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獲利還給勞動者,3000 名清潔女工把「共享經濟」最真價值找回來了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在信任感薄弱的世代,我們對生活周遭的物品的價值充滿懷疑,只想花小錢保護自己,「就算被騙了也不會心疼」,低薪、爛貨很快讓生活品質進入惡性循環。

但有一群女性她們創立以誠信為主的平台,注重團體利益更勝於自己。不向政府伸手,擴展自己的身分從勞動者到管理者,幫助自己還能回饋社會。

以創新出發的創業很多,但以創善為主的創業,打破既定的印象,帶給社會更多的創新價值。(責任編輯:鄧天心)

文:劉致昕

十五年前,當多明格斯(CIRENIA DOMINGUEZ)從墨西哥來到紐約,她想的是,能否多打掃幾戶人家,為孩子的教育多掙一些錢。

十五年後,在個人民主論壇的台上,她與臉書、微軟、美國官員同台,以創業家的身份,告訴人們 經濟弱勢者怎麼逆轉生活,科技,如何創造更包容的經濟 ,「平台合作社主義」,是她找到的答案。

三千名清潔女工重新定義「共享經濟」

川普上任要滿兩年,入夏的紐約法學院,科技人、記者、官員、學者、喜劇演員等,齊聚《個人民主論壇》,滿滿兩天的演講、對談、工作坊中,他們找一個答案,如何修補民主?

民主破了哪些洞,是個很大的題目。

臉書的早期創辦團隊成員之一、歐巴馬選舉操盤手 Chris Hughes 在台上拋出「保障收入」(Guaranteed income)作為解方,希望能解決貧富差距造成的社會崩解;同樣是歐巴馬任內的幕僚、官員則提出如何用科技解決政府效能問題,以及如何立出數據使用規範,提防人工智慧的不當發展。

也有講者提醒,當一切聯網之後,政府可能對人民的大規模監控,是否進一步打壓弱勢族群的權益等;最終,壓軸的拉美裔喜劇演員 Negin Farsad ,以脫口秀的方式,以她自身的程長經歷,點出美國社會的大熔爐中,膚色如何成牆,那些衝突種子如何被埋下、又該如何被清除。

我們如何創善?(How we make good?)

菁英們針對經濟、文化到科技政策,提出不同觀點與討論,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他們,有惶恐、憤怒,更有急迫。

但在現場,一名來自底層的講者,卻為眾人帶來最激勵人心的答案。

需要翻譯協助溝通的多明格斯,是一位來自墨西哥的母親,現職為專業的清潔工,她也是講者們口中的「需要被包容的多元文化」、「美國經濟需要的力量」、「要給予基本人權的外來移民」,以及「貧富差距下被遺忘的失聲公民」

當她站上台上,她提出的 不是美國政府應該幫她什麼 。在台上,她分享了 自己所完成的

一個三千名清潔女工共創的平台,一家新型態的合作社:Brightly.coop。

在對價的世代造以信任為基礎的平台

Brightly.coop (https://brightly.coop/) 是一個結合開源共享平台技術的合作社,每一個清潔工都是會員、都是股東,她們靠著 開源軟體 Up&Go 的幫助,打造自己的 數位平台 ,消費者可以透過平台 直接雇用他們的清潔服務

兩年前,Brightly.coop 展開與 Up&Go 平台的合作, 介面的設計以增加信任為目標 ,消費者直接了解每一個清潔服務的提供者,和他們互動,「在這個時代,人們沒有看到你的社交檔案,很難相信你,很難讓你進到他們家裡面去打掃。」

多明格斯說。雖然一樣掛著共享經濟之名,但在 Up&Go 的平台上,一切都以第一線勞動者的需求為出發,因為,他們正是這平台的擁有者。
分潤機制上也有不同。每一筆消費,平台只收 5%,其中 2% 作為平台維護營運的成本,3% 回到合作社,剩下,全都歸勞動者所有。

