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罵消費者買便宜貨害勞工低薪】但低薪只買得起便宜貨,矛盾哭!

 

【我們為什麼會挑選這本書】這次從結構性問題探討,大家最關心的低薪問題,從商品價格這個社會怎麼一路影響到你跟我?

本書《改變未來的祕密交易》,由一位「英國最敢爆料」的 BBC 記者深入探討每個暴利的環節,找出金錢不能流動的原因。(責任編輯:鄧天心)

全球薪資均低、經濟零成長的現象,必須仰賴第三個要素才能達到均衡:價格便宜的商品。

因為商品持續低價,企業就不需要多付薪水給你。拿我桌上的包裹為例,裡頭是一枝附墨水管的鋼筆,我在網路上花兩英鎊(按:約新臺幣八十元)買到的,比一杯星巴克咖啡還便宜。它從印度運到倫敦,運費是五·五英鎊(按:約新臺幣兩百二十元),比商品本身還貴。

這個彈性低薪工作的新時代,是建立在兩塊基石上:賣給低薪者的便宜貨,以及它們的生產者:全球血汗工廠的奴隸老闆;他們的薪水比你還低。要在低薪下維持充分就業,來自各地的商品就要維持低價,而且還要隨著薪資減少再變便宜。

再過不久,新加坡血汗工廠的童工,可能要倒貼我錢,才能讓我穿上他們生產的 T 恤。

我稍微瞥了一下電腦螢幕,看到另一個從中國來的包裹今早剛寄到。裡頭裝了一條電話線,售價九十九便士(按:約新臺幣 三十九 元)。

我的書架是從宜家(IKEA)買來的,售價二十四英鎊(按:約新臺幣九百六十元);我穿的 T 恤只要兩英鎊(按:約新臺幣八十元),便宜到嚇死人;我的咖啡杯售價四英鎊(按:約新臺幣一百六十元),而咖啡豆還比杯子貴。

我們很習慣買便宜貨,所以不會對此多想,但其實該好好想一下。因為物價即將上漲,而我們會負擔不起。

便宜的進口貨,是起源於一位男士的企業家眼光,他當時想從越戰中尋求商機。一九六七年,船運大亨、美國貨運公司「海陸服務」(Sea-Land Service Inc.)的執行長馬康·麥克林(Malcolm McLean),與美軍做了一項交易,當時美軍亟需船隻運送補給品到中南半島。

海陸服務將數百萬噸的食品、香菸與藥品,裝在長方形的金屬箱裡,用船橫越數千英里運送過去。

麥克林就這麼發明了「貨櫃化」(譯註:將零件貨物集中裝入大型標準化的貨箱內,以簡化裝卸工作,加速貨物運輸),到了一九七一年,他與美軍的交易,每年價值一億美元(按:約新臺幣三十億元)。

只有一個問題:麥克林的巨大貨運船只能透過運貨到越南獲利,要回到美國東海岸時,船上空空如也。所以麥克林又想到一個絕妙的點子:何不再敲定另一項交易? 只是這次對象換成日本這個全球成長最快的經濟體。

一九六○∼一九七三年間,日本工業產出成長了四倍。美國消費者最渴望的產品――家庭科技,此時依舊貴到沒天理,但現在日本人可以提供更便宜的選擇。拜貨櫃化所賜,美國一夕之間就被音響、收音機與電視淹沒了。

科技本來是有錢人的特權,但如今掛上「日本製造」或「中國製造」之後,用一點錢就能買到。這些高科技奢侈品現在人人皆可享有。

貪小便宜真的不好嗎?

便宜貨對消費者來說當然是好事,但對西方工業來說,根本就是災難一場。進口與製造業崩盤是同時發生的,而貨櫃化是最後的致命一擊。根據馬克·李文森(Marc Levinson)的計算,現在每年都有三億個貨櫃在海上運輸,其中有二六%來自中國。

降價的勢頭持續不斷,讓現在的消費者抱持期待。今日的電視價格是一九八○年的三%;相機價格是二○○○年的二五%,這是因為手機開始附相機所致;手機本身也比二○○五年便宜了一半。

史上第一隻商業行動電話:摩托羅拉(Motorola)的「DynaTAC 8000X」,於一九八三年問世,售價四千美元(按:約新臺幣十二萬元)。科技本來由富人獨享,如今卻成為薪資停滯者的物質補償。

但薪水越來越低,商品也能跟著越來越便宜嗎? 只要世界上的資源耗盡的話,這就是天方夜譚。宜家的全球永續主管――史帝夫·霍華(Steve Howard),就說問題要來了:全球物價即將飆漲。

一九九○年代,網路起飛以前,宜家早已提供一個精明的範本,告訴你假如網路長得像實體店鋪,會是什麼樣子? 任何去逛過宜家的人,都知道它的擺設是怎麼「誘捕」顧客的:你沿著一條指定的彎曲走道前進,但這條路會讓你想繞去看看床鋪、烤土司架或棚架。

店面的擺設就像一隻隱藏的引導之手,讓你相信自己能選購眼前的商品。

它給你一種「自由」的幻象,就像畢德士與華特曼的 7S 工作模型。宜家所有商品都是反過來設計:從它們在倉庫架上平放所占用的空間起頭。而且它們先定價再設計,所以咖啡杯一律賣兩英鎊(按:約新臺幣八十元),所有設計都參照這個價格決定。

去逛宜家的人,有八 ○% 本來腦中只盤算買一件重要商品,可能當天就購入,或是先看看再說。但他們最後卻買了草莓形狀的海綿、橡膠小鴨酒塞、香精蠟燭與一些瑞典餅乾回家。這些商品有什麼共同點? 它們很便宜。

「當顧客希望商品越來越便宜,我們又能期望自己獲利多久?」史帝夫·霍華說道。物價膨脹,將讓建構在低薪與成長停滯之上的經濟模式,再也無法維持下去。

「到了某個時點,資源會變貴,價格也就必須上漲。這就是即將到來的全球價格飆漲,假如沒人跟消費者說這件事,有誰願意掏錢呢?」但史帝夫又說,公司不可能告訴消費者,因為這會重創他們的顧客群。所以我們創造了無解的難題。

此刻,付出代價的是別人:在我們另一端製造商品的人。在菲律賓血汗工廠,一天製作一百件夾克的女人;或是兩億中國工人。他們用苯來製造手機,或用致癌的化學藥劑,從舊筆電與手機提煉黃金、白金或鈀。

若將血汗工廠工人的薪資加倍,商品零售價只會貴不到二%,但拒絕這麼做的公司,都主張顧客會受不了。不過根據例行的民意調查,只要顧客知道商品不是血汗工廠生產的,他們就願意多付一五%。

此刻,我們覺得在世界另一端生產便宜貨給我們的人,跟自己不一樣;但不久之後,我們就會像他們一樣。我們全都是老闆,內心裡有個小聲音(也就是我們內在的老闆),告訴我們該更努力工作,否則就沒戲唱了。

——

延伸閱讀:

【台灣學生西遊記】低薪實習、工作碰壁,西進中國台生點破不切實際的「中國夢」

【低薪惹禍,誰想待鬼島?】時代雜誌:台灣人才外流,中國受惠

特斯拉宣布裁員 4100 人!馬斯克:「這次裁員是為了以後不用再裁」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改變未來的祕密交易》,由 大是文化 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YouTube。)


《TO》品牌活動「CONNECT」深度專題重磅更新! 

《TO》年度品牌活動 CONNECT 2020「5G 新經濟」新專題上線! 看台灣新創如何用 5G 翻轉各產業的傳統想像,打造意想不到的創新服務! 馬上報名 獲取最新深度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