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個笑話,我是創業團隊 CEO ,我賺很多錢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以前看過一篇文章,是某知名粉專發布的,在寫一個創業者的故事,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了。後來再一次看到這篇血淋淋的故事,不管是不是真的,都充分說出了創業者的心酸。創業維艱,創業維艱,創業維艱,因為太難了,所以還是得說三次。(責任編輯:林子鈞)

本文經公眾號 槍所(ID:ilovegunzo)授權轉載,若有轉載需求請洽詢該公眾號

提到自己的 CEO 身份,你覺得最大的誤會是大家對你工資的猜測。你聽到人們在背後說的最多的一句是 「都當老闆了還這麼摳」

員工們總是抱怨「錢都被老闆賺了」,然而事實上大部分 A 輪以前的公司,CEO 都會儘量少拿或者不拿。融完了 A 輪可以給自己漲漲工資了,可還是只能開一個滿足自己日常開銷的價格。

只有你的投資人和你自己知道,你每個月給自己發的工資,只有區區兩萬五台幣。

投資人都看不過去了,心疼你自己工資還沒有你給工程師開的多,無數次暗示或明示你可以給自己漲漲工資。 你根本捨不得,「公司要花錢的地方太多了,錢得花在刀刃上」。

技術、市場、產品,這些字眼在你看來都是錢。這些高精尖的「互聯網人才」們不光工資要的高,對工作環境也有高要求。

辦公環境這麼差,你讓我拿什麼心情打 Code?
辦公室太壓抑了,我不可能完全釋放我的能力。我的夢想是去 Google,現在的破公司太糟糕了!

員工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這「高大上」的 SOHO 裡喝一天的咖啡,你就得為每個人付一千塊的房租。 不管賬上有多少錢這也不夠花啊。

合夥人問你階段這麼早為什麼不找個便宜的地?只懂技術的他根本不知道, 便宜的地兒根本招不到人

關於合夥人

關於合夥人,你也有很多話想說。

員工們總覺得合夥人都是領導,和老闆一樣有錢的那種領導。

而你看到的,是各種撕破臉大戰,是各種不服,是各種哥們變仇人。

而你創業不惜花重金和高股權,請來了有 BAT 背景的產品經理出任 CTO。他終於帶著自己的團隊來到你的公司時,你覺得很高興, 你覺得你們的產品馬上就能改變世界了

除了一些磕磕絆絆和業務上的爭論,總體來講還是挺和諧的。CTO 還說公司可以節省一些開支, 讓技術部的同事們階段性兼職 你覺得很高興,畢竟這些碼農都太貴了。

三個月以後,CTO 帶著團隊離職創業,完整地 copy 了你的業務模式, 迅速做出了一模一樣的項目並且已經開始招募運營合夥人,還成功融到了比你上一輪更多的錢

他的新聞報導鋪天蓋地,而你和你的項目,已經打算消極抵抗坐著等死了。

關於早期員工和招聘

好不容易你確定了改變世界的 idea,找到了你和你搞基搞到緣定三生的合夥人,你們在北京五環外的大廈裡 Brain Storm 三天三夜完成最短產品邏輯路徑確認,捋清了業務流程。

你覺得很高興,你要開始招聘了。

然後你突然發現,你們還沒有 HR。

獵頭的價格你根本付不起,於是你只能自己上。

產品經理告訴你得重點關注工作了多少年,有沒有項目經驗;營銷告訴你得問問他寫過多少篇 10W+,還順便教了你怎麼辨別數據是不是刷的;RD 哭著求你至少招一個女工程師,要是胸大他甚至願意自己補貼一萬塊薪水

於是你開始變身首席聊天官。

百度、阿里、騰訊、新浪、網易樓下的咖啡館裡到處都是你的身影。 堅持不懈之下終於有人鬆動了意願說可以考慮一下,結果:

什麼?你公司那麼遠,算了我去不了;不好意思這薪水有點低我還是不去了;年終獎金只給兩個月?你還是找別人吧;期權就是畫大餅騙小孩你找別人去吧

你好不容易聯繫上了各個行業的大咖,跟人成宿成宿的聊情懷,聊夢想,聊產品,聊待遇,當你以為你們已經是共穿一條褲子的關係,終於可以為你的團隊招來一名大牛的時候,他跟你來一句,「嘿,兄弟,恭喜我吧,騰訊給我發 offer 了!」。

關於團隊建設

等見到咖啡就想吐的那一天,你終於搭成了一個奇形怪狀歪瓜裂棗的草台班子。

運營可能暫時用不到,但粉專還是得要的。你找了個大學實習生幫你寫粉專,畢竟這年頭只有學生最便宜。

BD(Business Development)的事兒交給別人你還不太放心,於是你自己印了另外一套名片:上面寫著業務經理。這樣你終於敢拉下臉來討價還價,給公司爭取最大的利益。