雖然我們的定價比其他清潔公司稍微高了一些,但(一年來)我們發現,人們在我們這邊消費是開心的,」多明格斯說。

在她們進入市場之前,消費者面對清潔服務平台,每筆消費收取 20% 到 50% 的抽傭,有的採取個案外包的方式,在預定之前,看不見清潔工、無法保證得到的服務是什麼,甚至,大部分人必須靠著朋友打聽,靠口耳相傳,才能找到足以信任的清潔服務。

在 Up&Go 上,因為勞動者就是平台的擁有者,他們想的不是一次性的生意,而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建立, 於是定價透明、服務細項清楚列出,消費者在消費發生前,就能看得見自己的付出將得到什麼,能改變什麼。

在 Up&Go 平台上的三千個清潔工,平均時薪比市場行情多出 5 美元,若與他們加入合作社前的收入相比,則多出 10 美元。

「我們還採取環境友善的清潔方式,也把消費者的身體健康都想好了,」多明格斯說。她談起清潔服務時,就像任何一個專業工作者談起自身的事業那樣,「我們以自己的專業和得到的信任為榮,顧客看待我們就像看待專業的電子技工、髮型師一樣。」
讓消費者得到在地、可信賴、對社會有幫助的服務,讓勞動者得到自我認同、該有的權益,以及在經濟弱勢族群中建立起組織、發聲權,這就是平台合作社主義(Platform Cooperativism)的宗旨

重獲新生的平台合作社主義

平台合作社主義在 2014 年由紐約新學院(The New School)助理教授休茲(Trebor Scholz)提出。看著多明格斯在台上分享過去一年的經驗,休茲笑說,這樣的故事在世界各地吸引大量的注意,「我每天都收到信,從南非 UBER 的司機到洛杉磯的遛狗員、印度的軟體工程師,他們都在問該怎麼做、下一步是什麼?」

休茲解釋,當 Uber、Airbnb 等各種共享經濟平台走向世界,近年來看見的,卻是平台業者手握利潤和使用者的數據,不斷提高自身的市場估值;另一面,卻是勞動者不斷下降的平均工資和勞動權益。
(Photo Credit:OCF)
2014 年,普林斯頓大學針對二十個城市的 Uber 司機展開調查,以洛杉磯為例,他們每小時時薪收入中位數約為 17 美元(UberX),還需要扣掉汽油、保險、汽車維護等成本,不一定能達成落杉磯訂定的每小時最低工資 13 美元。

誰在假共享之名,行斂財之實?

共享經濟雖有「共享」二字,但 主要獲利的卻是平台業者和投資人 ,勞動者有可能反而掉入勞動權益的黑洞。

經濟學家 Lawrence. F. Katz 和 Alan. B. Krueger 研究發現,2005 年到 2015 年的十年間,在全美新增的近 1000 萬的工作崗位中,幾乎全部都是臨時工、合同工或是自由擇業的散工。

地球另一端的德國也出現相同趨勢。

網絡社會的新型經濟不但沒有縮小貧富差距,反而令各種工作更零散、更原子化。

科技獨角獸一隻隻誕生,大部分勞工的收入卻更低、更不穩定。

真正的共享經濟正在衰竭 」休茲說,他想用擁有兩百多年的合作社概念,結合科技,拯救共享經濟。四年多來,全球十四個教研機構、國際非政府組織加入,研究、推廣,由下而上的打造平台合作社運動。

他觀察過去四年來自世界各地的經驗,指出「整體是技術、文化、政治、社會的變化,不只是技術的終極追求。」

最大的考驗是如何創造一個全新的所有權機制,實踐民主價值,平台技術不是難關,但 重塑社群內的關係、決策機制,以及如何對外溝通、找尋夥伴,才是成功與否的關鍵

如何檢視一個健康的合作社?

