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適合中小企業的「租賃融資」概念,是怎麼從美國的經濟史裡「長」出來的

比起貸款,租賃其實是一種更適合中小企業的融資方案

日劇《半澤直樹》有一幕是這樣的:主角父親因工廠經營困難,遭銀行強行撤資,最終導致父親自殺身亡。情節一度引發討論熱潮,這種「晴天借傘,雨天收傘」的借貸策略,本就是因為銀行借貸首要考量的條件是貸款者當下能力,而非事業前景或償債計畫。

有錢人可以借更多錢,沒錢的人卻甚麼都借不到。如此一來,中小企業除非信用十分良好,否則根本借不到錢。尤其是剛起步的中小企業,往往未來發展不確定、財務實力偏弱,勢必更難在需要資金時獲得奧援,而限於融資困境。

對於中小企業、新創而言,或許從美國歷史發展出的「租賃」會是更好的融資選擇。

租賃是怎麼從美國企業發展史裡「長」出來的?

當年美國剛打完二戰,美國經濟在經歷戰時繁榮後,面臨產能過剩帶來的轉型壓力。為促進經濟發展,政府便把腦筋動到中小企業身上,推出加速固定資產折舊新政,簡單來說,就是鼓勵企業大量購買設備以刺激經濟成長。但,加速折舊反而會導致企業前期成本增加,雖然表面上會因此使企業減少納稅,可是也會使得企業的前期利潤變少,很多中小企業根本沒有足夠利潤支撐以「享受」這項政策。

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開始有工廠想出「先使用、後分期付款,最後再轉移所有權」的方式銷售設備,也就是現在我們所稱的「融資租賃」。租賃公司應運而生,1952 年美國成立了世界第一家融資租賃公司——美國租賃公司(美國國際租賃公司前身),開創了現代租賃的先河。

隨著租賃業務發展,金融監管政策開始也跟著改變,美國銀行監管當局逐步允許銀行進入租賃業。而稅收政策獎勵也跟著減少,越來越多銀行業搶著進攻租賃市場,一時間,非銀行系的融資租賃公司都感到緊張,因為獨立租賃公司競爭優勢不再。不過沒隔多久,租賃業者卻發現這其實是好事,因為「競爭對手」的加入,反而打開了社會對於融資租賃的認識。

在當時,融資租賃可說是相當創新的融資管道,原本企業只有銀行這唯一融資管道能獲得資金,在銀行加入租賃業務後,銀行開始推銷、宣傳,某程度替融資租賃做了背書,越來越多企業的財稅規劃人員考慮使用租賃。

租賃融資可說是由歷史而生,因應中小企業的轉型、時代所需,成為背後推動美國經濟榮景的重要推手,創造出中小企業的繁榮勝景,也象徵隨著時代的演進,需要一個彈性更大、更活潑的融資方案。

漸漸地,租賃業務從美國擴展到西歐、日本和澳洲,70 年代開始出現在東南亞國家,直到 80 年代才進入台灣、中國等地,90 年代起則在東歐新興市場國家發展。

借雞生蛋,賣蛋買雞,錢滾錢才是健康的企業營運手法

租賃公司和金融機構有點像,大體分成兩種,一是傳統營業租賃,另一為融資租賃。前者就是一般指的「租借」,當企業有使用設備需求,手頭上也有錢付租金,出租人便將設備、資產租給企業,並負責維修設備,設備所有權始終在出租人身上;後者則是企業想買設備,但手頭上沒錢,租賃公司不以資金貸款,而是直接出租機器設備給企業,待租期滿,設備所有權歸承租企業所有。

簡單來說,融資租賃就是「借雞生蛋,賣蛋買雞」,租賃公司具有金融機構的性質,一方面協助中小企業解決短期營運週轉資金的需求,另一方面則以分期收取租金,一步步回收全數融資成本及預期利潤。

這種做法的好處是,當企業處於草創時期時,力量單薄、口袋扁扁,買不起昂貴設備經營發展,租賃業者於此提供租賃服務,避免業者因缺乏資金錯失發展契機;隨著企業規模成長,雙方並肩作戰。

說白了點,租賃業與金融機構實彼此間,其實是處在一種既競爭又互補的微妙狀態,一般金融機構受限於法令規定,不輕易放款給財務較不透明化的中小企業,再加上,租賃業的營運資金來源與銀行來自大眾存戶不同,租賃業靠的是自有資金,承受風險能力更大也更具彈性。

也因此,租賃業能夠在合理風險評估下,盡可能提供給不同風險程度的客戶差異化服務以獲取利潤,使得租賃業的業務員操作彈性更大,能有更多空間發揮創意、不受限制。而這一彈性對中小企業、創業者來說相當關鍵,租賃業也是因此補足銀行無法滿足企業需求的缺口。

新興中小企業融資方案,「租賃」代表的是台灣金融潮流

這種「新型」融資方式,如今也成為三大融資工具之一,與銀行信貸、證券並駕齊驅,為 新興 經濟體發展重要的資金管道來源。根據 2017 年世界租賃年鑑統計,美國的租賃滲透率為 22%、加拿大 32%、英國 31.1%,澳洲則高達 40%,台灣為 9.3%,中國是 4%。

雖然,台灣租賃業的滲透率短期內仍趕不上歐美國家,但近年發展卻是相當蓬勃。

根據租賃公會的統計,2015 年開始,單年度租賃業契約件數與契約金額就已經破 50 萬件、3000 億元;若是從 1983 年公會成立開始算起,光是至 2016 年上半年止,整體租賃業累計承作的契約金額已經達到 3.7 兆元,租賃業滲透率也是逐年成長,不難看出租賃業扮演補充銀行的重要角色。

以台灣高比例中小企業的產業環境而言,對於很多新創、中小企業都會有融資的相關需求,卻也因為銀行的高門檻而卻步,不敢進行更大的投資,若是台灣希望能成為亞洲的創新中心,或許在金融法規、金融單位的改革上,也應該要思考是否有對中小企業、創新創業相對更友善的融資手段。

世界金融發展

2027 年「每一間」公司都會使用區塊鏈技術,金融、人資、雲端等將搶先應用

金融高層老屁股太多,「第三次金改」真有辦法改變台灣金融現況嗎?

矽谷科技巨頭紛紛進攻金融業,傳統銀行們應該怎麼辦?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allcores.it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