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中國幣圈可以說是一個充滿著絢爛煙火和滿滿韭菜田的故事。李笑來說得,無疑是真真切切的實話,絕對是實話,很多中國網友惱羞了大罵李笑來,但大家不都很清楚這件事嗎?

幣圈,沒有心理準備,就別踏進去啊,何必當人家的韭菜呢?(責任編輯:林子鈞)

作者/ 樂天,雷帝觸網(ID:touchweb)

今日早間,一段疑似「幣圈首富」李笑來的談話錄音被曝光,這段談話內容涉及眾多區塊鏈項目以及幣圈人物,包括老貓、neo、以太坊、Ripple、易理華、羅振宇、孫宇晨、趙長鵬等。

在這段長達 50 分鐘的錄音中,李笑來稱髒話連篇,稱老貓曾經是 nobody,自己幫老貓火起來的。帥初做的是空氣幣,自己幫帥初賣了6個月的空氣幣,因為他騙人模式簡單。

「有個騙子交易所叫幣安,有個騙子叫孫宇晨,你怎麼能落後他們,要加速做事。」

李笑來點評說,趙長鵬人品不好,跟徐明星一樣有黑歷史。趙長鵬不太懂技術,只不過因為大家都關了,他沒有關,大家都退,他不退,就因為趙長鵬是加拿大人,否則沒有趙長鵬什麼事。

「不要盲目的相信『價值投資』。如果你隨波逐流地認為價值投資是對的,那你注定是個平庸的人。」

李笑來說,做區塊鏈項目要想成功,第一要想辦法成為有流量的人,然後善用自己的流量;第二個是你要成為有技術團隊的人,沒有技術也需要想辦法。區塊鏈的價值裡最大的價值叫共識價值。項目不值錢,但是信的人那麼多,到最後就值錢了。

「區塊鏈世界的特點跟之前的互聯網一樣,得屌絲者得天下,散戶最牛逼,別看你現在天天罵散戶,就是他供養你,你罵人家幹嘛。」

由於李笑來的這些話太「簡單粗暴」,又太接幣圈地氣,引發了幣圈的大幅轉發和分享。

泛城資本董事長陳偉星則指出,散戶在金融裡面本來就是弱勢群體,拿網紅與概念炒作騙散戶口袋錢,居然還理直氣壯當是未來方向,太搞笑了。

陳偉星還直言不諱的說,「首騙被爆錄音,『走向財富自由之路的方法就是,組織個粉絲社群,發個幣給他們,換走他們的錢。』」

陳偉星今日又表示,李笑來自己放個錄音出來自證騙子本質,赤裸裸的講訴他的騙術邏輯:「做網紅、圈粉絲再發一堆垃圾幣高價銷售給他們。「而對此『騙術』,必須揭穿。』」

李笑來得知錄音洩露後,在朋友圈發文「尷尬了」。

李笑來今日在微博上還表示,自己私下裡說話的時候,髒話很多。我也喜歡研究各種語言中說髒話的方式。比如,美國人甚至可以說出全部由 fuck 構成的句子:FUCK FUCKING FUCKER!

「公開場合儘量不說髒話是為照顧大多數人情緒;私下,不用照顧我自己情緒。」

孫宇晨在微博上稱,「聽說我又躺著中槍。」

對此,網友紛紛評論:「沒事,大家都知道你是騙子。李笑來沒那本事給你安名號。」「大家都知道你是騙子,這個算不上躺槍。」

老貓則在朋友圈發文稱「我終於知道誰在背後捅刀子的人,易理華,這筆帳我記下了」,「這輩子最後悔認識的人之一」。

以下是疑似李笑來私下談話內容曝光(部分內容):

