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風暴後首次接受專訪,馬克.祖克伯談川普、談新聞、談臉書的未來

外媒 Recode 昨天發布了一則針對臉書創始人暨執行長祖克伯的專訪,內容非常精彩,詳細談到了臉書從隱私到中國、再到馬克的政治野心,TechOrange 節錄了部分重要段落進行編譯,若想看完整英文報導,請到 Recode

針對俄羅斯攻擊的看法、臉書是否在隱私保護上失職的看法

Recode 問(以下以 R 簡稱):你對川普當天(7/18)的觀點有何感想(川普當天表示,他相信俄羅斯並沒有使用臉書干涉選舉),即「沒有證據證明俄羅斯人在選舉期間使用社交媒體做不當的政治操作」

馬克:我們看到的證據非常清楚,俄羅斯確實試圖干涉選舉。我們正試圖與政府合作進行更多調查,但在大選之前,我們看到的是俄羅斯的駭客組織,屬於俄羅斯軍事情報的一部分,美國稱之為 APT28 ,他們試圖採用傳統的駭客攻擊方法,使用遭到釣魚惡意軟體侵奪更多用戶的帳戶。

實際上,我們在 2015 年看到了這件事,並且通報聯邦調查局。目前還有另外一個選舉干擾的作為,但我們更難以識別,是另一個組織 IRA,網路研究機構,基本上他們就只是建立了假的帳戶,以散播激化美國群眾對立的訊息。

臉書,我們的團隊認為自己反應太慢了,來不及阻止俄羅斯駭客組織的計畫,但當我們發現這件事,我們就制定了完整的計劃,來應對這個過去我們曾經應對的攻擊。我們目前正在利用人工智慧工具去找到這些假帳戶,並將其刪除,我們讓用戶不能以錯誤的方式去進行廣告,特別是政治問題廣告。

R:你認為為什麼臉書的動作會如此的慢?這讓非常多人感到失望。你們遇到的問題是什麼?

馬克:在發現問題時,我們做了非常多的動作,例如通知政府和處於危險中的人員,我們專注應對駭客攻擊,但毫無疑問,我們確實動作太慢,我們無法確定這種新攻擊型型態,這更像是一種有計劃的在線訊息操作(可以解讀為:類似網軍的言論風向操作)

但這是我們在臉書上安全工作的重點,我們非常祝種確保我們能夠做到這一點,2018 是重要的選舉年,我們非常重視臉書在這一塊的責任,我們知道臉書該做好這件事。

R:我了解你們對這件事的重視,但我想知道你們是否反思過這件事,你是否知道自己的責任?

馬克:我承認臉書在這件事的處理過於理想化,且我們最初認為協助人們發出聲音、彼此串連會有更多好處。

我認為臉書現在明白,我們目前所處的位子必須盡到的責任,臉書是一家盈利能力很強的公司,我們目前聘用了兩萬人審查內容,這和我們過去的能力不盡相同。

即使在上市時,臉書其實也只是一家小公司,我們過去過於專注在積極因素,而沒有足夠的能力關注一些負面因素,我不想讓大家覺得臉書不重視安全性,或者更像是過去從沒有成千上萬人這樣在使用一個平台,這更像是一種新的威脅。

目前有超過 20 億人在使用臉書,很多人透過他得到了非常多的正面效益,而臉書也有責任要去避免人類利用他做壞事。

針對臉書的本質、新聞的未來

R:第一次見面時,你說臉書是一種工具,那現在的你認為臉書是什麼?

馬克:我認為用工具來看待臉書,依然是一個很好的描述,我們更喜歡稱之為社交網絡(Social network)而不是社群媒體(Social Media),社交媒體是個更傾向於內容的名詞。

對我來說,臉書一直是專注在「人」上的,我之所以定義它為工具,是因為建立網路和建立關係,是人們在臉書上做的最核心的事情,臉書並不是一種時尚,公司不應該建構那些很「酷」的東西,而是應該推動長久的價值,我一直是這樣相信的。

當我想到網絡還可以協助人們做到哪些事情,我想到了人們可以透過臉書建立起的信任購買東西,這是為什麼我們推出 Market Place 的服務。這讓他們擁有更好的購物體驗,比在其他網站更方便。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建立安全回報機制,當有災難發生時,人們可以透過社區自我組織,互相幫助,這不是媒體的功能,是讓一個住在同一個場域裡的人聚集在一起的「社交網絡」。

R:好的,讓我們來談談新聞,臉書目前對新聞的分發權力非常明顯,對出版商、公民、其他所有人而言都是,你如何看待自己的角色?

