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 CEO 納德拉,是如何接手蓋茲的微軟帝國,帶領公司重返榮耀的?

 Outdoors Success Way Stairs Stairway Staircase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本書】比爾蓋茲大概算是目前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人之一,他一手創立的微軟公司也是目前稱霸世界的公司之一,旗下作業系統影響威力不可小覷。

但蓋茲退休了,從他的微軟帝國中離開,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新任的 CEO 納德拉,究竟納德拉要怎麼做,才能將這個由蓋茲一手打造的世界帝國,帶領到更高的榮耀呢?(責任編輯:林厚勳)

永遠看向未來的蓋茲

剛接任執行長不久時,有一次蓋茲和我一起從園區內某棟大樓走到另一棟, 準備和《浮華世界》(Vanity Fair)雜誌的記者會面。蓋茲已決定繼續留在董事會,但會卸下主席職務。他的重心會放在和妻子梅琳達共同創辦的基金會,但他對於軟體和微軟仍然充滿熱情。

散步時,蓋茲興致勃勃地開始聊一種新產品,可以打破文件和網站的界線。我們一起腦力激盪,想該如何開發一種架構,可以讓「報告製作」有更多功能,不再只能以靜態的頁面呈現報告,而可以具備互動式網頁的豐富度。我們很快就全心投入問題,兩人一來一往激盪想法,討論視覺化資料與儲存系統。突然有一瞬間,蓋茲看著我微笑著說,能聊聊軟體工程真好。

蓋茲對微軟影響甚鉅

我知道,要重新找回公司的靈魂,某種程度很需要蓋茲回來,讓他參與更多產品與服務的技術願景。和蓋茲一起檢查、討論軟體,在微軟可謂傳奇。道格拉斯.柯普蘭(Douglas Coupland)在 1994 年的詼諧小說《微軟奴隸》(Microserfs)中,幽默地描繪了蓋茲對於微軟程式設計師的影響。

有個名叫麥可的研發人員,因為收到蓋茲看過他寫的程式後寄來的憤怒電子郵件,從早上 11 點開始就把自己鎖在辦公室不出來。跟他同層樓的同事從來都沒被蓋茲親口罵過。「整件事還真的蠻酷的,我們其實都有點嫉妒。」到了凌晨兩點半,麥可的團隊擔心他,跑到 24 小時營業的超市,買了可以從下面門縫塞進去的「扁平包裝」的食物給他。

雖然這則有點誇張的傳說並不完全是我想塑造的公司文化,但我知道把創辦人找回來坐鎮產品開發, 一定能鼓舞士氣,提升我們的競爭力。

仔細傾聽,找出微軟未來的路

當上執行長一開始幾個月,我花很多時間在傾聽,聽每個人的想法,就如同我當初在感恩節寫給董事會的報告中承諾的。我和所有高階主管見面,強調要走出去與合作夥伴和客戶見面,而我也一直身體力行。傾聽的過程中,我聽到兩個問題,我仍在努力想答案。

第一,微軟為什麼存在?找出答案,就能明確找出未來幾年的出路。第二個問題是,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電影《候選人》(The Candidate)的最後一幕很棒, 勞勃. 瑞福(Robert Redford)終於打贏選戰後,把顧問拉進房間裡,問道:「那接下來怎麼辦?」

第一步,我決定要先傾聽。我立刻開始傾聽公司各部門層級數百位員工的心聲。我們也組織焦點小組,讓大家可以匿名發表意見。傾聽是我每天必須完成的最重要任務,將為我日後的領導奠定基礎。我的第一個問題,微軟為什麼存在?答案很清楚。我們存在,是為了打造出可以為他人賦能的產品,這是全體員工都希望賦予產品的意義。

我也聽到其他的意見。員工心目中的執行長要能做出重大改革,但同時也要尊重微軟最初的理想,也就是改變世界。他們希望有清楚、具體且能鼓舞人心的願景。他們希望能更透明、更簡單、更常聽到公司的進展。

