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男神張忠謀用一生縮影,帶你看台灣半導體產業 30 年血淚史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本書】「台灣半導體教父」張忠謀先生日前宣布退休,對台灣投下一顆震撼彈。他的策略性思考深深影響著台灣科技產業; 54 歲創業,打造市值 6 兆台積電。

這本書《器識:張忠謀打造台積電攀登世界級企業的經營之道》帶你看張忠謀先生是用什麼樣的宏觀在看未來,讓台積電在大環境的動盪中仍屹立不搖。(責任編輯:鄧天心)

一九八五年,五十四歲的張忠謀,在台灣政府的召喚下,頂著德州儀器公司半導體前最高領導人的光環,來到了台灣。為了創辦台積電,他必須從董事長、外商高管的身分,變成一個伸手要錢、處處碰壁、滿頭灰髮的「資深」創業者。

從人生勝利組,到處處碰壁的創業者

「過去三十年,沒有一個時刻是『萬里無雲』!」張忠謀回覆《商業周刊》的提問時說。當初,他寫了十幾封信給美日大廠,英特爾、三菱、東芝,都說沒興趣投資晶圓代工,認為台灣一點機會也沒有,最後只有飛利浦點頭出資。

三十年前,全球半導體業都是美日晶圓整合大廠的天下,晶片從設計、製造、封裝測試,都在同一家公司完成, 台積電的代工模式能否倖存,無人看好 ,當時台積電只能吃到大廠不要的訂單。

不過,就在台積電成立的兩年後,冷戰結束。大量資通訊技術開始釋放到民間,美國矽谷出現了一群有晶片設計能力,但沒有錢蓋晶圓廠的創業家:輝達、高通、博通、賽靈思。這些現在的一線晶片設計大廠,都幾乎與台積電在同時崛起,他們年輕、聰明、大膽,沒包袱,願意跟太平洋彼岸的台灣公司,一起試試晶圓代工的新模式。

人性——晶圓設計最難突破的一部份

雖然這些年輕創業家,與當時年近六旬的張忠謀,在年齡上有一段差距,但彼此卻培養了亦師亦友的忘年之交,高通執行長莫倫科夫(Steve Mollenkopf)曾說,沒有台積電,我們的高端產品,絕對沒有辦法成功。黃仁勳也曾對張忠謀說:「如果沒有遇到你,我可能還是一個悠哉的小公司老闆!」

半導體本來在技術及資金的門檻上就極高,但晶圓代工更難,因為 這行必須突破最難的一關——人性 !如何讓近千家互為競爭對手的晶片設計公司,把最高機密的設計圖,送到同一家晶圓廠生產而不洩密?如何不讓 A 公司的產品機密,不讓競爭對手 B 知道?誰能保證代工廠不會偷學了設計,與自己競爭?

在張忠謀之前,晶圓代工被認為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沒人能過得了「誠信」這關。

但台積電用幾近無理、挑剔,甚至絕對潔癖的誠信管理,說服了客戶,把一個在工研院中窩居一角的小生產線,變成了市值五兆元的世界級公司。

《台積 DNA》這本書中曾指出:「把台積電產出的晶圓切開來看,每一吋都刻著 integrity(誠信)」台積人上班不准攜帶照相手機及隨身碟,不准將公司文件 email 到私人信箱,一位經理甚至說:「如果我偷渡照相手機上班,只要被抓到四次,報告就會到 Morris(張忠謀英文名)桌上了!」台積電企業保全處處長郭子文更曾分享,為了保障絕對的資訊安全,台積人連進廁所,也要刷卡。

於是,全球繪圖晶片的世仇 Nvidia 及 ATI、手機晶片的一哥高通及二哥聯發科、無線網路晶片的老大博通與老二瑞昱、這些在商場上殺紅眼的對手,都敢把自己最先進的產品,放在台積電下單。

在這股晶圓代工風潮下,受傷最重的就是日本半導體產業。

張忠謀曾說,「日本好像認為晶圓代工,不是一個正當行業一樣,這就是日本半導體產業落後美國的原因。」九○年代不可一世的日本半導體產業,在台積電成立十年左右,開始崩落。一九九五年,全球十大半導體廠,日本廠商包辦了一半; 二○一五年,日本只剩東芝半導體勉強擠進第十位,如今也難逃出售的命運。當初不可一世的 NEC、日立及富士通,更早就退出了江湖。

晶圓代工聲勢漸旺 當然吸引不少競爭者

九○年中期,由德州儀器老將張汝京領軍的世大積體電路,在新竹成立;新加坡政府支持的特許半導體(Charter Semiconductor),也加入晶圓代工陣營;一九九五年,聯電開始放棄經營自有品牌,轉型為純專業晶圓代工廠,開啟了張忠謀、曹興誠雙強對抗的「晶圓雙雄」年代。

二○○○年,聯電曾經一度在營收上與台積電拉近,但銅製程的誤判加上先進製程延宕,兩者差距逐漸拉大,為挽頹勢,聯電搶先一步,到晶圓代工的荒地中國布局,協助建立和艦科技;張汝京也在世大遭收購之後,在上海市政府的協助下,成立中芯半導體;就連當時台灣首富之子王文洋,也攜手江澤民兒子江綿恆,在二○○○年,創立了宏力半導體,搶食晶圓代工大餅。

對於對手,張忠謀一向視為養分,二○一二年他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說:「一個人表現的水準,通常是競爭者訂的!

