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工程師評台灣軟體產業】產品質量不一定是優先考量,老闆最希望看到員工每天坐在辦公桌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這篇文章前幾天在臉書上看到,雖然中文語意上偶爾會卡卡的,但我希望保留這種感覺,因為這是一位外國朋友對台灣很真實、很誠懇的評價。不管是工程師,或是老闆都應該認真看看這篇文章,想想我們還有什麼可以做的,可以改變的。

這位作者是在矽谷的工程師,也是連續創業者,他曾創辦了兩家公司未果,也在矽谷多家公司擔任過高階主管和高階軟體工程師。(責任編輯:林子鈞)

作者 / 艾泰門(Tamer Abuelata)

原文連結

很久以前我就有一個想法,去台灣一邊學習中文一邊工作。因為在幾年前我開始學習中文,我認為如果我住在台灣,會給我一個更好的環境,來提高我的中文水平。因為我是軟體工程師,慢慢的還有了想去台灣做軟體生意的想法。因此我經常尋找能在台灣發展軟體的機會。

台灣的硬體行業非常成功而且全球知名,不過軟體呢?看起來並不像硬體那麼成功,我不知道台灣軟體市場的情況和未來發展的前景。為了能更多了解這方面的情況,我通過朋友的介紹,請教了一些台灣的本地人。

我十月份去了台灣,並且在台北的一家茶館和幾個在台灣創業的朋友碰面,其中是兩位軟體工程師還有一位設計師。在這次短暫見面的機會,我問了他們很多關於工作環境,工作量,薪水,是否鼓勵創新等多方面的問題。我發現這裏的情況跟矽谷來相差很多。

主要差異

1- 在台灣很容易得到軟體工程的工作,但是工作內容卻不能令大部分工程師們滿意。

在台灣的軟體工程工作主要可分為兩種:項目承接和自主產品開發。雖然兩者有很大的不同,但是最後卻都是 CRUD。CRUD 是 Create、Read、Update、Delete,就是新增,讀取,更新,以及刪除。這些是計算機程式最基本的操作。

這樣一來,軟體工作就不需要太高級的程式設計技巧和算法設計。這同樣意味著這種工作方式與環境幾乎不會帶來任何具有挑戰,創新或解決難題的機會。其實大部分的軟體工程師們在做 CRUD 的工作因為他們的公司並沒有正確的對待軟體工程。很多公司只注重在規定時間內完成工作而不去花更多的時間把工作做的更好,更正確。這就意味著 很多項目在公佈之前不會經過單元測試 ,沒有程式碼的檢測,從而會出現很多重複甚至混亂的代碼。

良好的系統設計和架構在項目開始的階段是很花費時間的,但是由於他們太注重於在規定時間內完成工作,導致這些重要的步奏經常被忽略掉。這些軟體工程師在工作幾年後會參與管理,或者轉入公司的其他部門,還有些會直接更換工作。然後,新來的軟體工程師會接手他們的工作。

2- 雖然軟體工程師被視為知識工作者,但是在台灣他們被視為可替換的

只要完成工作,管理層不會 微觀管理 。我看法是,當知識工作者覺得自己的工作是可以替代的時候,他們就不會盡全力把工作做到最好。我還問了在台灣是否鼓勵創新;這取決於公司和職位高低,總的來說,台灣的軟體工程師不像矽谷的軟體工程師那樣受到鼓勵。台灣的鼓勵制度絕對不像 Google 這樣的公司。尤其是遠程在家工作,在台灣是從沒有聽到的東西。在美國,遠程辦公越來越成為一種潮流,相較之下,台灣更為傳統, 他們的老闆最希望看到員工每天都坐在辦公桌前

3- 數量與質量

在台灣鼓勵創新方面是相對較低的,軟體工程師們的工作重點是完成工作,而並不是產品質量,最精緻高級的系統構架通常沒有被考慮。注重「數量」也較為適用於招聘。

大部分公司更願意在預算之內的價錢聘用五位初級的工程師,而不會用五位初級工程師的薪水總和去聘用一位經驗豐富的高級工程師 。這跟我在美國的經驗是很不一樣的,在矽谷的軟體公司更願意關注和聘用那些經驗豐富身經百戰的「搖滾明星」軟體工程師,這些工程師似乎有著超人的能力,一個人可以勝任多個以上初級工程師的工作能力與工作量的總和。公司人事部在招聘的時候會花很多時間,去尋找那些有能力勝任工作並且符合公司文化的工程師。

但是在台灣卻並非如此,「數量」這個詞也會在工作小時數中得以體現,在台灣人均工作小時數已經超過日本人均工作小時數。我在台中遇到一名 Uber 司機,他是一名工程師,每天在公司工作 14 個小時(早上七點到晚上九點),下班之後他會不定量的開 Uber,盡可能的賺取一些外快增加收入。

