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央行新政策:政府插手第三方交易平台,微信、支付寶還有活路嗎?

品玩支付寶第三方支付央行網聯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央行為了行監督之責下令,從 6 月 30 開始所有第三方支付的交易都要通過央行的網路支付平台。

此舉消弭大小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差距、並增加反洗錢的效率,不過「網聯」同時也使大眾思索,自己生活的一舉一動是不是又更赤裸的攤在陽光下了?(責任編輯:陳伯安)

支付寶、微信的財付通等躺著賺錢的日子結束了。

央行規定,從 2018 6 30 日起,微信、支付寶等支付機構受理的涉及銀行賬戶的所有網絡支付都必須「斷直聯」,通過「網聯支付平台」處理。

Man Payment Online With Credit Card
圖片來源:Prisync

你消費的一舉一動都將在央行的眼皮子底下

無非是因為監管。

中國第三方支付市場用戶量和交易規模目前均為全球第一。根據《中國支付清算行業運行報告( 2018)》,截至 2017 年底,全國共有非銀行支付機構 243 家; 2017 年非銀行支付機構互聯網支付和移動支付業務金額佔網絡支付總業務金額的比重分別為 26.9% 73.1%根據易觀的數據,截至 2017 年上半年,第三方網絡支付兩巨頭佔比合計 35.2%

以支付寶和財付通為代表的大量第三方支付機構繞開了銀聯,形成了「直聯銀行」的模式。這種模式繞開了央行的清算系統,央行要監管線上交易,只能要求支付寶等支付機構報送數據。

但即使收到報送,央行也無從核查數據的完整性和真實性,看不到完整的資金轉移鏈條。這給央行的反洗錢、金融監管、貨幣政策調節、金融數據分析等金融工作帶來了困難。

斷直聯一直被認為是整治第三方支付的核心。央行在去年 8 4 日就下達了「斷直聯」的正式文件,而早在 2017 3 月底,網聯就已經試運行了。網聯的股東出資明細表顯示,網聯核心圈子發起人共 45 家,其中央行下屬單位佔股 37%,財付通和支付寶均持股 9.61%,央行掌握著網聯的最大話語權。

支付寶網銀收款

網聯相當於是第三方支付和銀行間的一堵「牆」。接入網聯後,在淘寶用支付寶綁定的銀行卡付款,支付流程將由「商戶 收單機構或聚合支付服務方 – A/T – 發卡行」,變成了:支付寶收到付款請求,向網聯發起協議支付 網聯把請求轉給相應銀行 該銀行在賬戶扣錢,告訴網聯已扣款成功 網聯告訴支付寶支付已成功。

接入網聯後,央行把第三方支付機構資金流向盡握手中,可以防範洗錢、挪用備付金等行為,也可以管控第三方支付行業的風險。

另一層影響在於,網聯相當於在支付寶和用戶間放了一個數據引流器,所有的支付清算數據,最終都通過網聯匯總到央行。巨頭們不能再壟斷金融、消費大數據了。

支付寶第三方支付
圖片來源:Regal Software

就在 6 29 日晚上,央行發佈通知,宣佈將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交存比例逐步提高至 100%。所謂備付金是指網購時,客戶收到貨並確認之前,一直存放在支付機構賬上的資金。第三方支付平台正是利用這筆備付金產生的利息收入躺著賺錢。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大型支付機構利息收入可以達到百億元。

改變清算方式、將備付金交存比例提高至 100% 後,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躺著賺錢的日子結束了。央行也正在逐步實現它的終極目的 ——將整個支付體系納入監管之下。

消費者可能需要分攤「網聯」硬體設備的資金

網聯並不直接服務於消費者,從消費者端也不會感受到線上支付步驟的增加。

好消息是,所有網絡支付都歸網聯後,支付寶、財付通不再直接對接銀行,也就不能以銀行收取手續費為由收用戶的提現費了。

有聲音認為網聯接入打破巨頭壟斷現狀,不管是在保證信息安全還是降低費率上,對用戶來說可能都是一項利好。

但長期來看下結論為時尚早。儘管央行表示,網聯平台的建立是為了進一步規範支付市場,但它客觀上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各環節的支付成本。

根據《北京商報》報道,一家國有大行曾透露,該行 2016 年將 TPS 2000/秒提升到 4000/秒,僅硬件就投入了 20 億。可以想像,在目前的技術條件下,要將所有交易接管過來,網聯的硬件投入可能超過百億級別。很難保證各支付機構以後不會把這部分成本攤到普通用戶身上。

支付寶、微信之間互相轉賬也許將成為可能。之前,微信和支付寶都屬於第三方支付平台,沒有資金清算權限,彼此之間不能相互轉賬。網聯平台建立後,兩者相互轉賬的政策性限制已經解除。但具體能否實現,還要看兩家的態度。

第三方支付和信用卡
圖片來源:The BCBSNC Blog

網聯統一各銀行費率,第三方支付大廠優勢不再

對支付寶、財付通這兩家線上支付巨頭而言,它們之所以能夠覆蓋如此眾多的支付場景,倚靠的是和各家銀行的談判與合作以獲得較低費率,而費率直接影響著支付機構的成本和利潤;資金流和信息流又可以衍生基於支付數據的大數據風控變現等「金融」服務。

當所有的第三方支付機構都能通過網聯與各家銀行互聯時,大巨頭和小機構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支付寶和財付通的費率優勢就消失不見了。

對中小第三方支付機構來說,網聯都可以節約其對接多個銀行的渠道拓展、維護成本。

銀行這頭,以前還能通過與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合作撈手續費,現在別說沒了談判的話語權,連談判的機會都沒了。網聯的介入勢必干涉銀行和第三方支付之間的利益分割。

對銀聯而言,網聯相當於它的孿生兄弟。央行曾強調網聯就像「線上版的銀聯」,不發卡,也不做支付。網聯的建立意味著銀聯線上清算徹底告敗,銀聯在線上線下清算吃獨食的時代終結了。

BUT,雙十一每秒 132.5 萬筆交易,央行系統撐得住嗎?

根據網聯日前發佈的文件,截至目前, 462 家銀行、 115 家支付機構全面接入。微信、支付寶也已宣佈全面完成系統對接,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支付寶只把 50%的流量分給了網聯。

但網聯扛得住「雙十一」的交易量嗎?

根據央行公佈的 2018 年第一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網聯一季度處理業務 57.75 億筆,金額為 2.02 萬億元。日均處理業務 6416.86 萬筆,金額 224.68 億元。

但這個數據吞吐量和「雙十一」相比實在算不上大。 2017 年支付寶「雙十一」交易峰值 132.5 萬筆 /秒、支付峰值 25.6 萬筆 / ——每秒交易數相當於網聯每半個小時的處理量。網聯的數據處理技術能力還需要經受「雙十一」這樣海量交易的考驗。

(本文經原作者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支付宝和微信躺着赚钱的日子结束了 〉。)

延伸閱讀

Amazon 想做「美國版支付寶」,計畫和摩根大通合作進軍線上金融業
柯 P 抱怨悠遊卡想做第三方支付被拖兩年,金管會表示:你自己不申請怪我囉?
第三方支付始祖 Paypal 關閉台幣交易功能,本亞洲矽谷到底還留得住哪家新創?


邊緣運算的應用可行性在人工智慧技術演進下快速演進
台灣應該如何從中挖出商機,看見未來?

10/12(五)9:30 ~18:00,南港展覽館 504 會議室
把握數位轉型升級關鍵要素

立即購票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