以太坊其實是這樣的,就是說它的終極崛起是央行干的。央行突然要求交易所裡的比特幣不能提現,所以流動性就跑到以太坊身上去了。

所以這個流動性進去了是出不來的,所以它漲到了 2000,漲到了 3000。後面漲到了1 萬。這些都不是以太坊什麼社區、領導力什麼,不是的。跟它本身可能沒關係。

沒什麼關係,我再說 Ripple。從一開始就傻逼項目,都無法想像的傻逼項目,完了核心團隊都走光了,然後若干個聯合創始人都這麼把幣砸光了。

突然有一天有個傻逼,這個傻逼是誰呢?地球上最牛逼的一個投行叫軟銀,軟銀這個傻逼進來看了一圈,也沒看懂,就說我們開始支持 Ripple,啪就漲上天了。

所以你剛才說的那些如果是對的,就剛才我舉的這些例子,萊特幣,以太坊, Ripple,都解釋不了。

隨波逐流的認為價值投資是對的,就是平庸人物

我沒說完,所以就是說如果你隨波逐流地認為價值投資是對的,那你注定是個傻逼平庸的人物。這個公開場合我是不能說的。

但是道理很簡單,你講價值投資的結果是什麼?大量的好幣你根本就投不上。事實上我也是,我就是因為看不上萊特幣所以沒投。

幸虧我在比特幣賺的錢比投萊特幣賺的錢更多,所以我站著腰板說你就是個傻逼,以 太坊我就沒投,那不符合我的邏輯,哪哪都不對,流動性被鎖定。

那我也遇見不了,幸虧我在 EOS 上賺的錢比投以太坊賺的錢還多(想知道李笑來在 EOS 上賺多少,請參閱只想套現的中國幣圈大佬,用人民幣殘忍毀滅了一個想改變世界的區塊鏈新創),所以我腰板挺直的說,我還是對的。那這個 Ripple,我剛註冊就丟了 120 萬個幣。

當時你想 2011 年的 12 萬美元(約 360 萬台幣)。很多。現在都漲了多少啊?sorry ,2013年,那漲到現在漲多少?幸虧我在 3 月份賺的錢比那個還多。

所以我還是要挺直腰板說,不管軟銀投不投,就是傻逼!因為軟銀投資這個,軟銀就傻逼,我敢說這個話,因為我不酸,或者至少看起來都不酸。

但是你怎麼解釋這個東西?所以如果你想幹這樣的事情,我今天跟你講最重要一點,就是我操你隨波逐流肯定是錯的。然後你在這裡講價值投資一定是錯的。

所以說老師我就補充一句,其實 2013 年我開始投比特幣之後,我發現福建是最多是資金盤,都他們搞起來的。

包括原來元寶網都快死掉了,然後有一款幣名叫儲備幣,在福建省不知道搞了多少場 500 人會議,我看了一升升,從幾毛錢漲到了 200 多,然後那個叫什麼王朝陽。

所以你現在開始慢慢思維走到正軌上來,別跟我講那些冠冕堂皇的。

跟你指條路就很簡單,就是在這個世界裡想達到那個目標。需要幾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什麼呢?你必須是個網紅,就說到最後區塊鏈的價值裡面有個最大的價值叫共識價值,OK,共識啥意思?它不值錢,但是信的人那麼多,到最後就值錢了。

像剛才講的婚姻的那個,大家認為所謂的那個是對的一樣。

公開場合下我會給他們另外一個解釋,到最後的解釋很簡單,就是傻逼太多了。共識價值,傻逼的共識也是共識。

傻逼太多了,所以傻逼多,有共識,也會產生價值,我們作為自認不傻逼的人也必須接受這個事實,都是這樣。

寫得到專欄賺人流

所以我再給你舉個例子就知道了,你們認識的貓叔在某一個時間點之前沒有這麼大的影響力,但是在某一個時間點之後,它就開始產生爆發的影響力,怎麼產生的?

就是 2015 年年底的時候,我做了一個比特幣生存指南群,收費群,幾百人,我就交給他管了,然後他就成了那個群的群主。

大家在裡面,他發表了一些自己的意見,大勢把他推起來,因為他說那幾個幣好,大家就買了那幾個幣。大勢推起來,大家都發財了,不信他信誰?

所以到最後是這樣的,接下來的事情還是一樣的。誰有影響力,誰終究是有抵擋。我為什麼能走到今天?

我跟你講很簡單,真的很簡單,我又不炒幣,我買了就囤著不動。但是能走到今天,它有幾個時間點,第一個時間點是什麼呢?

第一個時間點是這樣,當人們知道我擁有很多比特幣那個時間點是 2013 年,我實際上是一個網紅。

對,這屬性是一直都在的。

我有我的讀者,我有很大的讀者群。你想在現實世界裡,我那點量不算什麼,但在這個世界,誰像我一樣有 100 萬讀者?

對,我們班基本上都會買小亞老師的書。100 萬讀者,所以那一瞬間就有爆發,OK,然後在熊市裡我又幹了另外一件事,我就開始寫專欄,是熊市,你又賺不了錢,你就攢人氣。我開了微信公眾帳號,重開,重寫。

次年羅振宇幫我賣書,馬上我又跟他合作開專欄。得到的專欄。所以等大牛來了的時候,我還站在那兒,我影響力變得比原來還大。

OK,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一件事情,這裡的核心競爭力是人流,這是核心競爭力,人流。我為什麼願意跟你談?