工程師希望能在技術上領先,而非在後追趕;他們希望自己做的東西很酷。我們擁有的技術足以讓矽谷的媒體驚艷,像是最尖端的人工智慧,但我們並沒有向世界展示。員工真的想要的是明確的路線圖, 終結停滯與癱瘓。

舉例來說,Google 就以很吸睛的方式展示其人工智慧實驗,而我們有世界級的語音與視覺辨識及先進的機器學習,但不曾對外公開。不過, 我思考的真正挑戰,是我們如何運用自家優秀的技術,做出符合微軟個性,並提供客戶獨特價值的產品或服務?

在我就任微軟 CEO 第一年我該馬上做到的事情

我的第二個問題:下一步該何去何從?我愈來愈相信,在任期的第一年內,微軟的新任執行長需要馬上做好幾件事。

◆ 定期並清楚地傳達我們的使命感、世界觀以及事業與創新的抱負。

◆ 從上到下改變文化,把對的人放在對的位置。

◆ 建立新的且意想不到的合作關係,進一步擴大市場版圖、滿足客戶需求。

◆ 為下波創新與平台變革做好準備。重新從行動優先、雲端至上的角度檢視機會,快速執行。

◆ 擁護微軟不變的核心價值,並且為每個人找回生產力與經濟成長。

這份清單並不代表成功的祕方,因為即使到今天,微軟也還在蛻變中。還需要經過一段時間,才會知道我們採取的策略影響力有多大。

但在 2014 和 2015 年的夏季,改變正以穩定的腳步漸漸發生。在一開始幾個月頻繁且懷抱好奇心地聆聽員工心聲後,現在是我們滿懷信心與信念,採取行動的時刻。我在微軟的第一個職稱是技術傳教士,這個頭銜在科技圈裡很常見,工作內容就是讓某個標準或產品達到足以產生群聚效應的臨界量。

而現在,我也在傳播一個概念,那就是 我們必須找回微軟的靈魂。在很多方面看來,一間公司的使命就是展現自己的靈魂,那也是我第一件要做的事。

要真的改變,並在成員超過 10 萬、據點遍布超過 190 國的大企業裡精確傳達理念,我們必須清楚連結我們的使命和文化。我們用一頁篇幅說明微軟的使命、世界觀、抱負以及文化。這對熱愛多張 PowerPoint 簡報的公司來說可不容易。

這還是相對簡單的部分。難的是忍住不一直去微調內容,並且讓簡報保持原樣。我總想這裡改個字、那裡修一下、再加一行,在每次對員工演講前再改動一些內容,然後我就會再次被提醒:「訊息一致更勝完美。」

在我接下新職務之前的幾年,高階團隊已經花太多時間試圖向員工說明公司的規模與策略。我們需要達成共識。而我們想出來的簡單架構,可以幫助大家快速開始實踐理念。

我擔任執行長的前幾年任務,就是讓改變的輪軸持續轉動。當然,這需要不斷地溝通,也需要我和高階領導團隊的紀律與一致性。我們必須鼓勵改變,推動改變。我們要質問自己:

「明年年底,如果我們在法庭上受審,罪名是我們沒有追求公司的使命,會不會有足夠的證據將我們定罪?」

光是說好聽話並不夠,我跟微軟的所有人,都必須親身實踐。員工必須親眼看見我們所做的每件事如何強化我們的使命、抱負與文化。然後他們必須開始照著做。

我們的三大抱負明確指出我們該如何組織團隊,如何呈現成果。我們的使命決定我走訪何處、拜會何人。我的行程通常會從拜訪該社區學校或醫院開始。我特別喜歡哥倫比亞與紐西蘭當地的原住民儀典,看到他們用微軟科技來保存幾世代的歷史與傳統,了解他們如何看待成長。

除此之外,我們也重新批准進行之前被暫停的產品及專案,樂於和競爭對手建立新的合夥關係,在出其不意之處現身,設計產品時把易取得性(accessibility)擺第一,並且持續在全世界行走,與我們的員工、夥伴和客戶交流。