攻進蘋果 將三星狠甩在背後

二○○三年,台積電○.一三微米製程技術大受歡迎,反觀聯電此製程營收不到其四分之一,兩者差距越拉越大,中芯、宏力、特許聲勢雖不小,但最後也撐不起一片天,台積電自此躍升為晶圓代工的霸主,一路獨走。

戰國時代雖暫告一段落,但真正大聯盟比賽才開始,半導體業的大猩猩:IBM、英特爾及三星,都摩拳擦掌,搶入代工領域。就在戰鼓喧天時,二○○五年,張忠謀突然宣布將台積電執行長的棒子,交給蔡力行,自己退居第二線,僅擔任董事長;四年之後,又在完全沒有警訊的狀況下,撤換蔡力行,重新擔任執行長。

二○一二年三月,他再度創市場之先,將三位準接班人:魏哲家、劉德音及蔣尚義,任命為共同營運長;一年之後,又將魏、劉兩人,拔擢為共同執行長。

事後,張忠謀一直避談撤換執行長的這段往事, 面對市場上的雜音,他用成績證明一切 。二○○九年張忠謀回鍋執掌第一線兵符以來,台積電的營收,從當年的三千億元不到,一路飆升至二○一六年的九千四百七十九億元;台積電股價,也從二○○九年六月的六十元附近,一舉上衝至二○一七年五月超過二百元大關,市值更首次超越全球半導體巨人英特爾,一直領先到現在。

拔劍四顧,其實敵人的蹤影已經不明顯,但八旬老帥在最後一次執行長任內,仍不放棄,因為他還有一個「聖盃」沒拿到:蘋果手機晶片的訂單。

蘋果 iPhone 手機自暴紅之後,其最重要的零組件處理器晶片,一直由三星負責製造,但隨著三星手機的全球市占率越來越高,蘋果及三星之間的利益衝突越來越明顯,張忠謀知道,以當時蘋果手機需要的晶片數量、技術及量產能力,除了三星之外,大概只有台積電辦得到;蘋果與三星的矛盾越深,台積電機會越大。

瞄準 AI 讓台積電再戰十年

他重掌兵符之後,當全球所有半導體廠都因金融海嘯縮減資本支出時,只有台積電反向大量增加設備投資,二○一○年,砸下史無前例的新台幣三千億元,興建第四座超大晶圓廠。二○一三年四月,第一株美麗的花朵開出,英文《韓國時報》(Korea Times)引述三星高層談話,首次證實:「蘋果正與台積電分享 A7 系統晶片(SoC)的機密數據,台積電生產線,已經準備就緒了!」

A7 晶片之後,A8、A9、A10,到 iPhone 8 及 iPhone X 的 A11 Bionic 晶片,台積電把三星越拋越後,張忠謀真正的敵人,只剩鏡子中的自己。

為了打敗以前的自己,二○一七年九月,張忠謀現身南京廠、啟動南科新廠、布局三奈米以下的製程技術,除了為蘋果下一代晶片做準備外,更瞄準雲端、AI 所帶來的高效能運算商機,若一切如計畫,高效能運算每年至少一百六十億美元的生意,就能再保台積電十年好光景。

「只有準備充分的人能夠即席表演(Only someone who is well-prepared has the opportunity to improvise)!」瑞典傳奇導演柏格曼(Ingmar Bergman)說。過去,台積電一幕幕看似即席的精彩演出,來自於那個拿著菸斗、吐著輕煙、聽著巴哈、讀著莎士比亞,遠目沉思的一代半導體巨人——張忠謀。

三十年底氣深厚的準備,不只富裕了五萬個幸福家庭、成就了一個世界級公司、創造了產值兩兆的晶圓代工業,更讓台灣真正站上世界的屋頂。

——

延伸閱讀:

張忠謀正式退休:台積電將根留台灣,三招保人才

【最佳淡定典範】外資倒貨股價下跌?台積電展現硬實力根本沒在怕!

【台灣豆腐好好吃】中興通訊不行了,中國媒體:我們還有台積電!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器識:張忠謀打造台積電攀登世界級企業的經營之道》,由 商業周刊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TechOrange》正在尋找社群編輯

我們正在尋找擁有以下特質的人,加入我們的團隊:

喜歡編輯 / 策展工作,認同編輯不只是寫字,而是包括採集素材、消化提出觀點,並策展的工作歷程。
對經營「內容」與「社群」有莫大興趣,希望參與線上 / 線下活動企劃與執行工作。
其他必備特質:

  1. 細心、主動、獨立思考、追求事半功倍、有問題不怕舉手。
  2. 不害怕總是在變動的工作環境與工作方式,樂於學習新工具與新鮮事。
  3. 喜歡挑戰、討厭一成不變。

月薪 3 萬起,畢業生可,具有 1~2 年網路社群相關工作經驗亦佳。

來信應徵, 請註明職缺 + 您的名字,並寄信到 [email protect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