在你天天跑來跑去談業務的時候,員工們都以為你消極怠工在外面花天酒地 。裝了一天孫子,回來聽員工們匯報一天的工作進展,還被當成了擺老闆架子管的太嚴。

你覺得週末休息兩天時間太長了,但員工們都信仰著「雙休神聖不可侵犯」。週末你經常獨自在公司加班,偶爾也能遇到來公司蹭網蹭空調的剛畢業的單身青年小張。

披星戴月地幹了六七個禮拜,好不容易熬到產品快上線了。為了趕進度你不得不帶著不情願的員工們加班,而你能相處唯一的安慰方式是自掏腰包天天請他們吃飯。

但在某一天早上你還是發現你的核心工程師消失了。他還帶走了幾個月前你為了招他入職送他的 HHKB(Happy Hacking Keyboard,一個很棒的鍵盤)。追問下你終於知道是被別家公司雙倍薪水挖走了,你才突然想起來他入職時合約里根本沒有保密條款……

關於融資和 FA

講真的這一段我真的不忍心寫。

作為一個創業公司的 CEO,你可能這輩子受過最大的委屈都在「融資」這件事兒上了。然而融資之前你天天看著科技媒體上的「融資簡報」苦笑,融資之後你還是天天看著「融資簡報」苦笑。

自己的錢快燒完,必須得找點投資讓公司活下去了。

你第一個想起來的是上個月一個會上認識的 FA(財務顧問,本質上做的是企業的融資中介),他雙手給你名片的時候笑的極為真誠,「有融資的需要你儘管找我好了」。你約他在創業大街上的咖啡館見面,他說不如你先回去做個 BP(商業計畫)。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你只能自己一家一家投資機構去聯繫,克服了演講恐懼症去參加路演,拚命參加各種創業者社群和沙龍,在各種會上見到人就發名片,參加完會趕回公司接著加班……

那一個月你喝了 67 杯「總理咖啡」和 32 杯「京東奶茶」,就兩家對你感興趣,其中一家還想跟你簽對賭(沒有達到目標,就必須針對投資人做出條件賠償)。

找老父親借了五十萬把大家的工資發了,終於熬到有一個機構拿來了 TS(投資條款清單,Term Sheet)。不過他們簽之前還對你說了一段話讓你終生難忘:

「我們很喜歡你的團隊,但這個市場競爭太激烈了。2C 的市場我們覺得你機會不大,你們要不要考慮做 2B 呢?

如果你們願意做 2B 的話,我們願意多投你 100 萬。你說好不好啊?

給你說個笑話,我是個 CEO

創業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你每天都充滿了焦慮和無助。

每天過的就像大姨媽來了一樣焦慮急躁胸悶,壓 力大的要用洛健才能拯救半禿的頭皮, 最操蛋的是還要裝成若無其事氣定神閒的樣子。

你一邊吃烤串大排檔,一邊談幾個億的估值。

時間太少,高速上開車聊項目,差點出車禍,驚魂未定也得接著話題繼續聊,好像剛才的事兒沒發生。

總失眠,總感覺身體被掏空,你每天強迫自己鍛鍊一小時才能扛過巨大的體能消耗。剛需、痛點、風口整天掛嘴邊。

不知不覺又加班到了凌晨三點,你從窩了一晚上的老闆椅裡站起來,想活動活動僵硬的身體,一扭頭,就看見了窗外北京零星的燈。

你忽然覺得有些感動,拍照,發朋友圈,配文:「加油!」

而你的員工在天亮以後一邊兢兢業業點贊,一邊在心裡默默罵:媽的智障。

你的桌子上永遠放著一本 《創業維艱》

我睡得像個嬰兒,每兩個小時就大哭一次。我就是這樣的狀態,我經常頭一天還覺得擁有整個世界,但是第二天我會覺得世界正在離我而去。

但是,你知道自己必須是整個公司堅持到最後的人,合夥人走了可以再找,高管走了可以再招,沒錢了可以再融,可你要是放棄了,公司就真沒了。

馬雲說過:「今天很殘酷,明天更殘酷,後天很美好。但大多數人都死在明天晚上,只有真正的英雄才能見到後天的太陽。」

可能你的公司還沒有成為獨角獸

可能你的產品還沒有拿到千萬用戶

可你的公司還活著

熬過資本寒冬,你才有機會改變世界

記住,You’re CEO.

謝謝創業者,辛苦了

有一種連續創業者,叫做黃立成

給軟體工程師、創業者的一封信:別學 Google!因為你不是、也不會成為 Google

兩個文組學生創業者的深談:「不會寫 App,不代表你不能創業」

(本文經 槍所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給你講個笑話,我是創業公司 CEO〉。)


《TO》品牌活動「CONNECT」登場!

本周主打「Marketing Intelligence」專題,看企業如何激發數據無限錢力! 馬上報名 獲取最新深度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