度瘙癢,許多非洲村民不得不用石塊摩擦皮膚來止癢。最終,患者視力嚴重受損甚至永久失明。

1987 年,在世界衛生組織的請求下,默沙東的科學家比爾 ·坎貝爾成功研發出伊維菌素,將其製成片劑帶到南非給患者服用。一個月內他回去時,發現那些患者體內的微絲蚴已經消失不見了。

隨後默沙東首席執行官瓦格洛斯同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就此進行了交談,準備進行大規模的開發。 遺憾的是,沒有一家政府願意出資幫忙分擔成本,儘管默沙東最初給出的預算金額僅僅才 200 萬美元(約台幣 6,000 萬 )。

彼時《紐約時報》以河盲症為封面,對默沙東做了一個全面的報道。 最終瓦格洛斯宣佈:公司承諾在全球範圍內無償捐贈伊維菌素,直至河盲症這一公共健康問題徹底解決。 截至 2012 年,這一捐贈項目已經超過 50 億美元(約台幣 1,500 億)。當年,默沙東對 2 億患者實施了治療,其中不僅包括河盲症患者,還包括象皮症患者。

 「年幼時,我就看著自己的父母如何辛苦的工作,只為讓我獲得好的教育。若不是從事生物醫學研究,我想象不出自己會做什麼職業。」瓦格洛斯坦言道。

始終站在疫苗開發的最前沿

默沙東著手孕婦疾病,疫苗上市預防 90% 以上宮頸癌及相關癌症發生率

世界衛生組織數據顯示,宮頸癌是全球常見的婦科腫瘤之一。 在中國,它是 15 44 歲女性中排名第二的常見惡性腫瘤。目前已知高危型 HPV 病毒的持續感染是導致宮頸癌的主要原因。 在美國,每天都有 33 名女性被診斷患有宮頸癌;在中國,每天有 93 名女性死於這一疾病。

默沙東研發並於 2006 年上市的 GARDASIL 是四價人乳頭狀瘤病毒重組疫苗。  2015 年,經美國 FDA 批准後,默沙東九價人乳頭狀瘤病毒( HPV )重組疫苗上市,可以預防 90% 以上的宮頸癌及相關癌症,幫助廣大女性獲得更全面的健康防護。

「每當我們想到自己的家人,便可以理解:這是一種絕對不可接受的死亡!孕產婦死亡必須也可以避免 ——因為,一個家庭最快樂的日子,不應該在轉瞬間墜入絕望和痛苦的深淵!」

2015 3 10 日,在聯合國「每個婦女每個兒童」大會上,默沙東董事會主席兼 CEO 福維澤強調必須徹底消除孕產婦死亡。 

在三年半內,「默沙東關愛母親項目」為 30 個國家的 350 萬婦女提供高質量的孕產婦保健和計生服務。他們將烏乾達和贊比亞地區的妊娠死亡率降低了一半;並將塞內加爾的避孕套缺貨率從 80% 降到 2%  

「我們相信,通過解決這個世界上最古老也是最可預防的衛生悲劇之一,會給社會帶來重要影響。我們相信,它還會給我們的事業帶來寶貴的知識,因為我們的戰鬥是長期的。」

防止了大規模悲劇重演

高度社會責任:默沙東總是站在第一線面對最嚴重的傳染病,同時又不斷拉低公司利潤

2013 年起,埃博拉病毒肆虐於西非。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自此次疫情大爆發一年以來,已經有上萬名人員不幸死亡,包括了 500 多名防疫工作人員。

面對全球最嚴重的傳染性疾病,默沙東始終站在藥物和疫苗開發的最前沿。

2015 7 31 日,默沙東宣佈在研的埃博拉疫苗  rVSV-ZEBOV 目前幾內亞三期臨床中取得 100% 有效性,防止了大規模悲劇重演。 這一在研疫苗還獲得美國《科學》 雜誌頒布的「 2015 年十大科學突破」。

同年, 91 歲的美國前總統吉米 ·卡特罹患黑色素瘤,最終在默沙東研制的免疫抗癌新藥幫助下成功治癒。

默沙東董事會主席福維澤表示,比金錢更重要的是愛。「因為我們相信:作為企業,我們有責任也有相關的知識和技能,為解決全球最具挑戰的健康問題做出自己的貢獻。」

從全球到中國,默沙東也一直致力於實現一個沒有狂犬病的世界。近 10 年,默沙東已經在全球範圍內累計捐贈了超過 200 萬份狂犬疫苗。自 2016 8 月至今已為中國近 12000 頭流浪動物免費接種了犬貓狂犬疫苗,覆蓋全國 17 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 39 個流浪動物保護組織。

擁有高度社會責任感的企業才能創造更多商業價值

生命無價,但疫苗有價。默沙東一直嘗試著採取一種更負責任、更嚴謹的定價方法。 他們試圖透過價值的視角來考量它,對個體患者的價值何在?對整個醫療保健系統的價值何在?一方面,默沙東試圖優化增長,獲取利潤,看看自己的努力是否能讓患者更加受益;另一方面獲取部分回報,以激勵行業未來的資本投入。

 2018 7 月,默沙東宣佈將其丙肝治療藥物 Zepatier 的價格下調 60% ,並把治療高血壓和心臟病等另外 6 款藥物的價格下調 10% ,從而加入了川普限制提價的制藥公司行列。

 該公司還承諾,不會將其銷售的藥物的平均價格提高到超過美國年通脹率的水平,並將繼續「評估我們的投資組合,尋找進一步降低成本的機會。」

 擁有高度社會責任感的企業才能創造更多商業價值。 正是這種超乎商業利益之外的使命感賦予了員工一種獨特的責任與激情,塑造了默沙東富有感召力和吸引力的雇主品牌。

 健康,是一枚滿載榮光的徽章;創造,因為懂得有愛才有希望。偉大的企業能夠改變世界,不止創新更要創造多一些。

 「僅僅發明瞭一種新藥,並非已經大功告成,還要探索有效途徑,使默沙東的最佳科研成果,能夠造福於全人類。」

微信公眾號:冯仑风马牛(ID:fengluntalk)

(本文經原作者 冯仑风马牛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有良心的疫苗企业,都在做什么?〉。)

延伸閱讀

人命攸關也能造假?中國上市企業爆出大量造假疫苗流入市面
你有沒有想過,相信設計師的專業也是一種社會責任 ?
Alphabet 成立 Chronicle 資安公司,用 AI 幫企業系統打「資安疫苗」!


微軟精華 AI 實踐課程來啦!

超過 100 堂專業課程、350 位原廠專家技術交流

2/17、18 與微軟技術夥伴面對面,破解最新、最前沿的 AI 轉型解決方案

免費報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