其實你要是說之前你跟我說那些,我不覺得你有核心競爭力。其實我知道你有核心競爭的,你有一定的人流,而且這些人流是高價值人流,所以你的核心競爭就在這。

現在接下來是什麼呢?你怎麼去忽悠這件事,你不要把忽悠理解成貶義。

今天我們看到的所有的萊特幣價值就源於一句話,但這個傻逼不知道這句話有多好。所以他曾經一度放棄,要不然萊特幣不可能漲。他就靠這一句話忽悠到今天。但是這句話忽悠得非常非常準,你仔細想,然後我們再看。它是比較早。

你再看,這都私下說不能出去說了,我是第一個給他賣空氣幣的人,我們給他賣了六個月的空氣幣。不然他哪有今天。當時他們告訴我的是我要做的一個是什麼?

橋接比特幣和以太坊的橋接。那我一聽第一靠譜,第二簡單能做。所以我感覺賣空氣幣一樣。

當然他如果是像現在一樣,直接就告訴我要做個生態,我就去,你做完再說。但現在回過頭來看,他真的是一個牛逼的忽悠者。長得也帥,出去四處。

他講的沒人聽得懂,就厲害,就是嫉妒太厲害。

孫宇晨肯定是忽悠

你再去看孫宇晨,他肯定是忽悠,臥槽最高 140 億(約 700 億台幣)。誰看誰懵,懵到什麼程度呢?明知道他是忽悠都不好意思罵他忽悠,怕別人罵自己傻逼了。

所以就說長期來看是這樣,不能看我,我是個案,為什麼呢?就是我不在乎。

所以我不忽悠沒事,第一,我本來的人氣就在這,第二他們早晨放了很多錢了,所以我不用忽悠,懂我意思吧。所以就笑嘻嘻地該幹嘛幹嘛。

但是你不能,怎麼說?就是模仿我不會成功的,或者是說模仿我會成功,可能需要將來很長時間,然後當我們去總結和新原則的時候,我們不能一廂情願。

就好像現在什麼三點群裡討論看了我就不知道說啥好告訴他們實話那小脆弱心靈早就廢了你知道吧。

整天講價值投資,我就這麼跟你講個例子就知道了,我天天罵中醫,中醫就是傻逼,但是中醫上市公司股票,我真買了、為什麼道理很簡單,我知道傻逼信,傻逼眾多。

然後我知道我不買,別人會買,這錢我為什麼不賺?在商言商。到最後沒有什麼世界比金融的世界更成王敗寇的。

所以這投機的時候你不做到。

我不管你是投機還是投資,賺到錢的才是成功,你投資也可以失敗,你投機也可以成功。到最後的我跟你講一大堆世界觀,我操你不賺錢,投資幹嗎的?

核心目的目標只有一個賺錢。所以這的,所以你一定要找到最核心的東西,然後我們把它當作第一性原理我們不能騙自己你這樣能理解嗎?

2018 年做幾件事情,第一個就是 3 月份上海辦了一個區塊鏈創業大賽,另外一家公司的一個老闆,我們是作為合作方 3 月份跟他一起辦,而且規格也蠻高的。

然後 4 月份的話,我們本身有一個金融能夠論壇,4 月底,然後它的分會場給我們辦,就是可以。區塊鏈的博覽會的專場。

那也就是說我們其實在杭州那一塊也認識一個俱樂部的他們可以把矽谷的一些幾個專家給請到現場來。包括政府也請到了,4 月份,就是激光類專場峰會專場,因為我們參加不少,然後可以招商,可以請一些大咖來。

5 月份的話,我們有可能矽谷行,去矽谷,然後之前我本來是要去硅谷的,那邊就是我們會組織一些核心的人去硅谷考察一圈回來,矽谷、日本、韓國,所以說我們在半年的計畫是大概是這樣子。

你就搞社群就行了。是,我在一直在想。然後第一是搞社群。第二搞 IP,IP 是需要營造的。我是走了一條很長的路,所以我好像沒有營造一樣。

但其實你想,我從 2001 年我就在網上實名生存,就是我是很罕見那個在網上公開一切的人。我的所有事都是,除了私生活。

都是公開在那了,所以早期博客,後面這個微博有推特,再後來用微信公眾賬號,就這些我是這麼走過來的。但是你們那就很簡單。你招一兩個項目。

招一兩個項目,就是這兩個項目重點參與的,它現在發展的很好對吧?

那所以其實要不然我剛才突然有個想法,就是因為蔡文勝蔡總那一塊,我們也跟他約好時間,我會跟他聊一下,因為之前也有一個天使投資人介紹了,然後我也參加。

他也給我們一些額度,我們參加了,然後要不然 3 月份我們在商學院,我把他們的蔡總請來,然後老師也去,我們辦一個那個格局商學院,就是您跟蔡總同台來給我們廈門這塊做一個演講,你看合不合適?

