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投親身下海創業,燒光了 3000 萬台幣才知道創業真的好難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當創投決定親身下海去創業,那個角色和心理的變化,是很微妙的。

從過去被巴著要錢的人,變成需要別人投資的人,要咬牙苦撐賣房子,還是放下尊嚴,重新找到和創業圈接軌的方式,很好的文章,
希望大家也能跟我一樣細細體會。(責任編輯:林子鈞)

文| 鉛筆道 記者 戴麗芬

本文經鉛筆道(ID:pencilnews)授權轉載,如需轉載請聯繫鉛筆道進行授權

「把另一套房子賣了吧。」妻子勸說道,蘇子非聽後心裡五味雜陳。

回首過去兩年,為了創業他已經花光了自投的 600 萬人民幣(約 3000 萬台幣),目的在於創建一個第三方美食烹飪經營平台, 為廚師提供共享空間、食材、水電資源等後端設備體系,並貫穿品牌打造、訂餐、外賣等經營服務。

此前,蘇子非堅持不融資,因為他認為不應該在數據產生之前妄談價值。

項目在廚房、App、IP 開發等方面都已準備完善,距離產品上線僅有一步之遙。然而,此時資金枯竭,除了保留技術團隊,其他的籌備運營都停滯了。 他不得不轉變思路,尋求外部投資。

目前,春饈正啟動天使輪融資,計畫金額 1000 萬人民幣(約台幣 5000 萬)。

蘇子非認為,商業是社會的組成部分,是圍繞著人去做的。

從創投變成被投,走出玻璃帷幕辦公大樓的創投經紀人

做了 12 年投資公司項目咨詢,接觸過大量創業項目,蘇子非坦言:「碰到的項目大多膚淺,尋找優秀目標就是持續失望的過程。」他自 什麼不能 手去 目機會?

打美食裡 子非嗅到了商機。 有次大清早回家,他看到父母到市場上買粥和油條,十分詫異。母親說,他們平日都如此,市場上買並不貴,還順道散了步。蘇子非見消費習慣的改變已經滲透到了各個年齡層,「飲食變成了一種生活方式,不是為了溫飽」。

,餐 飲  O2O 保持著 高的增 速度,外 業處 於上行市 在蘇子非看來,這個增量市場以品質提升為前提,誰能執此牛角,定能獲得巨大的市場規模。此外,外賣服務也存在提升空間。

就品質而言,當下餐飲外賣主力軍是小、散、亂的工作坊,食品安全、加工品質無從監控,飲食安全得不到保障。從服務來看,現有外賣品牌以速度為競爭力,不關注其他體驗。而當前的三大外賣平台,它們不具備改變品質與服務的能力,因為他們沒有能夠做出改變的物理平台。

已經裝修完善的共享物理空間

蘇子非基於這兩個方向投入調查。 耗時兩月,他通過餐飲業朋友,在合肥本地訪談與實地考察。調查之後,蘇子非發現餐飲業基本健康、安全問題的保證不難,而外賣升級的核心問題是保證好口感。「正是廚師,保障了一道菜好吃與否。」

然而,廚 群體 尬。 他們向來不具備獨立經營能力,只能依附於餐館,因而收入被壓制。據團隊調研結果,在餐飲行業,一個廚師團隊收入佔行業總利潤 12%~14%,再扣去經營合夥人的部分,最終廚師每人能到手的是 3000~8000 元人民幣(約 15000~40000 台幣)不等。「接觸到的每一個廚 ,沒有一個不想自己幹的。」

觸摸到了廚師的痛點,他想讓這個群體獲得更大的利益,去調動他們的積極性。 為此,蘇子非要給廚師提供完善的經營平台,讓他們從一個依附者,變化經營合夥人。

2016 年,春 由此 立。 它是與廚師的共同經營的第三方美食烹飪經營平台,為廚師提供共享空間、食材、水電資源等後端設備體系,並貫穿品牌打造、訂餐、外賣等經營服務。

自投 3000 萬台幣入坑,卻發現沒那麼簡單

蘇子非找來一位合夥人,對方出於信任一起合作。他堅持這樣的想法:一個創新的事情,在有流量、有數據之前,不要妄談價值。 因此, 目種子 段的 金都是來自於 子非自投,共 計  600 萬人民幣(約 3000 萬台幣)。

公司選址於合肥大溪地 1912 商業後街,佔地 726 坪 ,其中包含 37 間廚房,還有一個內部超市。所有食材由內部超市提供,團隊統一採購。這不僅從源頭上保證了食材品質,而且降低了成本。他們打算公開採購數據庫,消費者可以通過網站直接查詢到食材源頭。此外,這個空間還提供廚房自動化設備、水電資源等一系列後端服務體系。

春饈共享廚房設計圖

與熊貓星廚、吉客 盟等共享廚房不同,春 模式不止於共享物理空 ,而是採用去商家化運 廚師作為平台的合夥人,提供手藝,團隊則負責運營。每個廚師使用的食材及各種資源成本,通過數據化計算,實現透明化,廚師收入是扣去成本後,獲得的餐品銷售分成。