驅動微軟的核心價值

2014 年 7 月 10 日,微軟新的會計年度剛開始沒幾天,我寄了一封信給所有員工,有點像是發表宣言,我在清晨 6 點 2 分送出信件,美國時區內的員工一早就可以收到,而全世界的員工也會在周末前收到。

我們是國際企業,思考也要國際化。

「為了加速改變的腳步,我們必須找回靈魂,找到獨特的核心價值。我們必須了解並擁抱只有微軟才能帶給世界的東西,以及我們如何再次改變世界。我認為前方的任務更大膽,比我們做過的事都更富野心。在行動優先、雲端至上的世界,微軟就是提供生產力(productivity)與平台的專家。我們將會重新創造生產力,幫助地球上的每一個人到每一個組織,都能貢獻更多、成就更大。」

我寫道,生產力對我們來說,已經超越了文件、試算表和投影片。我們要全心全意幫助生活被愈來愈多的行動裝置、應用程式、資料與社群網路淹沒的廣大人群。我們會打造更有預測力、更加個人化、更好用的軟體。我們想像微軟的用戶都是「雙重用戶」,在工作、學校和個人數位生活中都在運用科技產品。

在同一封郵件裡,我插入了一張標靶圖,靶心寫著:「數位工作與生活體驗」,外圈圍繞著我們的雲端平台與數位裝置。很快地即將有 30 億人連到網際網路、感測器以及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 IoT)。

是的,PC 的銷售趨緩,所以我們必須將尼采的「面對現實的勇氣」(courage in the face of reality)改成「面對機會的勇氣」(courage in the face of opportunity)。我們必須在將有高達幾十億裝置相連的世界裡贏得成功,而不需為原本縮減的市場發愁。

一天之內的數百個回應,員工與我都找到了新的動力

員工馬上就回應了。短短 24 小時內,我聽到公司各部門及全球各單位數百名員工的心聲。他們說,為全世界每個人賦能這一點特別激勵他們,他們也知道該如何將這點應用到自己的工作中,不管是寫程式的工程師、設計師、行銷或是技術支援。很多人還提供了實用的建議與想法,其中我最愛的就是進一步挑戰傳統思維。

為什麼 Xbox 還是個盒子(box)?尤其在傳統電視與無線機上盒都已式微的時代。要是我們用在電玩和機器人領域的體感技術 Kinect 有翅膀或輪子呢?那感應器就可以去找遺失的鑰匙或錢包了。很多員工寫信給我說,歷經多年的無力感之後,他們又有了新的動力。我下定決心不要白白浪費這股活力。

我們將這封郵件公開給報導微軟的媒體,而媒體也立刻針對微軟在我領導之下的未來,提供他們的看法。《紐約時報》把焦點放在進行中的文化轉型;《華盛頓郵報》喜歡我「在必要的訊息之間還穿插引用文學」;《彭博商業周刊》則提醒, 如果微軟要以生產力為重點,在企業與消費者世界取得雙贏,「勢必要推出能夠符合其宣言的產品。」他們說的沒錯,我們希望顧客不只使用我們的產品,還要熱愛這些產品。

─ ─ ─ ─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刷新未來:重新想像 AI + HI 智能革命下的商業與變革》,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CC Licensed。)

更多有關微軟的相關消息

【用戶的信任不能丟】微軟拒絕交出販毒嫌疑犯個資,為此不惜槓上美國政府
17 小時超強續行力,微軟「抗果」武器 Surface Book 2 今日登台開賣!
2018 年,Google 跟微軟都想登上「量子霸權」這個虛華的王座
【啟動未來 AI 人先修班】微軟回答核心議題:有了 AI,這世界還需要你做啥?


傳統機房的計算能力和儲存空間
跟不上數位業務即戰力與創新能力

新時代的 IT 機房如何無痛升級
才不會落後於人,成為公司的競爭力罩門?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