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僅 30 歲的台灣 Boxful 總經理 Casper

Boxful 任意存是一個在香港行之有年的成功共享倉儲模式,在 2017 年的 12 月底剛拿到 1800 萬美元融資(約 5 億 4000 萬台幣),投資人以房地產商為主,以一個創業兩年的團隊,算是非常不容易了。

2016 年,Boxful 進軍台灣,僅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就建立起台灣在地團隊,包含 4 個超過 100 坪的倉儲基地,預計明年就可以實現損益平衡,在短時間內打下 Boxful 台灣發展根基的功臣就是台灣總經理許仄偉 Casper,是個來到台灣念 MBA 的新加坡人。

共享倉儲空間,重新教育台灣過時空間概念

Boxful 任意存的概念很簡單,基本上就是要幫助住家普遍狹小的台灣人,重新找回生活品質。「台灣和香港共有的問題就是,房價高昂,收入卻跟不上」 Casper 表示。Boxful 任意存的商業模式,是透過月租費的方式,讓台灣人可以把長時間用不到的多餘物品,移到 Boxful 的共享倉儲空間,藉此清出那些過去被佔領的空間,例如冬天穿的衣服,例如夏天用的電風扇,這些東西一但過季,就只會變成佔空間的多餘物品,藉由 Boxful 的服務,台灣人可以找回那些遺忘在記憶深處的生活品質。

「我們希望大家可以透過使用 Boxful 的服務,感受到共享倉儲的好處,並藉此來把那些長期占空間的東西移出家中,藉此提升生活品質。」 Casper 這麼說。

Boxful 任意存一直不斷在利用各式各樣的行銷手法教育市場,希望能讓台灣人理解物品所占空間換算出來的成本,其實是非常不划算的「一堆衣服、雜物塞在家中,但大家其實都沒有去想過,那樣佔去的小小一兩坪,成本可能是幾萬、幾十萬!」。

香港盛行的倉儲服務,為什麼選上台灣作出海第一站 ?

聊到為什麼選上台灣作為 Boxful 的第一個海外擴張據點,Casper 表示「因為台灣是個受過教育的成熟市場,同時可以有效快速的得到驗證」。台灣不只擁有和香港相似的生活空間窄小問題,同時台灣的迷你倉服務已經存在很長一段時間,很熟悉這種「把暫時用不到的東西搬到某個地方存放」的概念,隨著時間推移,台灣其實也發展出了各式各樣的本土倉儲服務,包含傳統的迷你倉出租服務、亦有到府服務的迷你倉儲服務,讓電商中小規模賣家、或是需要存放物品的台灣人各取所需,選擇合適的產品。

「我剛開始發現台灣人都會在共享倉裡存電風扇,覺得非常訝異,就問了員工,他們說因為冬天用不到啊,直接丟掉又很浪費,台灣人的念舊,我想也是共享倉儲在台灣有商機的很大一部分」Casper 半開玩笑的說,他還展示了自己的住家給我看,他住在台北市區裡的老房子,其實他也是個喜歡舊東西的人啊。

Boxful 看上的市場突破口,跟一般的倉儲廠商不甚相同,不是鎖定中小企業,而是選擇 25~45 歲小家庭作為突破口。「台灣剛成家的小家庭,剛介於一個生活升級的階段,會有非常多東西需要存放,一方面是因為還買不起夠大的房子,一方面也是追求生活品質的提升」Casper 分享,根據 Boxful 任意存的數據指出,大台北地區共享倉用戶的地理分佈前五名是大安區(11.1%)、中山區(8.7%)、信義(7.6%)、中正(7.3%)、松山(6.3%),恰巧與高房價地區類似;多達 63% 客戶是租屋族,家中坪數在 11-20 坪 3 人小家庭最常使用這項服務。

新加坡籍總經理 ,如何抓住台灣年輕人痛點,養出高度忠誠團隊

Casper 是新加坡人,才剛剛 30 歲,渾身散發創業團隊獨有的活力和熱情,他過去在星國的金融界待了很長一段時間,腦袋裡很多 Idea 在奔騰的他,希望可以跳出原有的舒適圈,因此有一天鼓起勇氣,飛到台灣報名了台大的 MBA。念 MBA 的同時,他到了 BCG (波士頓諮詢公司)台灣分公司實習,由於擁有金融界的工作經驗,他迅速得到重用,畢業在即,他開始思考,「如果我又繼續留在 BCG 工作,那我不就又走上一樣的人生了嗎?」

Boxful 台灣總經理 Casper

非常碰巧的,就在迷惘的交叉口,他遇上了恰巧來到台灣的 Boxful 任意存創辦人 Carl  和 Norman,三人一拍即合,兩位香港創辦人決定把打造台灣分公司的工作交給 Casper 一手打理。

Casper 很快地開始面試台灣團隊,在這過程中,他同時驗證了一直以來對台灣年輕人的觀點:「我很喜歡台灣人,台灣人有和新加坡不一樣的氣場,新加坡經濟很好,但新加坡人也因此活在舒適圈裡,害怕挑戰、缺乏創意,台灣的年輕人,擁有比新加坡人更強的活力和更多的想法!」,Casper 對台灣的年輕人讚譽有加,為了保證每個優秀的員工都能夠得到更好的生活條件,他集中了公司的資金,讓這些人才,可以得到最好的待遇。「我不願意為了短期衝團隊人數去犧牲那些人才應有的回報,我寧願專注在更少的人才上,讓這些人才得到更好的待遇,可以更認真的專注在工作上」