蘇子非堅持:「 沒有管理就沒有 量。」 因此,平台首要保障的是廚 師標 准化。 他提到,為了保障廚師做每道菜的過程不出意外,每位廚師負責菜式不超過 3 種。並且,團隊通過視頻記錄,將廚師操作過程做可視化回溯,提供內部抽檢。在菜譜上,他們給每一位廚師打造品牌。由廚師提供一個菜譜,經過團隊審核挖掘出故事,把它 IP 化,比如張師傅的臭鱖魚。

為美食打造的 IP:蟹皇雞項目

為了佈局網點,他們還需要將菜品規模化。 蘇子非計畫與當地新東方廚師學校合作,採用師徒傳承製,讓入駐廚師與學生結成師徒關係。徒弟可沿用師傅的 IP,學習並複製菜餚;師傅可收取部分利潤分成。

項目目標用戶是寫字樓人群。 外賣范圍覆蓋三公里半徑內的寫字樓,推廣形式上一方面採用地推,另一方面嘗試創意試吃。

團隊開發「 饈頌」 APP  為線 餐平台。 用戶可以通過 APP 選擇自己想要的美食,也可以通過平台查看每道菜的製作過程。同時用戶擁有對廚師的選擇權,他們可以在線點評菜餚。春饈的菜品每月一更,評分靠後就會遭遇下架。

軟件的開發成本大大越出了預期。 由於合肥技術開發人員匱乏,APP 開發時間從原本計劃的 6 個月,延長到了 1 年,成本也隨之翻倍。在油煙處理、與政府打交道等環節,團隊也是跌跌撞撞。

「春饈頌」APP 頁面

儘管 問題叢 生, 團隊還 是在方方面面 火朝天地准 著。2017 年夏天,他們與 70 多個廚師完成對接,新東方學校也時常關切到合作教學的安排。

除了借由與廚 共同 經營 解決最核心的品 質問題 子非同 沒有放下服 的升 團隊為此走訪合肥高新區 20 餘家企業,調查除餐飲之外的需求。面向寫字樓人群,除了普通外賣,他們挖掘出輕商務招待的需求。基於此,他們與上海賢草品牌設計公司合作,定製印有企業 logo 的餐品設計。

來自春饈的餐具包裝設計

為了搭建外賣平台,團隊訪談了 50 多個快遞員,並且有部分員工應聘到三大快遞平台,去深入瞭解快遞行業。而後,團隊以調研情況為基礎,獨立開發完成小獅遞 APP。

們計 劃從兩方面 得收益。 一部分是基礎收益,包括餐品、酒類飲品及零食銷售;另一部分是創新收益,包括生鮮銷售、代理銷售等。

目前,物理平台的裝修接近尾聲,工商 營業執 照、 營業證 等相關手 已申 ,與各合作方也 已接洽完 但因資金枯竭,除了保留技術團隊,其他的運營籌備都停滯了。此時,妻子提議賣出手頭的一套房子,以了他的心願,蘇子非感慨:「事情不能以這種蠻力去做。」

他反思此前經歷,原本是要將計劃快速成型,但卻犯了一個錯誤。他不是從硬件建設出發,而是先建立 IP 團隊,包括整套 IP 開發、服務鏈,因此花掉了大部分預算。等到要做廚房的時候,他不得不又投入 300 多萬。蘇子非總結這樣的資金投入方式是不夠理性的。

「以前都是 給別 人做 估,未曾想 自己也要找人投 。在此之前,我 沒在當地找 人。而 在必 了,必 了。」 ,從投 人到 創業 者是一個 艱難 的角色 轉變

如今,春 正啟 天使 劃金 額  1000 萬人民幣(約台幣 5000 萬)。

創業,真的好難

市值 3000 億電商平台 Shopify 創辦人:「我在星海爭霸學到的創業技能,比商業書刊還多」

說個笑話,我是創業團隊 CEO ,我賺很多錢

幣圈全是泡沫,卻沒人敢說:燒掉 1000 萬台幣創業換來的一場空

(本文經 鉛筆道(ID:pencilnews)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投資人創業反被資金累:耗盡 600 萬後項目停擺 為續命妻子欲變賣房產 〉。)


《TechOrange》正在尋找社群編輯

我們正在尋找擁有以下特質的人,加入我們的團隊:

喜歡編輯 / 策展工作,認同編輯不只是寫字,而是包括採集素材、消化提出觀點,並策展的工作歷程。
對經營「內容」與「社群」有莫大興趣,希望參與線上 / 線下活動企劃與執行工作。
其他必備特質:

  1. 細心、主動、獨立思考、追求事半功倍、有問題不怕舉手。
  2. 不害怕總是在變動的工作環境與工作方式,樂於學習新工具與新鮮事。
  3. 喜歡挑戰、討厭一成不變。

月薪 3 萬起,畢業生可,具有 1~2 年網路社群相關工作經驗亦佳。

來信應徵, 請註明職缺 + 您的名字,並寄信到 [email protect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