馬克:這裡有兩個核心原則:讓人們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保持社群的安全和安定,我認為這非常重要。臉書不希望讓人們策劃暴力,互相攻擊,或是做壞事。

這種情況下,這些原則具有真正的權衡和真正的相互牽制。

我們採取的虛假新聞管制方法並不是說,你不能在網路上講錯,我認為這太極端了。但如果你曾經看過一天內在臉書上傳播病毒、或分法的幾百種錯誤消息,我認為我們有責任確保那些惡作劇和公然的錯誤消息不會發生。

我們的方法是,如果人們把它標記為錯誤訊息,臉書會將這些訊息發送給信譽良好的檢查員,如果這些檢查員可以證明這些消息是有問題的,那麼我們就會減少他的傳播。

R:你怎麼看待在緬甸發生的殺人事件,和臉書的責任?(臉書在緬甸成為了推動種族歧視和暴力的工具)

馬克:我認為這些宗教暴力狀況,是所有人的責任,包含政府、民間社會、和參與這些恐怖事件的人,臉書了解我們必須需要處理這件事,所以我們大大加大了在緬甸的投資,希望可以確保我們盡到責任。

從我們所處的位置來看,我們其實很難知道哪些人正在宣傳仇恨,或即將要發生什麼,哪些內容會煽動暴力,因此,我們與民間社會可以協助我們辨認這件事的人建立關係非常重要。

我希望我們的產品被好好地使用,其他人的責備對我來說其實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並不是說在臉書上只會發生好事,這是人性,是人們使用工具的方式。但我認為臉書有明確的責任確保商品盡可能地減輕帶來的壞處。

我以我們的直播服務舉例,最初推出直播,有些人用它來做不好的事情,例如直播自殘、直播自殺,我看著這個,就在想「這並不是我們想要的產品!這很糟糕,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我們就有責任要解決他。」

所以我們建立了 AI 工具,聘請 3000 人的團隊,以便能在 10 分鐘內處理這些直播影片,臉書上的任何訊息,我們都會嘗試在幾小時內、或是一天處理。當然,若是有人直播傷害自己,那麼一天顯然太久了。

針對臉書目前的形象、未來的計畫

R:臉書目前的形象如何?

馬克:不像以前那麼好

R:是啊,感覺如何?

馬克:就我個人的看法而言,在過去的 10 年到 15 年中,我們已經得到太多人的關注。

坦率地說,我認為新聞業在這件事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他指出了事物的真相,讓我們感到不舒服的事實,我認為那是有效的,指出了我們有責任做得更好的事情,我接受了那些建議和質疑。

雖然這可能不是經營公司最好玩的一段時間,但我認為臉書非常認真的在承擔責任,並且在努力的實現我們的計劃。我不認為人們對我們不公平,我認為大家都非常積極的專注於科技帶來的所有好處,而有部分人專注在較負面的層面,確保我們明白這些問題,我認為是完全合理的。

我們會做到需要做的事情,來達成應盡的責任。

R:你今年的目標是什麼?你的個人目標?

馬克:我認為管理公司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我可能會需要做一些其他的事,為了擁有更廣闊的視野,例如像是學中文、訪問不同的地方、寫一個 AI 來管理我的家。

但今年我認為我需要專注在解決眼前的這些問題,不適合去做其他事,這是一個重要的挑戰。

臉書馬克

科技巨人佔據世界三大首富,臉書馬克挺過公司危機成為世上第三有錢的人

臉書遭爆各種恐怖專利,為窺探隱私無所不用極其,官方:申請不代表會用

臉書黑名單出包,意外解除「封鎖名單」限制,官方:我們很抱歉

參考資料

Zuckerberg: The Recode interview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Wikimedia Commons CC Licensed)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