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學遊戲設計能多夢幻?就像走進世上最棒的遊樂園一樣!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好的遊戲不用說明規則,玩家就能上手」《模擬城市》的核心設計者史東在教導學生設計遊戲時,期待學生不只是設計遊戲規則而已,還能琢磨玩家的遊戲心理。同時在他所任教的卡內基美隆大學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正不斷挑戰學生跟產業界的高手老師做出「最有趣的遊戲」,探索每個人未知的潛能。(責任編輯:鄧天心)

從童年時期不插電的遊戲王卡、跳皮筋,到後來的 FC 遊戲坦克大戰魂斗羅,再到如今讓無數人愛上、沉迷、甚至研究的電子競技,沒有誰的人生能離開遊戲。

然而玩了這麼多的遊戲,你敢說自己「真的會玩」嗎?

在卡耐基梅隆大學,就有一個像魔法學校一樣的學院,這裡的學生不僅有工程師,有設計師,還有玩音樂的,也有專門寫劇本的。在這個聚集了世界上「最會玩」的一群人的學院裡,學生和老師只有一個任務——  做出最有趣的遊戲

讓大學跟遊樂場一樣有趣

如果把上學比做一場 RPG 遊戲,那這個學院裡 UI 戰士、工程師法師、劇本作者坦克、音效美工牧師一應俱全。

而這種跨界的傳統和學院的創始人是分不開的。

1998 年,卡耐基梅隆大學 CS 教授 Randy Pausch 和戲劇教授 Don Marinelli 聯手創建了今天的 ETC(Entertainment Technology Center)項目。Randy 給了學院工程師之魂,而 Don 則賦予了它浪漫的藝術家氣質。在兩人的共同努力下,以跨學科和創造力為核心精神的 ETC,成為了世界上最有創造力的項目。

在 Randy 的心目中,這是「世界上最棒的遊樂場,帶著一個電圍欄。」

在這個「最大的遊樂場」裡,當這些有意思的人湊在一起時,他們不僅產出了傳統意義上的優秀的項目,也產出了海量的作品

2012 屆 ETC 學生,知乎用戶@齊城 Orange 說:ETC 的學生們做出的項目包括由觀眾手機集體控制的噴水槍、幾百人一起用聲音來玩的遊戲、以及巨大到能裝下兩三個人的遊戲裝置……

最後,在畢業典禮上,一位老師為學生獻上了他在馬戲團工作時學會的拿手好戲:拋雜耍球。「但是這一次,他拋的不是球,而是鋸子、刀子等危險的傢伙。」

2017 屆 ETC 學生 Mia 告訴我,他們有一門超級硬 ( Hardcore ) 的課,要求學生分成小組,在兩週內做好一個遊戲並展示給所有人。

這門時間短,壓力重的課實力展示了什麼叫「不逼自己一把,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有絕望之中能做出什麼來 」。

比如這位叫 Zhang Xuelai 的朋友,一周之內學會了使用 Maya,做了一段恐龍熱舞小蘋果 3D 動畫。

還有這一個小組,在兩週時間內做出了精美的 AR 行星。

以及這個看到最後也不清楚是怎麼玩的 Disco Ball 舞蹈遊戲。

高強度的合作項目、腦洞大開的學生、最先進的技術支持,而在這背後的「Mastermind」,是一群站在遊戲產業最前端的頂級教員。

這個學院的教員中,包括遊戲設計界百科全書《The Art of Game Design》的作者、Schell Games 遊戲公司的創始人 Jesse Schell,製作了《怪物史瑞克》《馬達加斯加》等夢工廠動畫的 PDI 公司創始人 Carl Rosendahl 等等。

但教師中最讓大家印象深刻的、也最為學生所津津樂道的,就是創作了《模擬城市》,《暗黑破壞神 3》,金獎沙盒遊戲《孢子》,《辛普森一家》遊戲版的 Stone Librande。

Stone 教授的《遊戲設計基礎》,在 ETC 的課程裡是最特別的,也是最火的課之一。不僅 ETC 的學生,其他項目的學生也經常搶著報名,小小的教室裡總是坐滿,還有不少好奇的路人在教室外圍觀。

雖然 Stone 本人作為拳頭遊戲的主策劃,一生都在和電子遊戲打交道,但他的這門課程卻要求學生返璞歸真,設計一款不用電的遊戲。

Stone 家裡有一個步入式衣櫥,裡面收藏陳列著 300 多個桌遊,其中 30 個是他自己設計的。

在這節課上,雪糕棍兒、紙片,都能成為遊戲道具,甚至任何道具都不需要,也能玩的非常開心。

學生們在課上打「桌面 Dota」,教學樓尋寶,「開賭場」,用智能手機玩疊疊樂,玩世界上最古老的棋盤遊戲……每一節課都有你沒玩過的新遊戲。

在 Stone 眼裡,遊戲的精髓不需要通過很複雜的形制來呈現,遊戲本身就是所有生物的本能。

Stone 的學生設計的不精美道具

Stone 說,自己曾經見到一群鳥,從馬路一側的電線桿上成群結隊飛到另一側的電線桿上。但它們不是單純的在電線桿間移動,而是特意挑車子經過的時候,從車子前面掠過。太早飛就不夠刺激,太晚飛則會被車撞到,這其中的權衡帶來了一種遊戲性。

狗狗會互相追逐,小貓會玩毛球,人類會摔跤,在還沒有電的時代,所有動物都在以自己的方式享受遊戲。

遊戲是活的,規則是死的

隨著科技越來越發達,人類的遊戲規則也越來越複雜。但無論遊戲的形制和內容如何變化,在 Stone 的理論中, 遊戲的本質就是運氣和技巧的結合。

奧運會上的競技是傾向於比拼技巧的,賭場中的博弈是傾向於運氣的,而大多數大型遊戲都是技巧和運氣雙管齊下。 如何平衡技巧和運氣,也成了許多遊戲設計者需要考慮的核心問題之一。

課上,Stone 曾經發給每個學生一些籌碼,代表每個人擁有的本金,然後讓學生分組「開賭場」,目標是把別人的錢贏光。

從「賭場」運營者的角度考慮,遊戲難度太大客人就會減少,難度太小又有可能虧本。最完美的遊戲規則,就是看起來簡單,但很難達成的規則。

看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的爬繩子遊戲,只要爬到盡頭不掉下來,就能拿到獎品。

比起遊戲的畫面和技術,一個好的設計師更應該琢磨的是玩家的心理。 在 Stone 的課上,這才是最重要的品質。

除此之外,Stone 還堅持, 好的遊戲可以用一句話說明白,設計者應該能把自己的所有思想濃縮在一張圖裡。Stone 提出的這套設計方法,就是後來被業界廣泛採納的 One-page Design。

身為《模擬城市》的核心設計者,Stone 還告訴我們,早在四年前,《模擬城市》的模型就準確預言了今天現代城市發展的趨勢。

從貧富分化,到城區的演進,再到無人機的流行,《模擬城市》已經不單純是一款經營遊戲,而富有了社會學價值。

——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在美國學遊戲設計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首圖來源:YouTube  。

延伸閱讀:

都 21 世紀了,學校還在分文組、理組,日本腦科學權威:阻礙社會進步!

數據分析正夯!Airbnb 嫌學校教育不實用,自己開設數據課程培育員工

【李開復也讀這間!】微軟、蘋果高管的畢業學校,卡內基梅隆大學出了許多 AI 人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