雖然公司人數只介於 10~15 人之間,但 Boxful 卻能達成絕不加班的信條,「頂多就到七點,每天十點左右進公司就好,到七點我一定會逼所有人回家,其實是因為我更喜歡自己一個人工作」 Casper 笑說。

Boxful 的管理風格我個人認為非常有趣, 「就像同時在管十幾個團隊」Casper 這麼說,他授予每個員工都有非常大的自主權,在一個專案裡面擁有絕對的決定權,Casper 只針對跨團隊協作、還有長期的進度管理做追蹤,「我希望每個員工都能把自己的能量放大最大,在他發光發熱的同時,公司也會因此被帶動。」這樣的信條讓 Boxful 任意存總能追著時事做出相對的行銷手法,例如前陣子衛生紙之亂,Boxful 就高速推出了租倉儲送衛生紙的行銷手段,獲得不錯的效益。

Boxful 在三創的裝置藝術快閃電

同時,他們也勇敢的租下了三創場地,打造了 Boxful 裝置藝術,旨在教育台灣社會關於「空間」的新概念,這樣的創意和勇氣,我想或許也是難能可貴的吧。

所以 Boxful 到底做出了哪些革新?

「與其說我們是房地產業,我認為 Boxful 更像是科技業」,有別於一般倉儲服務都自居為房地產商,只是提供空間讓用戶存放商品,而不盡管理職責, Casper 認為 Boxful 在這件事上做出了截然不同的格局。

「簡單來說,我們的工作就是在幫住戶更有效的管理他的多餘物品,並為他們找回生活品質和更有效的空間利用。」顛覆過往的倉儲概念多半是用 2D 思維,Boxful 更有效的用 3D 思維重新審視倉儲這件事。

「我們的倉儲管理方式,可以在更小的環境裡井然有序的儲存更多的物品」,Boxful 同時還建造了台灣目前迷你倉唯一的倉庫管理系統,台灣過去迷你倉很常遇到火災,讓用戶的物品被燒得一乾二淨,Boxful 任意存的倉庫管理系統可以在 10 分鐘內撲滅火災,盡最大可能的保護客戶存放的所有東西。「我們相信那些東西對客戶來說絕對是重要的,因此也會盡最大的努力,希望可以提供讓他們安心的儲存空間。」Casper 認真地說。

相較於一般的倉儲公司,Boxful 更為重視「消費者體驗」,Casper 認為 Boxful 必須要讓消費者可以安心的託付要保管的寶物到 Boxful 手上,台灣過去對租倉儲空間的印象不好,因為過去或許會有人透過這些地方進行一些犯罪行為,而 Boxful 在這塊透過會員自主上傳的箱內照片、到府的專業服務,杜絕過去那些對共享倉儲的壞印象,讓會員可以安心把自己的珍藏交給 Boxful 保管。

「為了確保服務品質,讓消費者放心,Boxful 自己租了兩台貨車專門運貨,就連物流人員都是我們自己養的,這種事情交給外包廠商不會放心」Casper 認真的說,這樣細微的堅持,還能從 Boxful 在倉管上的理念上看到。「我們所有的倉庫都是恆濕恆溫,還定期雇用緝毒犬,就是為了確保倉儲的安全和品質,不會受到影響」聽到緝毒犬的當下我忍不住笑了出來,但由此就可以看出 Boxful 台灣團隊的細心。

目前 Boxful 在汐止擁有 4 個上百坪的倉庫,共計四百多坪的藏除空間,儲藏了上千個使用者的共享箱,每個使用者平均 6~8 個共享箱的物品,看到這裡你會訝異 Boxful 的黏著度竟然如此的高!Casper 解釋說他們的使用者非常習慣用了第一個共享箱,過幾個月便接著租用第二個,一直租一直租,就像上癮一樣無法停止,「感受到生活真實的改變,那種感覺是很爽快的!」,天啊,搞得我都有點想租一個了。

Boxful 目前同時也在拓展電商中小企業的市場,「很多電商企業打來問能不能把產品放我們這,表示他們也有相關需求。」,Boxful 恆溫恆濕的管理空間和獨有的計價方式,對於中小電商來說有著非常大的吸引力。談到未來是否還會有其他的跨領域空間,Casper 神祕地笑著說「一定有的,還有很大的可能。」,他認為台灣的共享倉儲正在興起的路上,未來一定還能拓展出更多元的應用和有趣的合作方式。「我很興奮,也很期待。」他喝了一口水,笑笑地說了這句話。

台灣創新創業

亞洲第一站!微軟 IoT Open Hack 開啟台灣物聯網創新革命

本土 IOT 技術全球肯定:亞洲物聯網展決賽 6 名就有 2 家來自來台灣!

台灣第一家無人珍奶店 Babo Arms,機械手臂搖的珍奶你有喝過?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