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50 年前中國還在搞文化大革命,《2001:太空漫遊》就已經在預測今天的社會是什麼樣子了。

即便機器人還沒發展到抵抗人類命令的危機,但越來越與人相似的機器人,電影卻早就揭穿了人類對機器人又愛又恨的矛盾感。(責任編輯:鄧天心)

作者/量子位 安妮

本文經 AI 新媒體量子位(公眾號 ID:QbitAI)授權轉載,轉載請聯繫出處

很難想像,現在大眾對人工智慧的很多印象,其實來源於半個世紀前的一部科幻電影。

1968 年的 4 月,這部影片在美國上映。

在阿波羅還未登月發回第一張太空照片時,它已經描繪了一片緩慢,優雅而沉寂的太空,還有一個忠誠卻悲劇的人工智能慧 –

它用 142 分鐘預言了人類 50 年科技文明的發展線,成為當代科幻片的開山鼻祖,教科書式的典範。

還是它,啟蒙當今深度學習大神揚·勒丘恩(LeCun)走上 AI 研究之路,啟發了蘋果的整個產品線……

它是《2001:太空漫遊》,今年整整 50 周歲了若影片的導演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還健在,老人家應該剛好 80 周歲。

HAL 9000 殺人
影片開頭五分鐘沒有畫面,沒有對白的黑暗,有如宇宙般無聲和縹緲。冗長,晦澀,哲學,是電影給人最直觀的感覺。

給觀眾留下最深印象的敘事線,莫過於人工智慧「殺人事件」。

這段的主線講述了在 2000 年,人類在月球上發現了一塊向木星發出強烈信號的黑石,美國政府便派出飛船前往木星查看。

這艘飛船上個有兩名宇航員,3 名處於冬眠狀態的科學家,和一台叫 HAL9000 的超級計算機。

有一天, HAL 9000 警告太空船通信系統的 AE-35 組件將有故障,宇航員檢查後發現並未有異常,他們推測 HAL 9000 做出了錯誤預測。

這次太空之旅逐漸變得可怕起來,因為 HAL 9000 之前從未出錯過。宇航員有些驚慌,兩人想要關掉 HAL 9000。

全劇的高潮在宇航員大衛和 HAL 9000 展開殊死搏鬥時來臨。

對超級電腦來說,被關掉就意味著殺死它,為了完成任務,HAL 9000 先發製人殺死了沉睡的科學家和一名宇航員。

存活下來的大衛最終制服了 HAL 9000,隻身前往木星。

人工智能 HAL 9000,從此也成為惡毒,冷酷人工智能的代表。

世紀預言
1997 年 5 月,當深藍首次戰勝國際象棋大師卡斯帕羅夫時,整個世界震驚,訝異,唏噓,人類對人工智能的惶恐似乎達到高潮。

對當時來說,AI 打敗人類,是人類種族史上不可饒恕的敗筆。可是,在深藍戰勝卡斯帕羅夫的 20 年前,《2001 太空漫遊》中已經描繪了人類與 HAL 9000 下棋,但被 HAL 9000 打敗的場景。

不只下棋。

當你真細細盤點整個影片中對未來的描述有多少已成為現實時,你也會驚嘆這部電影的想像如此精準和超前。

無論是及時影像電話,還是那個酷似當今的 iPad 的平板電腦 ——

亦或是已經常態性存在的太空站 ——

靠語音識別的登陸系統 ——

還是已經有情緒的 AI 程序 HAL 9000 …..庫柏力克想表達的未來,已經遠遠凌駕於一般構想之上,而時間軸同一時段上的中國,當時正在經歷文化大革命。

不只是預言,《2001 太空漫遊》確確實實也影響了一些科技產品的研發,比如 – 蘋果手機。

2001 年,蘋果在開發一款 MP3 播放器,賈伯斯心中的定位的理念是,蘋果將成為其他產品的中心基站。

絞盡腦汁的獨立文案創意人 Vinnie Chieco 靈光一閃,突然想起《2001 太空漫遊》中的一句台詞:「HAL 9000,把分離艙的艙門打開(Open the pod bay door)。」