4- 薪資

大多數就業者(不僅僅工程師)會同意「薪資」在台灣是個很大的問題。雖然物價每年都會上漲,但是 薪資方面卻停滯在近十年前 。一位普通工程師根本無法用辛苦賺來的薪資購買台北的公寓。公寓的平均價位在一百萬到兩百萬美元(約 3000 萬~ 6000 萬台幣)之間。這些 價格與矽谷的價格相似,但是薪資方面卻大不相同 。相對下年輕的台灣人更願意去國外的地方得到更好的薪資待遇,例如中國,美國,和歐洲等。

5- 競爭

有的時候我覺得把項目外包給台灣是個好主意。不過有兩個重要因素讓我猶豫不決,也因為 這兩個原因,讓台灣失去了很多承接外包項目的機會。勞動力成本和英文能力 。雖然台灣軟體工程師的平均工資是美國軟體工程師的五分之一,但他們的勞動力成本仍然要高於印度和菲律賓等亞洲國家,這些國家普遍的英文水平較高,英語口語相對流利。台灣人從小學英文,書寫和閱讀能力都不錯,但是由於少說少用,使得他們的在口語方面相對欠缺。

6- 軟體工程教育

太理論化。台灣最好的教授軟體工程的學院有台灣大學,國立清華大學,以及國立交通大學。 大部分課程是沒有編寫軟體工程經驗的老師教授的,他們知道如何教授軟體工程,但是很少實際操作訓練 ,這樣一來學生學來的軟體工程就會變的書本化,這種缺乏對軟體工程的實際開發和編寫的學習方式讓很多學生在進入業界後必須要加強自我學習教育。他們需要自我摸索或使用各種網絡資源(例如 YouTube 視頻)來自行學習實際編碼撰寫程序。

7- 資金

在台灣開公司很容易,但是籌集資金很困難。你只需要一塊台幣就可以正式開展業務,困難的部分是在沒有資金的情況下繼續公司的運營,早創業初期這可能是最困難的。如果沒有足夠的資金儲備,加上市場不大,很難吸引到投資者。

雖然現在的情況相較以前好了許多,但是還是沒能像中國那樣;在中國,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同時中國政府還頒布了一系列鼓勵和支持創業的優惠政策,在這種趨勢下,出現了大批量的高科技創投公司,得到投資的機會能提高不少。 在台灣的投資者多數很難確定初創的軟體公司會賺錢,覺得對軟體公司的投資風險太大 ,因此很不容易籌集到資金。

8- 希望

在這段聊天快結束的時候,我了解到, 這種情況已經開始改變,少數新公司也能開始擁有一個開放的心態 ,開始重視經驗和質量,開始注重員工的個人能力和素質。我認為我在這次談話中得到的最注重的啟示是這樣的:台灣的軟體行業被重視的程度遠遠低於硬體行業是完全有道理的,因為台灣的技術產業已經建立在半導體上。

台灣的文化是以硬體為中心的,所以對軟體行業有二等公民的看法是很正常的 。但是,隨著電子產品快速商品化的同時,製造商之間的競爭越來越大,利潤也越來越低,所以台灣急切需要找到保持領先的新途徑-軟體。創建軟體公司具有兩個優點:第一沒有重大的資本支出要求,只需要一台電腦和時間來編寫代碼。第二是它可以提供一個快速進入國際市場的管道。您可以在網絡上銷售您的軟體,世界上任何人不論在任何國家都可以成為您的客戶,投資成本低可以作為鼓勵企業家嘗試。

在亞洲,台灣是一個有很好的地理位置的地方,距離香港,上海,日本,菲律賓和越南只有很短的航程。 它可以作為亞洲創業中心的理想地 ,同時能為企業家們提供充滿會活力的生活方式和豐富的的文化。

艾泰門(Tamer Abuelata)

(本文經原作者 艾泰門(Tamer Abuelata)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台灣軟體產業的現況 〉。)

台灣工程師文化

過年把這篇拿給長輩看:工程師一點都不夢幻,很多人只是「基層藍領碼農」

創業家的真實告白:與其前進矽谷,我選擇讓家鄉的工程師社群成長茁壯

PTT 鄉民大哉問:學了 C++ 迴圈就能自稱工程師?


【2018 年 TechOrange 招募新血,引領台灣正向改變】
如果你平常關注人工智慧、fintech、區塊鏈、創新創業、數位行銷、技術開源、資安、物聯網、經營管理、科技小物等,加入《TO》跟我們一起關注社會、產業創新!

TechOrange 社群編輯、實習生持續徵才中
意者請提供履歷自傳以及文字作品,寄至 [email protected]
來信主旨:【應徵】TechOrange _填上應徵職稱_:您的大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