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只要是遺囑,任何形式都是可以成立嗎?歐美許多國家的法律都已經跟進,而台灣似乎還避重就輕。大家身上一定都有手機,不一定有紙跟筆,如果臨終前打在手機的遺產分配不算數,乾脆全部歸國庫?(責任編輯:鄧天心)

文/資策會科法所法律研究員 蕭郁溏

本文發表於 2018 / 3 / 31

電子遺囑承認可以的案例:

2013 年澳洲昆士蘭州的一名國際學生 Karter Yu 於自殺前用 iPhone 的記事本記下遺囑,以「這是我的最終遺囑」命名檔案,並於文末用打字的方式簽署,昆士蘭最高法院肯定該遺囑的效力。

 

2012 年美國俄亥俄州的 Javier Castro 被醫生宣告若不接受輸血將無法存活。基於宗教信仰,Javier 拒絕接受輸血,並與其兩位兄弟共同討論遺囑內容。由於當天手邊沒有紙和筆,故由其中一位兄弟負責將遺囑內容以觸控筆寫在另一位兄弟的平板上,並由Javier本人在兩位兄弟的見證下以觸控筆於平板上簽署。俄亥俄州地方法院法官認定以平板顯示的文件和簽署得作為合法遺囑。

 

澳洲新南威爾斯州的 Daniel Yazbek 曾於旅行前告訴同事,他在個人電腦和家中抽屜留有遺囑。雖 Daniel 平安賦歸,但他在一年後自殺身亡。

事發後他的家中電腦經發現確實存有一份微軟 Word 檔,命名為「遺囑」(Will.docx),並於2009年7月經本人新增、編輯和多次儲存。新南威爾斯最高法院基於Daniel將該檔案命名為遺囑,且根據其對同事的說詞,再加上 Daniel 於自殺前曾開啟該份文件,未刪除亦未修改,故判定 Daniel 確實有使該 Word 檔作為其遺囑之意思。

Will.docx 真的可以當作遺囑嗎?

2008 年澳洲昆士蘭州的 Karen Lee Mahlo 博士曾於生前立下書面遺囑,指示將其財產分配給當時的男友 John Hehir。然而,Karen 在完成遺囑後的一個月卻和該男友分手,並於數月後在家中的電腦中另建立一份新的微軟Word檔,命名為「這是 Karen  Lee Mahlo 的最終遺囑」

遺囑內文指示將其財產分配予家屬,且不另分配給前男友。兩個禮拜後,Karen 於自宅自殺身亡。昆士蘭最高法院於2011年,認定 Karen 自殺前數月已立下書面正式遺囑,顯然深知遺囑依照法律規定,須採取一定形式或履行一定作為才能成立。

此外,雖家屬宣稱 Karen 有將該份 Word 檔列印出來並簽署,但該份紙本文件並未尋獲,法院因此不排除 Karen 事後就其 Word 檔有改變心意或有撤回之意思,故否認該 Word 檔可作為遺囑。

目前承認電子遺囑的國家甚少

於電腦、平板或手機等電子載具上記下遺囑的實務案例在國際間已略有所聞,但各國對於以電子遺囑多採保留態度

由於各國有關遺囑之法律皆制定於科技尚不發達的年代,當時的立法者為了確保遺囑之正確性和可信性,故皆規定較嚴格且嚴謹的書面、簽署和證人等要求(法律上所稱的「要式行為」)。然而,在當今網際網路、資訊安全和身分認證等技術逐漸成熟的年代,似乎漸有檢討遺囑要式行為的必要。目前國際間以判決個案承認電子遺囑之法律效力者,若以數量而論,澳洲居首,美國則僅有一件。

iPhone 記事本、平板和觸控筆寫下的遺囑?

目前僅有美國內華達州於 2001 年修法明文肯定電子遺囑之效力,要求電子遺囑應包含立遺囑人的身分識別認證,如視網膜、聲紋、臉部辨識或數位簽名,然而該法已施行超過十年,卻甚少被適用。至今美國唯一肯定電子遺囑之判決僅有 2012 年美國俄亥俄州 Javier Castro 的平板文書遺囑。

我國:以電腦打字的遺囑不成立

回到我國,我國電子簽章法採技術中立,第 2 條第 1 款規定電子文件之定義,肯定電子文件於符合要件且經當事人同意之情形下得代替書面,未特別限定製作電子文件之技術,電子文件與紙本文件具有同等的功能,可作為書面的表徵。

然而,電子簽章法並不干涉電子文件內容本身是否有法律上的效力,電子文件之效力仍以其所涉的法律規定來判斷,不因其符合電子簽章法有關電子文件之規定而必然產生法律效力。

舉例而言,經雙方當事人同意以電子文件簽訂買賣契約,該電子文件固然可作為紙本文件之表徵,但該買賣契約是否有效,仍應回歸民法就買賣契約成立與生效與否之規定,以判斷電子文件作成之買賣契約是否成立或生效。

我國民法第 1189 條既已規定遺囑僅得以自書遺囑、公證遺囑、密封遺囑、代筆遺囑,以及口授遺囑(口授遺囑為遺囑人因生命危急或其他特殊情形,由見證人中之一人將遺囑意旨據實作成筆記,或錄音並將錄音帶當場密封)之方式為之,遺囑之要件非常嚴格。

縱使 Word 檔、簡訊、平板文書皆屬電子簽章法規定的電子文件,但其效力仍應回歸遺囑之實體法律。此外,我國最高法院 102 年度台上字第 900 號裁定曾認定,自書遺囑不得以電腦打字搭配親筆簽名的方式為之,遑論於電子載具上以輸入姓名之方式代替簽名,可見我國法律目前並不承認電子遺囑之效力。

遺囑之規定有待電子化

我國遺囑之規定制定於電子載具、網路尚不發達的年代,對於紙本時代的立法者而言,之所以規定遺囑應採書面,乃是考量書面具高度證據保全功能,才會設定嚴謹的要式行為。但在當代電子化的趨勢下,雲端儲存、數位簽章、生物識別認證,甚至是區塊鏈技術蓬勃發展的今日,書面的正確性、可信性和保全功能可能已相形失色。

尤其在數位資產之價值逐漸攀升的前提下,資產散落於各平臺帳戶,紙本與手寫已完全不敷使用。若我國民法仍不因應科技發展而電子或數位化,恐將不符民眾對法律之期待,應有重新思考並修改遺囑規定之必要,以因應數位資產之存在和便利性之需求。

(本文經合作夥伴 資策會科法所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iPhone記事本、簡訊或觸控筆寫下的內容能不能當作遺囑?〉 首圖來源:Youtube。)

台灣法律這樣看:

從法律角度看「嘖嘖杯雙胞胎事件」

用區塊鏈實現保險自動理賠,但法律上這合法嗎

警察不能逼我交出手機密碼,卻能用我的指紋與臉直接解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