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的輝煌白色巨塔:把遊戲設計師當藝術家養,成就 130 年霸業

不同於一般眾人想象中的遊戲公司,任天堂的總部座落在京都車站有段距離的城郊,一棟純白色的幾何大樓,沒有馬力歐海報,沒有任何皮卡丘玩偶,就是這樣一棟簡單的白色大樓,配上花和草皮,構成這家稱霸娛樂產業 130 年的日本老牌大企業。

沒說你可能不知道,任天堂從 1889 年就已經創立,最初是從「花札」起家的,花札是日本的一種紙牌遊戲,如果你曾經玩過《欠債要靠賭博來還 2》,可能會對花札有一些比較明確的想像和概念。

2017 年 3 月,任天堂發布了新一代遊戲主機 Switch,最初面臨了非常大量的質疑,沒有人認為一個可以帶在身上的電視遊樂器有成功的可能,所有的人都認為遊戲的未來是手機遊戲,而不是任何一個遊戲主機。距離任天堂上一個轟動世界的發明 Wii ,也已經隔了 11 年,Switch 成功幫助了任天堂,從一個無關緊要的遊戲製作商,再次成為世界娛樂遊戲科技的拔尖領導商。

4 月時,根據任天堂自己的數據,Switch 已經賣出超過 1500 萬台,超過 6300 萬份遊戲,帶動任天堂的營收成長整整一倍,達到 95 億美金(約 2850 億台幣)。股價上漲 81%。明年,任天堂將有更重大的目標,希望可以售出 1 億組以上的遊戲,明年,同時也將是任天堂的 130 歲生日。

任天堂的組織文化

相較於一般印象中混亂而自由的遊戲業辦公室,任天堂呈現出的是截然不同的場景,比起辦公室,他們做的或者更像是一種「藝術家」的氛圍,呈現出日本科技業和矽谷截然不同的場景,就算是採訪,也無法進入員工餐廳,因為他們認為那邊是開發者的休息場地,採訪可能會讓員工覺得受到打擾。

從過去的任天堂發展歷史來看,大多數都是日本的男性工程師(似乎不太讓人意外),但近期任天堂聘僱了更多女性同事和外國工程師,管理層認為:「引進不同屬性的開發者,對於遊戲的開發多樣性有更正向的幫助」,並藉此做出更富創造力的遊戲,消費者不一定都是那些對任天堂狂熱的粉絲,增強多樣性顯然對 Switch 的生態系相對更有幫助。

任天堂對於員工的期待是,新同事可以藉由和資深同事的互動,學習到更多設計遊戲的技巧,這點讓人不禁聯想到傳統的「學徒制」,就像長年根植在京都的總公司,制度上任天堂也具有深度的京都文化,過去的京都興盛的手工藝同樣是藉由學徒和老師傅的互動,傳承、接續,創造出獨特而新穎的文化,所有的學徒都會在傳承的前提下創造出更新更進步的新產品。

宮本茂,是任天堂的王牌遊戲設計師,最傑出的開發者,他的代表作是「金剛」,令人熟悉的,那隻掛著領帶的猩猩。現在娛樂規劃和發展部副總經理小泉和董事會成員高橋依然常常在各種場域和宮本茂合作,小泉今年 50 歲,以遊戲開發者來說已不算年輕,「必須承認,就算一個遊戲存在 30 年,也不代表它本身就是一種獨特的力量」小泉說「我們依然必須引進更多的新血,創造出嶄新的內容和能量」。

為什麼這公司的遊戲總能成為業界的指標性創作,宮本茂最喜歡說的一個故事或許提供了公司整體認知和文化的基石,他曾經在京都西北竹林中發現一個洞穴,這個更接近地底深處和神祕的感受經驗,給了他創作出熱門遊戲的動力。任天堂的遊戲非常在意情境、給予遊玩者一個真實投入遊戲、設身處地的意境,例如薩爾達傳說中那個在寧靜的瀑布中沉思,而後用薩滿神笛召喚出強大旋風的魔法。