也行,反正我確實要去見他蔡文勝。我覺得蔡總是比較有思想,很有思想的一個人,而且他邏輯要清晰。

以下為陳偉星微博原文:

好多人來問我是不是私下和李笑來和好了,這絕不可能。除非他公開申明支持透明化行業,不貪污併合理使用公共資金,我才願意和他坐下來談。

李笑來一直說要起訴我指出他是騙子侵犯了他名譽權,結果自己放個錄音出來自證騙子本質,赤裸裸的講訴他的騙術邏輯:「做網紅、圈粉絲再發一堆垃圾幣高價銷售給他們。」

他的騙術核心裡面幾個關鍵點,必須揭穿:

1、他不是什麼首富,相反他用各種手段集資了很多幣和錢,這些錢都是要還的,有大概率他是幣圈「首負」。

包括 30000 個比特幣的 bitfund 基金、inb 的 3 億人民幣(約 15 億台幣)、bigone 上的 big、one、pressone 等 20 多個傳銷幣和空氣幣、多年來十幾個法幣公司的募資集資、拉支付寶群搞風利基金風利債權(幾萬幾十萬這樣的向散戶募資)等等。

這些錢都是不合法律規範的集資,這些錢都是要還的!但他每次給人看的都是同一波錢以造成首富假象,其實很可能根本不夠還這些幣和錢!

2、bigone 交易所客戶預存的代幣,嚴重已經懷疑被挪用或者盜竊,官方披露的冷熱錢包只有小幾千個 eth,200 多個比特幣。

這些幣還不如一個大戶錢多,一個交易所只有這麼點幣不可想像。bigone 平台幣用 40% 的分紅回報承諾拿 big 代幣募集了一筆錢。

然後單方面停止約定再發 one 代幣通過交易挖礦的高價返還分紅的形式再募一筆錢,然後幾天後又單方面停止交易;

pressone 他在 9.4 的時候義正言辭的說退幣不給政府惹麻煩,然後不久就去 bigone 上 ieo,割掉散戶 90%。這種類似的垃圾韭菜幣 20 多個在 bigone 上用來割韭菜,bigone 交易所就是他血淋淋的私人韭菜屠殺場。

3、他的粉絲運營模式,就是在 telegram 上拉個 3-4 萬人的大聊天群,不斷的把有反對意見的人以「不合適投資人」的說法踢出去,不斷的拉被他的光環吸引的新韭菜進群。這些人是他圈錢發幣賣幣的核心力量,也有不少心知肚明故意跟著騙新韭菜,大家都指望著李笑來拉進新人可以接自己的盤。

4、他以未來「區塊鏈」沒有金融中介,所以要直接面向散戶,以所謂區塊鏈社群的名義,義正言辭的收割韭菜,毫無保護信息弱勢平民的價值觀,玷污和消費「區塊鏈」,屬於行業認知度的癌細胞、毒瘤,這也是為啥必須得揭露他的原因。

5、他在某城市搞所謂百億基金,只是利用當地善意而不知情政府領導和風險投資引導基金的政策,偽造出「政府基金」公眾印象。現在政府一分錢還沒有出,他總共也就募集了幾千萬,就四處以「政府的百億基金」的名義,欺騙創業者和散戶,投資了多個發幣相關和交易所公司。

然後與這些公司一起以「政府」站台概念忽悠「粉絲」。因為幣圈的特殊性,政府公信力特別受散戶歡迎,這種盜用政府名義給自己站台營造形象收割散戶的行為也必須被揭穿。

6、區塊鏈行業也有不少想做事想創造價值的人,李笑來的毒瘤價值觀企圖把所有的人都拉下水,都說成是騙子,以顯示自己的騙子行為的合理性,這是非常邪惡的混淆視聽的邏輯。我個人和他沒有私怨,完全是因為看不下去這種行業引領性的毒瘤行為。

最後申明下我的一個核心觀點:區塊鏈毫無疑問會改變世界,大幅度節約信任中介成本,解決中等收入陷阱風險,但必須規範化,必須透明化,必須保護信息弱勢平民,必須逐步把所有價值流程都區塊鏈可信任編程化,必須以激勵實際財富創造為目標。然而現階段只要這種善於詭辯的大騙子不停止肆無忌憚的欺詐行為,行業只會更加糟糕!

區塊鏈,黑暗的中國幣圈

只想套現的中國幣圈大佬,用人民幣殘忍毀滅了一個想改變世界的區塊鏈新創

【中國幣圈荒誕喜劇】主辦單位惹政治爭議,贊助商崩潰一個下午全跑光

幣圈全是泡沫,卻沒人敢說:燒掉 1000 萬台幣創業換來的一場空

(本文轉載自 雷帝觸網(ID:touchweb) ,並由 TechOrange 編寫導讀,原文為 〈疑似李笑來私人錄音曝光:要拿網紅與概念炒作騙散戶口袋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