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科教授江雅綺:MOD 和有線電視若聯手打掛 OTT,根本是自斷手足

MOD 第四臺 OTT 世足賽 電視 有線電視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MOD 與第四臺的眼球大戰,早在世足賽的前期就已經敲響鑼鼓了。MOD、第四臺、OTT 是台灣使用的三大觀影平台,三方之間的角鬥在流量高的世足賽競技場上,更甚激烈。但為了生存,他們要做的會是攻陷彼此嗎?還是應該更注意什麼會更吸引民眾觀看這件事。(責任編輯:陳伯安)

世足賽進入四強,眾所看好的阿根廷、巴西先後出局,反而是 28 年來均在八強外止步的英格蘭、十年前尚排 71 名的比利時,讓觀眾大呼驚奇。一切意料之外的結果,開心的不只是運動彩券的莊家,還有首先轉播 2018 世足賽的 MOD、16 強後的華視與其他有線電視台。

世足賽是一場殘酷舞台,贏者狂喜晉級,既期待又怕受傷害;輸家打包回府,再等四年。不過,您注意到了嗎?這場殘酷舞台的背後,還有一場針對觀眾眼球的爭奪戰,也默默進行著,而場上兩個拼死拼活的隊伍,就是 MOD 與有線電視。

MOD 、有線電視如果幹掉 OTT,那就跟自殘手足一樣愚蠢

有人說,數位時代,如 Netflix 和愛奇藝等網路影音內容的平台,近年快速崛起,引發了傳統電視的剪線潮,因此,MOD 和有線電視的共同敵人,是 OTT(網路串流影音內容平台),雙方應該共同合作,來對抗 OTT。這話似乎有理,但若檢視台灣的現實媒體架構,很快就會發現,以現況來說,所謂 OTT 是共同敵人,在有線電視和 MOD 的世足轉播大戰中,根本是一個假議題。

首先,OTT 僅是一種利用網路提供串流影音內容的平台,Netflix 和愛奇藝固然是 OTT,台灣大旗下有影音串流服務平台 myVideo 、國內電信業者遠傳也擁有 OTT 平台 friDay 影音、以及台灣有線電視龍頭凱擘大寬頻 SuperMOD…也都是 OTT,換句話說,有線電視早就布局 OTT 了,OTT 和有線電視並非一個「有你、就無我」的概念。

此外,世足賽一開張,台灣觀眾除了能在 MOD 的愛爾達電視台觀賞,也能在網路上的愛爾達 OTT 觀賞,易言之,MOD 也不是不能開發 OTT 的經營,二者相輔相成,讓閱聽大眾能夠選擇最便利的平台上觀賞內容。既然台灣 MOD 能有 OTT、台灣有線電視也能有 OTT,所謂「MOD 和有線電視的共同敵人是 OTT」,難不成要 MOD 和有線電視把自家的 OTT 平台給打掉嗎?

Netflix和愛奇藝等網路影音內容的平台,近年快速崛起,引發了傳統電視的剪線潮。(湯森路透)
圖片來源:湯森路透

對於平台之間的戰爭:法規、內容上都還有進步的空間

當然,必然有人會說,OTT 指的是境外 OTT 如 Netflix(網飛)。不過,最近您有聽到有人在 Netflix 上看足球賽嗎?沒有,因為 Netflix 上根本沒有世足轉播的影音內容。一言以蔽之,不管是有線電視、OTT、或是 MOD,能否提供吸引觀眾的內容,才是這些平台得否存續、並受觀眾歡迎的要件。

那麼,真正的問題來了,如何促使有線電視、MOD 或 OTT 平台,提供更多讓觀眾覺得好看的內容呢? 這就回到通傳政策的老問題:如何建立公平的產業競爭環境、合理分配內容創作、頻道和系統業者的利潤、維護閱聽大眾的權益、讓市場機制建立正面的循環了。

說到底,通訊傳播的主管機關 NCC,在這場 MOD 和有線電視這場眼球大戰中,若單單以「尊重商業談判」消極應對,恐怕是不夠的。以有線電視和 MOD 而言,由奧運、世足轉播所引發《廣播電視法》中的「有線必載無線內容」的爭議,多年來並未處理。

而 OTT 平台與有線電視、MOD 如何在數位匯流的環境中公平競爭,則更是另一個棘手的問題。如何建立公平的產業競爭規則,讓閱聽大眾享有合理的收視權益,進一步促進台灣內容產業的發展,以台灣現況而言,顯然,NCC 不但還有很多事可以做,同時也是責無旁貸的。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江雅綺:瘋世足 你知道 MOD 和有線電視的眼球大戰嗎 〉。)

延伸閱讀

MOD 這場總算贏了有線電視,但黃雀在後鄭優董事長你看到了嗎?
【談談愛爾達直播】第四臺追求的「免付費」,背後可是觀影人在付出代價
愛爾達一家就創造 1 億點閱!世足賽不只踢球,也踢飛台灣僵化收視結構


微軟區塊鏈開發大賽

首獎 7000 美金等值以太幣+7000 美金 Azure 額度與 TechOrange 深度專訪機會 參加就可獲得台幣 10,000 元的免費 Azure 額度
報名 11/9 比賽說明會
報名網址:https://techorange.kktix.cc/events/cloud-chain-contest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