他提出十大原則,成為平台合作社主義發展的準則以及檢視的標準:

  1. 所有權:平台合作社歸屬於創造大部分平台價值的人們所有,可以改變一般人對自己與網路間關係的認知。
  2. 體面的工資和收入保障:讓隱形的數位經濟工人,拿回該有的權利跟生活條件。
  3. 透明性與數據公開:合作社的財務等最透明,對使用者來說,拿取什麼數據、如何搜集、向誰出售、如何使用,都要透明。
  4. 尊重與認同:確保基本的勞權,並在社群中建立健康的自我認同。
  5. 共同決策:從平台的設計跟打造起,勞工就應該參與集中。
  6. 法律保障的框架:對內、對外的保障都是。
  7. 不被企業綁定的工人保障和福利:不屬於單一企業的勞工,必須尋找出新的制度,持續的給予社會福利。對臨時工、全職員工必須一視同仁。
  8. 保護免受霸凌:平台經濟下,勞工受到平台的不公平對待必須消除。個人事業聲譽、評等等「資本」,不應該被綁定、被控制。
  9. 拒絕工作場所的不斷監視。
  10. 消失權:數位經濟下的勞工,仍必須確保下線、登出的權利。

以人為本的民主精神

以全新的制度經營事業,勞動者扮演的角色也完全不同。

多明格斯笑稱, 她以前只要做好媽媽、姊姊、清潔工的角色即可,現在,她必須不斷精進自己,學習會計、行銷、管理,參加工作坊

「沒有人可以搭便車,每個人都是擁有者,要學會技術、要有責任,也了解到彼此是生命共同體。」她點出最基本的考驗。

像是在集體追求一個理想生活一般,三千個清潔女工一起創業,要有共同的方向、想法,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們先組成小團體,每兩週碰面一次,每個團體推代表,從中,選出執行董事會,每個月與合作夥伴 Up&Go 碰面。

「很難每一個人都同意,尤其這些人以前都是管好自己就好的人。⋯⋯每個人要以團隊利益優先,有時候是很難的事情。

脫離個人利益,共生共存共榮

多明格斯坦承,但他們確定的是,既然決定是合作社了,那麼凡事考量先以人的角度,然後才是以企業的營運獲利。

以人為本的核心概念,也進入平台設計的過程中,每項功能的開發順序、方向,都以各合作社的獨特文化與特性為主, 非技術出身的清潔工為優先,開發者反而是次要的角色

以人為本、講求民主,從總體規模跟平台本身來看, 平台合作社的進展慢、規模擴大慢、獲利最大化的可能低,但若回到勞動者的角度,實質收入高、自我實踐、社群的凝聚等,不再走向負循環

另一方面,因為有了實踐民主的經驗,移民社群、經濟弱勢的勞動者,也同時養成參與當地公共事務的習慣,增加多元族群的發聲。

新美國夢

「過去,很多人只把我們當做掃地的機器,我們在這個社會中是最底層的人。我們希望讓大家看到,我們提供的服務中帶有的人性成分,也想讓我們重新找回生活品質,我們要證明自己的專業,即使這只是清潔服務。」
十五年前,那個沒有資本、沒有科技,沒有尊嚴,在大街一個人一個人問需不需要幫忙打掃的多明格斯,如今不但能夠許下改善產業未來的願,靠著平台合作社,她還有能力使其成真。她笑稱,或許這就是人們所稱的 美國夢 吧。

——

(本文作者: 劉致昕 ,原文標題 〈三千名清潔女工重新定義「共享經濟」〉,原作者已載明文章適用創用 CC 授權條款:CC BY 3.0 台灣(說明規定:https://bit.ly/2mgsuqY),首圖來源:Brightly )

延伸閱讀:

一片比市售貴十倍的面膜,只有 200 萬創業資本,她如何創月營收 500 萬奇蹟?

年僅 17 歲的天才創業家:你給發票他付錢,沒中獎的發票也可以很有價值

只花一年就創造兩千萬年營收,23 歲 CEO 手把手教你什麼叫「行銷」和「成本預估」


科技新時代來到,肝苦 IT 人

參加 IT 人!新痛苦指數大調查!抽任天堂 Switch

馬上抽 Switch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