同時,任天堂也非常在意如何將各地文化融入遊戲中,就例如薩爾達傳說裡的場景,被玩家認出是在投射京都的意象。任天堂這幾年花費非常多心力,在進行組織的本地化,以創造出更具共鳴的產品。

Switch 的成功不是偶然,是任天堂的精心布局

任天堂到現在,還在販售他們 1889 年做出的那款花扎,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出他們對自有文化的驕傲和堅持,他們在打的不是一場單純的「創新戰」,而是結合自身文化和新穎呈現方式的全新體驗。

「很多人不能認同任天堂為什麼不發布手機遊戲,但如果 20 年後回頭看當時的決斷過程,其實就是任天堂這家公司現在為什麼還存在的理由。」當時的任天堂總裁 Satoru Iwata 這麼說。

2014 年,任天堂發布了 PokémonGo,是在手機端上完成的第一次任天堂文化再爆發,這個遊戲的發布,讓無數玩家走上街頭,引發玩家的暴動,重新將任天堂拉回消費者的視野,告訴大家「任天堂,還沒有死」。

2014 年 11 月,任天堂發布了 NES Classic Edition,是一款小型化、重新設計的任天堂主機,包含 30 種最流行的 NES 遊戲,引發排隊熱潮,各地都喊出缺貨。這樣的供應鏈問題,不該發生在任天堂的精密計算中,如此低利潤的方案顯然擺不進任天堂眼中。他們在做的其實是,讓玩家想起任天堂、懷念任天堂、記得任天堂,為 Switch 計畫做準備,這也是為什麼任天堂要再次在手機上推出超級瑪莉。

最終,Switch 的營收證明了任天堂的計策獲得全面勝利,大量的人被嶄新的遊戲方式吸引,更重要的是,他們喜歡、懷念的角色,被移到一個嶄新的平台上用全新的方式運行。

130 年的深厚底蘊,任天堂已經在籌備下次高潮

在 Switch 的成功背後,君島達己(Tatsumi Kimishima),現任任天堂社長,已經準備交棒,從 2015 年 9 月才開始擔任任天堂社長,他卻認為是時候交接給下一棒了。

68 歲的君島,屬意交接給古川俊太郎(Shuntaro Furukawa),一個從小在狂熱電玩家庭長大,最終夢想成真踏入任天堂的男人,將在今年 6 月 28 日接任任天堂社長。

「我們創造的是玩具,而不是必需品」古川說「意味著,只要我們失去吸引力,客戶會毫不留情地流失」,在古川眼裡,遊戲業顯然是一個更為高風險的業務。任天堂的下個計畫將專注在推動線上訂閱服務,和 Labo 的開發息息相關,目的是給不常玩遊戲的人一個「玩遊戲的理由」。細心點,或許你會發現 Switch 的非常多設計概念,和 Wii 是重和的,當年的 Wii 同樣也抓住了不玩遊戲的老人家的心,現在的寶可夢亦然。

Labo 的概念就像是摺紙、編碼、打 Code ,他給了家長一個讓小孩玩 Switch 的理由。「我們希望帶給家長的,是一個可以和孩子互動的場域」君島說。

任天堂像對待藝術家般的在對待遊戲設計師,如果你看過這幾年宮本茂的盛譽,或許可以有一些體會,用藝術的方式設計遊戲,用藝術的方式培養工程師。無論外界怎麼說,他們始終是那個任天堂,驕傲,卻又不放棄學習,給予工程師最大的尊重和空間,不斷地培養年輕一代接班,成就了 130 年的霸業。

Switch 真的比你想像的還強

任天堂新作 Pokémon Let’s Go 強勢來襲,你到底還有什麼理由不買 Switch?

Switch 還可以更潮?任天堂新專利「螢幕串接玩遊戲」把你的 Switch 拼起來玩

完全沒有新技術,Switch 憑什麼成為任天堂股價與銷量的救世主?

資料來源

The Legend of Nintendo

Nintendo Hands Switch Over to Famicom-Generation President

任天堂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Wikimedia Commons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