Vinnie 驚喜地發現,電影中太空船放出的小飛船「Eva Pod」,與 Mac 和 MP3 播放器之間的關係有異曲同工之妙。

自此,iPod的誕生。

電影幕後功臣

如果說庫柏力克是台前的策劃者,那麼這部影片的成功還離不開兩名重要的幕後策劃者,人工智慧先驅馬文·閔斯基(Marvin Lee Minsky)和原著小說的作者亞瑟·克拉克(Arthur Charles Clarke)。

麻省理工學院教授閔斯基曾和其他兩人共同策劃了 1956 年達特茅斯的那場人工智慧主題會議,這次會議現在一直被認為是人工智慧研究的起始。

閔斯基是《2001太空漫遊》年影片的顧問。

當庫柏力克執導《2001太空漫遊》時,他前去請教閔斯基,電影裡的人工智慧哈爾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原來有一個裝飾著彩色標籤的電腦,庫布里克問我,您覺得這個怎麼樣? 」

在接受雜誌採訪時閔斯基回憶,「我說我認為這個電腦不應太過複雜,實際上應該只由許多小黑盒子組成。」後來,庫柏力克把原來的裝飾撤掉,設計了影片中的 HAL 9000。

對了,電影上映後的一年,年僅 42 歲的閔斯基獲得了電腦科學領域的最高獎:圖靈獎,成為第一位獲此榮譽的人工智能學者。

電影背後另一位功不可沒的人物,是原著的小說家亞瑟·克拉克。

和羅伯特·海萊因(Robert A. Heinlein),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並稱為「世界三大科幻小說家」的克拉克是一名科幻大師,他在 1945 年提出了 3 顆衛星覆蓋全球衛星通訊系統的設想,1967 年科學家們才研製出來。

據說自此之後,世界通訊衛星組織每年還要向他支付象徵性的專利費。

站在 1968 年的背景下看這部電影,無疑給當時公眾的認知帶來了強烈衝擊,也啟蒙了不少的懵懂的少年 – 比如揚·勒丘恩(LeCun)。

深度學習大師揚·勒丘恩在接受採訪時曾多次表示,是這部電影啟發了自己。

「好萊塢電影描繪的大部分場景都很可怕,但我喜歡《2001:太空漫遊》中的 HAL,並不是因為它變成了瘋狂的殺人狂魔,而是因為看電影時我只有 9 歲,並因為這部電影而深深迷上了AI。」揚·勒丘恩曾這樣評價。

當時,還在上初中的揚·勒丘恩開始對科技和宇宙感興趣,而《2001:太空漫遊》中智慧機器,星際旅行,人類進化等讓揚·勒丘恩著迷。

也正是因為自此之後對機器智能的概念感興趣,後來選擇了電氣工程,然後一步步走向人工智慧最前沿的研究。

致敬

50 年來,無數的文學與影視作品在向《2001:太空漫遊》致敬。

《瓦力》裡掌管飛船運營大權的機器人汽車,堅持執行「不論如何都別返回地球」的程序指令,將人類船長囚禁起來。

《星際效應》裡的可以隨意調節幽默度的機器人 Tars,方正的外形和哈爾神似。

還有通篇向 《2001:太空漫遊》致敬的《星際大戰》、《蟻人》、《飆風雷哥》……。

——

延伸閱讀:

AI 機器人投資比人類強?二月實戰結果:人類大勝 AI 200%

【魔鬼終結者成真】人造肌肉技術大突破,讓機器人如人類般靈巧活動!

【機器人心理學】為了不要讓 AI 有一天毀滅人類,機器人們也需要「心理醫生」

(本文經 量子位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2001太空漫游》50周年:一部电影和一整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